浪潮 浪潮 8.7分

浪潮与《乌合之众》

轩德

他们所恐惧的正是我们所习惯的。” 《浪潮》在豆瓣上最高票的短评,犀利的如同一柄尖刃,必须承认,这句话颇有冲击力。 上课要把桌椅摆放成列,回答问题要起立,坐姿要端正,要穿统一的制服,见了老师要喊先生。一群酗酒抽大麻的德国少年被这一套迷的神魂颠倒,社会说这是要搞纳粹,最后大家一起反思人性,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如果导演在中国长大,他一定没有兴致拍这个,因这就是每个国人从接受教育的第一天起就在做的事情。还是义务,不是权利。 那么问题在于,群体是真的那么值得人恐惧么,我们身为天朝人,对此都有很切身体会。很多人高呼中国的集体主义教育是冰冷的流水线。但看看我们身边的人,我觉得大部分都是鲜活的,快乐的。西方所推崇的个性,自由,确实无法体现在大多数国人身上,但没有人说过自由就是幸福。无边无际的自由,那只是撒旦的引诱。况且,这世上真的有绝对的自由么,只要人类还存在阶级,自由就是一文不值的谎言。全世界的人都在被操纵,被控制,只不过有些地方,人们在自知被控制的情况下活的安安稳稳,而有些地方人们自以为未被操纵而活的优越感十足。不知道哪一个更值得赞赏或同情。 ”在群体中的个人可能表现出原始人式的热情与英雄主...

显示全文

他们所恐惧的正是我们所习惯的。” 《浪潮》在豆瓣上最高票的短评,犀利的如同一柄尖刃,必须承认,这句话颇有冲击力。 上课要把桌椅摆放成列,回答问题要起立,坐姿要端正,要穿统一的制服,见了老师要喊先生。一群酗酒抽大麻的德国少年被这一套迷的神魂颠倒,社会说这是要搞纳粹,最后大家一起反思人性,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如果导演在中国长大,他一定没有兴致拍这个,因这就是每个国人从接受教育的第一天起就在做的事情。还是义务,不是权利。 那么问题在于,群体是真的那么值得人恐惧么,我们身为天朝人,对此都有很切身体会。很多人高呼中国的集体主义教育是冰冷的流水线。但看看我们身边的人,我觉得大部分都是鲜活的,快乐的。西方所推崇的个性,自由,确实无法体现在大多数国人身上,但没有人说过自由就是幸福。无边无际的自由,那只是撒旦的引诱。况且,这世上真的有绝对的自由么,只要人类还存在阶级,自由就是一文不值的谎言。全世界的人都在被操纵,被控制,只不过有些地方,人们在自知被控制的情况下活的安安稳稳,而有些地方人们自以为未被操纵而活的优越感十足。不知道哪一个更值得赞赏或同情。 ”在群体中的个人可能表现出原始人式的热情与英雄主义,更易于被各种言辞和形象所打动。一个群体中的个人,不过是众多沙粒中的一颗,可以被风吹到任何地方。”这是勒庞于1895年在《乌合之众》中的精彩论述,正如他所说,统治者通过塑造“群体”信念来控制社会的历史与人类的历史等长。 罗马之所以能把地中海变成自家内湖,依靠的不是30个武装到牙齿的罗马军团, 而是"荣耀"。所以当卡拉卡拉赦令颁布,罗马公民的荣耀成了人手一件的廉价货,帝国的坍塌便只是时间问题。所有“群体”形成的基础都是人类对强力的崇拜,人多则势重,则安全,群体能给予人归属感。人类文明化不过数千载,丛林法则仍深植于人性深处,我们仍需要安全感,归属感。只要掌握了这一原理,统治者便能操纵人心。拿破仑之所以称帝,不仅是为了满足私欲,也是为了迎合崇拜至尊强者的人性,为了迎合在法国大革命摧毁了一切秩序后人民对归属感的渴求,于是法国人高喊着“荣耀”,为那个科西嘉人冲锋陷阵。 《乌合之众》中观察到,20世纪即将成为群体的时代,群体将成为统治者,作者为此极度焦虑,因为正如他所说,群体擅长破坏,而不是建设,运行社会终究要精英来掌舵。但勒庞的先生没有想到,20世纪成为了极权的世纪,各国的精英们在认识到群体的威胁后,空前的扩大了政府的权力,政府控制了舆论,加强了军警与监狱,群体再一次沦为玩物。但政府为新一轮的统治包裹了华丽的糖衣,在西方,这个糖衣就是“自由”“民主”“法治”。人们有娱乐至死的自由,但没有阶级跨越的自由。你有舆论的自由,但如果想改变什么有深切意义的现实,分权制衡的低效体制有足够的信心让你在有生之年看不到希望。人们大可以投票,但民主也只存在于投票的那一瞬间,当选举落下帷幕,所谓的民选政府会迅速的摘下面具,再一次变回已经统治了人类数千年的强力机构。法律当然也民选政府制定的,不过统治者会笑着用无可挑剔的法条让你被统治的心服口服,以民主的名义。 而西方人仍自以为活在自由的世界里,殊不知21世纪所谓的自由,跟中世纪宗教法庭里的天国一样,都不过是统治者为他们备下的美味麻醉剂,都是为了塑造群体而捏造出的精神图腾。他们恐惧浪潮式“群体信念”的牢笼,殊不知他们本就在牢笼之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浪潮的更多影评

推荐浪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