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制造:身份 荒唐制造:身份 暂无评分

从岳敏君到『荒唐制造』

冠华

文/Oscar

岳敏君真的很红,红到几场艺术展看下来,基本上每场都能够见到那一张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笔触:红彤的大脸、僵化的笑容,黑洞般的大嘴。都说岳敏君是个“成功”的艺术家,将自我形象进行多重扭曲和商业化的复制后,岳敏君的作品俨然已经是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中流砥柱。有人喜欢岳敏君的作品,是因为觉得从中能找到被压抑了若干年的,中国人坊间才有的政治讽刺冲动。其实这些作品与政治半点儿边不沾。你可以把岳敏君看作是一个很彪悍的创作者,但在我看来他更像是一个深谙艺术规则的悠游者。岳敏君深切的知道买家喜欢看什么,知道什么样的艺术品被创作出来以后,能够成为拍卖场上最不容易落锤的拍品。就我接触的收藏者来看,岳敏君绝对是墙内开花,墙外香。香港、日本都有着大量的“岳迷”,而且只要举办拍卖会和展会,岳敏君的画作基本上被奉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其实仔细想想,这其中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诸位不觉得,岳敏君之作品所走的道路,与日本漫画有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契合吗?日本漫画是符号化的,模式化的,几乎每个创作者都在一套多...

显示全文

文/Oscar

岳敏君真的很红,红到几场艺术展看下来,基本上每场都能够见到那一张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笔触:红彤的大脸、僵化的笑容,黑洞般的大嘴。都说岳敏君是个“成功”的艺术家,将自我形象进行多重扭曲和商业化的复制后,岳敏君的作品俨然已经是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中流砥柱。有人喜欢岳敏君的作品,是因为觉得从中能找到被压抑了若干年的,中国人坊间才有的政治讽刺冲动。其实这些作品与政治半点儿边不沾。你可以把岳敏君看作是一个很彪悍的创作者,但在我看来他更像是一个深谙艺术规则的悠游者。岳敏君深切的知道买家喜欢看什么,知道什么样的艺术品被创作出来以后,能够成为拍卖场上最不容易落锤的拍品。就我接触的收藏者来看,岳敏君绝对是墙内开花,墙外香。香港、日本都有着大量的“岳迷”,而且只要举办拍卖会和展会,岳敏君的画作基本上被奉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其实仔细想想,这其中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诸位不觉得,岳敏君之作品所走的道路,与日本漫画有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契合吗?日本漫画是符号化的,模式化的,几乎每个创作者都在一套多格漫画的框框内,一起将女孩子的眼睛画得比碗大,胸脯画得比足球还圆;而岳敏君画作中,充满着自画像意味的意象,清一色的闭眼咧嘴,红皮嘴大,并且刻意的突出创作形象的中心性。这个逻辑就是,日本漫画创造了一系列预设的日式形象,当有人提到日本漫画,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对于岳敏君,同样如此,岳敏君所希望的,无非是,当有人提到岳敏君,首先想到的是那些同质化的形象。因此,这些画作中,除了主题形象外,其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就算身后的背景是裸体毛主席,也都是不重要的,如此,又与政治何干呢。岳敏君的红皮大嘴人,在我看来更应该被做成钥匙扣,或者手链,在全世界各地建一批“岳敏君礼品店”,挂牌销售,而且还要写上:六块钱一个,十块钱俩,这才叫成功。

时空转换,再说说青岛的85后行为艺术组合“荒唐制造”,首先我要称赞两位85后年轻人,至少你们做了,而且是在青岛这样一个挺“行为艺术沙漠”的地方做了。无论是《商人/乞丐》,还是《博士生/拾荒者》,都让人看到了你们破茧化蝶的努力,但忠言逆耳,如果真的想要成功,你们首先要问自己,成功的定义是什么?是像岳敏君一样?还是脱俗艺术家?抑或“解构一把就死”?如岳敏君者,并不难做到,“聪明加机缘”是不二法则,某种程度上,“荒唐制造”已经有了些许岳敏君的味道,意象的表现基于服饰的变换,试图以此作为身份变换和打破社会秩序的切入点,的确,这样吸引到了社会各阶层的注意,但也仅止于此,即便你只是想做一个真正的社会性试验,那么换换衣服是绝对不够的,否则和cosplay有什么两样?

如果仅仅想自己爽,玩一次后现代,造成点混乱,得到点关注,再臭屁一番,我想那就不必了吧,毕竟,这些工作,那些明星大腕们已经做得够多了。

但如若真的想有点艺术追求,那么,多一点扎实的思考与学习是有必要的,行为艺术一方面是展示,另一方面也是实验。任何人,脱光了衣服站在闹市区,都可以说是行为艺术,胆量而已;但如果想得到点结果,留下点思索,实验就更重要些,目的性强一点没什么坏处,尤其是在你们展示照片的时候,还要大篇幅的解释行为过程的时候。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