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交的笔友,如今还记得我吗?

信宿

好像几年前有人跟我推荐过这部动画片,具体是谁,不记得了。这部在国际上获奖无数的粘土动画片,果然有其让人思考的价值。它讲述了一对相差30岁左右的笔友20多年间互通信件和小物品的真挚友情,据说这也是导演的半自传。

粘土动画在视觉上总是优先有一种趣味性,这估计是每个人心中关于童年的印记。片中每个角色都很丑,但这就是它的特色。玛丽是一个居住在墨尔本市区的胖乎乎的有些抑郁和孤独的小姑娘,马克思是一个居住在乱糟糟的纽约的肥胖的患有亚斯伯格症(自闭症的一种)的44岁犹太人,由小女孩随机挑选了一个地址而发起的通信,跨越了两个大洲,持续了20年。通过写给对方的信,一步步深入地敞开心扉,告诉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关于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语言。他们确实是两个怪物一样的人,但很多人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突然我又很想念关于笔友这个交友方式,如果我现在随机给一个住址的人寄一封信,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记得自己唯一交过的不算笔友的笔友,是在小学五六年纪的时候吧,取信的场景我还印象深刻。在教师办公楼门口的绿色信箱前,同学居然说有我的一封信,大概是写“收信人xx年级xx班xx课代表”,我记得那时候班里有两...

显示全文

好像几年前有人跟我推荐过这部动画片,具体是谁,不记得了。这部在国际上获奖无数的粘土动画片,果然有其让人思考的价值。它讲述了一对相差30岁左右的笔友20多年间互通信件和小物品的真挚友情,据说这也是导演的半自传。

粘土动画在视觉上总是优先有一种趣味性,这估计是每个人心中关于童年的印记。片中每个角色都很丑,但这就是它的特色。玛丽是一个居住在墨尔本市区的胖乎乎的有些抑郁和孤独的小姑娘,马克思是一个居住在乱糟糟的纽约的肥胖的患有亚斯伯格症(自闭症的一种)的44岁犹太人,由小女孩随机挑选了一个地址而发起的通信,跨越了两个大洲,持续了20年。通过写给对方的信,一步步深入地敞开心扉,告诉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关于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语言。他们确实是两个怪物一样的人,但很多人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突然我又很想念关于笔友这个交友方式,如果我现在随机给一个住址的人寄一封信,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记得自己唯一交过的不算笔友的笔友,是在小学五六年纪的时候吧,取信的场景我还印象深刻。在教师办公楼门口的绿色信箱前,同学居然说有我的一封信,大概是写“收信人xx年级xx班xx课代表”,我记得那时候班里有两个课代表,于是我理所当然认为是写给我的了,我回了一次,对方又给我写了一封,但第二封提到了寄照片,我就害怕了,于是就这么中断了,貌似信还在?下次回去找找,蛮有意思。关于交笔友,我就只有这么一丁点故事了,二来一往,甚至根本谈不上笔友关系。

但影片中的玛丽和马克思却是真正的笔友。一个从壮年到老年,一个从小女孩到妇女,或许他们可怜到人生只能通过纸笔和一个远方的人交流,但他们这样的幸运,又有几个人能在拥有身边一群牛鬼蛇神之余找到真正的心灵之友。无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有多大,每个人都是渴望被理解和被爱。

结局出乎意料,颇为感人,不剧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玛丽和马克思的更多影评

推荐玛丽和马克思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