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美丽的提琴声

诗酒馆
显示全文

作者丨树 原文丨http://mp.weixin.qq.com/s/hfra58vrAAjaOIg-LaN87A

♪ 《String Quartet No. 2 [Company]: IV.》

几周前和朋友聊到法国电影《我生命中的男人》,她质疑片中的两位主角之间也许并非爱情。确实如此,物理上的接触与反应更容易证明爱情的存在,比如互相匹配的男人与女人,烧红的脸,心率器上测出的心跳加速,无法抑制的情欲等等。不过这个片子并没有在肢体上过多体现,情感就像是无形的风暴一样隐藏在日常之中。当雨果第一次走进石头房子的门廊时,翻腾的门帘、陡然置身的风巢让他吃了一惊。这一幕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之后发生的一切似乎就像这无端的风一样悄无声息又暗波汹涌,两位主人公因为一场对话卷入爱恋之中。

艺术家把情爱比作冒险,现代人的冒险看似要简单很多,没有父母之命,也无需爬墙偷欢。不变的是人们仍然惯用艺术传情,他们讨论电影、音乐、诗歌,各自把最深处的情感隐藏其中,并互相寻求确认。

但外部的约束并非不复存在。从餐桌上的谈话就可以看出端倪:中产阶级的优渥,外来帮佣女孩遭受的戏谑(甚至后来发生的更糟的事),无形中的阶层与社会规范只是表现得更加“礼貌”而已。不再有火刑与十字架,同性恋可以在社交场合中坦露自己的身份,甚至揭露那些心怀鄙夷的人,但同性恋作为少数群体而遭受的侮辱和遗弃仍然存在。

我最喜欢的片段不是海报上的雨果背着费德烈穿过葵花地,而是两人趴在玻璃窗上向屋内窥看的一幕,屋内四重奏的静谧与激情仿佛将二人领入无人之境。两人并肩窥见这深邃动人的意境——这一幕究竟是费德烈的想象还是真实发生?费德烈是否在数个难眠之夜回到这里?我脑海中划过几个精神之爱的爱情样本:宝林共读西厢、《烛烬》中毁灭性的音乐之爱、王小波的蜜罐哲学…… 如果把屋外看做是当时当下身处的世界,那么屋内便是超脱物外的精神世界了。如果你和某个人共处在这精神世界的边缘,那么这无端激荡的情感便将你们纳入共知的境地。我想这种共知更加接近罗兰巴特对“结合”定义:“唯一而单纯的乐趣”、“无暇纯净的快乐、完美的幻梦、最高的理想”、“共有的安宁”

彻夜长谈贯穿片子的始终,一场关于家庭、梦想、爱情与自我的对谈。两个人的观念常常处于对立的位置,各自的言语却对对方的生活产生了持续的冲击力。“观念”这种东西究竟包含了多少趋利避害的选择,才形成一个安全的“我”。当两种观念脱离日常的客套赤裸裸地碰撞时,曾经坚信的观念溃如决堤。有人评论这个片子“并非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更是一个心灵状态的转变,一个从梦游中醒来的人发现他开始能听见美丽的提琴声”。爱情的产生让人开始用新奇、危险或更加敏锐的审美观察事物,两人并非由性吸引展开的情感却产生如此颠覆性的影响力,或许深刻的爱恋理应伴随着自我探索与自我确认的过程。

导演对这场隐而不发的爱情有着十足的耐心,充满诗意的细节,大自然的美,令人心碎的遗憾与渴求无声地交织。当雨果第一次走进石头房子的风巢中,老太太对惊愕的他说“这是个奇怪的现象,现在仍是个迷。如果来一阵风,你都站不稳。”——真是诗人般的预言。

☞看看树的上一篇影评

>>>>>>>>>>>>>>

本文来自微信公号诗酒馆shijiuguanpub)。

欢迎你没事来看看。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

希望我们仍然还有着诗意的追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生命中的男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生命中的男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