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身上的“气味”,大导们都爱

小菊千代子

既然叫了“北斋先生”,就最起码要对得起这个雅号。竹林、清溪、细雨、油纸伞、所有的雅韵古风都齐了,行走其间的北斋依旧挺着鼓鼓囊囊的胸,在镜头里给了我们一个毫无眼神的眼神。当然,我们知道表演除了体验派、方法派、表现派以外,还有一种门类叫“走过场派”,近两年由于这个派系的成员数量日渐增多,观众们早已习惯了这派的技法。正当我们在电影院准备就着一口可乐就这样平静地接受正在“走过场”的北斋时,突然,一转脸,下一个镜头竟是我们锦衣卫百户沈炼的特写,麻烦来了,百户大人一语不发,只一个抬眼皱眉,却简直有一百件伤心事要讲。这一下来得这么汹涌,情绪上没有防备,刚刚还心如死灰却一下子搞得人有些肝颤,如何是好。

我们本来已经适应了一种“寒暄”式的交流方式,突然有个人跑过来,跟你“掏心掏肺”,一下子还真有点受不了。张震就在干这种掏心肺的事。 看了《绣春刀II:修罗战场》,我实在觉得,路阳比杨德昌王家卫还爱...

显示全文

既然叫了“北斋先生”,就最起码要对得起这个雅号。竹林、清溪、细雨、油纸伞、所有的雅韵古风都齐了,行走其间的北斋依旧挺着鼓鼓囊囊的胸,在镜头里给了我们一个毫无眼神的眼神。当然,我们知道表演除了体验派、方法派、表现派以外,还有一种门类叫“走过场派”,近两年由于这个派系的成员数量日渐增多,观众们早已习惯了这派的技法。正当我们在电影院准备就着一口可乐就这样平静地接受正在“走过场”的北斋时,突然,一转脸,下一个镜头竟是我们锦衣卫百户沈炼的特写,麻烦来了,百户大人一语不发,只一个抬眼皱眉,却简直有一百件伤心事要讲。这一下来得这么汹涌,情绪上没有防备,刚刚还心如死灰却一下子搞得人有些肝颤,如何是好。

我们本来已经适应了一种“寒暄”式的交流方式,突然有个人跑过来,跟你“掏心掏肺”,一下子还真有点受不了。张震就在干这种掏心肺的事。 看了《绣春刀II:修罗战场》,我实在觉得,路阳比杨德昌王家卫还爱张震。除了漂亮的武戏之外,路阳不知道给了张震多少个漂亮的特写,竹林里的、战场中的、面庞干净的、满脸血痂的、以及形成最惨烈对比的男女主正反打镜头的......张震这些年,眉眼好像越来越长成了一种最佳的比例,在大银幕里,好看到不足以用“帅”这个字来形容,就是好看,好看到只觉得有一股诡异的迷醉气质一直在往外冒。有一个关于他的采访,问他对人物的塑造,他讲到两个词:“精神”和“状态”。在电影里,三庭五眼、棱角分明固然重要到不行,但内里没有一股“气”,终究也只是张在片场里游荡的皮囊。

∷ ∷

从影多年,张震的这股气,溢满在周身。不是什么气场强大的气,而是那种弥漫在四周的超细微颗粒,什么嘴角眼角、眉尾鼻头、胡渣上,都有些这种迷醉迷醉的小玩意。或浓或淡、或成熟或青涩,被他玩转调配着。

《一代宗师》里,张震饰演的一线天前前后后只有几场戏,但这口气,一直提着。在火车上和宫二的相遇,王家卫也是给足了他的特写。因其被追杀深受重伤,身上的血滴在了座位上。一线天发现坐在其对面的宫二看出了端倪,便对其邪魅一笑——一种江湖人之间的心知肚明。就是这一笑,那种迷醉粒子又漂浮起来了。而后这笑又立刻被因伤痛引起的下意识皱眉所取代。叶问在影片里说,“功夫乃纤毫之争”,好的表演又何尝不是,这种“度”的把握,一个零点零零零几秒的微表情的恰到好处地转变,就是纤毫功夫。

而张震为此片苦练八极拳,并去参加比赛拿到青年组一等奖的事更是一度传为佳话。尽管有人质疑奖项里加了“人情分”,但真正在电影中呈现出来的一场打戏——雨夜街头中一线天“1对多”battle时,还是完全看出了张震的拳脚底子。2015年的春晚他和吴京一起表演了节目《江山如画》,连功夫小子吴京都称赞他说,“把武术白丁,练成八级拳的冠军,这样的演员太少了。”

∷ ∷

作为一线天的张震戏份不多,同样,他仍在其中担当配角的电影还有《春光乍泄》和《卧虎藏龙》,张震在这两部戏里呈现的状态非常相似。指的是气质。

有一个非常妙的事情是,张震作为一个口音不轻的台湾人,几乎每一个大导在用他的时候都用了他自己的原声念对白。很懊恼的是,在看这两部戏的时候,我还没有领会到这种妙处。甚至觉得有些出戏,尤其是《卧虎藏龙》。当时,看周润发的李慕白、杨紫琼的俞秀莲,操着一口浓重的港普,我都觉得毫无违和感,相反却被那种由于发音不流畅造成的舒缓语速带来的忧寂感给完全感动了。真的,不信你再去听听。同理可考《白日焰火》里同样恰到好处的冷调的桂纶镁。后来才懂得,有一种共鸣叫“语感”,它不受电影背景限制,而是为电影气氛所驱动。好的台词“语感”,超越了地域、方言和发音技巧。只需要共情。

而《春光乍泄》和《卧虎藏龙》里的张震所呈现的共同特质就是“青涩”,合适的青涩,包括台词。《春光乍泄》里的小张,一直在洗碗,一直在偷听黎耀辉打电话,心里念出自己的想象,有点吊儿郎当,终归是20岁年轻到不行的年纪,他最后站在世界尽头的灯塔那里,你会觉得就像是罗小虎站在悬崖边一样。

对旁人来说,一生中能和李安或王家卫合作一次也是大幸,而在张震这里,和大导合作,有点家常便饭的意思:王家卫、杨德昌、李安、金基德、刘镇伟、田壮壮、陈凯歌、吴宇森……大部分时候他都在拍文艺片,文艺片里寡言的人,讲话超慢的人。所有戏的台词加在一起估计还没有伍迪艾伦一场戏里说的话多。而刘镇伟竟然看出这样的他有喜剧天赋,于是我们看到了《天下无双》里一个节奏有点怪的谐星张震。2002年,那时候的张震才20出头,仍旧是在慢慢学习电影、摸索戏路、大胆尝试的阶段。

之后和巩俐的一次合作,对张震的影响非常大。“在她的带动下,你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分神和闪失,这样也十分能带动对手入戏,使整体感觉上升到一个高度。”在三段式主题电影《爱神》的《手》这一段中,张震被巩俐折服。仍旧是王家卫执导,一个深谙你个人特质的导演,一个强大的对手戏演员,再加上一个好资质的自己,所有对的元素汇在一起,你的灵气想不被带出来都难。

∷ ∷

而我一直认为,最最最懂张震,并且完全将他那股气味散发出来的,还是侯孝贤,《最好的时光》就是张震最好的时光。雨天、伞下,心心念念地偷牵女孩的手、一起去吃热气腾飞的路边摊、打撞球,这种事不让他做让谁做!然后《Rain and tears》又响起来,侯孝贤真是浪漫本尊。张震此时已发际线上移不少,但在侯孝贤这里,他就可以顶着寸得不行的寸头上,穿着白衣白裤,去看舒淇,渡船去。一身白衣坐在船头,然后,侯孝贤让老爵士乐响了起来。

侯孝贤说,张震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好的演员,他身上有种“味道”,是如今年轻演员都不具备的。

∷ ∷

张震的这股“气味”,在他14岁的时候就有。杨德昌则是第一个嗅到的人。

杨德昌和小四、小明

张震的爸爸张国柱把他带进片场,他就演他的儿子,就叫张震。

那时候,他还是个吃锉冰的少年。看到同龄女孩子会腼腆诚恳的笑。

也会“很带种的”跟同学尬架。张震的好友小猫王对滑头说,你不要看他是好学生,你要是跟他搞上的话,他跟你玩真的。`

玩真的。除了最后的那一刀,印象里最深的,是建中夜间部放学后,张震小猫王飞机三个人正要回家,小虎一群人来挑衅,张震扔下书包、单手运球、拿下巴看人的拽样子。那个时候,honey刚死。张震后来说,honey是我的朋友。

以前看时,总是觉得小猫王歌声抢人、读《战争与和平》的honey太耀眼,后来看了高清修复版,才更加看清了张震的种种好,那些微表情,稚气但不怵的、挥舞着球棒和短刀的、最后只能一起给出性命去的,是在当年那座孤岛上不得已长成的少年模样。

26年前的夏天,和现在一样的七月尾,《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正在台湾上映。

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5)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