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 战狼2 7.4分

小鲜肉有很多,吴京只有一个

电影大爆炸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movie-bigbang,文末有二维码噢~
文/秦婉



       一个著名的故事,吴京参加《开讲啦》,当被问到受了多少伤时,主持人撒贝宁给了他一支马克笔,吴京在自己的身体模型上画出了耳朵、脸颊等几个地方,因为只有这些地方是没有受过伤的。他的人生一直在冲破束缚和藩篱,一身是伤,却仍然拍戏不用替身,不断挑战极限。
       当年,吴京一张讨喜的娃娃脸,加上专业的武术功底,一下子令所有观众记住了他。他是《太极宗师》里一身浩然正气的杨昱乾,是《小李飞刀》中活泼灵动的阿飞,也是《策马啸西风》中情深几许的孟星魂。他总是笑眯眯地出现,于是也总舍不得,去看他角色里那些悲壮的戏份。
       为了转型,也为了拓宽视野,吴京只身去香港发展,历经了一段并不顺利的孤独时光。他说他喜欢狼,因为狼会把一切写在脸上,亦会袒露...
显示全文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movie-bigbang,文末有二维码噢~
文/秦婉



       一个著名的故事,吴京参加《开讲啦》,当被问到受了多少伤时,主持人撒贝宁给了他一支马克笔,吴京在自己的身体模型上画出了耳朵、脸颊等几个地方,因为只有这些地方是没有受过伤的。他的人生一直在冲破束缚和藩篱,一身是伤,却仍然拍戏不用替身,不断挑战极限。
       当年,吴京一张讨喜的娃娃脸,加上专业的武术功底,一下子令所有观众记住了他。他是《太极宗师》里一身浩然正气的杨昱乾,是《小李飞刀》中活泼灵动的阿飞,也是《策马啸西风》中情深几许的孟星魂。他总是笑眯眯地出现,于是也总舍不得,去看他角色里那些悲壮的戏份。
       为了转型,也为了拓宽视野,吴京只身去香港发展,历经了一段并不顺利的孤独时光。他说他喜欢狼,因为狼会把一切写在脸上,亦会袒露给世界它们的悲怆与愤怒、高傲与温柔。最终他突破过去,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动作片品牌,正是源于他身上的一股狼性和火气。
       《战狼2》的开场,就是一个从水上到水下的六分钟长镜头,吴京整整拍了半个月,26次跃入水中,将一群海盗捆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期间,洋流、大雾、体能、配合种种困难不说,他还差点被一群不期而至的大水母夺去生命。而这番搏命,仅仅是为了影片的开头而已。



       出于对《速度与激情》的不服气,吴京还在《战狼2》中大玩坦克漂移,甚至让坦克砸坦克,大动作大场面不断,只为展现中国武器的非凡实力。期待之外是思考,他究竟还会带来多少惊喜,而这些惊喜背后,又有他付出的多少努力。
       很多人都遗忘了,当年曾经伴随吴京许久的称号,是“功夫小子”。当今演艺圈,却再也没有一个年轻人,能当得起这四个字。
更令人惊心的是,行业内外并没有多少人因此忧虑,纯粹的功夫题材影视剧仍靠几个巨星在撑,留下明显的断层。市场更热爱类型趋同的流量小生,哄抬的物价、空间的挤压不仅令实力演员难出头,也让人气演员陷入恶性循环之中。而当“鲜肉”“小花”需要几十个替身共同完成角色,当男女主角谈恋爱都可以用抠像达成同框目的时,是否有武术功底早就不再重要。
       有人说环境变好了,钱多了,技术提升了,演员压根不必搏命,风险大大减少,是件好事。也有人认为环境变坏了,表演行当正在被毁,基本价值观都不再,又何谈搏一命求得艺术光华呈现的瞬间?



【凤凰网娱乐非常道采访实录】

       非常道:拍第一部《战狼》的时候,您当时说最难的一件事应该是在钱的方面,到第二部是不是压力和困难又变了?

       吴京:也是钱的压力,超支超得太狠了。对于这样的军事类型电影,咱们国内拍得太少了,这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工作人员非常少,所以要重新培养,就不停的超支超支,也是有压力。另外《战狼1》缺的是伙伴,缺少的是精神支持,因为没人支持,没人看好你,《战狼2》是在大家都看好你的时候,你忽然间觉得压力更大了。而且台前幕后的,真的是经历非常非常多东西,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当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好像全世界都会跟你作对。

       非常道:这次其实还有一些憋屈的部分。

       吴京:很多。

       非常道:上次发布会你提到一点,但没有细讲。

       吴京:因为现在说这些东西就矫情了,毕竟《战狼2》现在拍完了。

       非常道:你看到成片之后,你会觉得之前这种憋屈是值得的吗?

       吴京:还有待观众去评价。

       非常道:这会影响到你拍下一部吗?

       吴京:会的。

       非常道:《战狼2》有哪些改变?

       吴京:这部戏我想把它的情怀概念化或者说格局化做得更大一些,讲一个中国人在海外的经历,而不只是单纯一个职业,单纯一项技能,在国内遇到的一些艰难和困难。这次还是讲一个中国人在海外,他能够如何展现,通过这么一个人向全世界展现一种中国力量。



       非常道:为什么会去掉主角军人的身份?

       吴京:因为你在海外,中国人是禁止持枪的。尤其是现在国际的形势,总是有人对中国看不惯,所以为了避免一些国际上的影响,我把冷锋的身份调整了一下。

       非常道:明白。

       吴京:这也是因为经过一些政治考量,我们深入研究之后,在整个全世界的大背景之下,还是做一点点调整比较好。

       非常道:为什么开头会用那样一个强拆的事件,让冷锋去掉他军人的身份?

       吴京:其实被剪了一点,我原来拍得更狠,更彻底,挫骨扬灰,但是可能考虑到咱们中国观众的精神洁癖问题,还是做了一些删减。

       整个故事我想都是为了一份情。虽然我拍的是一个军事动作电影,但其实无论任何一个电影,无论是古装片、未来片、科幻片、军事片、动作片、言情片,都是在讲一个情,爱情、亲情、友情,就是在讲一个情感,我只是用军事动作做一个嫁接而已。

       开始这场戏讲的是一种真正军队的友情,那种军人之间为了曾经自己上铺的兄弟,为了他的家人,为了曾经为国家付出贡献而牺牲的战友,可以让自己承担更大的责备或者说有一个更大的担当,宁愿让自己受更多的委屈,也要保护战友的家人。这份兄弟情要有的,可能你对军队里了解比较少,这真是军人之间一种特别的情怀。

       非常道:为什么选择到海外一个动荡的国家表现中国人的状态?

       吴京:中国现在越来越强大了,中国崛起了,每一个中国人都非常希望在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够听到中国人的声音。所以我就在想,去哪?正好习主席说的“一带一路”,中非友好,亚非拉,以前这些大家都知道,而且大家一想到非洲,就是黄金、钻石、石油,景色好,但是相应的也有疾病、贫穷、战争。所以在这么一个大的环境背景下,可能会有很多的事情发生,我们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粟。但这个沧海一粟里面,又能够展现我们中国这种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和中国人存活的这种生命哲学吧,通过这样一部电影去嫁接,去表现出来。



       非常道:这里面的角色设置也很有意思。吴刚老师他是一个老兵,是之前军人精神的一种延续,张翰又是一个完全特别出乎意料的角色,是一个富二代,一开始出于自己的好奇心留在这个地方,是怎么想到的?

       吴京:老兵这个环节,真的是我们内心的写照。军人之所以被人尊重,不是因为“军人”两个字,也不是因为这身军装,而是因为军人担负的责任。即使脱了军装,职责还在,一定也要被人尊重。很多的老兵,你觉得他们不是军人了,但是当他们重新拿起枪,去守护自己同胞的时候,那种职责是油然而生的,不用去动员,他们会自然而然,由内心而发地产生这种举动,这是非常可贵的,只有中国军人才会有的一种东西。所以一定要去做,而且也是向老兵致敬。
       同时在生活当中,我们遇到了很多的军迷,都像我给张翰设定的角色一样,平时身上的各种装备,全是非常的贵,这种装备多少钱,那个装备多少钱,这种射击方法是什么美国的Mike Pannone,这是什么东西,那是什么东西,条条是道,但是真拉出去干的时候,什么都不行。有人跟我说这是什么刀,这是什么枪,我说你在你们的战队里什么位置,狙击手?我说来来来,我就带他到部队打了一回枪,十发子弹,一发没上靶。

       非常道:之前碰到过这样的?

       吴京:只能说吹牛行。可能我们提供的条件,不够他们去展示自己的才华,只能去模仿一些东西。但是我也想通过这个角色告诉我们的军迷,你们不要觉得穿了一身的军装,带了一身装备,就能够扛起军人这份旗,不行的,差远了。所以也是说想通过这样的角色,张翰的这个角色,告诉现在的年轻人,这些年轻的富二代们,你们要经历的还有很多,你们总是说自己想去承担什么责任,当你们经历了之后,你们才会知道,你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真正的挫折,真正的压力,你们是不会成长的,你们不知道原来成长是要付出的,你才能成功,由男孩成为一个男人,才会把这份责任担当起来。



       非常道:这个角色之前想要找王思聪来演是吗?

       吴京:对。

       非常道:当时怎么想的,他还答应了?

       吴京:他没时间。

       非常道:但是如果真要拍,他也没有扛过枪。

       吴京:练。

       非常道:准备让他练。
 
       吴京:练!我相信思聪,他会接受这种东西的。

       非常道:所以选择张翰,也是觉得他比较符合那个形象一些。

       吴京:角色,这个角色他会驾驭得比较好。

       非常道:电影还有一个很精彩的开场六分钟长镜头。

       吴京:对,你看了。

       非常道:除了您上次说过想玩点不一样的之外,长镜头这个事情本身,你是受到其他电影的影响吗?

        吴京:对于导演来讲,我不喜欢长镜头,因为长镜头会丧失很多的细节,比如说冷锋在船上,他是什么状态,他在干嘛,他在哪里,会丧失很多的细节,因为镜头长,不能通过特写,车轨的运用,把它更细致表现出来。摄影师最喜欢长镜头,玩炫酷嘛,但是我一想,我们是动作片,就应该玩炫酷,玩这种技术,玩一个全世界没人干过的东西,也算一个挑战,玩不成再说。还好,我们真的是通过艰辛地付出,生生死死几回,终于把它拍完了。

       非常道:这个长镜头是您自己设计的吗?水上水下这个概念怎么想到的?

       吴京:陆地上谁都能拍了,像《007》那种长镜头,但是一爆炸的时候还得分,我觉得我就不想分,我就玩一玩看看我能不能玩成。



       非常道:这个拍摄过程怎么样,拍了多少条才过?

       吴京:应该说拍了多少天,拍了十几天,光跳水就跳了26次。

       非常道:等于前面那么多天都在排练,最后拍摄,实拍了几条?

       吴京:不知道,忘了。

       非常道:又导又演的这么一个体验,以后还想做吗?

       吴京:精神分裂,你想想我在这,这是监视器,来,预备,开始,回放,来,再来开始,这是做导演,这是做演员,这还是我们对手,开始,就是两头。

       非常道:我记得你上次说,好像是这个镜头,人往下跳的时候,看到一个大水母。

       吴京:对,这么大。

       非常道:差一点。

       吴京:还有更玄的时候,因为洋流有两个小时的平静期,想趁这个洋流没有那么急的时候。不行,洋流刚一调转头,洋流又来了,从远处漂来一片几公里那么大的水母,一片几公里,碰你一下你就完蛋了。

       非常道:记得上次《战狼1》的时候,你受伤住院了,当时你还说为了家人以后不会再做那么危险的动作了。

        吴京:这个不危险。我上次说的是那种危险,不包括这种危险。

       非常道:这怎么控制得了呢?

       吴京:那你只能控制,因为你想玩别人没有拍过的东西,比如坦克,有危险吗?坦克撞坦克,你觉得危不危险?我觉得不危险,所以这就是对比。我不知道你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如果你说坦克漂移是危险,那就是危险的,你觉得爆炸在我屁股后面炸了,那也是危险。这是拍动作片避免不了的一些东西,我想我们还可以吧,我的反应还够快,我能够处理这种东西,在我来讲我觉得不是危险。

       非常道:相比您这么多次受伤,这么搏命拍戏,但是现在环境不一样了,很多年轻人在演戏的时候,擦破了皮,他也会发一个照片让粉丝心疼。

       吴京:证明自己没用替身。



       非常道:对,粉丝也很心疼,环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吴京:说明我是幸运的,那种行为你看得惯吗?你看不惯吧。我觉得我不用自己调整,我本身就这样,我觉得这是我的幸运。因为我的老师好,他一开始就教会我,即使是男主演,你也要去帮助你剧组的人员,体量他们,有的时候帮他们放放烟,装装死尸,把脸蒙上去打个替身,收了工之后还要帮人拿个三脚架。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如果你觉得这是一种美德的话,那我觉得我太幸运了。我幸运我受到这样的教育,我受到这样的引导。
       那我觉得是他们的不幸,其实不要老抨击他们,他们有时候挺可怜的,他们不知道他们这样是错的,他们不知道他们这样有些人是看不惯的,但是他们没人教他们,他们只会被身边的经纪人给包围起来,九个、十个人围着,弄三辆车,“哇你太棒了”,全是被哄着的,他们不知道哪个是对与错,没人去教他们,所以错有的时候不在他们,是在我们的社会。
       我们的经纪人这个圈有时候像以前台湾、香港的一些习惯。以前都是台湾、香港做经纪包装,可能模仿得太厉害了,就是宠着、惯着,得高高在上,“你演的太好了”。其实我们应该有自己的风格。
       不过还好,你看以前我《战狼1》没上的时候,大家还是吹捧什么呢?《战狼1》之后,在这种大的气候里面我撕开了一个口子,算是我撕开的,我最近看那些头条都是,开始往硬汉上靠了,那我觉得我起码引导了正确的舆论导向,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导向,起码现在大家都往硬汉去靠拢了,我觉得我是做了贡献的。

       非常道:有的人会觉得现在的环境好了,或者说不一样了,他们被宠着也好,或者是被保护着也好,危险性本来就是减少了,可能从这方面来说是一件好事,这种说法您认同吗?

       吴京: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有的人就愿意这么活着,有人愿意像我这么活着,不一样的,大家各自活法不同,但是你有你的活法,你不能不允许我这种活法的存在,我有我的活法,但是我不会贬低你活法的存在。因为林子大了什么鸟还都有,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年代,各种各样的气质演员都应该有,但是不要相互排挤。



       非常道:其实像您现在开创自己动作片的品牌了。

       吴京:哪有,别这么说,差远了。

       非常道:但是从现在年轻演员的角度,找不出一个像您当年这样武术出身,后来又做动作片演员的人,二十多岁的其实找不出来了,甚至我觉得最让人担心的是,大家都没有发现这件事情,或者也不担心这件事,您有发现这个问题吗?

       吴京: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承担,成龙大哥也培养了很多新人,但是为什么现在好多人都成不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机会也没有吧,也可能大家没有方向。中国观众看动作片,是“得道莫还乡,还乡道不香”,大家都觉得中国人会功夫是应该的,外国人忽然间来一套功夫,大家都觉得太棒了,中国人来一套功夫ok。
       比如你让基努·里维斯翻一360,“哇太棒了”,你让吴京翻一720,ok,就是这样。一样的,所以这个东西可能是一个大的气候,也是需要我们动作电影人去好好思考一下。

       非常道:现在的年轻演员类型太趋同了,同一个角色找他演也可以,找他演也可以,但是没有一个特质出来。我想找一个二十多岁的吴京那样气质的演员就没有。

       吴京:这得慢慢来,而且现在还是偶像剧比较时兴,你让动作演员都去演偶像剧,偶像剧也不需要打,所以可能他们的空间就比较少。

       非常道:我记得在您当年拍电视剧的时候……

       吴京:我也小鲜肉一枚。

       非常道:对,也没有什么替身,但是现在连文替都有,演员只需要拍一个特写,拍一个近景就可以,其他甚至都不用拍。在您看来是不是这个环境其实是变差了。

       吴京:只能说明我们退步了。你像以前咱们老一辈艺术家们都会上山下乡,都会体验生活,下部队体验生活,去农村体验生活,去建筑工地体验生活,现在还有人干这事吗?只能说明我们退步了,还好我坚持,别人管不了只能自己先坚持这就对了。
       现在你看我们《战狼2》有人坚持着,就比如说咱们的老网红吴刚老师,他看到这个剧本之后,说弟我来了,但是就一个条件,我得练枪,40度穿着全身的装备拿着真枪在太阳地底下,挂着水壶练端枪抖着。



       非常道:他是从零练起吗?

      吴京:对,他根本不会打枪,他根本就不会,到现在非常熟练地单手换弹夹。

      非常道:他练了多久?

      吴京:练了一个月。

      非常道:就是开拍之前。

      吴京:对。

      非常道:他中间还受伤了是吗?

      吴京:对。

      非常道:这个后来怎么解决,就是带着伤继续拍?

      吴京:对。人家也没说什么,但是第二天说兄弟真的你得让我缓一下,在坦克里我真的动不了,钻不进去,得缓两天,我说行,缓两天,你千万不要再受伤。缓了两天之后,第二天说兄弟我今儿能钻进坦克去了,我说你再休几天,他说不用不用来吧,就是这样。这种人才让人尊敬,这种人不红才没有天理呢。

       非常道:前段时间因为电视剧他红了,这件事情对你会有影响,会有刺激吗?

       吴京:说明我可以做经纪人,说明我有挖掘人的潜力,对不对?你看没红之前到我这儿来,红了还把我这戏给带动一下,多好。

       非常道:老戏骨的走红,是不是从另一个角度说明环境又变好了呢?

       吴京:我觉得大的市场下,大家在回归一个初心,演员在回归一个初心,我觉得挺好的,不然的话还是以一种快餐文化进行我们影视制作的话,那死得会很快。还有人愿意这么坚持,你不觉得是好事吗?
       希望这种风气能够越来越回归,但别过分。你知道咱们有时候影视圈做事就是,喜欢吃一个菜非得吃吐了才行。忽然一段时间流行小鲜肉就全是小鲜肉,忽然流行喜剧就全是喜剧,我这个《战狼》一出,军事电影现在都来了,真的是得小心点这个东西。



        非常道:从您自己的角度,除了继续《战狼》这个系列之外,自己还会有别的一些计划吗?

        吴京:有的,当然有的,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开创不同类型风格的动作电影。毕竟史泰龙还有几个不同的风格。

        非常道:大概会是什么样的风格?能透露一下吗?

        吴京:看吧,在没有完全定好方向标之前,还是三缄其口。

        非常道:那《战狼3》的计划会在什么时候呢?

        吴京:这个要看观众认可了,观众如果认可的话我再拍,观众不认可那就不拍了。



       非常道:怎么会不认可呢?

       吴京:不知道,有时候舆论导向我会摸不透。比如说有人看了这个片子之后,就说火箭弹打人,你怎么能那样呢?你记得那个镜头吧?我挺无奈的!吴京你怎么老打不死?我就觉得很奇怪,人家美国人一个人打一个师,那子弹都打不到身上,我没看你去吐槽说什么打不死,怎么中国人打十几个雇佣兵就得死?然后中一枪,像这种在战场上中一枪早应该流血失血而死了,你还能再打吗?
        不知道美国人为什么可以中国人就不行,你是哪儿人?有的时候一些观影的导向有问题,包括RPG,你看在《黑鹰坠落》里面,RPG满天飞,有的是穿透车门打到人肉体里也没有爆炸,我说这个为什么你们不吐槽呢?问我这个人我特想跟他说,不行是吧,那你去试试吧!我能做得来,你找个火箭弹打你一发怎么样?
       有的人很不健康,好像看不得中国人好似的,我也不知道这种网民是哪来的,也许是国外的,总有一些这样的人,是受雇于其他人还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但你何必要这样呢?中国人不行?我现在告诉你中国人就是行,不服你就过来跟我干,我很讨厌这种东西。



        非常道:这次《战狼2》是和《建军大业》同档期,担心竞争吗?

        吴京:没有啊,一个是革命先烈创造了我们的伟大军队,一个是现代军人弘扬军队精神再创辉煌,一点都不抵触。这个市场容量够大,不用怕相互打什么,这个市场够大,中国人情怀也够大,这个我从来不担心。

截图扫码,欢迎关注:电影大爆炸(movie-bigbang)
截图扫码,欢迎关注:电影大爆炸(movie-bigbang)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狼2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狼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