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生活,快乐做人

野鹿
2017-07-27 09:22: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丧是第一生产力。



不要反驳我,那等于否定了整部电影。在这《东京奏鸣曲》里,你想象得到的日常丧齐活了。从学生时代的到人到中年的消极解脱,统统塞进一个四口之家。黑泽清手起刀落地劈出一个横切面,教你欣赏这分崩离析的残酷美。


一家之主龙平正遭受中年危机,本来的职务也是朝九晚五毫无生气,但起码不愁温饱得以确保生活在“正常”轨道上日复一日地推进。这样的螺丝钉在这片土地上比比皆是,进一间摆得上台面的公司,一年、五年、十年,心安理得地被消耗,终其一生换稳定。


情节推进甚至不用靠主角自我觉醒,经济洪流下,廉价劳动力的涌入冲倒了龙平屁股底下的交椅,被迫做出的改变有种失控的迷幻。他回家照常说一句“塔达以马”,拿离职金应付了妻子索要的家用补贴。转而第二天去求职中心受奚落,领救济食品,挨过一天中最难度过的黄昏,再踏上归途,昏睡在乏味的电视机前。


某天,龙平在发放救济食品的队伍外认出了老同学嘿须,几个回合的对话下察觉到对方和自己沦落到相同处境。于是一个人的丧变成两个人的抱团毁灭:一起吃救济食,为能呆在全天免费的图书馆心有窃喜,分享设定手机闹钟以假装一切正常的小trick,去












...
显示全文
丧是第一生产力。



不要反驳我,那等于否定了整部电影。在这《东京奏鸣曲》里,你想象得到的日常丧齐活了。从学生时代的到人到中年的消极解脱,统统塞进一个四口之家。黑泽清手起刀落地劈出一个横切面,教你欣赏这分崩离析的残酷美。


一家之主龙平正遭受中年危机,本来的职务也是朝九晚五毫无生气,但起码不愁温饱得以确保生活在“正常”轨道上日复一日地推进。这样的螺丝钉在这片土地上比比皆是,进一间摆得上台面的公司,一年、五年、十年,心安理得地被消耗,终其一生换稳定。


情节推进甚至不用靠主角自我觉醒,经济洪流下,廉价劳动力的涌入冲倒了龙平屁股底下的交椅,被迫做出的改变有种失控的迷幻。他回家照常说一句“塔达以马”,拿离职金应付了妻子索要的家用补贴。转而第二天去求职中心受奚落,领救济食品,挨过一天中最难度过的黄昏,再踏上归途,昏睡在乏味的电视机前。


某天,龙平在发放救济食品的队伍外认出了老同学嘿须,几个回合的对话下察觉到对方和自己沦落到相同处境。于是一个人的丧变成两个人的抱团毁灭:一起吃救济食,为能呆在全天免费的图书馆心有窃喜,分享设定手机闹钟以假装一切正常的小trick,去对方家做客打掩护。当龙平再次求职失败后在路边撒野:“嘿须,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愿意接受任何挑战,却没有人愿意接纳我!”


老同学的反应是濒死的平静:“我觉得我们好像沉没中的船只,救生艇早已渐行渐远,海水灌到脖子了,明知求救无援,却还在盲目地找寻出口,也可以说是没有勇气潜入水中。救生艇已经开远了,上面只有女人、小孩和年轻人,弃我们而去了。”


别急着赞扬他的通透,这是自我毁灭的伏笔。回顾人生几个时间节点上,你拼命想把一切看透,可知道了答案的你,要么毁灭,要么虽生犹死。



龙平一面在人前西装革履以保证社会身份的形象不倒,家庭内部还要维持父系权威,但怨气外露的野蛮镇压效果不尽如人意。


妻子是传统的日本女性形象,全职太太,三从四德。这其实是我最抵触的女性存在方式,但又是“和谐社会”所需要的基石。男人需要一个甘心情愿的奉献者;家庭需要一个压抑自身爱好的牺牲者,哪怕她的爱好只是无害的驾车;社会也需要一个没有脾气的平民。于是他们合伙打造出了这位三百六十度“听话”的太太。甚至当儿子需要家长签名参军文件时,她稍有犹疑,儿子都会笑眯眯地回应:“不想签就算了,外面有组织代替监护人做证明。”

一败涂地。

她是抗争失败后选择了认命吗?还是入戏太深把慢性毒药当糖吃?这里逃不开谈论女性的特质:母性。前几日一个我钟爱的博主刚发了有关为人母的博文,“我自己的感受重要吗?不重要,宝宝开心最重要,他快乐,我就快乐了”。

影片里的线索也给得直白。

小儿子偷偷学琴被她知道,她说:“我蛮喜欢会弹钢琴的男人。”
大儿子劝她何不离婚,她说:“当妈妈并没有那么糟哦。”
低眉顺眼多年,充当红脸帮衬着丈夫维持体面,可也在他对儿子大打出手后忍不住揭他失业的短,奚落他的“狗屁权威”。

尽管身处这段婚姻一早就如沉入深海,连渴望被搭救的心情都藏得小心翼翼。可一旦涉及到孩子的问题,她的目光里有赴死的觉悟,那里面是对孩子的无限包庇和对自己无底线、无悔地透支。

就这点来说,罗振宇说世界是属于女性的,你不能不认。


大儿子贵在影片前半部只匆匆瞥见几次身影。从父母的交谈中探听到一丝线索:做着兼职,平日里几乎和家人交流甚少,尤其和父亲更是打不上照面。初次正式有他的场景是在街头发着传单,你能想象这样一个即将步入成年世界的少年的内心独白:如果操贱业可以是一种独立的证明和对父权的反叛的话,我做。

收工后和同伴坐在马路牙子上做着翻天覆地的梦。“当总统”的豪言壮语和“骑机车不戴安全帽”的幼稚规矩放在一起,只有从十八岁的男孩子口中说出不会觉得可笑,反而连逼近直线的心电图都会为这初茬的志气划几个高峰。

和父亲的正面冲突就源自马路牙子上的大梦。要当兵,参美国的军。两代人价值观差异的隔阂早就存在,青春期的荷尔蒙鼓舞他扮上父权反抗者的角色。关乎少年理想的决定推波助澜,终于要直面这风雨飘摇的权威。
我是女孩子,但这样父子对垒的场景间接也听闻不少。母子和父女间有天生的异性缓冲带,母女双双为女性又比较不容易达到燃点。惟有父子,阳刚又不善言辞,能用拳头解决的事轻易不用文字。可角色互换来看,一面是鲁莽打下一拳后又为担心你而多长几根白发,一面是把不服的硬骨头变成最伤人的利刃刺你软肋,最丧的是他自己很清楚这一切。

用最糟的方式解决问题像是种天赋,我们无师自通,最得心应手的就是互相伤害。


小儿子健二尚未经历青春期的敏感,信理想,也信爱。
但他不明白,他像个小男子汉一样向自己冲撞过的老师道歉,为什么老师却一个原谅的机会都不给他?

他不过是想学钢琴,为什么却毫无理由地被否决?

他懵懂地挥舞稚嫩的拳头捍卫他所信的一切,所以抱着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决绝将琴砸在龙平面前,他知道这一砸会换来一顿揍,这是他的第一次“革命”,但我知道他会爱上这种感觉。

我唯愿他爱上“革命”,并用一生践行。


龙平最终还是接受了商场清洁工的职位,擦坐便器时的神情甚至比当初坐办公室时来得更认真。但在商场偶遇妻子时,那一身橙色的连体工作服显得尤为滑稽。他仓皇而逃,路过空旷的商场,喧闹的街市和无人的黑夜。他终于倒在和彼时身份相符的垃圾堆里,掩面呜咽着:

“我真的好想重来。”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文在公众号
野鹿 barbaric deer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野鹿(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56641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奏鸣曲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奏鸣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