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归来的王者,她是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致我最爱的二丫

sailingfan
权游系列剧评传送门
    Shall we begin?(写在开篇,以及E01的剧透吐槽)
    他叫詹姆•兰尼斯特,他是注定不会被歌颂的骑士
    权游第七季终,毕业前最后的大合影
    捋一捋冰火中留下的那些大坑(龙和异鬼、光之王与旧神、还有冰火世界季节的秘密)


《权力的游戏》看到七季,无论是从开始没多久便主角光环加身、颜值一路飙升的龙妈,还是背负身世之谜从“什么也不知道”到死而复生的囧,无论中途被洗白,被誉为“权游悲情第一人”的詹姆,还是身高不到三尺,气场却妥妥2米8的小恶魔,众多让人爱恨交织、精彩绝伦的人物里,要说吸粉最多的,恐怕还要属艾莉亚。

大家亲切的喊她“二丫”,豆瓣上、论坛里,到处都能见到不吝抒发自己喜爱之情的粉丝...
显示全文
权游系列剧评传送门
    Shall we begin?(写在开篇,以及E01的剧透吐槽)
    他叫詹姆•兰尼斯特,他是注定不会被歌颂的骑士
    权游第七季终,毕业前最后的大合影
    捋一捋冰火中留下的那些大坑(龙和异鬼、光之王与旧神、还有冰火世界季节的秘密)


《权力的游戏》看到七季,无论是从开始没多久便主角光环加身、颜值一路飙升的龙妈,还是背负身世之谜从“什么也不知道”到死而复生的囧,无论中途被洗白,被誉为“权游悲情第一人”的詹姆,还是身高不到三尺,气场却妥妥2米8的小恶魔,众多让人爱恨交织、精彩绝伦的人物里,要说吸粉最多的,恐怕还要属艾莉亚。

大家亲切的喊她“二丫”,豆瓣上、论坛里,到处都能见到不吝抒发自己喜爱之情的粉丝们。第七季伊始,学成归来的她凭借一柄短剑与毒酒,单枪匹马血洗孪河城,一句逼格满满的“北境永不遗忘”,和穿行于自己战果之中的从容淡定,俨然复仇女神的范儿,让不知多少人再次拜倒在她的小皮靴下。

据说便当之神马丁大爷奉夫人之命,不敢杀死这个讨人喜爱的姑娘;也有传言说早期流出的大纲里,艾莉亚是为数不多能够活到最后的角色之一。不论如何,有一点可以看得出,在书中这么多的角色里,马丁对艾莉亚也是偏爱的。所以,她几乎成了整部冰火之中,槽点最少的角色。(大概最大的槽点都集中在剧中的她越长越圆的身材和脸了吧)

第七季中出场的复仇女神
第七季中出场的复仇女神


~~~~~~~~~

作为观众的我们,几乎是一路看着她长大的。

刚出场时,她是临冬城里古灵精怪的二小姐,是不爱娃娃却迷恋剑术的假小子。她和厨师的儿子交朋友,和不被待见的私生子哥哥感情最好,和理念不同的姐姐珊莎怄气斗嘴。她是父亲最宝贝的女儿,一向保守的奈德,为了她,可以请来布拉佛斯的首席剑士传授剑法。

她不漂亮、不淑女,却有着让所有人挪不开眼的耀眼活力。她是那个从上到下,人人头痛却又在想到时忍不住会心一笑的“捣蛋鬼艾莉亚”。

那时的她,最担心的事情,大概就是哪一天被迫嫁给一个领主,生上一大堆的儿女。

第一季里的艾莉亚(那时候好瘦啊)
第一季里的艾莉亚(那时候好瘦啊)


~~~~~~~~~

之后的她历经巨变,家园不再,更是几乎目睹了所有亲人的惨死。为了生存,她隐姓埋名,变成男孩阿利、侍女娜娜、运河边的猫儿、乞丐贝丝。

街头的颠沛流离激发了她与生俱来的生命力,与之伴生的,还有她口中夜夜念诵的“祷词”。她学会了用“缝衣针”,学会了把自己隐藏在层层面具之后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学会了面不改色的将“恩赐”(死亡)带给他人。某种意义上,她几乎变成了无面者。

逃亡路上的男孩阿利
逃亡路上的男孩阿利


可是她又一直是那个艾莉亚,那个有着奔狼之血的、为达目的不屈不挠的艾莉亚。哪怕是在黑白之院,她藏起了“缝衣针”,她说“女孩是无名之辈”,多少人为她揪着一颗心,担心她从此记得了杀戮却忘记了自己。但是,正如她所说,“北境永不遗忘”。她永远无法忘记自己是谁,无法忘记那些夜夜伴她入眠的名字。

所以,她找回了缝衣针,她回到了久违的维斯特洛,继续她未完成的使命。从孪河城开始,她不慌不忙地,实现着当年对自己的约定。

说实话,看了这么久的剧,仿佛一直憋屈着一口气。龙妈的浴火,雪诺的重生,固然让人振奋,却似乎始终差了一点火候。只有她的那一刀,她在孪河城抬头挺胸地走过遍地狼藉,好像每一步,都踏破了沉默已久的压抑。



~~~~~~~~~

这大概就是我们爱她的原因。在这样一部处处浸满着无力、妥协、阴谋与心计的巨作里,每个人都在战战兢兢地寻求着某种平衡,在现实的挟裹里飘摇不定。只有她,一如她手中的缝衣针,简单、锋利、坚定,直指目标、毫不容情。

她有点像传统武侠小说中的那种主角,背负家仇浪迹天涯,历尽艰苦学成归来。她不负责那些政治阴谋,不顾及各势力间的博弈,她不担负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她也不需要圣贤者般的宽恕。她要的是快意恩仇,血债血偿。

奈德说过,判人死刑者,当亲手执行。她记住了。

她宣判,她执行。除此之外,不多一句废话。

善恶有报,她就是那个报。



~~~~~~~~~

可是,似乎又不止如此。

除了冷面的复仇女神,她依旧是我们心里那个鲜活的、个性分明的姑娘。

她为了身份低微的朋友,不惜挑战王子的权威;她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贾坤,成为了后来进入黑白之院的契机;她的名单里,不止有家仇,还有她亲眼目睹的暴行实施者。她有着我们所熟悉的侠客精神。

但这样的热血并没有冲昏她的头脑,自始至终,她是狼家甚至整部剧中为数不多智商一直在线的那一个。

她从不把歌谣里的美好的故事当真,对珊莎的公主梦嗤之以鼻;见面没多久,她就看透了乔弗里的自私残暴;面对一同逃亡的小伙伴,她始终不忘隐藏自己的身份;她救了贾坤,但也会威胁他,利用他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刺死第一个人的时候,眼里没有恐慌;她对贾坤说出名字,等待那个人消失;她处死老弗雷时只有嘴角微微扬起;她举杯邀人喝下毒酒,宛如一场真正的宴席,让人几乎认为她就是个冷血的刺客。

可是,看着重伤的猎狗,她在名单上划去他的名字;面对无辜的戏班女主演,她投不出手中的毒药;她遇到狮家的士兵,接受了他们的肉和酒,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杀戮与仇恨,不曾真的蒙蔽她的心。



~~~~~~~~~

她是我们内心深处隐秘而又不忘的渴望,是成了真的梦想。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她就拒绝接受被安排的命运,生活给了她无数的身份,可是她只要她想要的那一个。为此,她几乎给自己选择了游戏中最难的模式,她反抗,她战斗,她风餐露宿,她流落他乡。她几近迷失过,她眼盲过,她与死亡数次擦肩而过,但是她终于成为了想要的那个自己,强大而智慧,自由而独立。

我相信,哪怕没有突然地家破人亡,没有死亡名单,没有布拉佛斯的黑白之院,她终究也会冲破困在身上的重重枷锁,成为维斯特洛大陆的一段传奇。就像她的姑姑莱安娜,那个埋下了一整个儿冰火导火索的姑娘。

喜欢她和娜梅莉亚重逢的那场戏。她们看着彼此,然后它转身离开,留她自己在原地。最初的伤心之后,她笑了。经过了那些孤独、痛苦、挣扎与求生,习惯了荒野的风沙与自由,争得了头狼之位的娜梅莉亚,又怎么会乖乖的回到城堡中成为一个人类的宠物?它长大了,像她一样。

而有着奔狼之血的她,注定不会成为no one,也不会是屈服于命运安排的小女孩。

她是归来的王者,她是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



欢迎关注交流转发调戏~
欢迎关注交流转发调戏~
2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9)

查看更多回应(9)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