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甜美-安哲罗的电影与诗

画门

我曾经将自己沉沦于永夜之中,冥思苦想,不知何为生命。

我是长河中的一滴水又或许我本是长河?我不敢自比为海,但又渴望着,渴望着自己能是一只鲸鱼,并刻于血肉。又或许一切是阿莱夫的神秘不可知,或者是几何的完美构筑,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最后都终将归于一点又随即展开,一切无意义且有意义。我仓皇逃离,如孩童一般一遍遍的对自己说,睡着啦,睡着啦,最终也失去了睡眠。这时康德对我说,看开一点吧少年,看开一点吧,这里有诗歌与电影,有美酒和七情六欲, 我便从从永夜中挣脱出来,呢喃着生命甜美,生命甜美。

美和痛苦让我感受到了灵魂之重,但是就如灵魂需要肉体这个容器,灵魂之重也是需要容器的,否则就如同炸开的泡沫一样,瞬间就溃散的无影无踪了。这时如同天外之音一般我听到了母亲的呼喊声,亚历山大,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啊,原来这是我的名字啊,深夜,放逐者,弥散的,这些都不是,我的名字是亚历山大。而随即我又想起了我爱的人,玛利亚,我的爱,你是我皮肤下未流出血,是那首蔻芙拉,是撕开永夜的宿昂。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听不见啊,你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听不见你说的话啊。

电影的诗意,原本在我这里是...

显示全文

我曾经将自己沉沦于永夜之中,冥思苦想,不知何为生命。

我是长河中的一滴水又或许我本是长河?我不敢自比为海,但又渴望着,渴望着自己能是一只鲸鱼,并刻于血肉。又或许一切是阿莱夫的神秘不可知,或者是几何的完美构筑,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最后都终将归于一点又随即展开,一切无意义且有意义。我仓皇逃离,如孩童一般一遍遍的对自己说,睡着啦,睡着啦,最终也失去了睡眠。这时康德对我说,看开一点吧少年,看开一点吧,这里有诗歌与电影,有美酒和七情六欲, 我便从从永夜中挣脱出来,呢喃着生命甜美,生命甜美。

美和痛苦让我感受到了灵魂之重,但是就如灵魂需要肉体这个容器,灵魂之重也是需要容器的,否则就如同炸开的泡沫一样,瞬间就溃散的无影无踪了。这时如同天外之音一般我听到了母亲的呼喊声,亚历山大,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啊,原来这是我的名字啊,深夜,放逐者,弥散的,这些都不是,我的名字是亚历山大。而随即我又想起了我爱的人,玛利亚,我的爱,你是我皮肤下未流出血,是那首蔻芙拉,是撕开永夜的宿昂。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听不见啊,你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听不见你说的话啊。

电影的诗意,原本在我这里是一个完全抽象且虚无缥缈的词汇,但是在安哲罗之后,我也能稍稍地在那虚无缥缈中扑捉到一些诗意的游丝来了。我认为电影的诗意有两个理解的方向,首先是整部电影的诗意氛围,也可以说诗意是一种风格或者流派,是导演个人气质的体现,也就是我认知到的虚无缥缈。第二点,单一画面中存在诗意。这里我想独断的整理出这样的一个逻辑,那就是如果一部电影中的每一个镜头都是诗意的,那这部电影也一定是诗意的。所以理解画面中的诗意的源来能帮助我去感受到那些伟大的电影先哲的灵魂碎片吧。

老塔说,电影是以时间为材料的艺术, 它作为第六艺术的最大价值就是展示时间的流逝。当时光之河的水流进一个以相机底片为名的媒介之中时,这个镜头便被赋予了能量。所以说,电影可能是神离之时留给人类的最后一个馈赠,其奇迹般的特质给予了人类捕捉无情的绝对客观的时间的能力,假以时日,想必也能以此为突破口挣脱三维时空的枷锁而感受到被时间所主宰的四维时空的俄刻阿诺斯的海风吧。我在很大程度上是认可黑格尔的观点的,人的本质是时间性的存在,所以当一个镜头被拍摄完成以后,它便是具有生命的了,它便是痛苦的了。但它并不是孤单的,也必然不会是被孤立的,它的手里紧握着它的兄弟与他兄弟的痛苦。然后时间便被联结了,小痛苦变成了大痛苦,而谁又告诉你痛苦即是痛苦了呢,当痛苦大无形时,它便不可再被定义了,并同时具有了三重有意义和一重不可知。

所谓诞生也不过如此耳。 亚历山大又何尝只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诗人呢, 他也是安哲罗的孩儿,是和他面貌相同,无限接近的双生子,是他的魂之所寄,也是他的回忆之茔。他本能的将自己对于永恒的理解,以美学为笔,以时间为颜料,展示在了大荧幕这片虚无广袤的大地上。 这也可能就是为什电影,昂或艺术不停的吸引着一个又一个的个体意识,痛苦着,绽放着,最后惊寂灭着。不过是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阿瓦隆,就像电影中那片与现世迥然不同的海滩,永远有着歌唱,洒满阳光,爱的人就在身旁。 这种实践活动的思维方式被维柯称为“诗性智慧”.它具有这样两个特征:一是想象性的类概念,二是拟人化或以已度物的隐喻。就像“雾中风景”里最后一幕,姐弟两人到达的那个德国,那个彼岸,迷雾散去,一棵松柏独屹与旷野,孩童争相上前,拥抱着,与树融为一体,那是他们的父亲。又或是“永痕和一日”中的那辆巴士中,依着红旗睡着了的右翼青年,即兴演奏的三人乐队,争吵的情侣,旁观者样的售票员,以及诗人的三位一体,都在呢喃着安哲罗普洛斯的内心故事,而那最著名的意象,三个周而复始的黄色小人儿们,揭示着一切,不过是一场大梦,痴!安哲罗无疑是一个国的先哲。

一个作品的落伍是源于刻意的要求表现和迎合时代,所以和老塔一样, 安哲罗也无疑是痛苦的。然而今日的大多数被视为艺术的东西其实是虚妄的,因为认定方法可以变成艺术的意义和目的,先有了果再去追求创造,乃是一种谬误。卡夫卡在他的一生中没有任何作品付梓,他在遗嘱中要求执行人将他的作品焚毁,他的精神样态,已属于过去,这就是他,他们为什么如此痛苦,与时代格格不入。我以为,艺术除了观察之外还必须超越,它的角色是赋予现实以心灵视野。而世界婆娑,又如何让我的声音冲破浮世的千重变呢?或许我早已找到答案?或许并无答案?或许答案还有别的名字?永夜中,亚历山大喃喃自语

生命甜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永恒和一日的更多影评

推荐永恒和一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