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这电影及其之外的东西

旗舰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没记错的话,这部电影在豆瓣上只有一个及格分。冯导好像还为这部电影跟王思聪,闹过个什么事情。 当然事情本身跟电影关系并不大,所以我也就不多做评论了。

接下来是剧透,没看过电影的人,建议不要看。

李雪莲,原先因为孩子的事跟她的丈夫秦玉河离婚了。他俩原先商量好的是假离婚,等到一定时候再结婚——这里的“假”是感性上的假。于是他们办了一个在理性上被认为是真的的离婚证。(在这里我想说一下,文章里面所说的感性和理性,只是为了区分两种东西,有没有什么专业术语,我就不知道了。)结果离婚后,秦玉河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在情感上抛弃了李雪莲和他们的孩子。于是,感性上假、理性上真的离婚,变成了感性上真、理性上真的离婚。在感性上,过了由假到真的步骤,可是在理性上,这个事情一开始就是真的。

好,现在,李雪莲在感情上经历了由“假到真之后”在理性上,她也想经历一个由“假到真”的过程,这样她才接受,就像现在的情侣分手一样,两个人都在争是谁把谁甩了,争的是什么?争的是尊严,是为了向世人表态,是他做的不对,所以我跟他分手啦!

李雪莲在理性上走这条路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秦玉河在感性上犯下了滔天罪行,但...

显示全文

我没记错的话,这部电影在豆瓣上只有一个及格分。冯导好像还为这部电影跟王思聪,闹过个什么事情。 当然事情本身跟电影关系并不大,所以我也就不多做评论了。

接下来是剧透,没看过电影的人,建议不要看。

李雪莲,原先因为孩子的事跟她的丈夫秦玉河离婚了。他俩原先商量好的是假离婚,等到一定时候再结婚——这里的“假”是感性上的假。于是他们办了一个在理性上被认为是真的的离婚证。(在这里我想说一下,文章里面所说的感性和理性,只是为了区分两种东西,有没有什么专业术语,我就不知道了。)结果离婚后,秦玉河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在情感上抛弃了李雪莲和他们的孩子。于是,感性上假、理性上真的离婚,变成了感性上真、理性上真的离婚。在感性上,过了由假到真的步骤,可是在理性上,这个事情一开始就是真的。

好,现在,李雪莲在感情上经历了由“假到真之后”在理性上,她也想经历一个由“假到真”的过程,这样她才接受,就像现在的情侣分手一样,两个人都在争是谁把谁甩了,争的是什么?争的是尊严,是为了向世人表态,是他做的不对,所以我跟他分手啦!

李雪莲在理性上走这条路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秦玉河在感性上犯下了滔天罪行,但在理性上,他却没有错。而理性是可以公开来被人看的,感性却不可以。李雪莲不明白,在感性上犯下滔天罪行的秦玉河,为什么在理性上就变得合情合理了呢。她就是要凭着感性,通过理性途经来证明,秦玉河,在理性上是错的。

但是,这样做是行不通的,因为,单凭个人的力量,不管你在感性上多么合情合理,评判事物还是要靠理性的。所以,李雪莲是没有分清感性和理性,感情用事,她的冤就冤在感性上是绝对有理的,在理性上是无理取闹。

弄清楚这个问题之后,解决方法也就有啦,我不是什么官?但是我想,解决的方案应当围绕法制教育,让人们明白,感性是要服从理性的(当然,感性也可以改变理性,但是对于这个问题,现在我并不想多加探讨,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举个例子——文革——看看这方面的书籍资料就知道,感性支配理性,会引起多么大的动乱。

再回过头来看看,一切就顺理成章啦。

电影要揭露的是:

①人性的丑恶,当今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事,电影的最后,市长就将问这个问题点出来了。当然,不只是官,大头、果农…这些人都是这样,这些人他们当然不会理解一个为了纯粹情感,而不懈奋斗的李雪莲的逻辑。我也要说一句,电影最后市长对县长说了那么些话,并不代表他懂了,他只是透过这个事情,看到了一些人性。(当然,我也不是说理性者都是唯利是图者,我只是说唯利是图者有理性的一面,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只是点到为止,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②人与人之间的猜疑,这个很容易在店里面看出来,我也就不多说了。

最后我想谈一谈,透过电影看到的。就像我看到有评论说,指环王,像老婆娘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看到豆瓣上对此片的评分,只有个及格分,我的心里很难受,在网上略看了别人的评论,说他各路讨好,不知所云,无聊透顶者大有人在。不难看出,国人大多已没有耐心把一部电影完完整整的看一遍了,这种状况令人担忧。对于王思聪和冯导之间的斗嘴,无独有偶,正巧深化了我对①的看法。

2017.2.1

(平常没有太多时间上网,所以就把我的评论写在纸上,等到假期有空才誊到豆瓣上面。见谅见谅)

关于《我不是潘金莲》的补评

还有一点有趣的现象,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官,为了解决李雪莲的问题,大费了多少周折,但问题最终还是靠一件意外给解决了,可以说他们关于这个问题的解决是失败的,而且他们,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李雪莲为什么这么执着的去干一件本来就不对的事情。到了影片的最后,曾经的县长卸下乐观的架子,以一个百姓的身份探问,李雪莲才道出了实情,可见,李雪莲为代表的百姓,不管大官小官,都是怀有戒心的,这样的戒心导致政府在处理问题时不能从根本上了解问题的实质所在,再加上人与人之间那种本来就有的,不信任与自私以及上级与下级之间的隔阂,使得李雪莲一案无法解决,成为一种必然的结果。

中国是一党执政多党参政议政的国家,中共这一根支柱,如果垮了那么国家必然要垮,所以它万不能出问题。如果都像这样,高高凌驾于人民之上,必会造成人民的不信任,纵使有想了解想解决问题的好心,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法,照样不能解决问题。

再回到电影本身。豆瓣对这部电影的评分不高,观众的好评多是集中于极摄影的圆形画面,富有诗意,有些人都没有耐心看完电影。危惫看到有一篇评论说他各方面的问题都点到了,就是没有点破,像是各方面都讨好到了一样,还把他和那些过不了审的电影作比较,说他是为了过审才拍的这么圆滑,终究比不了那些纯粹为了艺术、真相而拍的电影。

就纯粹电影和过审电影(我暂且这么称呼吧)而言,各有各的可敬之处。人们大多敬畏纯粹电影,对其给以高度评价和赞美。我不反对这样的观点,我也支持这些合理的理论。我承认它们的伟大。对于各类纯粹电影的评价,网上有很多,所以这里我不去过多的谈论这个。我想说:不能因为纯粹电影伟大,就去贬斥过审电影。我想为过什电影申冤——重复,我不想陷入形而上学的争论,我没有那个时间。

首先,电影拍出来是要给人看的,导演你有想表达的思想,得找到合理的方式表达出来,还要找到合理的方式传播出去。有部电影叫《多索姆120天》,这部电影我只看到了几张剧照和一些相关的介绍,至今不敢看。说老实话,我不喜欢这部电影,我也不见意别人看。从对他的介绍来看,导演似乎是一个很有名的人,这部电影如果不是因为导演的名字,一定会被人当做下流变态的电影而被扔在一边,但是因为导演很出名,于是这部电影至今还被人议论和猜测其内涵和思想。但是,仅从剧照就能看出这部电影有多么暴力,以至于戛纳电影节在首映这部电影的时候有三分之二的观众没有看完就受不了跑出去了。导演本人据说也因此,遭到了杀身之祸。不排除导演本人很伟大的可能,但是再伟大表达的东西没有人能接受,有什么用?艺术,最重要的是传达思想,也正因为如此,它才能成为永恒。而传达思想,首先得是,看的人生理上得受的了,看得下去。我也不是说要刻意迎合观众的心理,但是这个,艺术家本身必须把握得很好。如果一部艺术作品连看的人都没有,那它怎么能把自己的思想传递下去呢?(看不看是一码事,懂不懂又是一码事,接受不接受又是另一码事。在此不多说。)

以上是能不能看的问题。其次是怎样给人看。《罗曼蒂克消亡史》中有一句话:有些电影你看不懂,导演也没打算让你看懂他是拍给一个世纪的人看的。我觉得特别好。于是有人用这句话来形容纯粹电影,骤然觉得它们特别伟大。也的确如此。于是又有人用“一个世纪”来衡量过审电影,一下子就觉得它目光短浅,便有了瞧不起的意味在里面,比如说《我不是潘金莲》。但是问题是《我不是潘金莲》拍的是当下的问题,给人看了,还得让人解决呢,等到一个世纪后再解决,可行吗?急急地拍出来还得找法子传播下去,所以,当然得想法子过审,从这个角度看,用伟大形容过审电影,也不过分。

在这,就观众批判的“圆滑”而言,这部电影并不是这样。所谓圆滑,只不过是观众看尖锐批判的电影,如《局内人》,看多了,对这部电影产生的不过瘾的感觉。但是事实都拍出来了,就像电影中李雪莲说的那样,说了真话却没有人相信——怀疑精神,当然是必须的,但是不能因为有了怀疑就不再相信,怀疑和相信是可以并存的——我觉得没有什么讨好圆滑的地方啊!我也感觉讽刺的很露骨啊!难道要我相信,秦玉河是官员们策划谋杀的吧。于情于理都不至于。我的意思也不是批判那些个性张扬尖锐辛酸的电影,但那只是一种表达方式,揭露了社会的黑暗,像《熔炉》,非常伟大。我们不能因为看见黑暗就沉陷其中,我们得铭记,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寻找光明。看一部电影揭露了多少黑暗的,是一种人;根据电影揭露的问题想办法,并付诸行动解决问题的,又是另一种人——韩国不是颁布了《熔炉法》吗?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就事论事解决李雪莲的问题呢?

2017.3.5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潘金莲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潘金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