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07E02:风暴降生

晶晶JessieLee
2017-07-27 14:59:5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显示全文

《权力的游戏》你必须知道的,关于第一季开篇前发生的那些事儿

《权力的游戏》S01E01-02:凛冬将至,游戏开启

《权力的游戏》S01E03-E07:种性强韧

《权力的游戏》S01E08-E10:卑微的活着还是高尚的死去?

《权力的游戏》S07E01:Shall we begin?

瓦里斯才是真正的忧国忧民,“不忠于君而忠于社稷,强臣也需要雄主”

文/晶晶JessieLee(晶姐),本文有大波剧透,第二集没看的慎看

第七季第一集的官方题目是龙石岛,照应了龙妈回到龙石岛的情节,同时也突出龙石岛的重要战略意义,因为龙石岛上有大量的龙晶,龙晶恰恰是可以用来对付异鬼的武器。

那么这一集的题目则是风暴降生,这是龙妈众多名号之中的一个。当年在簒夺者战争中幸免于难的蕾拉王后(疯王的妹妹也是疯王的妻子,当时已经怀有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二王子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出逃到龙石岛,龙妈出生时一场剧烈的风暴袭击了龙石岛,“风暴降生”因此得名,同时她的母亲因难产而死。

后来龙石岛也不安全了,她和她的哥哥被送往自由城邦布拉佛斯,最后他们来到了自由城邦潘托斯(就是第一季第一集出现的情节),得到了总督伊利里欧的帮助。

当你看到本集后面长达9分钟左右的海战时,或许你对风暴降生一词又有了新的理解。

自上集龙妈从龙石岛登陆,本季维斯特洛大陆开始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坐镇王城君临的瑟曦·兰尼斯特一世、立志夺回铁王座的龙妈以及北境之王琼恩·雪诺。

攻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您就是在这样的雨夜降生的,那场风暴君临所有的狗都彻夜地吠。”龙妈回到故土龙石岛的当晚,电闪雷鸣,此情此景正如同龙妈当年出生之时,本集一开始的场景就照应了风暴降生这个题目。

糟糕的天气、破败的堡垒,丝毫没有任何家的感觉,龙妈完全没有了白天刚登陆龙石岛、看到那一刻大门敞开的激动之情。“尽管我一直以为这趟是回家,这感觉可不像家。”龙妈在图桌厅对着小恶魔、瓦里斯等人说道。此时的龙妈还不知道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红袍女梅丽珊卓曾经在这个房间(圆桌厅)的桌子上面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如果知道的话不知又该作何感想。

龙妈手上的军队有无垢者还有多斯拉克部落,又与高庭的提利尔家族、多恩的沙蛇们、铁群岛的雅拉、席恩姐弟结盟,又有小恶魔和瓦里斯做军师,军事力量之强大可以基本锁定胜局,更无解的是龙妈还有三条巨龙。

小恶魔:“征服维斯特洛对您不是难事,但您不是来做焦土女王的。”

此时的局势正如同小恶魔所言:“征服维斯特洛对您不是难事,但您不是来做焦土女王的。”如果追求速度的话,龙妈大可以领着三头巨龙直奔君临,如果这样做的话,烧成灰烬的君临又谈何治理,到那时就没有人宣誓效忠了。回想起上一季圣贝勒大教堂的那场野火,瑟曦倒更想做这个焦土女王。

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想要收服民心并非易事,这也给龙妈看似全面开挂的征服之路添加了难度和考验。

随后龙妈猝不及防的质问起瓦里斯的那些黑历史(比如他曾效忠于龙妈的父亲疯王后又转而效忠劳勃、曾派刺客刺杀龙妈、曾和总督伊利里欧联合将龙妈卖给多斯拉克人等),对他的忠诚度深表怀疑。

无能之主不该以愚忠侍奉

瓦里斯并非生于权贵豪门,而是出身贫穷之家。他曾经被卖做奴隶,后来又作为祭品遭受残害,打小就生活在陋巷、水沟和废屋之中。自身的经历让瓦里斯深知百姓疾苦,人民的处境正印证了《山坡羊·潼关怀古》里的那句诗词:“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倘若天下安定,难保统治阶级不会像疯王那样采取暴政,滥杀无辜、大兴建设、劳民伤财,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倘若国家灭亡,战事不断,遭殃的还是人民。

瓦里斯不卑不亢的辩解道:“国家需要的忠仆,无能之主不该以愚忠侍奉。只要我有眼睛,我自会观察判断。”他自会判断自己应该效力于哪位君主,国家需要的忠仆绝不是那种盲目效忠之辈,也不应该用愚忠来侍奉无能之主。

回想起第一季瓦里斯去狱中探望艾德·史塔克,柰德问瓦里斯:“你到底为谁效力?”瓦里斯是这样回答的:“为国效力啊,大人,总得有人忧国忧民。”(The realm,my lord.Someone must.)

第一季瓦里斯曾到狱中看望柰德

伟大的瓦里斯大人胸怀大志,始终效忠于人民,他选择效忠于龙妈,是因为人民没有更好的选择。

瓦里斯:“因为我选了您”

深受瓦里斯精神感染的龙妈说道:“向我发誓,瓦里斯,如果你觉得我辜负了人民,你不会背着我密谋作乱,你会像今日这样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是如何辜负了他们。我也发誓,如果你背叛我,我会烧死你。”龙妈此举算是树立了一次主公的威望。

不速之客红袍女梅丽珊卓来到龙石岛,孜孜不倦的宣传她的“光之王”信仰:“长夜将至,唯有预言中的王子能带来光明。”

预言中的王子即亚索尔·亚亥,他花费百日铸剑,他将这把剑刺入了妻子妮莎·妮莎的心脏。妮莎的血液、灵魂、力量全部融入这把剑,最终铸造了光明使者,亚索尔·亚亥用这把名为光明使者的剑在漫漫长夜中击败了异鬼。
原著中有这样一句话“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将有一位战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
所以有一种猜测是琼恩·雪诺是转世的亚亥,龙妈可能是妮莎,如果是这样的话真的很残酷。这样倒是暗合了“冰与火之歌”这个主题,冰与火的融合才能击退异鬼。 这当然只是原著里的,预言也可能只在原著管用,电视剧就说不准了,被阉割的多恩线就是个例子。
“长夜将至,唯有预言中的王子能带来光明。”

弥桑黛纠正了那句话的翻译,“那个名词在高等瓦雷利亚语中没有性别之分,正确的翻译是唯有预言中的王子或公主将带来光明。”那么龙妈也有可能是那个预言中的亚索尔·亚亥。

唯有预言中的王子或公主将带来光明。

除了“光之王”信仰,梅丽珊卓也担当起了雪诺的宣传大使,向龙妈讲述雪诺的英勇事迹。瞬间勾引起了龙妈的兴趣:“他听上去是个人物。”

龙妈:“(雪诺)听上去是个人物”

此时,小恶魔也担当起了雪诺的宣传大使:“我对预言和火焰中的幻象不敢置喙,但我喜欢琼恩·雪诺,也相信他的为人,我看人的眼光一向不差。

连女王之手都出来作保,囧雪的人品如何显而易见了。龙妈决定邀请雪诺前来龙石岛,以女王的名义让他臣服。

小恶魔:“我知琼恩,琼恩知我”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该讨论接下来的作战计划了,所有的盟友都来到圆桌厅讨论接下来的部署。不得不说,这一屋子的戾气和杀气都很重,能并肩作战也是一个奇迹。

上图还缺一个雅拉·葛雷乔伊

盟友们对龙妈拥有巨大优势却迟迟不进攻君临的做法不能理解,认为此时不能有妇人之仁。一心想复仇的荆棘女王也建议龙妈狠下心来:“他们心生畏惧才会服从您。

小恶魔因为此前的恩怨(多恩女王毒死了瑟曦的女儿弥塞菈)和多恩女王发生争吵,龙妈坚持维护自己的女王之手:“提利昂大人是女王之手,你应该尊重他。”

荆棘女王:“他们心生畏惧才会服从您”

接下来,小恶魔有条不紊的解释他的作战计划,龙妈则全程支持:不能让外邦人进攻君临,否则会让瑟曦落下口实,这样会树立更多的敌人,因此进攻君临的只能是维斯特洛人。小恶魔让雅拉·葛雷乔伊的铁群岛舰队带多恩的沙蛇们回阳戟城,然后再带着多恩军队走海路与高庭的提利尔军队汇合,一起围困君临。无垢者则去偷袭物资丰富的凯岩城,直接拿下兰尼斯特的老巢,彻底断了王室的经济来源。

会议结束后,龙妈单独留下荆棘女王寻求她的支持和理解,结果反倒被教授了为君之道:“和平不可能长久,亲爱的。他很聪明,你的女王之手。我认识很多聪明人,我比他们活得都长,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当他们不存在。维斯特洛的领主们都是羔羊,你是龙,龙有龙样。”作为真龙,无视聪明之人的存在也不必事事听从别人,是时候展现你龙的霸气和威风了。

荆棘女王:“维斯特洛的领主们都是羔羊,你是龙,龙有龙样。”

龙有龙样

灰虫子即将出发,带领无垢者大军攻击凯岩城。临行前,弥桑黛来找灰虫子,跟他告别。灰虫子向弥桑黛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你是我的软肋。”

灰虫子:“你是我的软肋”

再之后二人就颠鸾倒凤了,然而我却对灰虫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守方:瑟曦·兰尼斯特一世

正如小恶魔所说的,瑟曦确实在铁王座大厅集结维斯特洛的领主们(大部分是河湾地附近的),玩得一手好宣传。瑟曦利用龙妈疯王女儿的身份,把龙妈还有她的军队完全妖魔化:如果疯王的女儿夺取铁王座,必然给七国带来灭顶之灾,疯王的女儿必然会继承疯王残酷疯狂的基因,无垢者军队和多斯拉克蛮子也会各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瑟曦激起大伙恐慌情绪以后,宣称提利尔家族叛变,拉拢提利尔家族的封臣,唤起他们的忠心以及爱国之情。最后她宣誓自己会尽忠职守保卫七大王国,呼吁各位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此时如果龙妈派遣外邦军队围攻都城君临,还真就正中瑟曦的下怀,人心就彻底收不回来了。

瑟曦玩得一手好宣传

此时的詹姆颇有一丝泰温之风,他在具体执行拉拢提利尔家族封臣的计划。

胖山姆的父亲蓝道·塔利是提利尔家族的封臣,有着极强的军事才能,在当年的簒夺者战争中他是唯一让劳勃吃下败仗的人。这样的人才又怎能错过呢?

詹姆先是夸赞蓝道·塔利,给他戴高帽,让他宣誓效忠瑟曦,做自己的高级将领对抗所有的敌人包括荆棘女王。

“我想让你做我的高级将领,我想让你对瑟曦宣誓效忠。”

塔利说话也是出了名的耿直,他说:“我姓塔利,这个姓氏对我意义重大,我们不是背誓者也不是野心家,我们不会背地里捅对手一刀或在婚礼上割他们的喉咙。”看似耿直实则精明的表达自己看不惯瑟曦此前种种下流的做法,不愿与之为伍。

詹姆以南境守护之位劝说蓝道·塔利共同对抗龙妈那帮野蛮人,刻板迂腐愚忠的蓝道·塔利估计会答应他的请求。

詹姆以南境守护之位劝说蓝道·塔利

瑟曦这边又有了新的收获,科本让君临城内最好的铁匠和武器师打造了巨型驽,他听说龙妈其中一条龙卓耿曾经在弥林的竞技场被长矛刺伤过,所以坚信既然龙会受伤,那就能被杀死。

杀龙武器

北境之王琼恩·雪诺

小恶魔和二丫都不知道雪诺已然成为北境之王的事实,可见当时信息是多么的封闭。神奇的是,胖山姆的信件还有龙妈的邀请信很快就到了雪诺这里。

为了增加可信度,小恶魔还特地加上了他曾在第一季对雪诺说的这句:“全天下的侏儒在他们父亲眼里都是私生子。”这句可以说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

“全天下的侏儒在他们父亲眼里都是私生子。”

龙妈的龙石岛上有大量龙晶,龙晶可以锻造成武器杀死异鬼;龙妈的龙可以喷出火焰,龙焰也能对抗异鬼。而且北境人手不足,需要龙妈手里的军队。因此去龙石岛劝说龙妈结盟、共同对抗异鬼,势在必行。

然而北境甚至整个维斯特洛大陆的人民都不知道异鬼的可怕,很多人觉得那只是一个传说。历史教训让北境子民意识到历代北境守护者离开北境南下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而且无论是坦格利安还是兰尼斯特,都是史塔克的仇人,说服耿直而又民风彪悍的北境人民同意结盟,可谓难上加难。

熊岛萝莉:“凛冬在此,陛下,我们需要北境之王留在北境。”

就连一向支持拥护雪诺的熊岛萝莉这次也站出来反对:“凛冬在此,陛下,我们需要北境之王留在北境。”

熊岛萝莉哀怨的神情

雪诺坚持他的想法,为了北境的大局和人民的安危,他决定以身犯险答应龙妈的邀请,把北境交给了珊莎来管理。

雪诺:“我回来之前,北境是你的了。”

此时的指头叔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内心窃喜:“哥又可以有机会兴风作浪了。”

小指头

雪诺临行前来到史塔克家族成员的陵墓,祈祷此行能够得到祖先和亲人的庇佑。小指头突然出现,各种表忠心套近乎喋喋不休的说着,雪诺十分讨厌他不愿与他多言,直到小指头说出:“我爱珊莎,正如我爱她母亲。”,护妹心切的雪诺彻底被激怒,让小指头再次体验了一回史塔克的独门锁喉功。

护妹心切的琼恩让小指头再次体会到史塔克的独门锁喉功

这一幕真是似曾相识,小指头真是和史塔克有着不解之缘,小指头未来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柰德的锁喉功

旧镇学城

龙妈原谅大熊,并命令他找到治愈灰鳞病的办法

学城这条线总是一言难尽。大熊乔拉·莫尔蒙来到学城寻找治愈灰鳞病的办法,马尔温博士表示这已经超出了学城的能力,大熊目前的症状不同于史坦尼斯的女儿希琳·拜拉席恩,如同绝症已然到了晚期。

山姆意外得知乔拉是莫尔蒙家的人,出于对前任守夜人总司令也就是乔拉父亲的尊敬,山姆努力寻找方法,希望治好大熊的灰鳞病。他找到了派洛斯博士写的《罕见病研究》,上面写了两起晚期灰鳞病被治愈的案例。马尔温博士却拒绝了山姆的请求:“派洛斯最后死于灰鳞病,手术太危险被禁止。”

胖山姆找到了治疗办法

大熊也已经写好他的临终遗言给他的卡丽熙(龙妈),此时山姆进来,想要再次违反规定,偷偷按照书上的办法治疗,算是死熊当活熊医了。

大熊写给龙妈的信

山姆并没有做过类似手术,但是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给大熊刮皮疗毒,论这种技术小剥皮家怕是最专业的。这段情节看着都感觉到痛苦,也再次证明了学城这条线与食物的不解之缘,疗伤之时竟然无缝切换到了艾莉娅·史塔克所在的旅馆。因此请勿在吃饭的时候看这条故事线,上集过后无法直视南瓜汤,这集过后怕是无法直视各种派了。

再也无法直视派了

艾莉娅·史塔克

旅馆的人边吃派边讨论着当今局势,艾莉娅被热派认出,巨大的变化让热派忍不住问道:“你经历了什么,阿利?”二丫这六季所经历的,三言两语怕是难以说清。

热派

热派告知二丫雪诺已经在私生子大战中获胜,成为北境之王。一直以为临冬城还在小剥皮手里的二丫一开始不相信,然后她立刻起身离开。临行前她和热派告别:“照顾好自己,热派,尽量别死。”能在乱世之中保全性命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情。

二丫:“照顾好自己,热派,尽量别死。”

此时的二丫离君临只有二百里,她犹豫是继续南下去刺杀瑟曦还是调头北上去和亲人团聚,最终她调头朝临冬城行进。

二丫决定调头北上

二丫在河间地碰到了群狼,领头的正是她曾经的冰原狼娜梅莉亚。娜梅莉亚因为第一季替二丫出头咬伤了乔佛里开始了六季的逃亡(最后顶罪的是珊莎的冰原狼淑女)。

二丫的冰原狼娜梅莉亚

二丫放下缝衣针,伸出手试图让娜梅莉亚跟随自己回家。娜梅莉亚认出了眼前的人就是曾经的主人,但它没有回应而是扭头带着狼群离开了。

二丫:““跟我走吧,回临冬城去。””

艾莉娅失望伤感,可随即挤出一丝微笑说道:“那不是你。”(That's not you)

艾莉娅应该是回想起了多年前和父亲柰德的对话: 柰德微笑着说:“你会嫁给某个达官显贵,管理他的城堡,你的儿子们则会当上骑士、王子或者领主。” 那时的自己面对父亲的规划,坚定的说:“那才不是我。”(That's not me)
That's not you /That's not me

艾丽娅觉得现在的自己如同当年的柰德,希望对方听从自己的规划,此时的娜梅莉亚正如当年的自己,它不再对自己言听计从。娜梅莉亚也许和自己一样,注定要过浪迹天涯的一生。

葛雷乔伊海战

雅拉·葛雷乔伊的铁群岛舰队正按照小恶魔的计划,带多恩的沙蛇们回阳戟城。所有人似乎都轻敌了,全然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

沙蛇们兴奋的讨论着,多恩女王和雅拉在席恩面前卿卿我我,即将颠鸾倒凤之时,忽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感到一股强烈的震动,如此不识趣的攸伦·葛雷乔伊从天而降,随之雅拉姐弟这边的海上军队不堪一击,迅速溃败。

攸伦·葛雷乔伊

攸伦挟持了雅拉,让席恩迅速放弃抵抗,此时的席恩面临两难境地。

攸伦挟持了雅拉

冲过去也是送死,席恩最后还是被激发出了“臭佬”本性,扔下姐姐独自跳船逃跑。雅拉的眼神中由对弟弟的期待变成了绝望。

席恩想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铁种,然而他始终无法突破小剥皮曾经带给他的心理阴影,心理障碍不是短时间就能治愈的。

席恩扔下姐姐独自跳船逃跑

此役过后,龙妈的海军几乎全军覆没,也就是说已然没有了退路,当然强大的龙妈也不需要退路。多恩女王和雅拉被抓,开挂的攸伦完成了他对瑟曦的承诺,献上了一份大礼。


PS.原本一共有30多张图片,我努力的控制自己不插入过多图片。这一集又破了一个记录,写了5500多字,如此长的篇幅感谢各位耐心阅读。

还有我写上一集文章(《权力的游戏》S07E01:Shall we begin?)的时候貌似出现了一个错误,我有点脸盲,感觉所有野巨人都长成一个样,所以我上次说第一集走在异鬼大军队伍里前面的那个是旺旺(长得像而且眼睛貌似受伤)。也有人说那不是旺旺,因为它在上季死在临冬城,尸体早都火化了,又怎么能有机会被异化呢?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晶姐说影视 (专注影视的深度连载和细节解读)

微信公众号:晶姐说影视

1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