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眼 天空之眼 7.8分

综合影评对比《战略特勤组》《奇葩说》《哈佛公开课:正义》的一些看法

Wingsmall。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天空之眼 Eye in the Sky

战略特勤组 Unthinkable

《奇葩说》炸不炸贾玲

哈佛大学公开课:正义

天空之眼:

讲述的是美军和英国政府针对摧毁式袭击恐怖分子的同时会殃及到一小女孩被导弹攻击到产生的分歧。

这跟奇葩说的贾玲该不该死 以及 电影(战略特勤组)有相似之处。

更与经典道德悖论“有轨电车问题如出一撤(哈佛大学正义公开课):你是否会选择在即将撞上五个人的电车转向只有一个人的电车轨道。

电影中,在各个官员踢皮球的过程,那位女政治家角色尤为鲜明,面对质疑时,她斩钉截铁地回答:“对,我会用可能的80条性命来换取这个小女孩活着。如果恐怖袭击发生了,那也是恐怖分子干的。”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是妇人之仁,就好比广岛长崎那两颗原子弹一样,假如没有了那两颗弹,牺牲了当地无辜的百姓,换来的是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从侧面也反映了:只有在战争里,才能剥下人性和价值观虚伪的外衣,抛弃那种思想,毕竟战争本身就是残酷的。相比而言,和平年代竭嘶底里反思简直轻如放屁)

从功利角度来看,这完全符合我们自小受教育的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奉献精神,根本无需顾及小女孩的安危,...

显示全文

天空之眼 Eye in the Sky

战略特勤组 Unthinkable

《奇葩说》炸不炸贾玲

哈佛大学公开课:正义

天空之眼:

讲述的是美军和英国政府针对摧毁式袭击恐怖分子的同时会殃及到一小女孩被导弹攻击到产生的分歧。

这跟奇葩说的贾玲该不该死 以及 电影(战略特勤组)有相似之处。

更与经典道德悖论“有轨电车问题如出一撤(哈佛大学正义公开课):你是否会选择在即将撞上五个人的电车转向只有一个人的电车轨道。

电影中,在各个官员踢皮球的过程,那位女政治家角色尤为鲜明,面对质疑时,她斩钉截铁地回答:“对,我会用可能的80条性命来换取这个小女孩活着。如果恐怖袭击发生了,那也是恐怖分子干的。”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是妇人之仁,就好比广岛长崎那两颗原子弹一样,假如没有了那两颗弹,牺牲了当地无辜的百姓,换来的是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从侧面也反映了:只有在战争里,才能剥下人性和价值观虚伪的外衣,抛弃那种思想,毕竟战争本身就是残酷的。相比而言,和平年代竭嘶底里反思简直轻如放屁)

从功利角度来看,这完全符合我们自小受教育的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奉献精神,根本无需顾及小女孩的安危,否则则会带来更大的安全威胁。而且迟迟不做决定,恐怖分子随时可能离开,错失良机。可是,从道德角度出发,生命的价值可否以数字计算叠加衡量?答案是否定的。一个生命是否就真的比不上10个100个生命?一条生命换100条生命,这个东西不对等。

还有当你在局外人的时候可能能轻易下定论,当轮到你成为决策者当事人时候,能否真的能冷静做出决定呢?影片中你会发现,越是切近真实战场的人,道德感就越强,人性浓度越高,而越到外围,道德与人性就逐渐稀薄。

扩展:

女政治家还提及一个论点: “如果我们发射了导弹,他们就赢了宣传战”,“如果他们去袭击了购物中心,我们就赢了宣传战”。

曾经有研究者提出一个著名的问题:为什么恐怖分子越杀越多?

这是因为不合时宜的军事行动,虽然达到了直接目标,但则会在当地埋下仇恨的因子,亲眼目睹无辜受害者的家属,很有可能因为愤怒仇恨从而转化为明年的恐怖分子。而且假如误杀平民的视频被传到网络上,则会引起更大的隐患。

就像影片中,小女孩的爸爸,悲痛欲绝的父亲可能就是明天满腔怒火的战士。

特别恐怖分子以民宿作为藏身点,以游击战为主要战术的恐怖分子,美军的军事行动,不可能百分百完美。

但为了最终消灭恐怖分子,他们只能尽可能地完美。

军事行动如何决策与执行??

战略特勤组:

一美军特种兵拆弹专家策划发动恐怖袭击,由于时间紧迫不允许走常规程序。最终由谈判专家对罪犯实施极不人道的审讯方式,这成为女特工和谈判专家的最大争论之处,也是他们代表价值观的冲突所在。

这是关于公平正义和道德的立场判断。跟ted哈佛大学的正义公开课类比。

是否要牺牲少数人的生命而换取大多数人的安全,而同意对恐怖分子实施刑讯逼供,如果同意,可以去到什么程度?是否可以甚至不惜残害其妻儿来达到逼供目的,说出其隐藏核弹的位置。若不同意,那则会严重威胁到整个国家人民的生命安全。(涉及到法律程序公平问题)

影片中,只有不被所有人理解,使用惨无人道的审讯手法的谈判专家从一而终坚持了自己,而FBI女特工目睹谈判专家为了审讯不惜杀害其妻儿之时选择相信恐怖分子,并制止谈判专家的行为。最终,恐怖分子计划得逞。

在美国,刑讯逼供是违宪行为。而FBI女特工就是以此为理由抗衡谈判专家的残忍审讯。 可她的同事,男FBI一针见血:如果核弹爆炸了,就没什么宪法了。

正义程序和道德之间的平衡在哪里,特别作为国家机关以及法律,道德允许宽容,正义程序抵制罪恶之间的度该如何去衡量。是否设立一个符合公平的程序,我们就能为其不道德行为辩护?正义与邪恶怎么衡量?(法律层面)

奇葩说:

辩题如下:在漆黑的海面上,有两艘船被大魔王困住了。第一艘船上是《奇葩说》的16位选手以及现场100位无辜的观众,另一艘船上,关着贾玲。大魔王密谋了一个邪恶的计划,它在第一艘船上放了一个按钮。如果按下按钮,第一艘船上的116名将获得自由,而贾玲的船将会爆炸,船毁人亡。如果不按,20分钟后,第一艘船将会爆炸。选手和观众将会葬身大海,无一幸免。现在按钮摆在你们面前,如果是你,你会按下按钮吗?典型的道德悖论命题。

高晓松:关键词:社会达尔文主义。

蔡康永:作为与不作为。

高:假若个个都选择按下按钮,则跟中国人推崇「落后就要挨打」、「弱肉强食」等社会达尔文主义观点一致。古代的暴君镇压人民的时候,就是用这一“没有霹雳手段,怎怀菩萨心肠”的暴君理论。每个人都这么认为的话,我们的社会又会变成怎么样呢?

蔡:人最基本的底线是要守住那个不作为。

你按下那个钮是作为,你不按那个钮是不作为,我们人最基本的底线是要守住那个不作为,有所不为。

我认为:有所不为是由于,我们没有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力,即使万非得以,情况危急,这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人生而平等,凭什么我有权力去决定别人的生死,这样跟谋杀有区别吗?假若我真的可以这么做,那下一个被谋杀的也许就是我自己。而且我去做了,我会因此愧疚一辈子

而且,当你作为一名旁观者的时候当然可以很理直气壮和轻易地做出决定,可假如那个是你至亲呢,或者你就是当事人呢。想法还是一致吗?很多人满口仁义道德,一落实到实际便妥协或者退缩了。跟(天空之眼的政客,战略特勤组的女FBI一致)

Ted哈佛公开课:正义该如何做是好?

问题的背后逻辑划分为两种主义,分别是:结果主义与绝对主义。

认同 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属于结果主义中的功利主义哲学。

认同 这件事行为本身就错误的,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属于绝对主义。(道德)

天空之眼 Eye in the Sky

战略特勤组 Unthinkable

《奇葩说》炸不炸贾玲

哈佛大学公开课:正义

天空之眼:

讲述的是美军和英国政府针对摧毁式袭击恐怖分子的同时会殃及到一小女孩被导弹攻击到产生的分歧。

这跟奇葩说的贾玲该不该死 以及 电影(战略特勤组)有相似之处。

更与经典道德悖论“有轨电车问题如出一撤(哈佛大学正义公开课):你是否会选择在即将撞上五个人的电车转向只有一个人的电车轨道。

电影中,在各个官员踢皮球的过程,那位女政治家角色尤为鲜明,面对质疑时,她斩钉截铁地回答:“对,我会用可能的80条性命来换取这个小女孩活着。如果恐怖袭击发生了,那也是恐怖分子干的。”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是妇人之仁,就好比广岛长崎那两颗原子弹一样,假如没有了那两颗弹,牺牲了当地无辜的百姓,换来的是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从侧面也反映了:只有在战争里,才能剥下人性和价值观虚伪的外衣,抛弃那种思想,毕竟战争本身就是残酷的。相比而言,和平年代竭嘶底里反思简直轻如放屁)

从功利角度来看,这完全符合我们自小受教育的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奉献精神,根本无需顾及小女孩的安危,否则则会带来更大的安全威胁。而且迟迟不做决定,恐怖分子随时可能离开,错失良机。可是,从道德角度出发,生命的价值可否以数字计算叠加衡量?答案是否定的。一个生命是否就真的比不上10个100个生命?一条生命换100条生命,这个东西不对等。

还有当你在局外人的时候可能能轻易下定论,当轮到你成为决策者当事人时候,能否真的能冷静做出决定呢?影片中你会发现,越是切近真实战场的人,道德感就越强,人性浓度越高,而越到外围,道德与人性就逐渐稀薄。

扩展:

女政治家还提及一个论点: “如果我们发射了导弹,他们就赢了宣传战”,“如果他们去袭击了购物中心,我们就赢了宣传战”。

曾经有研究者提出一个著名的问题:为什么恐怖分子越杀越多?

这是因为不合时宜的军事行动,虽然达到了直接目标,但则会在当地埋下仇恨的因子,亲眼目睹无辜受害者的家属,很有可能因为愤怒仇恨从而转化为明年的恐怖分子。而且假如误杀平民的视频被传到网络上,则会引起更大的隐患。

就像影片中,小女孩的爸爸,悲痛欲绝的父亲可能就是明天满腔怒火的战士。

特别恐怖分子以民宿作为藏身点,以游击战为主要战术的恐怖分子,美军的军事行动,不可能百分百完美。

但为了最终消灭恐怖分子,他们只能尽可能地完美。

军事行动如何决策与执行??

战略特勤组:

一美军特种兵拆弹专家策划发动恐怖袭击,由于时间紧迫不允许走常规程序。最终由谈判专家对罪犯实施极不人道的审讯方式,这成为女特工和谈判专家的最大争论之处,也是他们代表价值观的冲突所在。

这是关于公平正义和道德的立场判断。跟ted哈佛大学的正义公开课类比。

是否要牺牲少数人的生命而换取大多数人的安全,而同意对恐怖分子实施刑讯逼供,如果同意,可以去到什么程度?是否可以甚至不惜残害其妻儿来达到逼供目的,说出其隐藏核弹的位置。若不同意,那则会严重威胁到整个国家人民的生命安全。(涉及到法律程序公平问题)

影片中,只有不被所有人理解,使用惨无人道的审讯手法的谈判专家从一而终坚持了自己,而FBI女特工目睹谈判专家为了审讯不惜杀害其妻儿之时选择相信恐怖分子,并制止谈判专家的行为。最终,恐怖分子计划得逞。

在美国,刑讯逼供是违宪行为。而FBI女特工就是以此为理由抗衡谈判专家的残忍审讯。 可她的同事,男FBI一针见血:如果核弹爆炸了,就没什么宪法了。

正义程序和道德之间的平衡在哪里,特别作为国家机关以及法律,道德允许宽容,正义程序抵制罪恶之间的度该如何去衡量。是否设立一个符合公平的程序,我们就能为其不道德行为辩护?正义与邪恶怎么衡量?(法律层面)

奇葩说:

辩题如下:在漆黑的海面上,有两艘船被大魔王困住了。第一艘船上是《奇葩说》的16位选手以及现场100位无辜的观众,另一艘船上,关着贾玲。大魔王密谋了一个邪恶的计划,它在第一艘船上放了一个按钮。如果按下按钮,第一艘船上的116名将获得自由,而贾玲的船将会爆炸,船毁人亡。如果不按,20分钟后,第一艘船将会爆炸。选手和观众将会葬身大海,无一幸免。现在按钮摆在你们面前,如果是你,你会按下按钮吗?典型的道德悖论命题。

高晓松:关键词:社会达尔文主义。

蔡康永:作为与不作为。

高:假若个个都选择按下按钮,则跟中国人推崇「落后就要挨打」、「弱肉强食」等社会达尔文主义观点一致。古代的暴君镇压人民的时候,就是用这一“没有霹雳手段,怎怀菩萨心肠”的暴君理论。每个人都这么认为的话,我们的社会又会变成怎么样呢?

蔡:人最基本的底线是要守住那个不作为。

你按下那个钮是作为,你不按那个钮是不作为,我们人最基本的底线是要守住那个不作为,有所不为。

我认为:有所不为是由于,我们没有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力,即使万非得以,情况危急,这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人生而平等,凭什么我有权力去决定别人的生死,这样跟谋杀有区别吗?假若我真的可以这么做,那下一个被谋杀的也许就是我自己。而且我去做了,我会因此愧疚一辈子

而且,当你作为一名旁观者的时候当然可以很理直气壮和轻易地做出决定,可假如那个是你至亲呢,或者你就是当事人呢。想法还是一致吗?很多人满口仁义道德,一落实到实际便妥协或者退缩了。跟(天空之眼的政客,战略特勤组的女FBI一致)

Ted哈佛公开课:正义该如何做是好?

问题的背后逻辑划分为两种主义,分别是:结果主义与绝对主义。

认同 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属于结果主义中的功利主义哲学。

认同 这件事行为本身就错误的,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属于绝对主义。(道德)

豆瓣给出的答案:

大仁不仁,小慈乃大慈之敌

九月的麦哲伦评论战略特勤组2010-06-03 01:38:14

先说句,这是一部极好的电影。很多人看到这电影,一定会联想到哈佛法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的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那段视频,我记得里面教授对台下一学生开玩笑说,哦,让你自己推你就不干了?现实中,很多人满口仁义道德,一落实到实际便萎了,电影中,女猪脚也不可救药的萎了。该不该为了很多人的性命而牺牲无辜的人?为价值观而付出应有代价的底线是什么?这是该影片提出的问题。女FBI的仁慈,先导致53人丧生,后导致数万人死亡。她的理由,仅仅是我们是人,我们不能那么做,让核弹爆去吧。不能做什么?不能伤害两个暂时无辜的孩子,起码在她面前。于是数万人,不知多少个无辜的孩子就死掉了。然后美国会发动战争,国家机器一旦开动起来,更多无辜的人会丧生,而一切的原点,仅仅开始于两个孩子。女FBI没搞清楚一件事儿,她没有权利扮演宽容者的角色。当女FBI拿宪法说事儿的时候,男FBI一针见血:如果核弹爆炸了,就没什么宪法了。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内容许的人性和罪恶同样是有限度的,没有限度的宽容就会滋生没有限度的罪恶。不愿去干她眼中的dirty thing、不愿看到的dirty thing在她眼前发生,和因刑讯失败而即将引发的无数件dirty thing和更多无辜人的死亡,女FBI选择了前者。女FBI宁可选择可预见到的百万人死亡的事实,也不愿自己做恶人,自己不背负罪恶感比拯救他人来的更重要 。这很符合一神教逻辑:如果杀掉你我就可以上天堂,那,对不起了。女FBI与中世纪的诸多一神教徒没什么区别,中世纪的教徒打着造物主的口号无罪恶感地杀人,她打着仁义道德的口号无罪恶感地杀人,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在死了53个人的前提下,女FBI还能为了自己不背负罪恶感又去维护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有数)。在矛盾的价值观下徒劳地挣扎,这是导演扔给我们的西方式包袱,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用东方的手段去打开。庄子云,大仁不仁。至大的仁慈,好像不仁一样。女FBI以小仁引发更大的罪恶,H以自己的不仁结束罪恶。H做过的事儿,他会没有罪恶感嘛?一定会的,但是他还会做下去,为了更大的罪恶不发生。为了无辜人的性命,H宁可干下足以让他一辈子内心活在炼狱死后没准下地狱的事情,这个人的身上有东方式圣人的影子。H明白自己没有权利决定百万人的生死,他仅仅能决定眼前几个人的生死,他没有能力解释价值观的事儿,这点女FBI就虚伪多了。有一个故事,我记不大清了,说的是,一个和尚渡河,上了船,他发现有一个专门打劫船只的大盗,和尚可以告诉其他人,其他人会杀掉大盗,这样别人就犯下了杀孽,因为大盗当时还没有行凶,和尚也可以不说,这样大盗就会犯下杀孽,选择前者和后者,都有人会因犯下杀孽堕入地狱,和尚后来怎么做的呢?他自己上前,把大盗给杀了。东方式的思维,是不做价值观的评判者,而做的是承受者。西方人扔出了一个让你评判对错的包袱,让你迷糊让你迷惘让你崩溃,可是我们的东方老祖宗很多年前就通过各种方式告诉我们,世间的对错本来就难以评判,而我们也未必有评判的权力,我们仅有承受后果的能力。哈佛教授讲座里提到的东西,老祖宗可能在2000多年前就想明白了。一战时,一个叫亨利坦迪的英国兵,放过了一个德国伤兵,这个德国伤兵后来引发了二次世界大战,难以计数的人死于这个野心勃勃的狂人之手,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叫希特勒。我举这个例子不是说这个英国兵该不该杀掉希特勒(因为谁也不能穿越时间,看到未来),而是说,每个人其实没有能力对一件事做彻底的对错评判,女FBI做的正是这种不自量力之事。二战后期,日本拒不投降,美国决策者决定扔下原子弹,二十万人丧生,如果美国的决策者们有妇人之仁,觉得扔原子弹有违人道,跟日本死拼,可以预见到,日本本土和东亚东南亚以及美国会有更多人死亡。二十万人,十万倍于电影中的俩小孩,决策者们还是干了。因为只有战争才能剥下人性和价值观的虚伪外皮,和平时期歇斯底里的反思简直轻如狗屁。如果顺着西方式的思维来看这电影,的确会让我们陷入一个矛盾的境地,所以,不妨我们脱离开西方人的价值观,用我们老祖宗曾经说过的话去审视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空之眼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空之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