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北斋有点萌——《绣春刀·修罗战场》影评

赤道往北40度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北斋这个姑娘,才貌双全,什么都好,只有一点,运气不好。她本也算是书香门第,不料父亲因诗获罪,一夜之间就家破人亡。北斋自己被流放到南方做瘦马,投水自尽时被信王救起,从此就走上了另一条路。 北斋是个革命者,但也不能算是东林党,她应该是对东林党抱有希望的那一类人,她说父亲“只不过”做了一首诗,由此可以推测她父亲并不是哪一党,也没有卷入党派之争,却被罗织罪名,牵连进冤假错案的可能性更大。

理想向左,现实向右。

北斋的想法很简单,扫除阉党,杀魏忠贤,改变这个世道。她的这个目标在当时几乎可以说是白日做梦,可能大多数人连想都不敢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北斋家被抄了,没有钱;家族...

显示全文

北斋这个姑娘,才貌双全,什么都好,只有一点,运气不好。她本也算是书香门第,不料父亲因诗获罪,一夜之间就家破人亡。北斋自己被流放到南方做瘦马,投水自尽时被信王救起,从此就走上了另一条路。 北斋是个革命者,但也不能算是东林党,她应该是对东林党抱有希望的那一类人,她说父亲“只不过”做了一首诗,由此可以推测她父亲并不是哪一党,也没有卷入党派之争,却被罗织罪名,牵连进冤假错案的可能性更大。

理想向左,现实向右。

北斋的想法很简单,扫除阉党,杀魏忠贤,改变这个世道。她的这个目标在当时几乎可以说是白日做梦,可能大多数人连想都不敢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北斋家被抄了,没有钱;家族被灭,没有人;并非王侯贵族,没有权;从小养在深闺,不会武。 北斋只会题诗作画。 这是一个地狱级别难度的团队英雄本,一个刚出新手村的小白是不可能单刷BOSS的,况且此小白等级太低连副本都进不去,也是艰难。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信王。信王是她救命恩人,有强大的实力,信王也想扫除阉党,杀魏忠贤,改变这个世道。北斋开开心心就加入了信王领导的全服第一公会。 入会以后,北斋发现自己处境十分尴尬。信王手下高手如云,北斋却只会吟诗作画,团战需要的职业技能她貌似一样都没有。这么一看,开荒扫除阉党英雄本撸掉大BOSS魏忠贤这事儿,她好像只能在一边喊加油了。 她发现自己想做的太多,但能做的太少。对于北斋这只“笨鸟”来说,摆在面前的有三条路: 第一条,笨鸟先飞(难度大技术含量高攻略不好找); 第二条,笨鸟不飞(让信王去完成,她在信王庇护下继续落难前衣食无忧的生活) 第三条,下个蛋,然后把希望寄托给下一代(什么鬼) 落难前的生活,她是回不去了,她也不愿意回去。北斋应该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条路。她也想为自己、为时代做些什么。她要找到一条对武力值没有硬性要求,又能对革命起作用的路。 坦克攻击治疗都做不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有最后一项辅助技能,给团队加buff。 她用画笔直指时政要害,针砭时弊。我物理攻击确实战五渣,可我魔法攻击用画作启蒙一下看客思想,冲击一下东厂根基,撬一撬阉党墙角,这总可以吧。广泛撒网重点捕捞,看到了我画作的人总有一些被我影响的人,哪怕一时无法显现影响,但长此以往自有成效。 事实证明此项辅助技能确实卓有成效,不仅影响力颇大上了东厂黑名单被锦衣卫盯上,还利用“北斋先生”这个名号骗出太监郭真,在刺杀郭真计划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暂且略去不表。 北斋由于自身条件所限,总被现实各种打击。她想为家族复仇,却手无缚鸡之力;她想奋战在革命第一线,却是战五渣;好容易找到用画作警醒世人的方法,却暴露身份只能拼命逃避追杀;她想用《宝船监造纪要》救沈炼和裴纶一命,最后三人却不得不一起逃命…… 现实总是和北斋的愿望背道而驰,但无论过得有多不理想,都没能阻止北斋做她要做的事,她总能在现实里找到平衡点,即使举步维艰,她仍然在一步一步往前走。

爱情向左,信仰向右。

什么是喜剧的爱情,当然是志同道合。 最初的北斋是幸运的,她的爱情和她的政治信仰是一致的,信王和她有共同的目标,扫除阉党,杀魏忠贤,改变这个世道。 北斋和信王的办公室恋情,是得到同事丁白缨的极力拥护的,丁白缨作为一个衷心且执行力很强的下属,也对北斋施放了最大的善意。有支持自然有反对,陆文昭这个多年单身狗就看北斋横竖不顺眼,当然是为了信王大业,但丁白缨对北斋过于关注会不会也是原因之一此处略去不表。 北斋是天真的,她相信信王,相信团队,相信自己,相信未来。她虽然突遇飞来横祸,家破人亡,经受了巨大的精神打击,但北斋并没有在生活上吃过很多苦,她被流放到南方做瘦马,还没到目的地就投了水,被信王救起后一直衣食无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信王把她保护得非常好,她还不够了解世事无常和人心险恶。这样的北斋自带一种中二和热血气息也就不足为奇了。 什么是悲剧的爱情,自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北斋和信王的矛盾,越到后期会越来越凸显,因为越到后面越是需要牺牲。 一将功成万骨枯,信王是“将”,北斋、丁白缨、陆文昭、沈炼就是那“万骨”。革命是要有牺牲的,信王眼里,破绽都是要铲除的,牺牲别人,这是上位者的思维;北斋眼里,同伴是不能被抛弃的,要牺牲自己,这是下位者的觉悟。 不同的地位和思维方式注定北斋与信王渐行渐远,和沈炼越走越近。 信王不喜欢北斋画画。他说,笔墨生是非。沈炼悉心收藏北斋画作。他说,我喜欢这只蝈蝈。 信王追杀她,不想暴露自己。沈炼保护她,要她自在画画。 信王为了大业要牺牲她的生命,沈炼为了她要牺牲自己的生命。 北斋和沈炼,是互相慢慢被对方吸引的。 为什么会有女人不喜欢沈炼?换一个问法,有高富帅男友的妹纸为什么不会对另一个帅哥暖男一见钟情? ——当然是因为帅哥暖男来晚了呗。进餐高峰期需要等位,感情来迟了自然需要排队。没毛病。 沈炼男神这么好为啥老是备胎啊? ——北斋妹纸没有驾照,从不养备胎谢谢。

理智向左,情感向右。

北斋和沈炼,本来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是不该认识的,但他们却又互相吸引。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前文分析过,北斋这个妹纸被信王养得天真又中二还有点轴,但是北斋并不傻。她的单纯来源于经验不足,但她也有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强大的抗压能力和适应能力。在她的字典里,是没有“毁灭性打击”这个概念的,多惨痛的经历,多强烈的精神刺激,她都在最短时间内接受并消化,拍拍身上的土,擦干眼泪,继续走自己的路。 被凌云凯非礼时候她做了唯一能做的事,用眼神哀求沈炼,最后她赌赢了。差点被凌云凯强暴时她拼命挣扎,换来凌云凯更暴力的压制时她就放弃挣扎了,她知道挣扎无用,哭喊会更加刺激施暴者,所以她选择了对自己伤害最低的方式,把屈辱和恐惧化成了急促而沉默的呼吸。沈炼误杀凌云凯时候,她又用满点的翻窗技能成功逃脱。 她跑去沈炼家找《宝船监造纪要》,被裴纶堵在家里。躲藏是不可能的,此时此刻三个选择摆在北斋面前: A 装沈炼母亲(这娘也太年轻了) B 装沈炼女儿(这女儿太超龄了) C 装沈炼妻子(选我选我选我) 吃货裴纶竟然没察觉异常。于是就出现了沈炼回家看到裴纶管北斋叫嫂子的一幕,也有了北斋紧张得握紧拳头微微颤抖沈炼握住她的手安慰她的一幕。 北斋从沈炼处接收到的反馈是安全的,才会表现出俏皮傲娇的一面:“你把图纸给我,我送你出城。”包括后来北斋在船上傲娇地对沈炼说:“我就是逆党。”坐在船头等天亮时候北斋百无聊赖地揪着手边的草。发烧时北斋对沈炼说:“灌我喝了四碗水,能不热吗?”可以说在沈炼面前,北斋是无意识表现出了很多小女孩天性的特质,而这些是她在信王面前不会展现出来的。

北斋说,投水的感觉那么难受。但她再一次面临溺水的恐惧时,即便被吓到眼泪汪汪浑身颤抖,也还是咬紧牙关保守秘密。沈炼明明是审问者,却更紧张地盯着绳子,最后认输一样下去捞人,也是挺逗的。 巷口对视那部分,北斋有点叛逆又有点挑衅的眼神,潜台词“看得这么紧,我还不是跑了?现在都是人,你敢来抓我吗?”沈炼只是沉默地看着她,最终抬手将《宝船监造纪要》扔给了她。北斋错愕地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她拿了图册转身,脚步却已经不再如之前那么坚定。

北斋看到通缉沈炼和裴纶的消息,她无法坐视不理。沈炼费劲力气得来的图册就这么轻易地给了她,所以她又回去找他们,她想用《宝船监造纪要》求信王救他们一命。沈炼却因担心北斋安危自己去送图纸。裴纶一句话“你们没关系,他能为你做到这样?你能为他做成这样?”也是道出很多观众的心声。 沈炼说:“你拼命保护的那个人想要杀你。”北斋说:“我相信自己。我相信这阉党横行的世道终会过去。”三人出城时沈炼说:“他说他会来找你,他让你自在画画。”北斋说:“他最不喜欢我画画,他说笔墨生是非。谢谢。”她知道自己已成弃子,她知道自己被信王背叛,她知道她没有伤情的权利。但她维护沈炼善意的谎言,她装作不知实情,笑着流泪,将伤心掩饰成感动。北斋用最短的时间把所有冲击都消化完,装睡时候听到沈炼和裴纶的对话时,她只是闭了闭眼睛,眼眸低垂,敛去了眼底的一切神色。

被曾经的心上人当成破绽追杀怎么办?痛骂对方狼心狗肺吗?废话当然是专心逃命了。北斋不但会画画,还能帮沈炼装弩箭呢。沈炼让北斋过桥先走时,北斋应该还是相信他们能把追兵解决掉的。但她跑着跑着突然不想要这么走掉了。她没有时间想清楚自己对沈炼是什么感情,算不算爱,她只是想回去等一个结果,等一个全身而退的结果,如果失败了,那就从桥上跳下去。能同生共死也算是战友了。 并非以身相许,却能以命相托。 但沈炼不要她的以命相托,他砍断吊桥,将生的希望留给北斋,于是北斋将自己的名字留给沈炼。“妙玄”这个名字,只对北斋和沈炼有意义。

杭州城水边别墅住一大触画师,擅画物,也画人,但只画一人。 一个热血中二文艺女青年。 她是北斋,她为自己代言。

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