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8)

飞翔是一种病
2017-07-28 17:44:02

在微信还没有普及的时候,我经常混迹一个叫做假面的QQ群。群里聚集了五湖四海八荒的各式青年男女,各类都市白骨精以及各种单身狗和其它背景阶层相似人士。这些人的身份之间并不矛盾,大家来到这个群里也并不是为了相亲,纯粹只是打发工作的间隙时光,一边在群里肆无忌惮的海阔天空,一边用偷懒的方式揩着自己老板的油水。

在群里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和大家亮相,你可以真实,也可以戴着面具,没有人在乎,大家只是一群聊友,一到下班的点就作鸟兽散。那个时候,因为这个群的存在,上班也仿佛成为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群里的热闹超乎想象,你很难想象一大群亲切友善的年轻人聚在一起神聊的话题有多么的丰富多彩惊险刺激,更何况每个人都还戴着面具。

我扮演了一个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人。在那群人里,我能言善辩,风趣幽默,博学儒雅,豪爽知心,和每一个汉子称兄道弟,对每一个姑娘拈花惹草,当仁不让地成为群里的风流人物。我确切地知道,他们都非常热烈地喜欢我,无论男女,我收到的无数秋波就荡漾在他们打给我的每一个字里行间。

不过我也知道,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他们喜欢的是那个假面的我,那个长袖善舞的网络ID。直到有一个姑娘,开始真的从群里走

...
显示全文

在微信还没有普及的时候,我经常混迹一个叫做假面的QQ群。群里聚集了五湖四海八荒的各式青年男女,各类都市白骨精以及各种单身狗和其它背景阶层相似人士。这些人的身份之间并不矛盾,大家来到这个群里也并不是为了相亲,纯粹只是打发工作的间隙时光,一边在群里肆无忌惮的海阔天空,一边用偷懒的方式揩着自己老板的油水。

在群里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和大家亮相,你可以真实,也可以戴着面具,没有人在乎,大家只是一群聊友,一到下班的点就作鸟兽散。那个时候,因为这个群的存在,上班也仿佛成为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群里的热闹超乎想象,你很难想象一大群亲切友善的年轻人聚在一起神聊的话题有多么的丰富多彩惊险刺激,更何况每个人都还戴着面具。

我扮演了一个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人。在那群人里,我能言善辩,风趣幽默,博学儒雅,豪爽知心,和每一个汉子称兄道弟,对每一个姑娘拈花惹草,当仁不让地成为群里的风流人物。我确切地知道,他们都非常热烈地喜欢我,无论男女,我收到的无数秋波就荡漾在他们打给我的每一个字里行间。

不过我也知道,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他们喜欢的是那个假面的我,那个长袖善舞的网络ID。直到有一个姑娘,开始真的从群里走入我的生活,她用她的善良和认真,执拗地敲开了我冷漠的网络之门。这个姑娘有一双忧郁的大眼睛,总是在我故作伤心地表演之后一脸心疼地来认真安慰我,单纯地让人不忍戏弄。后来慢慢接触中了解到,大学刚毕业的她来到广州这样陌生的城市,人生这张白纸才刚刚开始比划,对于我这样的老油条分分钟就沦陷到了不能自拔。而对我而言,她就像一个邻家小妹般亲切可爱,并不是那时我心仪的对象。

她用真实的面目对待群里的每一个人,南来北往的群友们路过广州都会抽空去看她。她的真实和我的虚妄构成了鲜明的对比,结局就是她真的和这些网络过客成为了朋友,而我很快就被他们遗忘地烟消云散。

我成为了那去广州看望她中的一员。其实在此之前,我曾无数次地逗过她会去看她,但是从来没有付诸实际,以至于甚至有一次终于把她惹的火冒三丈威胁要断交,但是我知道她不会舍得。于是有一天路过广州,我便去会她一会。记得当时已是深夜,我敲开她的屋门,被她凌乱的居室惊得哑口无言。她趿拉着拖鞋,穿着包租婆常见的睡衣,不修边幅地将我迎进她逼仄的阳台,我们就这样面朝黑暗的黄埔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畅聊人生。

她是脆弱而倔强的,用她自己的方式捍卫着以为我无法看穿的自卑和羞赧。因为在她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她居然最终要赶我出门让我自觅归宿,仿佛和我发生点什么便会万劫不复。而我愤然出门后始终没有找到任何可以歇脚的地方,又只能灰溜溜地回来敲门和她共宿一屋。经过这样的插曲之后,我们反而可以放下矜持抱在一起,但最终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像两具远古的木乃伊在一个床上纠缠着睡到了天亮,然后各奔人生。

后来转眼我就去了海外,我们之间愈行愈远,虽然中途也试过想要在一起,但是最终也无疾而终。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单纯而包裹严实的孩子,也许那个戴上假面的我更适合打开她的心扉,可是现实的我和她本是一类人,根本无法融合。

青春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有无限的可能,可是最危险的地方在于,一旦走错了可能便再也无法回头。我们曾经无限接近,但最终却一去不返。

个性使然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