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簿即修罗场

SuperLe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和前作一样,看完《绣春刀Ⅱ:修罗战场》,胸中实在压抑。电影开篇点题,“天龙八部中,阿修罗与帝释天激战之所是为修罗场”,此时我们会以为修罗场便是眼前这尸横遍野的萨尔浒。然纵观影片,无常簿才是最重要的意象。电影中,无常簿为锦衣卫用以记录官民言行,是当权者管理舆论的工具。可在锦衣卫的特权之下,无常簿在现实中有了“死亡笔记”的法力,无论是官是民,还是锦衣卫自己,一言不当,名入无常,即身死名灭。故事中将只想安稳度日的主角沈炼卷入大事件的冲突,源起在刺杀任务的中他对画师北斋的一个迟疑,甚至只是一个表情,被本就心怀嫌隙的同僚在无常簿中记下私通反贼的罪名。此后,他所作所为便已身不由己,只能任命运牵引。影片中萨尔浒之后,再无战场,可无常簿存在的世界,何处不是修罗场? ——“这些年我们送进诏狱的人还少吗?” 殷澄的身份转变只在一瞬,前一秒他还是把人送进去人间炼狱而不以为意的锦衣卫总旗官,和一群同侪喝酒吹牛,卖弄皇帝落水的秘闻;下一秒,名字被记在无常簿上,他面前便已注定只有死或生不如死两条路。他想逃,沈炼也有意纵之,但告密者一句“刚刚你笑了,你笑了,你也笑了……”,便让所有人都无法脱离事外。以笑获罪,绝...

显示全文

和前作一样,看完《绣春刀Ⅱ:修罗战场》,胸中实在压抑。电影开篇点题,“天龙八部中,阿修罗与帝释天激战之所是为修罗场”,此时我们会以为修罗场便是眼前这尸横遍野的萨尔浒。然纵观影片,无常簿才是最重要的意象。电影中,无常簿为锦衣卫用以记录官民言行,是当权者管理舆论的工具。可在锦衣卫的特权之下,无常簿在现实中有了“死亡笔记”的法力,无论是官是民,还是锦衣卫自己,一言不当,名入无常,即身死名灭。故事中将只想安稳度日的主角沈炼卷入大事件的冲突,源起在刺杀任务的中他对画师北斋的一个迟疑,甚至只是一个表情,被本就心怀嫌隙的同僚在无常簿中记下私通反贼的罪名。此后,他所作所为便已身不由己,只能任命运牵引。影片中萨尔浒之后,再无战场,可无常簿存在的世界,何处不是修罗场? ——“这些年我们送进诏狱的人还少吗?” 殷澄的身份转变只在一瞬,前一秒他还是把人送进去人间炼狱而不以为意的锦衣卫总旗官,和一群同侪喝酒吹牛,卖弄皇帝落水的秘闻;下一秒,名字被记在无常簿上,他面前便已注定只有死或生不如死两条路。他想逃,沈炼也有意纵之,但告密者一句“刚刚你笑了,你笑了,你也笑了……”,便让所有人都无法脱离事外。以笑获罪,绝不是一句玩笑,跑脱了殷澄,刚刚听他吹牛附笑的人便会成同谋入狱。当殷澄被沈炼拦下,再无去路,他宁自戕也绝不入诏狱。但殷澄值得同情吗?“这些年我们送进诏狱的人还少吗?”——如今畏恶者,正是为恶人,他们哪个不是杀人办事手到擒来,殷澄做不了一个好人,沈炼也是,可谓无人不冤。可叹的是,即使是身在特权阶级的锦衣卫,被毁灭也不过是无常簿中的一笔。 ——“静海和尚说:收北斋画的人都是好人” 南镇抚司裴纶来寺院追查北斋画作流向,静海和尚答“画都施给香客了……大人,来进香的香客可没有坏人啊!”裴纶与跟班对视一眼,跟班便边写边念道“静海和尚说:收北斋画的人都是好人”。在静海惊惧慌乱之际,裴纶再将这一页纸悠悠撕掉,半晌吐出一句“你这一句可就定了静海师父的生死啦!”无常簿在手,他们拿捏一个人就如同折磨一只蝼蚁,任你是再恬淡超然的大师,也敌不过我一念就可让你在死生之间走上一遭。在观众的视角中,裴纶这个角色应该非常讨喜,因为在影片后半部与主角同生死,又是笑点担当,吐得一手好嘈。但裴纶这个人物后期有多讨喜,前期就有多让人生厌。随手以下属舌头润笔,往榻上一倚抽出烟袋下属纷纷争抢送上火,因私人恩怨处处针对沈炼,更别提他审人构陷的这些看家本事,唯一可取的恐怕也只有他对殷澄的兄弟之义了。但当他把自己的无常簿扔进湖中,接受再回不到特权阶层的现实,被迫与过去的自己割裂,仅仅为了活着而去厮杀时,他人性中闪光之处也更大限度的被激发了。穿上飞鱼服,他也是魔鬼,扔掉无常簿,他才是个人。 ——“你们如此行径,与阉党又有何区别” 说出这话的是沈炼,但他只是被时势捉弄的小人物,他质问的人才是整个阴谋的始作俑者,藏身于后、冷眼观前的信王,也是不久即登基的明思宗崇祯帝。历史上的崇祯是有明以来,数一数二勤政的皇帝,剧中他尚未出场,得到红粉知己北斋的消息后,那一句“她……还好吗?”如此疲惫,可见将他的勤奋与深谋也延伸到了他登基之前。同时导演还为崇祯附加了许多史书上未见的品质,比如超乎常人的忍耐和决绝,论“忍”,他可涕泪横流拜倒在魏忠贤面前,以换取魏忠贤的信任;论“决绝”,他为了自己的安全,转眼间就可毫不犹豫地出卖红颜、心腹、干将。他身上系着自己的野心与东林党的期望,因此,沈炼才会因他要牺牲北斋而质问“你们如此行径,与阉党又有何区别?”将可除了表面上的行事手段,东林与阉党真的有区别吗?自秦以来,政令出中央,可皇权想实现对如此偌大国家的有效治理,必然依赖于官僚体制。科举既创,官僚体制为士人阶级把控,皇权可以更迭,但官僚体制却是任谁做皇帝治天下都要依赖的,百姓也只是士人阶级的盘中餐而已,正如宋时文彦博言“陛下为与士大夫共治天下,非与百姓共治天下”。明朝官僚体制运转的复杂程度、各种明潜规则更是登峰造极。登基三月,崇祯即剪除魏忠贤与阉党势力,东林党得势,废除天启朝对自己不利的工商税,连年征战转而向已备受天灾的农民加税,进一步将垂危帝国推向末路,所为者依然是阶层的私利。阉党固然张牙舞爪、乌烟瘴气,可这些士人阶层和他们控制下官僚体制却可以吃人不吐骨头。东林即是阉党,阉党亦是东林,一样的吃人,只不过是谁来吃,吃相好坏的差异罢了。十七年后,煤山一缢,崇祯也不过成了士人阶级和官僚体制的弃子,历史洪流的一枚弃子罢了。 ——“在信王看来,我们都是破绽” 师妹一句话,点醒了张译扮演的陆文昭,也点破了他生命中最后一点念想。“活到我这个岁数,情义、心气都磨的差不多了,要是没那么点念想念想,还怎么活啊?”所以这点念想破灭后,陆文昭只剩一心求死,任敌人羞辱般无视、推搡,在身上践踏而过。陆文昭是最可悲者。“要想不这么死,就得换个活法”,我们一开始看到他跪伏在魏忠贤面前时,以为他为了换个活法,也变成钻营之人,只想有朝做人上人。可我们错了,陆文昭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理想是做人上人,但他还有些情怀,他押宝的是“正义”一边信王和东林党。可惜他选对了边,却改不了自己的命。在这个过程中,他失掉了一些东西,尊严,恩人,或许还有爱情,这些是他主动放弃的,只为了实现“换个活法”的理想。说到底,陆文昭也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心有鸿鹄的小人物,小人物是可以随时被抛弃的。不知道他认清这一点后,想去抚师妹丁白缨脸颊的那一刻,可有一丝遗憾? ——“沈炼!今天我们怕是再闯不过这修罗场了!” 无常簿下的世界无处不是修罗场呢?沈炼、陆文昭能闯过萨尔浒的漫天大雾,可他们再次一头撞入的,仍是更加残酷百倍的修罗世界。和第一部一样,路阳给沈炼强加了一个“好结局“,或许是因为不像陆文昭,沈炼那颗有所求的心,早已经死了吧? 路阳的这部绣春刀,披着功夫的外衣,实际是以刀为尺,量的是统治阶层的良心和自由之尺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