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西装的野兽们

少言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说起来,我最喜欢的狐狸还是《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里的这一只即便遭遇中年危机却还是酷到要上天的狐狸爸爸。《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大概是我看过的最喜欢的一部动画电影。又酷又痞又温暖。但这或许是因为我太爱韦斯安德森了,他不管拍什么我都跟中了蛊似的喜欢。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是由韦斯·安德森导演的一部定格动画作品。韦斯·安德森是一个有趣又有些另类的导演,在这个3D动画电影横行的年代里,他偏偏采用了定格动画这一形式。影片的每一帧都是由相机实景拍摄,每一个场景都需要手工制作,每一只动物角色都拥有自己的模型,它们的毛发闪耀着毛茸茸的真实感。这部定格动画从画面风格上就散发着一股陈旧、原始的气息,它绝没有好莱坞技术大片那种流畅、逼真的画面感——有些时候你甚至会有画面卡帧的错觉。但这种粗糙感和原始感却令你感到格外熟悉,好像要把人带回过去,回到年少时期用玩具随心搭建自己想象空间的场景里。那时你还没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奔波于一个又一个乏味的生活场景之中,就像影片开头的狐狸爸爸那样。

狐狸爸爸和狐狸妈妈本是一对江洋大盗。在影片的开场,狐狸爸爸光着脚,穿着小一号的卡其色西装,而狐狸妈妈则打扮得像一个印第安...
显示全文
说起来,我最喜欢的狐狸还是《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里的这一只即便遭遇中年危机却还是酷到要上天的狐狸爸爸。《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大概是我看过的最喜欢的一部动画电影。又酷又痞又温暖。但这或许是因为我太爱韦斯安德森了,他不管拍什么我都跟中了蛊似的喜欢。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是由韦斯·安德森导演的一部定格动画作品。韦斯·安德森是一个有趣又有些另类的导演,在这个3D动画电影横行的年代里,他偏偏采用了定格动画这一形式。影片的每一帧都是由相机实景拍摄,每一个场景都需要手工制作,每一只动物角色都拥有自己的模型,它们的毛发闪耀着毛茸茸的真实感。这部定格动画从画面风格上就散发着一股陈旧、原始的气息,它绝没有好莱坞技术大片那种流畅、逼真的画面感——有些时候你甚至会有画面卡帧的错觉。但这种粗糙感和原始感却令你感到格外熟悉,好像要把人带回过去,回到年少时期用玩具随心搭建自己想象空间的场景里。那时你还没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奔波于一个又一个乏味的生活场景之中,就像影片开头的狐狸爸爸那样。

狐狸爸爸和狐狸妈妈本是一对江洋大盗。在影片的开场,狐狸爸爸光着脚,穿着小一号的卡其色西装,而狐狸妈妈则打扮得像一个印第安少女。他们在偷窃乳鸽时失手,面临被农场主抓住的命运。就在这时,狐狸妈妈突然告诉狐狸爸爸,她怀孕了。挖洞逃脱之后,在狐狸妈妈的强烈要求之下,他们从此放弃了原本惊险刺激的生活,金盆洗手,在地洞里安了一个家,养育着一只叛逆的小狐狸安什。狐狸爸爸摇身一变改行成为记者,穿西服打领带,到处参加采访和会议,写一些没有动物愿意看的专栏,过上了看似体面的生活。

    
影片展示了狐狸一家所处的动物圈。在这个圈子里,同样有一群打扮得体的小动物。獾律师穿着西装,兔子医生穿着白大褂,鼹鼠房产中介穿polo衫,他们都住在山林里,拥有一个小小的社会圈,学校、医院,律师事务所,一样不落。影片拷贝了一整套人类社会体系,将之安放在动物世界之中。这个世界是保守的、中庸的、安全的。科学教育、经济贸易、财产管理……动物们遵守着人类社会的规则和文明,从不愿意靠近山坡对面的人类农场。他们安稳地生活着,似乎已经不是动物的模样,而是以人类的姿态自居,拥有了所谓“人性”。影片里甚至出现了一只黑老鼠,受聘为农场主看守仓库。以偷东西著称的老鼠竟然成了农场仓库管理员,与前来偷酒的狐狸大打出手,这听起来令人啼笑皆非。动物世界里的这种文明现象真的真实吗?
    
狐狸爸爸不是这样认为的。
    
狐狸爸爸明白自己的写的专栏根本无人问津,他对狐狸妈妈说,他不想再住在地洞里了,这让他觉得自己很贫穷。狐狸妈妈回答他:“我们确实很贫穷,但我们很快乐。”快乐吗?狐狸爸爸并不这样觉得。“我是谁?为什么是一只狐狸呢?为什么不是马甲虫或是秃鹰呢?我是在说存在主义之类的,你明白吗?如果是一只狐狸,他嘴里吃不上鸡怎么会快乐?”狐狸爸爸这样说。他不顾獾律师的劝阻,买下了农场对面的树屋,伙同树屋管理员负鼠,洗劫了三个大农场主的庄园。

   
从狐狸爸爸重新开始偷窃后的反应来看,他是十分快意的。他甚至在偷鹅回来的路上,如同野兽般愉快地嘶吼了几声。显然,作为一只平日里精通英语、法语、拉丁语的狐狸,这叫声有些蹩脚,但这种快意却实实在在地戳破了动物世界中的文明假象。“对于偷,他们不会有任何忐忑或者是不安的情绪。即使是高度发达的动物也还没有强烈的社会性,所以那些有道德焦虑体验的只可能是人。”导演韦斯·安德森如是评价狐狸爸爸的偷窃行为。可以说,偷窃其实就是狐狸的天性。身为狐狸,不做点小坏事怎么行呢?天性得到了释放,所以狐狸爸爸才这样快意。实际上,在这部电影中,“偷窃”这个行为并没有道德领域上的对错之分,它仅仅象征着野兽的天性。爱冒险、喜欢挑战强者,这就是野兽,这就是狐狸爸爸口中不断提到的“wild animal”。但在那群穿着西装的野兽之中,各种天性却都被所谓的文明覆盖了,臣服于整齐划一的、安稳中庸的陈规之下,一如那只理财风格相当保守的獾律师。狐狸爸爸曾评价自己着装怪异的儿子安什:“He’s just a little……different.”在一个群体之中,“different”是一个很危险的特质。因为“different”,安什被其他孩子认为是怪胎。然而,已经7岁(合42狐狸岁)的狐狸爸爸身上却还拥有着与青春期的安什一样的特质。他年过中年,有了家庭,却还是不安分,他想冒险,想做回自己,做回一只野兽。
    
狐狸爸爸的不安分不仅给他自己招致了祸患,甚至给整个动物圈都带来了灾难。三个大农场主打断了狐狸爸爸的尾巴,掘地三尺,绑架了想帮狐狸爸爸偷回尾巴的狐狸外甥克里斯托芬。为了救回克里斯托芬,动物们的兽性被激发了,他们并肩作战,闯过了重重难关,打败了人类,在枪林弹雨中将克里斯托芬救了回来。
    
狐狸爸爸战胜了人类凯旋,这似乎是一个完满的结局。但事实却是,他们估计要一辈子都住在下水管道里了。这是属于动物们的抗争,他们释放了兽性,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胜利,却也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曾经的家园。影片至此,应该不算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局。狐狸爸爸了不起,但他不算是一个超级英雄,从结果上说,他没能彻底战胜人类,顶多只是打了个平手。他说他是一只野兽,但这只野兽却只能生活在下水管道里。
    
在影片接近结尾的地方,狐狸爸爸带着儿子外甥和负鼠,骑着摩托车一路浩浩荡荡胜利归来时,突然见到了一只纯黑的孤狼。

和狐狸爸爸等一干动物不同,狼又瘦又脏,四肢着地,没穿衣服,在这部充斥着直立行走并且爱穿西装的动物的电影里,这只狼简直像是某个原始物种。狐狸爸爸不断地用英语、拉丁语向它打招呼,但它听不懂任何语言。直到狐狸爸爸升起一只拳头向它致意时,这只黑狼才顿悟般地举起自己的前肢。


在影片之中,狐狸爸爸不断强调自己怕狼,但实际上,这种情感并不是“怕”,只是一种“向往”,对于真正的野兽的向往。真正的野兽是什么样的?光着身子,脏兮兮,瘦骨嶙峋,四处流浪。这才是真正的野兽。狐狸爸爸对真正的野兽既崇敬,又只能敬而远之。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与其说狐狸爸爸“怕”狼,不如说狐狸爸爸怕的其实是面对真正的野兽。
    
那么狐狸爸爸不断追求的野兽精神究竟是什么呢?影片的结尾,下水道里的狐狸一家打开了一个井盖,来到了一个大型超市。他们在超市里大吃大喝,手舞足蹈,寻欢作乐。狐狸爸爸抱着超市里的食物说:“没错,这些饼干是由人工养成的鹅做的,这些食杂取自人工养的乳鸽,甚至这些苹果看上去都很假,但至少上面印着星星。我想说的是,我们今晚得吃饭,而且是一块吃。”镜头拉出窗外,这正是三个大农场主开的超市。这就是这群穿着西装的动物们的态度。哪怕他们再也不可能像狼那样赤身裸体,但他们血液里流淌着的野兽精神对于他们而言不仅只是一种怀想,他们最终选择了相信它,解放它。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是一部改编自童话的动画电影,但它并面向的绝不仅是儿童群体。韦斯·安德森说:“这部影片的主题并不是那么明确的,我没有提供什么现成的答案供人参考,也没有找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实和真相去揭露、表现什么。我就是准备提供一个很简单的关于生活的故事而已。狐狸和一群动物生活在一起,他们的选择是最简单的、也是最直接的——活下去。”影片所表现的,其实不过是一个曾经不羁的中年人所面临的一些生活上的危机罢了。狐狸爸爸其实就是这世界上每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每一个中年人都曾经是手举积木和玩具,试图搭建出摩天大楼的孩子,正如这位想要找回野兽精神的狐狸爸爸,正如那位逆着潮流偏执地选用定格动画形式的导演。时光飞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有人成为漫游于荒野之中的孤狼,有人成为穿着西装的为稻梁谋的野兽。后者构成了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哪怕身手不凡如狐狸爸爸,最后也只能后退一步。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自我,不意味着沉湎在平庸之中。直到中年,还有一群狐狸爸爸们还怀揣着年轻时的热血,不惧怕成为一个“different”的人。这就是狐狸爸爸们的了不起之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更多影评

推荐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