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纷纷扰扰的史话长歌:4.每个男人心里都装着个女人

澜欗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司马懿娶了个好夫人,先送走司马家的孩子以保住一氏血脉,然后带着妹妹去截法场。司马孚这个文弱的儿子被淡化到只能在一边哭喊“冤枉”。 司马防到底冤不冤?这得看你治他什么罪。若是参与衣带诏谋诛曹贼,他便不是冤枉的,可以和其他汉臣一起伏法;若是大敌当前、私通袁绍,他便是冤枉的,应该无罪开赦。 在某个瞬间,曹操和杨修有几分无赖的神似。曹丕说司马懿失踪了,是否应该暂缓行刑?曹操反问:他失踪一年,你给他养一年的爹?司马孚到刑场喊冤,杨修反问:司马防有八个儿子,每个都来喊一通,你是杀还是不杀?一股很浓郁的强权调侃的味道。的确,话语权在谁手里,谁就有制定规则的资格。不过可惜,杨修的话语权很快就丢掉了。 凭心而论,站在杨修的立场看杨修的做法,是无可厚非的。杨彪和司马防决定退婚时,恰好是华佗之死尘埃落定之际。同时收到消息,司马懿还在猜测自己父亲的异常,杨修已经做出了判断并进行了应急处理——在金碗里藏通袁书信栽赃以求将功抵过。司马防被选中绝对是事急从权,如果当时杨家联姻别人,那倒霉的或许就是别人了。 等到衣带诏一事被司马懿套出来,杨修已然如惊弓之鸟,所以他希望这件事越早结束越好。于是,当荀彧让他代司马防画...

显示全文

司马懿娶了个好夫人,先送走司马家的孩子以保住一氏血脉,然后带着妹妹去截法场。司马孚这个文弱的儿子被淡化到只能在一边哭喊“冤枉”。 司马防到底冤不冤?这得看你治他什么罪。若是参与衣带诏谋诛曹贼,他便不是冤枉的,可以和其他汉臣一起伏法;若是大敌当前、私通袁绍,他便是冤枉的,应该无罪开赦。 在某个瞬间,曹操和杨修有几分无赖的神似。曹丕说司马懿失踪了,是否应该暂缓行刑?曹操反问:他失踪一年,你给他养一年的爹?司马孚到刑场喊冤,杨修反问:司马防有八个儿子,每个都来喊一通,你是杀还是不杀?一股很浓郁的强权调侃的味道。的确,话语权在谁手里,谁就有制定规则的资格。不过可惜,杨修的话语权很快就丢掉了。 凭心而论,站在杨修的立场看杨修的做法,是无可厚非的。杨彪和司马防决定退婚时,恰好是华佗之死尘埃落定之际。同时收到消息,司马懿还在猜测自己父亲的异常,杨修已经做出了判断并进行了应急处理——在金碗里藏通袁书信栽赃以求将功抵过。司马防被选中绝对是事急从权,如果当时杨家联姻别人,那倒霉的或许就是别人了。 等到衣带诏一事被司马懿套出来,杨修已然如惊弓之鸟,所以他希望这件事越早结束越好。于是,当荀彧让他代司马防画押时,他虽然有所怀疑,却还是铤而走险。 法场上的杨修如同孩童一般狡赖的神态令人哭笑不得。聪明人装傻很难,就像傻人假装聪明一样,很容易被识破。 曹操唱曲唱的悠扬缠绕,可是一张口的冰冷却硬如刀枪。闭目倾听的郭嘉佯眠的模样很有知音引颈的感觉,也许真的能走进、敢走进曹操内心的人就只有郭嘉而已吧。 杨修到底是被司马懿联手荀彧算计了。荀彧到狱中探望杨修的目的何在?给杨修一个解释?听杨修一个解释?给自己的心一个解释?给汉室的未来一个解释?很显然,一番交流后,荀彧没有说服杨修,杨修也没能动摇荀彧。这是两个时代的对话,这是两种追求的对峙,但是,没有结果可言。 杨修对汉室天子不屑一顾,对一班汉臣更是难以苟同,这不是他缺乏忠心,而是他只想把忠心给值得给的人,那个人不是连刀都拿不起的汉献帝,而是笑一笑就杀了大半汉臣的曹司空。有才之人必寻高枝而栖,如果司马防、杨彪等一干老臣秉持的是一腔对汉的忠诚和固守,那么到了司马懿、杨修这一辈,他们追寻的就是对乱世的审时度势。在乱世之下,他们无人可依,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一局算是告一段落了。曹操放过了司马防,放过了一众汉臣,以此笼络了荀彧。除了挖掘人才外,笼络住荀彧帮他安稳大后方才是曹操的醉翁之意。 荀彧对曹操的躬身一拜是真的感谢、感激、感恩,因为曹操没有借衣带诏将他苦心庇护的汉臣一锅端;因为曹操给大汉留了一口气脉。看曹操拉着荀彧“闲话”,有种夫妻交心、互诉衷肠的感觉。荀彧走后,喜滋滋的郭嘉立刻像妾室一般言笑晏晏的出来给老公戴高帽子了。 曹操真是厉害,尽享齐人之福,既有大夫人荀彧帮着执掌家业,又有小夫人郭嘉与他心意相通,真是天意眷顾。 说到底,曹操还是眼界更高一筹,他做不到一手遮天,还能有谁呢?

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