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恋十年,贺涵为什么迟迟没有跟唐晶结婚?

欣波儿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贺涵跟唐晶,两个职场精英,又是帅男美女,最重要的是,他们沟通起来毫不费力,了解对方就像了解自己一样容易。这么登对的两个人,为什么相恋十年都没有结婚,到最后,还要出现一波三折呢?

刚开始,观众以为是:不够爱。贺涵离职,为了在新东家立足,跟唐晶所在的咨询公司比安提抢客户,而这个客户,原本是唐晶手上的。为了弥补对唐晶工作造成的损失,贺涵说服其他十几个不那么重要的客户跟比安提合作。贺涵还抛出金句:工作归工作,感情归感情。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冷血。此外,他还跟一直对自己有意思的职场小碧池薇薇安在香港见面,让唐晶心里有芥蒂。

然而在一场贺涵当面谴责薇薇安的戏中,观众明白贺涵这十年,还是为唐晶洁身自好的;而且在贺涵跟朋友的谈话中,他坦言不喜欢那种略有姿色,特别在意自己漂亮,并且总想拿自己的漂亮企图干点儿什么的女人。所以,从身体和心灵,贺涵都是在唐晶这边的。

在另一段和陈俊生的酒后吐真言中,贺涵直白地阐明了他们没有结婚的原因:唐晶初入职场,贺涵是她的老师和师傅。他对唐晶是一见钟情。他带着她,一点一点教她,从一个职场小白蜕变到职场白骨精。并且惊叹自己怎么有那么好的耐心...

显示全文

贺涵跟唐晶,两个职场精英,又是帅男美女,最重要的是,他们沟通起来毫不费力,了解对方就像了解自己一样容易。这么登对的两个人,为什么相恋十年都没有结婚,到最后,还要出现一波三折呢?

刚开始,观众以为是:不够爱。贺涵离职,为了在新东家立足,跟唐晶所在的咨询公司比安提抢客户,而这个客户,原本是唐晶手上的。为了弥补对唐晶工作造成的损失,贺涵说服其他十几个不那么重要的客户跟比安提合作。贺涵还抛出金句:工作归工作,感情归感情。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冷血。此外,他还跟一直对自己有意思的职场小碧池薇薇安在香港见面,让唐晶心里有芥蒂。

然而在一场贺涵当面谴责薇薇安的戏中,观众明白贺涵这十年,还是为唐晶洁身自好的;而且在贺涵跟朋友的谈话中,他坦言不喜欢那种略有姿色,特别在意自己漂亮,并且总想拿自己的漂亮企图干点儿什么的女人。所以,从身体和心灵,贺涵都是在唐晶这边的。

在另一段和陈俊生的酒后吐真言中,贺涵直白地阐明了他们没有结婚的原因:唐晶初入职场,贺涵是她的老师和师傅。他对唐晶是一见钟情。他带着她,一点一点教她,从一个职场小白蜕变到职场白骨精。并且惊叹自己怎么有那么好的耐心。“唐晶是我的一个作品,我最得意的作品。”贺涵这么说。所以他可以说是倾其所有,从业务知识到职场文化,从如何做人到如何社交,从时间管理到精力管理,甚至如何淬炼强大的内心(我觉得唐晶的内心就是王朔《致女儿书》里,内心强大到混蛋 的典范),把自己的人生经验倾囊相赠。所以,贺涵其实知道结婚,对一个女人,尤其是唐晶这样的女人,意味着什么。结婚生子,必然会制约唐晶在职场过关斩将,迅速崛起的步伐,因为“唐晶这一路走来,付出很多,很不容易。”他渴望唐晶在职场充分绽放,直到得到自己想要的。

有人说贺涵的这段话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言论,也有人说他虚伪,给自己找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我觉得贺涵是酒后吐真言。他说的有一部分是对的,至于更深层的原因,下文还会深入分析。这里我先要驳斥这样随意吐槽贺涵的观点。

贺涵是一个情商奇高,考虑问题很完善,而且非常自律的人。他还是一个成功导向非常强悍的人。一般这样的成功人士,他们做事情不管多难绝对不会半途而废,他们的字典里,只有all or nothing(全或者无)。他喜欢通过努力不断晋升,得到更多财富和地位,当到达一定高度,他需要有更强悍的刺激,这个刺激就是唐晶:除了聪慧和勇气一无所有的姑娘,在他的栽培下不断收获着地位和财富,内心越来越强大:可以不动声色地挖苦觊觎自己男朋友的骚浪贱,又能摆平处心积虑想要挤走自己的职场小人。如果不是贺涵,也许她仍然能面对这些问题,但是却无法那样游刃有余。

所以,贺涵是真心想看到唐晶的进步的。在这方面,他没有那种大男子主义、直男癌。相反,他喜欢有所追求,不断进取的女性。他充分地尊重女性,鼓励自己的女朋友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样的男人,难道不是很高级吗?

贺涵到底爱不爱唐晶呢?或者说,够不够爱呢?王菲唱“爱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三毛说“爱情不可说,一说就是错。”那么我想换个词:在乎。我觉得对于男人来说,够不够爱一个女人,表现在他有多在乎这个人。他够不够在乎唐晶呢?他身体力行为她的职场生涯出谋划策;他尽心尽力帮助她的闺蜜摆脱困境(当然后来的发展出人意料,但是开始他肯定是因为在乎自己的女朋友才拿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这么做的);关键时刻,他置自己的职场地位与不顾,为了成全唐晶的事业心,放弃了大客户且说服对方跟唐晶所在的公司签约;像他这样有颜值、财富和地位的未婚男人,有多少女人去招惹,但他的身心只对唐晶忠诚。他用他的方式取悦她,比如从日本空运一条贵的离谱的鱼过来跟女朋友共度晚餐,虽然被唐晶当做笑话谈起。

唐晶跟他自不自在呢?她可以随意为闺蜜取消跟贺涵的约会,会临时决定带着闺蜜家的老小去贺涵的房子商谈闺蜜的离婚事宜,都不用跟贺涵商量。她跟他说话可以口无遮拦,她跟他抢客户可以明明白白。唐晶跟贺涵在一起,没有刻意取悦,不用看脸色,不用揣测对方会不会不高兴,会不会生气,哪句话说错了,哪里做的不够好,没有。所以唐晶跟贺涵是很自在的。为什么?因为贺涵给了她足够的关心和包容;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内心宽厚,给了他充分的爱与自由。

贺涵有两次非常冲动地想要跟唐晶结婚:一次是让唐晶心存芥蒂但其实什么也没有的所谓“情敌”薇薇安从香港回到上海唐晶所在的公司时,一次是当他发觉自己喜欢上了子君,便马上飞到香港找唐晶时。第一次是外在的威胁,第一次是内在的恐惧。所有心里的不安,都让他非常害怕失去唐晶:害怕唐晶介意,害怕自己做错。这说明他非常在乎这个女人,害怕失去她。

在第二十八集,贺涵在香港找到唐晶,两个人一边品着红酒,一边俯瞰维港夜景的时候,唐晶说:“这么多年,阻碍我们的并不是什么薇薇安,或者其他人,而是,你不够爱我。”

的确,两个人的问题,说到底是两个人的问题。但是够不够爱,贺涵回了一句:“你不也是一样吗?所有的一切,都由你当仁不让地宣布开始,宣布结束。我说过,不管以后怎样,只要你要见我,我就会马上出现,这难道不是最长情的告白吗?” 唐晶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们两个,有一个人,不那么骄傲和矜持,也许事情不至于此。”

那么,为什么相爱十年,贺涵却一直未和唐晶结婚呢?

首先,不可免俗地要扯到原生家庭。剧中并未出现过贺涵的家人。但是在子君吞食安眠药洗胃后,他跟子君说过,他就是在子君孩子那么大,也就是六七岁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去世的。那个对他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在另外一集中,他又讲起,自己十四岁就一个人去美国留学,那么小的年纪,便一切靠自己。所以他总是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感情包裹的非常严实,根本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而且他对于家庭的感觉可能也因为这个原因并不是特别地强烈,所以他对于婚姻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地向往。在受到薇薇安的威胁,他跑去跟唐晶求婚时,说了一句话:婚姻除了对于彼此的忠诚有约束外,对我们不会有什么特别地改变。他甚至还提出,两个人可以各自住在各自的居所,如果不想搬在一起住的话。这句话说明贺涵其实一直都没有做好进入家庭的准备。很显然,婚姻除了约束忠诚,对人的生活和心境是有很大的改变的,贺涵这么说,只是想自我安慰一下自己那颗行将步入婚姻时不安的心罢了。

其次,他那样洒脱的外表下,有一颗敏锐和多虑的心。他爱唐晶,但他不确定,如果进入婚姻,他们之间既有的相处模式会不会改变?现在的他们,一起健身,一起吃饭喝酒,一起度假,聊聊工作,谈谈人生。他们除了彼此,仍然拥有自己的空间:距离上的,心理上的。可是结婚以后呢?会不会那些婚姻里的琐碎,淹没了现在这样自在的美好?他不是不爱唐晶,而是怕爱被时间淹没;他不是不愿意跟唐晶永远在一起,而是没有准备好换一种方式在一起。他其实是一个需要自我空间特别多的人。这样的人,正因为自己的感情很细腻,为了害怕受伤害,故意和哪怕亲密的人隔出一点距离,好给自己的进退一点余地。

最后,他的性格特征里,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对自己要求苛刻,对别人也很挑剔。对于同事,朋友,甚至是恋人,他所表现出的,是无微不至甚至无所不能。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有脆弱的时刻,也有无助的时候。他和唐晶一开始,是上下级关系,是师生关系。曾经的唐晶,对他是仰慕,是崇拜,这从唐晶的工作笔记里就可以看出来:她把贺涵关于职场,社交,以及人生的话通通记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反复琢磨。对于那样一个从小缺爱的男人来说,他真的太需要许多许多的肯定,来自上司的,来自下属的,来自朋友的,来自恋人的。在亲密关系里,他渴望着伴侣的仰慕和崇拜,曾经的唐晶,也确实是这样的。可是,唐晶越来越往工作狂的模式发展,甚至为了自己公司的声誉和自己的职场地位,跟贺涵抢客户的时候,贺涵的内心,其实是不舒服的。唐晶对他没有了崇拜和仰慕,当唐晶已经不假思索地把事业摆在了感情之上,当唐晶自以为是地认为他对她的好都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他在亲密关系里曾经美好的感觉其实是在一点点褪去的。

最后的最后,他怎么可能,怎么可以爱上罗子君?说实在的,看到雨夜那场戏,我的内心是一边感动一边奔溃。两个人心中压抑着的感情,在雨夜的奔跑里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但是,罗子君是他怎经嗤之以鼻的人,罗子君是唐晶的闺蜜啊!他为什么会爱上罗子君呢?

因为罗子君,已经慢慢地成为了曾经的唐晶:因为婚姻的变故,阔太太罗子君不得不自食其力去努力工作,赚钱养家。他帮她介绍工作,指点她在职场的表现,甚至告诉她如何不卑不亢,情绪稳定地去面对前夫的父母和夺走她前夫的女人。他的几句话,一个小忙,就可以让罗子君内心笃定地一往直前。因为他,一个中年版的傻白甜变得勇敢努力了;因为他,饱受痛苦的罗子君像吃了定海神针一样大踏步地不畏艰难地迎向新生活。他不止一次地说过:罗子君仿佛又让他看到了曾经的唐晶。但是曾经的唐晶,再也回不来了。他在罗子君那里,收获着仰慕和崇拜,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重要性,刷出了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他跟不跟唐晶结婚,或者他又喜欢上什么人,说到底,是他的过去、性情和价值观使然。

在唐晶生了个小病后,一冲动想明白了,放下自己的所谓矜持骄傲跟贺涵求婚了。可是这个冲动来了晚了那么一点点。在过去的十年里,也许两人就差了那么一点一拍桌子跑去民政局的冲动?

一个朋友说,两个人有没有在一起,时机很重要。

我觉得是对的。

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