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海大鲨鱼变了,也许我也变了……

段郎RockDua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曾经是不喜欢后鲨的,甚至于有点Diss。

那至少有十年了,那时候我是个愤怒的金属党,和人见面恨不得都要甩头。十年前的2007,后海大鲨鱼横空出世,带来了令人耳目一新的Dance Rock。其实不止是他们,那一阶段的很多乐队都呈现出不同的新思路和怪想法——No Beijing浪潮、兵马司一代、年轻帮乐队群体……这些新鲜的声音让当时年轻躁动的我有点迷茫,嘈嘈杂杂,充满了电子乐和未来感,说好的摇滚乐呢?

时代裹挟着所有人前进。十年里,我乐队解散、毕业考研、去一家摇滚杂志上班……疯狂过后是漫长的失落,我终究为五斗米和家庭折腰,回家乡做了所谓的“正常上班”。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迷茫,感觉人生是不是要这样结束?

所以片中后鲨的访谈让我深有感触——付菡说“十八岁你做一个很酷的人是很容易的,而三十岁之后就很难。”;而鼓手小武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到,我三十岁了还是一事无成”。在我们看来他们是摇滚明星,年纪轻轻就有了成功的乐队事业,堪称是理想主义者的成功典范了。原来他们也有着挣扎和痛苦,他们从未踏入过世俗人生,却始终有这方面的压力。他们在音乐里恣意欢乐天马行空,私下里却还有着不同一般的痛苦...
显示全文
我曾经是不喜欢后鲨的,甚至于有点Diss。

那至少有十年了,那时候我是个愤怒的金属党,和人见面恨不得都要甩头。十年前的2007,后海大鲨鱼横空出世,带来了令人耳目一新的Dance Rock。其实不止是他们,那一阶段的很多乐队都呈现出不同的新思路和怪想法——No Beijing浪潮、兵马司一代、年轻帮乐队群体……这些新鲜的声音让当时年轻躁动的我有点迷茫,嘈嘈杂杂,充满了电子乐和未来感,说好的摇滚乐呢?

时代裹挟着所有人前进。十年里,我乐队解散、毕业考研、去一家摇滚杂志上班……疯狂过后是漫长的失落,我终究为五斗米和家庭折腰,回家乡做了所谓的“正常上班”。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迷茫,感觉人生是不是要这样结束?

所以片中后鲨的访谈让我深有感触——付菡说“十八岁你做一个很酷的人是很容易的,而三十岁之后就很难。”;而鼓手小武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到,我三十岁了还是一事无成”。在我们看来他们是摇滚明星,年纪轻轻就有了成功的乐队事业,堪称是理想主义者的成功典范了。原来他们也有着挣扎和痛苦,他们从未踏入过世俗人生,却始终有这方面的压力。他们在音乐里恣意欢乐天马行空,私下里却还有着不同一般的痛苦失落。

然而有想法的人总是能想办法调整自己。后鲨四位在二专之后的几年里,走遍世界,看遍苍凉和繁华,演了很多场或大或小的演出,在路上找回了自己。而我也终于在去年痛定思痛,离开了“正行”,决定回归音乐,做厂牌做演出,就当给自己的青春续命。

2014年的狂飙乐园,应该是最后一届北京迷笛了吧?那还真是“狂飙”的记忆,风雨大作令人沮丧。那天后海大鲨鱼应该是下午登场,还发生了喧嚣一时的“打人”事件。我心中其实不那么漂亮的付菡,在舞台上光芒四射不可一世。Pogo的人群把我撞开,我看到那些年轻的面孔,有点断片儿。等待理想就像等待革命,他们还能坚持几年青春?

我29岁了 ,许多同龄的朋友已经放下疯狂、回归生活,而我仍然像10年前一样,读书旅行看演出,甚至变本加厉,做起厂牌和乐队来。有些人已经不能理解我了,说什么“什么年纪干什么年纪的事”。我只能说give a fuck,你们这些假青年,自然不能和我比。

现在年轻人流行“丧”和“早衰”,很多比我还小的一拨人天天在朋友圈自嘲自己是中年人、孤寡老人。我们处在一个大变革时代,快速和复杂的中国社会,几乎不给年轻人任何实现理想的机会,社会熔炉烧得通红,让大家全部掉进物质和欲望的陷阱。而总有些人需要突围,也许过程很难,偶尔吃苦,但是总归是我们想要的。

于是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开始喜欢后海大鲨鱼了。因为我们到底是同一类人,永年年轻,不会被打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要野:后海冲浪手的大冒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