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袭华美的饱,爬满了蚤子

山水有清音
几个月前在上海的时候,因为一些事,张爱玲的这句话不时冲击着脑神经。曾经以为她的文字过于冷眼旁观,那一刻我想,只有上海人,生活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的人,才写得出这样的句子,而尤为适合那些在上海苦苦想要过上好日子的外地女孩。衣着明艳,出入写字楼和餐厅,周旋在情场,顾盼生辉,计算每一个可能的好处,掩饰着窘迫、急切和心机。我想不出更合适的概括性描述了。
最近看了这部热播剧,又多了一些想象。比如凌玲,这个令人讨厌的第三者,她工作勤奋,对同事低调有礼,对孩子指导耐心,精明归精明,似乎也不是一个恶毒后妈。是什么样的魔力让她成为拆散别人家庭的那个坏人?尽管那个家庭原也不牢固了,如果没有催化剂,却也能过得下去。也许是生活压力、欲望或野心,和个人能力不相称的时候,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来填补,并且美化为爱情。
罗子君在全职太太那个阶段,演出了一个漂亮而又精于计算还有点可爱的上海女人的样子。至于那些看起来让她老公无语的地方,比如抢走孩子的苹果,角膜脚膜不分,她应该不是不懂,她是在撒娇,并且是恃宠而骄。只是她没有意识到,那个时候她的爱人已经疲于去解风情了。也许选择做全职主妇,就该把太太当作职业来经营。家庭生...
显示全文
几个月前在上海的时候,因为一些事,张爱玲的这句话不时冲击着脑神经。曾经以为她的文字过于冷眼旁观,那一刻我想,只有上海人,生活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的人,才写得出这样的句子,而尤为适合那些在上海苦苦想要过上好日子的外地女孩。衣着明艳,出入写字楼和餐厅,周旋在情场,顾盼生辉,计算每一个可能的好处,掩饰着窘迫、急切和心机。我想不出更合适的概括性描述了。
最近看了这部热播剧,又多了一些想象。比如凌玲,这个令人讨厌的第三者,她工作勤奋,对同事低调有礼,对孩子指导耐心,精明归精明,似乎也不是一个恶毒后妈。是什么样的魔力让她成为拆散别人家庭的那个坏人?尽管那个家庭原也不牢固了,如果没有催化剂,却也能过得下去。也许是生活压力、欲望或野心,和个人能力不相称的时候,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来填补,并且美化为爱情。
罗子君在全职太太那个阶段,演出了一个漂亮而又精于计算还有点可爱的上海女人的样子。至于那些看起来让她老公无语的地方,比如抢走孩子的苹果,角膜脚膜不分,她应该不是不懂,她是在撒娇,并且是恃宠而骄。只是她没有意识到,那个时候她的爱人已经疲于去解风情了。也许选择做全职主妇,就该把太太当作职业来经营。家庭生活中的情绪处理,可能比职场还要复杂。在这个三维时空里,没有一个点适合放飞自我,即使在家里也不能。
至于唐晶和贺涵这一对,按照本来的路线发展下去,是有意思的。他们相互试探,算计,不敢交付真心,却也始终不离开对方。试想是什么决定了正常女性在婚恋中的选择?是初心,还是男性潜移默化的影响?而所谓初心,又是什么?在选择成为家庭主妇或者职场女性的时候,那一刻她们无疑是认定了的;那么在经历变故之后,此刻的初心必定不同于彼刻。有时候想如果波伏娃没有遇到萨特,她选择了一个普通一点的男人,是否她也会像普通人一样?反过来想,如果不能成为伟大的女性,或许还是不要选择过于自由的婚恋方式。
离婚后罗子君的道路似乎成了凌玲的镜像,介入他人感情,至少没有拒绝来自好友男友的好感,但又不主动做坏人——逼迫男人在复杂的关系里作出倾向自己的抉择。她是自私的。
唐晶是喜欢的,虽然前期显得有些平面化,但是后期的爆发没有让人失望。而且她也是全剧最像职场精英的人。贺涵的说教实在太多,配上抑扬顿挫的语调,他的人物设计更像一个职场上的掮客。剧情走向也证实,贺涵的确是个道德感薄弱的人,跟薛甄珠仿佛异曲同工。而陈俊生则至始至终带着一股既怂又不服的气质。时髦的深夜食堂,像是独立的存在,构成剧里单独的线索。
可能编剧是特意想要展示观众不愿看到但在现实里确实存在的事实:勤勤恳恳的受排挤,善于钻营的过上好日子。尤其是配合他们生活的大环境去考虑。
看剧不开心,好在可以看看好看的衣服。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