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 6.3分

国产片的全新烂法

孙正达
有很多导演,是凭借自己个人化的导演风格打下了一片天地的,这里面有姜文;还有一些导演,是打下了天地还能治理得很好的,这里面就没有姜文了。
《一步之遥》可谓是姜文个人生涯的最大格局作品,也是国产片中凤毛麟角的大手笔之作。片头索尼哥伦比亚公司的商标出现时,电影院不乏啧啧称奇之声,仿佛此片整体的投资、技术都把国产片带入了一个新的次元。的确,身为华语3D-IMAX实拍第一人,姜文的确给国产电影带来了一些全新的元素——但可惜是一种前无古人的烂法。
烂在何处?
媒体首映第一波影评出现时,批评的声音中最频繁出现的两个字就是“自恋”,其次是“看不懂”:一个“自恋”的导演,无非是对自己讲故事姿态的迷恋高于对观众的尊重;而一个拍出主流院线电影,却让观众直呼“看不懂”的导演,多数也是在叙事中存在某些问题。
《一步之遥》过度执迷于致敬、隐喻、歌舞这些外在“形式”,从预告片中就展现了在美术、布景等等技术方面的极大野心,但无奈,姜文这回也确实是栽在这上面了——好的电影应该让技术为剧情服务,而非反其道而行之。《星际穿越》的硬件技术可圈可点,但不同于迈克尔·贝,克里斯托弗·诺兰显然不想让观众走出电影院后齐声夸赞片中...
显示全文
有很多导演,是凭借自己个人化的导演风格打下了一片天地的,这里面有姜文;还有一些导演,是打下了天地还能治理得很好的,这里面就没有姜文了。
《一步之遥》可谓是姜文个人生涯的最大格局作品,也是国产片中凤毛麟角的大手笔之作。片头索尼哥伦比亚公司的商标出现时,电影院不乏啧啧称奇之声,仿佛此片整体的投资、技术都把国产片带入了一个新的次元。的确,身为华语3D-IMAX实拍第一人,姜文的确给国产电影带来了一些全新的元素——但可惜是一种前无古人的烂法。
烂在何处?
媒体首映第一波影评出现时,批评的声音中最频繁出现的两个字就是“自恋”,其次是“看不懂”:一个“自恋”的导演,无非是对自己讲故事姿态的迷恋高于对观众的尊重;而一个拍出主流院线电影,却让观众直呼“看不懂”的导演,多数也是在叙事中存在某些问题。
《一步之遥》过度执迷于致敬、隐喻、歌舞这些外在“形式”,从预告片中就展现了在美术、布景等等技术方面的极大野心,但无奈,姜文这回也确实是栽在这上面了——好的电影应该让技术为剧情服务,而非反其道而行之。《星际穿越》的硬件技术可圈可点,但不同于迈克尔·贝,克里斯托弗·诺兰显然不想让观众走出电影院后齐声夸赞片中的爆炸、飞船和机器人。《一步之遥》对形式的痴迷,在故事上产生了不少的消极影响:开篇的花魁选举大赛,姜文不惜和葛优说了半天双口相声,只为串起一场场和后文毫无关联的轻歌曼舞。如此铺垫背景的元素如果想不惹观众厌烦,最合适的呈现节奏有很多种可能,但《一步之遥》中长达半小时的原地踏步显然不在其中。
比起开头丝毫没有叙事意图的优哉游哉,姜文在后面就显得非常沉不住气,一股脑地将想讲的故事强行推进,为此不惜采用大段讲给观众听的叙述性对白,和比对白还要啰嗦的画外音来把故事“讲”出来,但凡入行的编剧都知道,剧本首要法则是“Don't tell me, show me.”但在本片中, telling很多,而showing很少,因此所有角色都显得很“怪”,为什么所有女人都爱上了姜文?为什么一次拉筋就能让武大帅喜笑颜开?正是这种情未到而行先至的角色设计,让观众觉得并不信服,所谓“看不懂”也是“正常人并不会这样”的礼貌说法,对故事的不信任感、间离感才是观众内心的真正想法。因此可以说《一步之遥》没有像传统国产烂片一样拘泥于低俗的笑料和来源于网络的段子,而是以对形式的过度追求和内容的匮乏空虚组合出了一种烂片的新形式。
审查何罪?
电影上映之前,另一件广为人知的事件就是《一步之遥》的审查风波。因为审查没有通过,导致片方临时取消首映礼,造成了不小的经济损失。在现如今影片质量如此尴尬,首映过后差评如潮,怀疑一切的罪魁祸首其实是广电总局也是人之常情。但且慢,这次的广电总局虽说不是无辜,却也不用为影片尴尬的质量负太大责任。
首先来盘点一下《一步之遥》中确实因为审查制度被影响了的部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原定的“花魁(妓女)大选”被修改为“花国总统大选”,因此相关的台词和镜头都能看出经过了大刀阔斧的修改。其中一段舒淇的演讲尤其明显,耳朵尖的观众可以听出来舒淇的大多数对白都是后期配音重录的,而且效果并不完美,有明显赶工的迹象。而且片中那英饰演的角色,唯一合理的身份就是舒淇的“妈咪(老鸨)”,在经过审查的成片中将二者的关系“规范”了一番,反而显得莫名其妙。
诸如此类的审查成果在片子里还有几处:“青龙白虎”因为其不雅的性暗示,被字幕引导为“青卢”和“白狐”;“初夜权”被修改成“初嫁权”等等。但相比于整部电影的啰嗦、冗长、叙事不清,这些来自广电审查的缺点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耀眼了。如果说这部电影“这里被删了”、“这里太短了”可以归咎于审查制度的删减,那本片“这里好啰嗦”、“这里没个完”就真的只能归咎于导演姜文的自恋了,遗憾的是,《一步之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缺点是属于后者范畴,这次还真是赖不着审查。
致敬何用?
“致敬”应该是《一步之遥》的关键词,从全片第一个镜头开始,对科波拉、库布里克、劳埃德·培根、卓别林、乔治·梅里埃、库里肖夫等电影大师的致敬就未曾停止,但遗憾的是,这种致敬的代价却常常是将观众间离于故事,导致非电影发烧友的观众既看不懂故事,又看不懂致敬,最后两头不讨好。
就拿电影第一场戏来说,任何看过《教父》的观众都能在第一场戏中找到众多熟悉的元素:“教父式”布光造成的人物面部阴影,缓慢拉远的长镜头,大段的台词,西装上的红花,手里的白色小动物。以致敬《教父》的标准来看,这场戏可以打满分,但以电影本身的叙事高明程度来讲,这场戏恐怕只能负分滚粗:开头提到的吃面、锅气、意大利女士这些元素,在后面完全没有呼应,纯属为了荒诞效果的生拉硬套,大段大段的演讲最后只在奇异的逻辑下得出“要办选美,要花钱”这个莫名其妙的结论。而不同于运筹帷幄的教父马龙·白兰度,姜文饰演的角色在全片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狼狈的逃犯形象,更加显出开头摆谱的莫名其妙。
如果打比方的话,一部电影的故事就好比长相,拍摄所用的手法好比衣着,锦上添花的致敬就相当于首饰。美人素装也是比丑怪穿金戴银好看百倍,《一步之遥》的致敬所表现出的矛盾于故事、执着于形式、沉迷于展示的特点都让这些本来可能使人会心一笑的举动变得惹人讨厌起来,全片如同黄牙抠脚大汉手持金链狂舞,生怕你看不见、认不得,也是丧失了致敬这个行为的原本意义。
情商低的人时常不知道自己几时该闭嘴,情商低的导演亦如是。姜文在《一步之遥》里的表现被指责为“自恋”、“自high”并不过分,因为他此次确实将对自己的痴迷凌驾于对观众的尊重之上,一切应该在身上的戏都落在了口头,大段大段的话唠让整部电影丧失了所有的机灵。而在影片后半段,姜文饰演的角色在身居事外的情况下,强行因为个人脾气大打出手将自己置于危险,实在是像极了《鬼子来了》里的马大三怒屠俘虏营——也许姜文已经达到了致敬自己的自恋新境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步之遥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步之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