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望

me
当一个人找不到活下去的路,犹如飞蛾扑火,即使前方横着面玻璃,那玻璃也会变成他的葬地。
       明末天启年间,社会动荡,内有阉党干政,朝纲不振,外有满族入侵,边境动乱。修罗战场,萨尔浒之战是底层官兵陆昭文和沈炼逃出生天的战场。此一战,尸横遍野,血染寒天,活下来的像卑贱野狗,死去的如炼狱之鬼。陆昭文低眉沉吟吐出了几个字:“得换个活法!”或许他那时已隐隐有一丝辟天换地的想法吧。
       大战回来,改头换了面的陆昭文和沈炼,换了身行头,做了锦衣卫的千户和百户,以前在外面是替主卖命,保家卫国;现在则惴惴行走在皇宫,替主杀人,维稳朝局。查案办案,邀赏立功是生计大事,没了案子,也就没了饭碗和前途。这天沈炼发现一宗命案,想独自吃下这件案子升官发财,不好的是手下人不小心走漏案风声,引来另一百户相争,两派人马分作两团互峙不让。在大明朝,锦衣卫就是皇上为了监察公众有无欺上瞒下的忤逆行径而设立的监听和刑罚机构。不巧沈炼带的兵里有个喝多了大嘴的,偏偏多说了几句九千岁魏忠贤的闲话,被当庭记录在无常簿,成为罪证,也是因此丧了这小兵的命。沈炼...
显示全文
当一个人找不到活下去的路,犹如飞蛾扑火,即使前方横着面玻璃,那玻璃也会变成他的葬地。
       明末天启年间,社会动荡,内有阉党干政,朝纲不振,外有满族入侵,边境动乱。修罗战场,萨尔浒之战是底层官兵陆昭文和沈炼逃出生天的战场。此一战,尸横遍野,血染寒天,活下来的像卑贱野狗,死去的如炼狱之鬼。陆昭文低眉沉吟吐出了几个字:“得换个活法!”或许他那时已隐隐有一丝辟天换地的想法吧。
       大战回来,改头换了面的陆昭文和沈炼,换了身行头,做了锦衣卫的千户和百户,以前在外面是替主卖命,保家卫国;现在则惴惴行走在皇宫,替主杀人,维稳朝局。查案办案,邀赏立功是生计大事,没了案子,也就没了饭碗和前途。这天沈炼发现一宗命案,想独自吃下这件案子升官发财,不好的是手下人不小心走漏案风声,引来另一百户相争,两派人马分作两团互峙不让。在大明朝,锦衣卫就是皇上为了监察公众有无欺上瞒下的忤逆行径而设立的监听和刑罚机构。不巧沈炼带的兵里有个喝多了大嘴的,偏偏多说了几句九千岁魏忠贤的闲话,被当庭记录在无常簿,成为罪证,也是因此丧了这小兵的命。沈炼第一桩命案就晦气的折了个兄弟,第二桩命案就是无意间打死了这抢案的对头,第三桩命案就是皇帝游水沉船染病的案子。三件案子看似无因无果,互不瓜葛,但命运没放过这位精于断案的沈百户,一不小心撞破了老大哥陆昭文的秘密:陆昭文投主忤逆,要刺杀皇上,以便信王也就是后来的崇祯登基即位,做新皇帝朝前鹰爪,飞黄腾达。陆昭文没忘在修罗战场冰冻寒天里横亘的活法。只可惜他忘了,没登基前的崇祯也只是一个空有噱头的储君壳子,权力大不过遮天蔽日的九千岁魏公公,崇祯都泥菩萨过河要魏忠贤来保,而那些为他卖命的只是他渡河时多涂的一层泥,化入水里的也先是这些人。截杀沈炼的路上陆昭文说了句话:“人活到这个岁数,什么信念、热情都磨的差不多了,人活着总得有点什么奔头吧。”像热锅上的蚂蚁,像跌落井里的不幸之人,想在没路的墙上撞开一道口子,不论方向对错,陆昭文的心恐怕早已失了魂吧,活着对他来说是种无望的折磨吧!无望的挣扎,无望的想改天换地,无望的想变换生命,但却一直让自己做了枚棋子,而不是执棋者。这个局他没走出来。
        沈炼,修罗战场活下来的另一个无望者,他重来没想过要挣扎,仿佛是看到了生命的答案,他默然的接受着命中所有的安排,江湖的打打杀杀让他还能体验刀活着的律动,即使到最后的突围战,他心里一直念叨着:“我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无聊的做这些事……”。萨尔浒之战他已经丧失了追寻生活的想法,且行且走的随波逐流,生命的方向对他来说是去了磁的指南针,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是因为他还活着。可能他陷入这场漩涡中得到的最大的慰藉就是北斋姑娘的柔怜让他生了爱护的情意,也仅有这份淡薄的情意暂时解救了他无望的心。沈炼一个真正的落叶,随风而逝。所以,崇祯让他活了下来,因为对于崇祯来说,这片落叶是把无欲无望的绣春刀,可伤人却不伤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