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 苏东坡 8.5分

所谓大文人

狐狐狸狸
他真是一个有趣又可爱的人。以前喜欢那种才华和性情特别集中的人,比较无关俗事和政治,除了那惊世的才华和与之相配的性情便没有其它了,就像春天那些只见满枝花朵不见绿叶的绚丽花树。。而他是丰富的,也开始喜欢他的豁达和随性了。
时间过的好快,用三个小时看完了150分钟的《苏东坡》,中间喝了水看了断断续续的细雨和给邻居传递了口信。
以前看过林语堂写的《苏东坡传》,那时也觉得他依旧是与人情感距离比较远的千古大文豪,并没什么渗透的感受。或许时间一直都在发酵人的心灵,如今再看,觉得看他的故事比较能治愈抑郁。尤其是他被贬谪荒远之地时一点点融化又超越自己的转变,这也是许多人喜欢他的原因吧。豁达,纯真,又随性。片中的许多内容也多取材于这本传记中,另加一些从国内到国际的专家采访。比较唯美的是,片头的水墨动画及片中与之一致的水墨风格,比如一个天青色的汝瓷香炉上袅袅的香烟,比如饱满的墨汁滴入冰纹式汝姿碗中那游动起的墨丝。还有那架据说苏东坡用过的千年古琴,还有那一袭白衣的苏轼的扮演者。既有宋式的纯粹优雅,又有清新的古典风。

平时熟悉的词句再次从史事重现里传诵出来,也像是更明白了,尤其是这首他在大雨中雨具皆无...
显示全文
他真是一个有趣又可爱的人。以前喜欢那种才华和性情特别集中的人,比较无关俗事和政治,除了那惊世的才华和与之相配的性情便没有其它了,就像春天那些只见满枝花朵不见绿叶的绚丽花树。。而他是丰富的,也开始喜欢他的豁达和随性了。
时间过的好快,用三个小时看完了150分钟的《苏东坡》,中间喝了水看了断断续续的细雨和给邻居传递了口信。
以前看过林语堂写的《苏东坡传》,那时也觉得他依旧是与人情感距离比较远的千古大文豪,并没什么渗透的感受。或许时间一直都在发酵人的心灵,如今再看,觉得看他的故事比较能治愈抑郁。尤其是他被贬谪荒远之地时一点点融化又超越自己的转变,这也是许多人喜欢他的原因吧。豁达,纯真,又随性。片中的许多内容也多取材于这本传记中,另加一些从国内到国际的专家采访。比较唯美的是,片头的水墨动画及片中与之一致的水墨风格,比如一个天青色的汝瓷香炉上袅袅的香烟,比如饱满的墨汁滴入冰纹式汝姿碗中那游动起的墨丝。还有那架据说苏东坡用过的千年古琴,还有那一袭白衣的苏轼的扮演者。既有宋式的纯粹优雅,又有清新的古典风。

平时熟悉的词句再次从史事重现里传诵出来,也像是更明白了,尤其是这首他在大雨中雨具皆无的穿过竹林时吟啸出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潇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红楼梦中贾宝玉爱把“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挂在嘴边,自是来自曹雪芹写的那首《寄生草》,“漫搵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与苏东坡的《定风波》相比,似有相同意味,不同的是苏的词积极旷达了许多。

再就名字来说,曹雪芹的雪芹二字正是来自苏轼的《东坡八首》中一首,“泥芹有宿根,一寸嗟独在;雪芹何时动,春鸠行可脍”。但雪芹长于泥土中,大约也有出污泥而不染的意思,而雪压泥芹,也有怀才不遇之感。而苏轼早已在《和子由渑池怀旧》写道,“人生到处知何以?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如此,纯粹,集中式天才的清高与苏轼式的旷达便有所比较了。当然,并不是厚此薄彼,依旧喜欢纯粹的有才华的人,但也开始欣赏苏轼的豁达了。(其实曹雪芹也是苏东坡迷。)

当然片中也有小瑕疵,比如1061打成了1601。还有褒贬不一的旁白,是一种带有点台弯腔的女音旁白。一开始也觉得应该配标准的央视旁白,后来便听出了她独特的韵味,因为她的声音像我喜欢的一部电影中话剧式台词的味道,像电影无极中张柏芝的话剧腔调,听来也甚有味道。。

且作为广而告之的纪录片而非学术研究,片中讲的比较浅,虽然很清新。有些内容多是一语带过,比如苏堤提到了,雪堂提到了,六如亭也提到了。但那个对苏轼一生至关重要的人也一笔代过了,他的灵魂爱妾王朝云。六如正是她临终时所诵“六如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亦即,“不增、不减、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于是,所谓天才式的大文人终将在儒释道的融合里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其实曹雪芹在红楼里也融合了)。绰才的同时,旷达随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苏东坡的更多剧评

推荐苏东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