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like this

葬爱︴嗨少、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前一阵子又看了两遍《Leon》,忽然明白,之所以从前看不懂,是因为究其本质《Leon》太过童话。套用吕克贝松的原话“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十二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深爱彼此。”                    

长不大,就很难明白童话的好,那些哄骗小孩的手法,让人短暂逃离眼前乏味的现实,从未对大人们失效。电影里总能有一个放肆狂妄的年代,那里有足够死亡和爱情,如同歌词里描绘的那般诱人,其实《Leon》所述也大底如此:

“孤独的人

去寻找另一个生命

它会带上我走”

于是,Mathilda命中注定一般找到另一个生命,开始一名杀手的生涯。Cleaner的生命中,死亡单纯而富有意义,作为死神代劳者专业地行使暴力本身就具有足够仪式化的美感,而主角之一的Loen更是特殊的存在,阴郁自律,每天杀人养花喝牛奶,始终执着于一种近乎原始的秩序与正义,并且,这个人从18岁开始就陷入了一场颇具浪漫主义的中年危机。

也许在杀手眼里,工作里的杀戮只是clean而已,从死亡的分量上来讲,Leon这辈子真正杀过两个人,一个葬...

显示全文

前一阵子又看了两遍《Leon》,忽然明白,之所以从前看不懂,是因为究其本质《Leon》太过童话。套用吕克贝松的原话“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十二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深爱彼此。”                    

长不大,就很难明白童话的好,那些哄骗小孩的手法,让人短暂逃离眼前乏味的现实,从未对大人们失效。电影里总能有一个放肆狂妄的年代,那里有足够死亡和爱情,如同歌词里描绘的那般诱人,其实《Leon》所述也大底如此:

“孤独的人

去寻找另一个生命

它会带上我走”

于是,Mathilda命中注定一般找到另一个生命,开始一名杀手的生涯。Cleaner的生命中,死亡单纯而富有意义,作为死神代劳者专业地行使暴力本身就具有足够仪式化的美感,而主角之一的Loen更是特殊的存在,阴郁自律,每天杀人养花喝牛奶,始终执着于一种近乎原始的秩序与正义,并且,这个人从18岁开始就陷入了一场颇具浪漫主义的中年危机。

也许在杀手眼里,工作里的杀戮只是clean而已,从死亡的分量上来讲,Leon这辈子真正杀过两个人,一个葬送了他年轻时的恋人,一个伤害了他眼前12岁的小女孩。前者是他几十年忘记生活乐趣的开始,后者则让他在人生的最后一天承认了为人的真正乐趣:“睡在床上,有所牵挂,不再孤独”。(sleep in a bed ,have roots,never be alone again)

影片中有一段剧情,Leon把枪口对准睡梦中的Mathilada,打死这个丫头,世界不会发生改变。就像他自己,是一盆没有土地的万年青罢了。然而,故事的最后,Leon为了Mathilada迎来自己的结局。面向死亡是简单而被动的过程。如何面对另一个相似生命,怕是命运最琢磨不透之所在。欲说还休,爱却拒绝,Leon的死,是命运之火的明暗相间,隔着你与我的汪洋,是冥冥中爱情的无力证明。

Leon通往出口的时刻,能听见缓慢的脚步声,模糊闪过了大片的光,外面有着他穷尽生命能想到一切快乐。最后,Mathilda抱着万年青和兔子跑向了街巷尽头,Leon死了。

死前Leon看着门外。身后的人要他性命,他是清楚的,无法再见到Mathilda了,Leon平静地走到结尾面前,看最后一眼,取下了“戒指”,说出了Mathilda的名字,完成了心上人的使命。

就此,“另一个生命”终结。

《Leon》在把控上无可挑剔。在题材还是剧情,类似《完美的世界》,甚至,我认为从感触上,《Leon》是一部公路片。而没有公路片逃的开童话的性质。

我小时候看过那么多童话,如今印象最深的是安徒生。而安徒生童话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海的女儿》,那时我最不明白的是,小美人鱼为了心爱的王子放弃了300年不灭的灵魂,放弃了美丽的声音,只为换来两条行步如刀绞的双腿,在陌生的世界里,她为王子跳舞,然而王子娶了别人,在王子新婚的黎明,海的女儿在阳光下跃入海中,化成了泡沫。说好的幸福呢?

不仅如此,卖火柴的小女孩在除夕夜被冻死了,冰雪女王爱上了猎人然而猎人被她杀死了,锡兵和舞蹈小姐被妖精扔进火炉,最后他们变成了一颗颗小小的锡心。安徒生从来不是家境优渥的格林兄弟,然而那些忧伤的故事能让我记住一辈子。

童话里,我们总期望那个“完美的世界”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尾,然而心里太明白,虚幻而绮丽的世界只有短暂即逝才足以铭记,那里永远没有“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结尾,死亡从主角相遇开始就是故事的唯一走向。曾经的末路狂花,一路向南冲向悬崖的女人们,死了。曾经的越狱逃犯,潇洒来回望断天涯的强盗父亲,死了。曾经拽着锁链沉入熔炉的T-800必须让“一切在此终结”。曾经三日永恒的少年也必须伴着巨轮深埋冰海,一如Guido消失于纳粹集中营,nineteen hundred消失于弗吉尼亚号,才能在人们的记忆里永存。

所以,现在,绒线帽和圆墨镜倒在了通往完美世界的路上。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or is it just when you are a kid?”还是陌生人的Mathilda擦着鼻血,眼睛睁得很大。这向来就是成人童话与童话的最大区别:在美好的幻想中,欺骗小朋友的,是简简单单的如愿,而击垮我们的,是那句“Always like this”。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更多影评

推荐这个杀手不太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