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 长城 4.9分

《长城》

浅夏安然

一部电影的开场,往往就替电影定了调,张艺谋的《长城》一开场就是动画制作的长城景观,既不雄壮,亦不峻伟,却让人直接撞见了一个「假」字。 《长城》的长城戏大半是在影城内搭摄制的,却也有实景,张掖丹霞彩色丘陵的景观替这部魔幻动作电影多添了几分妖艳气氛,符合了跨年电影的奇观需求,但也正因为有实景可以取用,他却宁取一眼即知是假的动画来开场,这场戏的轻疏与草率,令人费解。 把古典素材转化成为视觉或听觉符号,一直是张艺谋的成名手段,从《红高粱》、《菊豆》到《大红灯笼高高挂》、大胆用色,大力翻新,都是他所擅长的招式,只不过早期的符号言之有物,耐人玩味。后来的《英雄》、《十面埋伏》与《满城尽带黄金甲》则已走火入魔,徒然玩弄形式,以奇技淫巧惑人,却未能再有余韵回味。 《长城》以宋朝为背景,带出饕餮怪兽,以颜色区分五军特色(你不会忘记「长恨歌」里的那句「六军不发奈若何」),再用盔甲战袍来雕塑军容,天灯变飞船,殿帅殒身,五军服丧的场景,无非都是相同思维的再进化,品味高低是一回事,把中国元素套进好莱坞公式中,只求视觉的饱满与爆炸,没有了留白,更没有了余韵,一切只像是生产线上的制式产品,再也不复《活着》或《我...

显示全文

一部电影的开场,往往就替电影定了调,张艺谋的《长城》一开场就是动画制作的长城景观,既不雄壮,亦不峻伟,却让人直接撞见了一个「假」字。 《长城》的长城戏大半是在影城内搭摄制的,却也有实景,张掖丹霞彩色丘陵的景观替这部魔幻动作电影多添了几分妖艳气氛,符合了跨年电影的奇观需求,但也正因为有实景可以取用,他却宁取一眼即知是假的动画来开场,这场戏的轻疏与草率,令人费解。 把古典素材转化成为视觉或听觉符号,一直是张艺谋的成名手段,从《红高粱》、《菊豆》到《大红灯笼高高挂》、大胆用色,大力翻新,都是他所擅长的招式,只不过早期的符号言之有物,耐人玩味。后来的《英雄》、《十面埋伏》与《满城尽带黄金甲》则已走火入魔,徒然玩弄形式,以奇技淫巧惑人,却未能再有余韵回味。 《长城》以宋朝为背景,带出饕餮怪兽,以颜色区分五军特色(你不会忘记「长恨歌」里的那句「六军不发奈若何」),再用盔甲战袍来雕塑军容,天灯变飞船,殿帅殒身,五军服丧的场景,无非都是相同思维的再进化,品味高低是一回事,把中国元素套进好莱坞公式中,只求视觉的饱满与爆炸,没有了留白,更没有了余韵,一切只像是生产线上的制式产品,再也不复《活着》或《我的父亲母亲》的泼墨气韵,艺匠取代了艺师,那也是人生的抉择,无可厚非。 不过,本质上,《长城》还算是巧手包装的主旋律电影。关键就在于电影中原本强调的「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那份古典情怀,因为好莱坞资金与发行体系的介入,不但胡人Matt Damon 饰演的William 飞过阴山,入了京师,还救驾有功,只不过,英国人William 来到中土的目的是要来拿火药,那是古代中国傲视世界的三大发明之一,那是曾经风光一时的历史事实,连外国人都要来中国「偷宝」,那是多微妙的「上国」情怀? 其次,早在William 之前,Willem Dafoe 饰演的外国人同样是慕火药之名居留多年,甚至他还是军师刘德华及林将军景恬等角色的英文教师,以致于就算有外国人来到中土,语言也不是问题,上国古人都有外语天份,那又是多奥妙的「天朝」自信心?想当年,天可汗时期诸夷来朝,行礼如仪的盛世景观,想必不过如此。《长城》是如此煞费苦心地植入「上国」与「天朝」基因,难怪人民日报要对网民劣评展开炮轰了。 《长城》防御的不是宋朝的宿敌辽夏契丹,而是六十年才会来犯一次的怪兽饕餮,神话分裂出来的怪兽,看似有趣,其实却是不通的,既然六十年来犯一次,是否意谓着当代的守军,根本无人见过饕餮?张涵予饰演的邵殿帅就算少年得见,六十年后应该也是比廉颇更老的耄耋老翁了,更别提五岁就在军中长大,最多也不过才廿卅岁的景恬了,前提逻辑不通,更别提以前得靠天神相救,如今却是靠军师一句「兽王一死,饕餮自毁」的怪兽生理学,就能擒贼擒王,以及既然都已攻陷汴梁,早该去荼毒庶民,何需围攻城塔?饕餮的政治常识未免太也太接近人类思维了吧? 《长城》的围城大战,迹近《魔戒》与《王者天下(Kingdom of Heaven )》,饕餮特效则是清楚传承了《骇人怪物(The Host )》与《末日之战(World War Z ) 》的手痕,差别只在多了些中国元素,热闹有余,新意不足,一切只好张艺谋买了好莱坞门票,完成了他的描红初尝试。 张艺谋唯一聪明的抉择是不让内部斗争太过凸显,William 能够宰杀饕餮,将军难免有妒,来不及先杀了他,后来又看到他表演三箭定杯的神射箭术,也没有人上前挑衅,从林更新、彭于宴到黄轩等人全都成了穿着军装的龙套,倒是少了俗套的纠缠,就让景恬一人配合Matt Damon 来对戏,打造所谓的「信任」神话,让浪子亦能变骑士,用小小的暧昧来调味,其实也是好莱坞化繁为简的技法了。 至于作曲家Ramin Djawadi 打造的主题音乐「无名令」,把「大风歌」的「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歌词套了进去,备战时得闻,交战时刻再度传唱,凯旋归国亦能再闻,反覆播送,听着听着也就听出了味道,还真的能够带出戏院,算是少数的《长城》记忆了。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长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