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护法 大护法 8.0分

罗单别传

泛神论者
(看过电影和一些影评之后,自己开的脑洞,自己是个喜欢编故事的人,想通过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挖掘影片中那个恶魔般的罗单的故事,若有不合逻辑的地方,求勿喷~~)
妈妈,下雨了。
我的耳中传来这样的低吼,那声音里有太多的憎恨,愤怒。那,是我的声音,太久没有听见。
那一刻,我看见那个红色的矮胖子情绪激动,慷慨陈词,又好像只是声音洪亮的自言自语。我的恐惧,我的过往,一种异样的感情漫上心头。我想起彩说,那个高手会是我的对手,或许也是能理解我的人。我要杀了他,将无尽的痛苦加诸他,不管彩怎么说,这是我唯一的念头。不得不说,猎杀那个红胖子的过程,是至今为止我最为享受的杀戮,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在曲折的蚁穴里,我将他一次又一次逼到死角,他手中没有武器,我知道那根黑铁杖不过是他用来压抑自己的力量的道具罢了,多好笑,明明有毁灭众生的力量,却要把它藏在一根愚蠢的棍子里,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也不愿意释放出他体内那股恐怖的力量,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恐惧自己的怪异的可怜的家伙,我可怜他,又享受着将死亡的恐惧一点点拉近的快感,好像死神在我耳边的低语,那时候,我以为,我能把他打得血肉横飞,送他走上末路。
他举起了那...
显示全文
(看过电影和一些影评之后,自己开的脑洞,自己是个喜欢编故事的人,想通过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挖掘影片中那个恶魔般的罗单的故事,若有不合逻辑的地方,求勿喷~~)
妈妈,下雨了。
我的耳中传来这样的低吼,那声音里有太多的憎恨,愤怒。那,是我的声音,太久没有听见。
那一刻,我看见那个红色的矮胖子情绪激动,慷慨陈词,又好像只是声音洪亮的自言自语。我的恐惧,我的过往,一种异样的感情漫上心头。我想起彩说,那个高手会是我的对手,或许也是能理解我的人。我要杀了他,将无尽的痛苦加诸他,不管彩怎么说,这是我唯一的念头。不得不说,猎杀那个红胖子的过程,是至今为止我最为享受的杀戮,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在曲折的蚁穴里,我将他一次又一次逼到死角,他手中没有武器,我知道那根黑铁杖不过是他用来压抑自己的力量的道具罢了,多好笑,明明有毁灭众生的力量,却要把它藏在一根愚蠢的棍子里,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也不愿意释放出他体内那股恐怖的力量,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恐惧自己的怪异的可怜的家伙,我可怜他,又享受着将死亡的恐惧一点点拉近的快感,好像死神在我耳边的低语,那时候,我以为,我能把他打得血肉横飞,送他走上末路。
他举起了那根棍子,凌厉而又强势地结束了战斗,我的意识随着肢体的破碎渐渐昏睡过去。
——————————————————————————————
妈妈,下雨了。
鲜红的血珠飞舞着,暗红的血液漫过我的脚踝,有种我厌恶的,人的气息,从那个男人胸前的空洞里,我看见了妈妈恐惧的面容,她说不出话来,眼泪和那个男人的血将她脸上的脂粉糊得一团乱,变得没有今天早上走上马车的时候那么好看了。
雨停了,那个男人倒了下来。我走向妈妈。
为什么,妈妈,你痛苦吗?为什么要让这个男人侵犯你?妈妈,你因此感到快乐吗?快乐和痛苦怎么可以并存呢?
妈妈,你害怕我吗?我才是那个给你带来痛苦的人吗?我是一个怪物吗?为什么他们害怕靠近我?为什么每天你要离开我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我会因此感到那么失落?
告诉我。
妈妈的手抚摸过我的脸,那种颤抖让我感到讨厌,她害怕我。
妈妈,下雨了。我的身边和我的眼前。
那么久远的事了,静谧的黑影包围着我,我回想起了那种痛苦与快乐的混沌体,我所不接受的存在,原来一直深埋在我的记忆里。
彩,至今为止唯一不害怕我的人。我在我漫长的作为魔鬼的生涯里遇见了她。
那天,她坐在简陋的马车上,一片凄厉的哭声中一张冰冷决绝的脸,手托着腮,眼神平静,仿佛接受眼前一切来自命运的恶意,我就跟在车队的后面,远远地望着她。她们会成为妈妈一样的人,在快乐与痛苦的漩涡中挣扎,遇见无数觊觎的狂妄的目光。她回过头,看见黑暗中的我,凄然一笑。
好像一个空洞不由分说地出现,吞噬所有的智识,源源不断地吐出灼心的热度。
突然,车队停了下来,蒙面的匪徒将车队里所有的男人杀光,把所有的金银装上他们的车子,把所有的女人用绳子绑了,要把她们押往某个地方。我就跟在他们的后面。女人们的哭声更加惨烈,只有她,头低着,一言不发,只是耳边的鬓发有点凌乱了。
匪徒们回到了老巢,领头的似乎决定用这些女人们来犒劳他的弟兄们,他们的笑声让我想起了那个欺负妈妈的男人。
我走进他们的老巢,拿出别在我腰间的两根木杖,将外围的匪徒打成尸块。奇怪的是,我心中的痛苦仍在不断的滋长时,另一种不知名的情感从空洞里涌出来。有百人之众的匪徒注意到了我,提起大刀向我砍来,我一面杀戮着,刀锋也落在我的身上,痛感一点点被激活,我手中的火焰也燃烧的更加疯狂。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
最后一个人站在高台上,后退半步。
你,你是谁?!
他的头落下来,身体也倒了下来。
我走向那些女人,她们的哭声从未停过,此起彼伏。她们在恐惧什么?他们,还是我。不过这没什么两样。我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她静静地把头靠在石壁上,好像只是有点累了。我走过去,把她抱到门口,她靠在那里,问我:你还有事情要做吧?
我回到里面,制造了一些安静,然后走出了大门。
我问她,你害怕我吗?
她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
我可以把一切绝望的灵魂从黄泉路上带回来,你害怕我吗?我是不会死的人,是站在你对面的人,所以你害怕我吗?她说。
我害怕,害怕她站在我对面。
一束光芒照到了我身上,醒过来时,视野里是彩。
让我带你去找他吧。她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护法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护法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