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瘦如柴 骨瘦如柴 6.6分

通过催吐达到高潮,通过减肥完成认同,我们从来都是为他人而瘦

这胖子爱看电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胖了?

你该减肥!

身材已经成为衡量现代人身份的一个认同体系,体重是最简单粗暴的评价的标准。

体重计是不会说谎的,数字永远是最精确的。

一句他者口中无意间蹦出的有关你体重和外形的词语,将让你内心翻腾良久,细细品味其中含义,迷惑你的理性,让你调入欲望旋涡中的纯粹感性、理想之中。

最近,由莉莉柯林斯和基努里维斯主演的新片《骨瘦如柴》就讨论了一个有关体重的故事。


该片难得的关注了“厌食症”群体。几位主要演员,包括莉莉柯林斯本人,还有导演马蒂·诺克森都曾经换过厌食症。影片关照现实的力量和自我剖析的诚意,让影片受到不少影迷的好评。


原来你常常挂在口中的“减肥”二字竟是如此可怕,带着“吃人”般的诅咒意味。

影片围绕莉莉柯林斯饰演的厌食症患者艾伦。

她对卡里路有强迫焦虑症,对每一样食物的热量如数家珍。


她逃避治疗,被医院赶出,急速下降的体重已经威胁到她的生命。

她被带到了由基努里维斯主演的医生贝克那里,贝克利用较为激进的办法为厌食症和暴食症患者提供治疗,他一次只为6到7名患者提供群体性治疗,让他们住在一起,相互监督鼓励...
显示全文
你胖了?

你该减肥!

身材已经成为衡量现代人身份的一个认同体系,体重是最简单粗暴的评价的标准。

体重计是不会说谎的,数字永远是最精确的。

一句他者口中无意间蹦出的有关你体重和外形的词语,将让你内心翻腾良久,细细品味其中含义,迷惑你的理性,让你调入欲望旋涡中的纯粹感性、理想之中。

最近,由莉莉柯林斯和基努里维斯主演的新片《骨瘦如柴》就讨论了一个有关体重的故事。


该片难得的关注了“厌食症”群体。几位主要演员,包括莉莉柯林斯本人,还有导演马蒂·诺克森都曾经换过厌食症。影片关照现实的力量和自我剖析的诚意,让影片受到不少影迷的好评。


原来你常常挂在口中的“减肥”二字竟是如此可怕,带着“吃人”般的诅咒意味。

影片围绕莉莉柯林斯饰演的厌食症患者艾伦。

她对卡里路有强迫焦虑症,对每一样食物的热量如数家珍。


她逃避治疗,被医院赶出,急速下降的体重已经威胁到她的生命。

她被带到了由基努里维斯主演的医生贝克那里,贝克利用较为激进的办法为厌食症和暴食症患者提供治疗,他一次只为6到7名患者提供群体性治疗,让他们住在一起,相互监督鼓励,并且有时会采用较为极端的方式进行心理打击和催眠,让患者自我跳出厌食的强迫欲望控制。


在片中,我们第一次看到在荧幕上一贯美的一塌糊涂的莉莉柯林斯瘦得如同一具行走的骷颅,没有丝毫美感,被死亡的恐怖气息笼罩。


柯林斯以前也换过厌食症,一开始导演说不用减肥,但有过这段经历的她,还是决定通过暴瘦达到真实的演出效果,为观众解释和说明厌食症的危害和缘由。


该片对于厌食症,提及了几个方面的缘由。

开片便浅尝即止的提出,大众媒介,电视明星,艺术杂志,时尚购物等消费社会中的信息,以合谋洗脑的方式为大众宣传了“以瘦为美”的身体价值体系,甚至提出了区隔胖子的规训惩罚法则。


瘦是控制力强,生活精致的上流生活的体现,是一种身份认同,高位存在的表征方式。

而胖是懒惰的,底层生活的,贪婪的生活意义的表征形式。

瘦得到赞美,胖遭受排挤。

除了大众媒介为了消费提供的隐形监狱,家庭问题也是厌食症患者的重要缘由。

影片中,艾伦的家庭是怪异的,母亲是同性恋,在她13岁出轨,无法给她提供正常的关爱。父亲离婚后再婚,总是忙于事业,处于完全失位的状态。而后母把她当做体现其自我高于其母亲的证明,为了让后母名正言顺,她要求艾伦治疗,并且把她厌食症归因于其母亲的同性恋和年幼失母。

整个家庭中,只有同父异母的妹妹真正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而给予鼓励,希望她早日戒掉厌食症。


在贝克经营的特殊治疗场所中,我们看到了更多厌食症患者的各种伎俩。


无休止的催吐,吃完后,马上去厕所吐出。为此,治疗中心在餐后半小时关闭了所有厕所,防止他们催吐。

而影片中一位女孩子依然找到了催吐的地方,而且为了让艾利保守秘密,甚至愿意为她提供泻药。


艾利则以手臂的粗细作为评价自我的标杆,每当她发现手指无法完全扣住手臂时,她就会因为胖而感到焦虑。

有的患者甚至拒绝咀嚼食物,为此,资料中心只能强制安装胃管给她输送营养液,当她得知营养液的热量达1500焦时,她差点哭了出来。


这些厌食症患者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消耗热量,比如艾利就通过大量的仰卧起坐和暴走来消耗食物热量。而体重更是一个魔咒,站上体重计仿佛走上绞刑台一般令人胆颤心惊。


影片本身的重点放在了治疗中心的各位厌食症患者的关系和自我控制上。影片表现了各位厌食症患者的行为,为我们呈现了一个较为真实的厌食症患者的表现。

同时影片增加了情感缓解,树立了艾利和已经开始好转的厌食症小伙的爱情关系,同时在结尾以艾利和母亲的“握手言和”给予了艾利触底反弹的力量和行为逻辑。

其实,观看该片的影迷出来通过故事和场景了解厌食症,另外可能也希望得知如何改善其的方法。

为此,影片以基努里维斯饰演的医生贝克,作为了布道的中心。


贝克采用群体式治疗方式。在厌食症患者中放入了一个暴饮暴食的胖子。

他非常清楚厌食症患者焦虑的中心:来自社会认同体系的压迫后自我认同提醒的混乱。

说到底,还是一种他者欲望架空自我主体认知的精神性控制。

这是一个,传播——接收——改变的认知过程。

社会传播各类减肥的正面信息,告知胖的反面信息。人接受到信息后,陷入服从般的自我行为调整。

在吃的愧疚回路中,产生一种顽固的依恋,导致精神的服从,表现为身体的瘦和对于吃的极端控制。

这种厌食到死的行为,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种证明自己存在过的生的表征。


无论是瘦,还是其他,身份注定要在并非由它自己所创造的范畴、术语和名称中,去寻找对它自己的存在的认同,主体只有在有支配权和冷漠的话语中,寻找外在于它自己存在的符号。

片中,艾利的妈妈问她是否觉得厌食和瘦很酷?艾利把自己的厌食过程传播到网上,意外让看到这个帖子的粉丝学习她开始节食,最后意外死亡。

这种传播和接收的行为,都是为了寻找存在过的行为。

有时候,存在的代价就是屈从。

服从利用了存在的欲望,而存在总是由别处去授予,它标志着为了存在而对他者的一种根本的弱点。


厌食症患者坚持一个人自己的存在的欲望需要服从一个他者建构的世界,而从根本上来说,这个世界并不是它自己的,这标志着社会性总的一种最初的和开创性的异化。

在厌食症患者的行为中,我们分明可以看到愧疚的力量,那种咽下食物后的痛感,和催吐、暴走消耗热量后的快感。这时,愧疚简直都是被制造出来的,它反过来又被认为制造了所有理想的和想象的现象。

片中,贝克,不断让艾利认清厌食背后的社会学意义,告诉她何为真正的生,自我的存在。他给她取了一个新的名字,从表面和内心上让她重新开始。


但他激烈的地方在于,逼迫她接受死亡,带她跌入谷底,贝克知道要改变一切,必须有患者自己主动转变,外力依然是大他主体干扰自我主体性认知的侵犯行为,自我主体认知的觉醒,需要来自自我内心的彻底转变。

影片的高潮,是艾利的母亲告解了自我的困扰,她以母亲抚养幼儿的方式,再次给艾利用奶瓶喂奶,以这种极具精神象征性的方式,化解了两人内心的冲突和障碍。


片尾,离开治疗中心的艾利自愿回到了中心,继续接受治疗和改变。

整部影片出了表现厌食症患者的日常,内里其实一直在讨论“自主权”的问题。对一个人的存在的坚持,意味着从开始就放弃了永远不会属于自己的社会性术语。那些术语为一个人现在的制定了一套语言化的生活。

瘦与厌食的服从性关系,就是一套社会语言对于主体的侵蚀。

有服从的地方,就有其施加的痕迹,其中留有反噬性的缝隙,即矛盾的冲突中心点,和对抗的办法。

所谓的话语体系,建构的背后,难得不就是一个逃脱其控制,建立对抗性存在的操作法则吗?

做自己,不代表放纵,而是让自己成为更好的,具有自我身份赋予体系的一种自主性存在。


后台回复,骨瘦如柴,胖哥送上一次思考。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骨瘦如柴的更多影评

推荐骨瘦如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