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场雨的时间,我已赌上一生

狐小妖
从八年前的修罗场归来,我混迹在这宫闱之内。
目睹东厂如何一手遮天,在锦衣卫里郁郁不得志。
好朋友因一段扯淡的闲聊引来杀身之祸,生生将自己刺死在我面前。
在这操蛋的时代,我如蝼蚁般苟活于世。

那天,那场雨,就这样悄悄的来了,却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
你身着轻纱绣罗裙,轻盈如仙子般绕到我身后,巧笑倩兮,为我撑了一柄伞。
青山茹岱,绿水如碧,雨后的山谷清脆通透如翡翠般。
就在你低吟浅笑的瞬间,我的世界除了家里的猫咪,多了一抹亮色。

潜入北川先生家那天,我才知道你就是我最喜欢的作家。那只桀骜不驯、斗志昂昂的蝈蝈原出自你手。凌欲轻蔑你,明知你是东林逆党,但是泪水流在你如玉的面庞胖,我心痛不已. 纠缠中凌说魏忠贤是他舅舅,我惊慌失措,我怕那本无常簿流出,失手结束了他的性命。殷红的血在青瓷缸中一点点氤氲开去,我很怕。

因与此,我卷入了一场阴谋中,几次三番差点丢了性命。但正是一次次绣春刀摩擦出的金属声,逐渐让我认清自己,不再浑浑噩噩,虽是蝼蚁之身,为了你,我仍愿赴你心中挂念那个男人的会。

...
曾经,我也是爹娘疼爱,家庭幸福,但是魏忠贤构陷爹爹谋反,全家惨遭横祸。本...
显示全文
从八年前的修罗场归来,我混迹在这宫闱之内。
目睹东厂如何一手遮天,在锦衣卫里郁郁不得志。
好朋友因一段扯淡的闲聊引来杀身之祸,生生将自己刺死在我面前。
在这操蛋的时代,我如蝼蚁般苟活于世。

那天,那场雨,就这样悄悄的来了,却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
你身着轻纱绣罗裙,轻盈如仙子般绕到我身后,巧笑倩兮,为我撑了一柄伞。
青山茹岱,绿水如碧,雨后的山谷清脆通透如翡翠般。
就在你低吟浅笑的瞬间,我的世界除了家里的猫咪,多了一抹亮色。

潜入北川先生家那天,我才知道你就是我最喜欢的作家。那只桀骜不驯、斗志昂昂的蝈蝈原出自你手。凌欲轻蔑你,明知你是东林逆党,但是泪水流在你如玉的面庞胖,我心痛不已. 纠缠中凌说魏忠贤是他舅舅,我惊慌失措,我怕那本无常簿流出,失手结束了他的性命。殷红的血在青瓷缸中一点点氤氲开去,我很怕。

因与此,我卷入了一场阴谋中,几次三番差点丢了性命。但正是一次次绣春刀摩擦出的金属声,逐渐让我认清自己,不再浑浑噩噩,虽是蝼蚁之身,为了你,我仍愿赴你心中挂念那个男人的会。

...
曾经,我也是爹娘疼爱,家庭幸福,但是魏忠贤构陷爹爹谋反,全家惨遭横祸。本想投水离此殘世,奈何被他救起。清瘦的面庞透着刚毅,明亮的眸子一如雨后的星星,他抱我在怀中,冰冷的身子终于有了丝丝暖意。他漆黑的发丝垂落,很好看。后来我知道他是要杀魏忠贤的人,如此血海深仇终于有了报仇的希望,为了家族,为了他,我甘愿作为一颗棋子,请求被你利用。
...

可是你知道吗?你心爱的男人是要你死的,你是他的破绽,是他曾经龌蹉的见证,你,怎能活着?可是他要我杀了你来换命。我不会这么做,我不愿看你伤心,我要带你离开这是非地,到杭州去,让你无忧无虑地画画。

估计此时朱由检已登基为皇了吧?可为何要对一个女人苦苦相逼?裴纶,曾经我看不上他,要用人的舌头做砚台的人,会有人性吗?但一路逃亡,我们早已成一路人。

在山崖上,在修罗场,陆文皓要置我于死地,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始终只是一颗棋子,现在大局已定,他也早已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命啊,为何你如此卑贱?至死,陆兄抬起颤抖的手想抚摸师妹的脸,快要碰到终于还是放下。从上次战场归来,殿下已是我跟郭珍等辈的信仰,与其苟活在这般世道,不如死了痛快。为何殿下让陆兄杀郭真时竟没有想到日后自己也是这般结局?是他还对帝王的人性有一丝希望吗?终于信仰山崩地裂,冲进刀林剑雨中,结束了自己被欺骗的一生

为何你逃走还要回来?为了你我和裴纶已几乎命尽。我只是要你好好活下去,去到一个没有战争的地方,记得帮我将你的世外桃源画于纸上。背上终还是中了一刀,天昏地暗,再见,就让我跟你说声此生再见,愿你珍重。

醒来已是在牢笼,原来我并没有死,可是裴纶,陆文皓终是不见了...等待我的是秋后斩首吧。未曾想一道圣旨要我回归锦衣卫。本已逃出这纷争的世界,终于还是被拉回,在这世道里,安得做蝼蚁却不得,不知是好是坏。唯一确定的是,此生,我将难与你再见。愿你笔墨丹青时,能为我着上一笔。无需浓墨重彩,只需那日雨后的淡淡与轻轻一笔即好。

再见,妙玄,我的前半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