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 醉玲珑 6.0分

朝堂险阻江湖远 丹心难于越关山

雲離垢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Episode #9-12> 在这几集里, 我特别喜欢那每一场男人跟男人之间的较量与碰撞。 陵王用剑把萧绩穿胸而过钉在木桩上时说: 「这一剑, 是我还你的。 两年前我跟你说过, 你敢踏入大魏国土半步, 我亲自取你性命, 本王言出必行。」 这一段真的很燃, 很能挑动我的热血 (BGM发挥了百分之两百的功效)。 陵王跟汐王之间互相的试探, 透过一段一段言词的交锋, 敲探一层一层的伪装, 将张力一层一层往上堆叠, 直到一刀捅破最后那一张纸似的虚假, 非常精彩。 军情可查, 人心难猜。 当两人都放弃虚以委蛇, 真正坦诚相见的时候, 元凌质问: 「身为大魏的皇子, 谁可以利用你!?」 元凌那瞬间的爆发真的让我的灵魂秒地清醒了一下--- 上了年纪半夜追剧真的不容易, 有刘老师提到过的, 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的感觉。 元凌正气满满地说: 「你要用我的生命, 当作你谋取权位的垫脚石, 有本事便来拿。 但你不该通敌卖国, 更不应该陷害玄甲军。」 汐王回: 「为谋大业, 岂能不狠? 既然四哥想成全我, 那我便不客气了。」 「你到现在, 一点悔意都没有!?」 (总觉得元凌讲这句话时, 还是把元汐当兄弟的, 有那么点气着 痛着 并失望着)。汐王连回三声: 「悔意!?...

显示全文

<Episode #9-12> 在这几集里, 我特别喜欢那每一场男人跟男人之间的较量与碰撞。 陵王用剑把萧绩穿胸而过钉在木桩上时说: 「这一剑, 是我还你的。 两年前我跟你说过, 你敢踏入大魏国土半步, 我亲自取你性命, 本王言出必行。」 这一段真的很燃, 很能挑动我的热血 (BGM发挥了百分之两百的功效)。 陵王跟汐王之间互相的试探, 透过一段一段言词的交锋, 敲探一层一层的伪装, 将张力一层一层往上堆叠, 直到一刀捅破最后那一张纸似的虚假, 非常精彩。 军情可查, 人心难猜。 当两人都放弃虚以委蛇, 真正坦诚相见的时候, 元凌质问: 「身为大魏的皇子, 谁可以利用你!?」 元凌那瞬间的爆发真的让我的灵魂秒地清醒了一下--- 上了年纪半夜追剧真的不容易, 有刘老师提到过的, 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的感觉。 元凌正气满满地说: 「你要用我的生命, 当作你谋取权位的垫脚石, 有本事便来拿。 但你不该通敌卖国, 更不应该陷害玄甲军。」 汐王回: 「为谋大业, 岂能不狠? 既然四哥想成全我, 那我便不客气了。」 「你到现在, 一点悔意都没有!?」 (总觉得元凌讲这句话时, 还是把元汐当兄弟的, 有那么点气着 痛着 并失望着)。汐王连回三声: 「悔意!? 悔意!? 悔意!?...」 三声满满的心酸, 将多年来付出了却没得过认可、 一直活在四哥阴影下的挫折与不甘刻画得入木三分。 两兄弟间一段拳拳到肉刀刀破风的打戏还是一如既往的过瘾, 这已经变成我心目中醉玲珑最特别最亮眼的资产之一。 元凌看到汐王在他身后倒下时的震惊其实还是很到位的, 清楚表达了他从未想让他兄弟死于自己的剑下。 他对元澈说: 「五弟虽然有错, 但已经以命相抵, 生死两清。 这笔血债, 作为兄长, 必须帮他讨回来。」 他对五王妃承诺: 「你放心, 五弟之死, 我必给你个真相。」 真的特别的男人、特别的动人。 是非曲折恩怨, 件件算得分分明明。 元凌对兄弟同袍一直有一份自己定义的承诺跟担当。 我想是因为这个原则、 这个定义, 才会让他是玄甲军心中不二的统帅。 我相信因为这份原则与情义被所有认识他的人(兄弟、 同袍、 知己、 甚至是百姓)看见了、 认同了, 所以相信, 凌王出, 天下定。 对于黑白, 元凌王有他清楚的底线。 他是暨身在朝堂也身在军旅江湖的皇子。 对于忠与侠, 他有他自己黑白分明的定义。 他行事一直有他一贯认定的侠风, 却也恪守他对体制的尊重: 侠, 不以武犯禁。 我就是特别特别喜欢他这份自制守节的侠气 (没有这样的自制自规, 侠, 不过是随心所发自以为是的流氓而已!) 目前用12集的铺陈透过一桩桩事件一则则故事让元凌在剧中的性格渐渐更加丰满了起来。 如果您有闲暇追剧, 希望您也能看到我对这个角色、 以及对演员诠释的认同。 (乱入一段感慨: 现在的陈伟霆绝对不是最资优、 最高段的演员。 他演戏属于体验派、 悟性派的, 对剧本上角色的理解来自于他对生活的体验、 思考、与理解。 在透过一部又一部的戏剧表演与磨练中, 在随着生活向前推衍的每一步领悟中, 他会越来越能掌握表演时的细节、 掌握情绪的丰满、 细腻、 不露骨,掌握所谓的收放自如, 掌握将所诠释的角色的多面姓与可能性,演绎得入人心。 身为他的粉丝, 我会耐心期待他所有的发展与进步。 如果您对演员没有这样的包容与耐性, 其实也没关系, 请您放弃对他的关注就好, 不要刻意地关注却恶意的踩。 那些蓄意的攻击没逻辑的嘲弄跟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口诛笔伐, 对所有阅读你文字的人, 对当事者, 对这影视环境, 都是深刻的伤害。 您或许在不理解什么叫网路霸凌的同时, 清楚体现了您在施行的网路霸凌。 ) 烧痕残碧尽,霜影乱红凋。秋水映空,寒烟如织,皂雕飞处,天苍云高。 关山险阻的边塞美景在画面上, 在马蹄声中, 徐徐展开, 每看见一次, 都要被惊心动魄一次。 这部戏把边塞诗中最美的意境全透过画面转达了出来。 凌王的行军在壮阔苍穹下, 实实在在演绎着: “骏马似风飙, 鸣鞭出渭桥。 弯弓辞汉月, 插羽破天骄” 的雄兵风流。 在元凌率军护送元汐遗体入关的路上, 那风吹一夜满关山的枫红, 一重山, 两重山, 山远天高烟水寒, 意境饱满地刻画着 “霜天秋晓,正紫塞故垒,黄云衰草。 汉马嘶风,边鸿叫月,陇上铁衣寒早。 剑歌骑曲悲壮,尽道君恩须报。 塞垣乐,尽櫜鞬锦领,山西年少”。 塞北西疆, 随着醉玲珑的剧情, 就在这个夏天在我心壑间溢荡, 带我回到那古诗文里秦砖汉瓦铺就的雄关、 古道里辉映的金戈铁马, 见证千古以来的边塞沧桑。 元凌的军队在关山险阻的苍穹下, 向天都前行。 等待他的, 是一场朝堂的腥风血雨, 冷涧冰潭千尺深。 如果可能, 我真希望他不属于这样的朝廷。 他该待的地方, 应该要有长云皓月, 鸢飞鹰扬, 应该是卫青霍去病戎马击胡的战场, 那才是他睥睨天下的舞台。他可以在那悠悠天地间雄鹰展翅, 海阔天空; 在北风凛冽中挥袖, 宏图天下。 会挽雕弓如满月, 西北望, 射天狼, 何等风流!一份 “短衣射虎, 沽酒西郊。 便向夕阳影里, 倚马挥毫” 的风流!

湛王在第10集里头, 缓缓的、 优雅的、 用他淡雅如菊的君子姿态, 重磅登场。 他聪慧、 多谋、 温文儒雅、 蕙质兰心。 他的气质有一份稳妥妥的贵族皇子的奢华, 从头到脚写着精致又斯文(我的凌王跟他一比完全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粗汉子)。 听他吩咐家仆如何照顾昏迷的卿尘时, 你知道, 他的生活该是如何精致。 他有属于天家子弟高贵雅致的一面, 有善良柔软的一面, 因为优渥的生活、 因为刻意选择远朝堂、 避开那些糟人心的污秽, 所以显得特别干净娇贵。 当他在自己构筑的温室中终于觉醒到, 舅家的谋逆、 母家的朝野权势滔天, 正为这天下带来怎样的动荡时, 他义无反顾地站到母家的对立面。 他说: 我要做那个下棋的人。 他的角色是十分矛盾的。 跟母亲对峙、 跟舅家对峙时, 他有他属于善良正义的坚持。 哇, 那眼泪滴滴得掉, 得碎了多少颗女儿心啊。 于是从第十二集开始, 真的是绝了, 湛王是那个从殷家内部反了殷家, 毁了殷家每一步布局的人。 锦衣华服的他傲立在母舅庞大的家族结构中, 眼神清亮得像是一盏能够照亮人心的灯。 为徐海乔的精彩诠释点个大赞! 在凌王入京的朝堂上, 那父子间的恩怨情缠真的是张力满满纠结人心。 刘老师饰演的皇上说: 「皇城之内那有什么真相!?」 「滥杀亲王, 这个罪你想怎么领!?」 哇 真的是分分钟在振撼你的心弦。 殷贵妃加入的那段殿中对峙, 真的精彩到废千百言都难以描绘, 亲们一定得亲自去看。 各方争的, 都是看谁最能挑起皇上对对方的疑心。 贵妃的台词跟气势锐不可挡, 真的是唇枪舌剑不输沙场。 但所有的穿凿附会 欲加之罪, 在凌王一句 「贵妃娘娘对边疆的了解, 比父皇知道得更详细」, 那气势就瞬间溃散瓦解了。 元凌的见缝插针完全插在了最对的点上, 听元凌讲完这句, 我就一个念头: 赢了! 那句「贵妃娘娘对边疆的了解 比父皇知道得更详细」 成功让皇上在两者之间, 先选择怀疑同样权倾天下的殷家。 殷贵妃突然领悟失策的神态, 真的是戏精中的戏精。 我真心推荐这段朝堂戏, 亲们一定要亲自看, 这是文字叙说不出的精彩跟过瘾。 有趣的是, 在第二时空中, 我真的相信, 皇上跟凌王绝对是真心相爱的。 看皇上对凌王的维护已经是瞎子都看得到的地步。 不管皇上这一片维护的真正理由是什么, 两父子之间的父子情还是非常真实的。 跟第一时空相比, 第二时空中清楚看得到皇上的强势护佑跟元凌深厚的孺慕之情啊。 殷贵妃那一家子, 真的是够丧心病狂, 居然让我入了戏, 被一群泯灭良知的变态时时挑着我的神经。 玄甲军在这边热血卖命, 你们殷家为谋皇权, 通敌就毁了上万玄甲精兵。 在大殿上的挑拨, 更是企图拔了整支玄甲军。 是谁给你这样的资格跟底气, 认为你手握皇权之后、 你有实力掌握这样的菁英部队、 镇守大魏、 在这天下争一安稳立国之地? 真心无法接受为了皇权亲手可以杀了自己儿子、 害了孙子。还有有时候殷贵妃的高声咆啸哭喊其实真的让人头受不了的痛。 贵妃呀, 您怎就看不到皇上对您每次的哭天呐地很厌恶呢?

这里的女人, 真的都太优秀。卿尘、 殷贵妃、 阿柴族朵霞公主、 凌王的娘, 个个不让须眉, 智慧跟胸襟都不缺, 剧情符合设定, 目前都没硬伤。 要美貌有美貌、 要权谋有权谋、 要武功有武功, 一路看下来真是万分舒心, 真的再也受不了那种超级脑瘫脑残的人物肖像了。 凌王娘亲您真TMD太美! ! !问这玲珑阵中谁最强?凌王的娘最强啊! ?看她是目前唯一在五分钟的剧情里就把皇上控制得死死的最有谋略的狠角色啊! And 即使知道这部剧的打戏绝不会让我失望, 当看到元凌跟朵霞公主的交手, 最后凌王破开公主的面具时, 公主那一纵身向后的长跃跃, 长发飞瀑而下, 还是彻彻底底惊艳到我了。 这里的打戏一直没间断地给我惊喜, 我真心爱死了这个武术设计的团队, 真心推荐! 诗诗的卿尘在每一幕争夺皇权的博弈间穿针引线, 那每一个旁观的眼神, 个个精采到位。 这要是谁在出来说无神或面瘫, 说的人绝对是脸痒了出来求打的。 太子也上场了, 也是很棒的人设。 很有趣, 目前在第二时空里的大多数的皇子都是好人啊! 尽管个个有角逐皇权的实力跟聪慧, 却对皇权的争夺无欲无心。 在第二时空中, 目前似乎皇家皇子更向着这个家, 没了前世的剑拔驽张与对立。 尽管皇子之间仍见高来高去, 却更见一份相互维护的兄弟情, 有一份隐而未见的、 有点童话式的正能量, 隐隐见着一致对抗外戚势力的相互照应。 剧情刚刚展开, 我拭目以待, 看湛王是否真能力挽狂澜、 钳制住殷家的野心跟疯狂、 保天下安宁?看他如何护住心中那把尺, 把对的还给对的、 错的归于错的、 该是清白的还他清白、 该是有过的 背该背的罪与过。 期待皇子携手力挽狂澜, 写一则最铿锵的成人童话! 在第12集结束时, 真的不敢相信, 这周就结束了。 这剧真的会越来越棒的。 在古偶设定下, 出乎原先意料之外的精彩的家国权谋也慢慢登场。 这部剧, 要颜质有颜质、 要演技有演技、 要武打有武打、 要画面有画面、 要乐风有乐风、 要剧情 剧情也上来了。 请给它时间, 看它是否有实力成为今夏最棒的一部偶像剧。 我真心期待, 这部作品能向那些第一集还没结束便长篇大论批评这部剧的给差评的, 证明它就是金子, 在全剧终的终点上闪闪发光! 导演对故事铺陈得很好, 全组演员(主演、 配角、 武打龙套演员全体)也都十分走心, 这是一部传统又非传统的古偶剧, 值得推荐! 最后, 想好好赞一下导演对两位已全然登场的皇子的刻划、 人物塑造之鲜明与成功, 让我对未来要登场的每位皇子, 无限期待。 目前的第二时空的元凌跟元湛的人设, 有着鲜明的对比, 却一样牵动人心。 一个活在脉搏奋力跳动、 斗志昂扬的时空, 活在乱云飞卷雪海无边的塞外、 金戈铁马血气满天的战场。 他的年少充满着塞外的奇观, 多的是保卫家国拔剑起舞的意气风发与浪漫。 他的舞台目前为止多的该是气壮山河的场面, 是美丽、壮观的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 “铁马冰河入梦来”。 他弄不懂文人的幽怨和愁思, 尚未有一尊还酹江月的无奈和壮志未酬的无措。 暮色四合, 点点篝火, 在草浪漫卷中冥然沉思, 幕天席地间, 以起伏的山峦为胸膛, 以粗犷的塞上风作呼吸, 以广袤的天地为驰骋, 看那月皎如银, 关山尽染。 望尽关山, 望尽星月, 望着的江流也自脚下南下东流, 那随着江河东去的有那么一份心系故园的乡思。 “烽火城西百尺楼, 黄昏独上海风秋。 更吹羌笛关山月, 无那金闺万里愁。 玉门山嶂几千重, 山北山南总是烽。 人依远戍须看火, 马踏深山不见踪。” 就是他的生活。

另一个活在那个春和景明的日子里, 在草长莺飞、 万千风情的花海里徜徉, 满酌金卮催玉柱, 落梅树下宜歌舞。 燕归来, 语呢喃, 他把春色固执的种植在花房, 用那占尽万种风情的鲜花把春色换来人间。 对应塞外的风、 边关的云, 元湛怡然自得的行走繁华京城, 袅袅笛音从他的指尖、 唇间、 心底滑过, 就像绚烂的花瓣, 瓣瓣洒落, 那个优雅, 那个从容。 走在繁华帝都的路上, 是逍遥, 也是快乐自在。 谁家玉笛暗飞声, 散入春风满洛城。 对应元凌的阳刚与善天下, 元湛他独善其身, 风花雪月、 柔情似水, 为情而生, 为情而恨; 他的夜色是绮丽的、 春花秋月的、 是属于银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的内质的。

一方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一方平湖秋月,曲院风荷。 一方秋日渐霜风凄紧; 一方最是橙黄橘绿时。 各领风骚,两样风骨,各俱风雅, 两式风情。 这部戏剧作品文学的美丽风华入眼入耳了,我更期待, 那里面的所有传达出的启发, 能入人心。 ps 想了很久, 一直犹豫要不要抒发这段想法。 毕竟跟我正在写的这篇焦点不在同一条线上。 但反覆思量过, 看过网友诸多辩论后, 还是把它放上来了: 其实, 在知道阵中死的是元凌的替身时, 心还是很痛的。 因为我对凌王所有的倾慕, 对那场狙杀所有的震撼, 全曾经扎扎实实的投注在当时这个替身角色上。 可以说, 我曾为银幕里那段单骑救危、 过关斩将的风姿跟气魄, 彻底疯魔。 我曾有刻钟爱上那位铩羽染血的勇将, 真实地一如我臣服仰望的王。 知道这是一位替身时, 天啊, 心脏真的狠狠被撞了一下。 那段惊才绝艳的闯关斩将的主角, 原来是位无名英雄啊。 谁可知, 可怜无名英雄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

可怜无名英雄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而身为统帅, 凌王也用最郑重辉煌的方式, 祭奠了这份牺牲: 凌王回报给这位兄弟的牺牲的, 是成功救出卿尘(这是无论如何不能不救的, 毕竟设定里生死同命)。 利用这个替身的掩护, 成功歼灭了萧绩的营队, 斩杀了一位梁国最具威胁的魔将。 梁国先锋军全灭,大营更是被魏军火烧殆尽。 这是元凌对他所有誓死相随的玄甲兄弟的承诺: 每一份牺牲都不是无功, 每一滴血都不会白流。 当每一颗鲜活耀动的心脏被征服而同凌王站成一方, 追随着王的青春(已被信仰成)注定比一生要绵长。 年少轻狂的生命, 谁都有野心昭昭, 谁都有梦想痴狂。 在追随王的餐风饮浪的征途中, 他们要的是在青史上划下一生只一次的铿锵跌宕。我相信, 凌王回赠给兄弟的, 是所有的牺牲都不会被遗忘! 当嗓哑了、 血尽了、 命烧光了, 他承诺的是在八荒里为家国扫平所有动荡, 成就玄甲军所仰望的恢弘诗章。 他要对得起每一份牺牲, 承受得起每一份仰望。

3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醉玲珑的更多剧评

推荐醉玲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