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演艺界大咖,作品还是有些失望。

马哥哥

我是前天晚上开始追剧,今晚刚好看到结局。

先来说说这结局。开放式结局可以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大众不喜欢艺术电影,但不能否认的是艺术电影为主流商业电影贡献了大部分的形式和内容选择的资源。如小人物电影中小人物这一类型的商业化,手持摄影,景深镜头,表现主义灯光布景等。电视剧的开放结局吸取了新现实主义艺术电影叙事方式,让观众在心理上没有答案,模拟生活一般,不到死就没结局,即使肉体没了还有相似的轮回在上演。但是在新现实主义时期,这种结局往往还带有只提出问题而无法解决问题的意味。

再来说说关键部分的剪辑,结局剪辑差评,应该上问下答地转场而不是平行问答,比如女主的陌生人问一句话,男主来答,女主接着男主的话往下说,然后男主的陌生人再问然后女主和男主先后都答同一个问题。而不是直接上来就平行问答。

台词更应朴实简练不该造作地装朴实反而修饰意味让人反感。如果仔细琢磨独白,尽量去除文学性的修饰,甚至用影像本体表达不发一言那表现出的力量比说一百个字都有用,不过这种要考验导演用画面讲故事的能力了。

在调度选择上,我也在想与其选择与陌生人做作对话半天的方式结局,不如找...

显示全文

我是前天晚上开始追剧,今晚刚好看到结局。

先来说说这结局。开放式结局可以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大众不喜欢艺术电影,但不能否认的是艺术电影为主流商业电影贡献了大部分的形式和内容选择的资源。如小人物电影中小人物这一类型的商业化,手持摄影,景深镜头,表现主义灯光布景等。电视剧的开放结局吸取了新现实主义艺术电影叙事方式,让观众在心理上没有答案,模拟生活一般,不到死就没结局,即使肉体没了还有相似的轮回在上演。但是在新现实主义时期,这种结局往往还带有只提出问题而无法解决问题的意味。

再来说说关键部分的剪辑,结局剪辑差评,应该上问下答地转场而不是平行问答,比如女主的陌生人问一句话,男主来答,女主接着男主的话往下说,然后男主的陌生人再问然后女主和男主先后都答同一个问题。而不是直接上来就平行问答。

台词更应朴实简练不该造作地装朴实反而修饰意味让人反感。如果仔细琢磨独白,尽量去除文学性的修饰,甚至用影像本体表达不发一言那表现出的力量比说一百个字都有用,不过这种要考验导演用画面讲故事的能力了。

在调度选择上,我也在想与其选择与陌生人做作对话半天的方式结局,不如找好过渡点,选择打破第四堵墙的方式让演员面对镜头独白,还没有注意到过电视剧引入这种戏剧的打破第四堵墙的情况,有我暂时也记不起来了。

甚至为了凸显生活的不确定性中又确定的哲学意味,可以采用环形的叙事方式,先把结局的一部分放在第一集的开始,再最后结局重复相当一部分再继续一小部分。这样引入电影的叙事方式可以提升电视剧的艺术水准,谁说电视剧不可以变得艺术化了。

最后说说表演,靳东的表演从近期作品来看包括《伪装者》《欢乐颂》《精绝古城》《外科风云》没有突破,一招一式地中规中矩甚至到了机械地模式化地步。不如前期作品像《温州一家人》里虽戏份不多却自然诚实。作为配角的陈道明还带着舞台剧的表演痕迹,影视表演就应该有影视表演的样子,克制,自然,去表演痕迹。虽然对整体没什么大的坏处但要求高的观众的观看体验不太好。相比起来陈道明更适合舞台剧表演。值得欣喜的是雷佳音的表现尤其突出,特别是因为出轨焦虑坐在小区椅子上为难痛苦时的片段,伴随着嘶叫声这种内心冲突的外化表现可以看出这是琢磨了剧本主动进行了表演再创作的。表演再创作是构成表演技术的另一半。真正较量演技高低只有在再创作(琢磨剧本任务,演员凭借生活经验,情绪记忆和对剧本内容的理解而主动创作情景的过程)上更有空间,这是表演者最可能摆脱剧本束缚(虽然不可能完全摆脱剧本,归根结底是要完成剧本任务的)自我创造的时候。也是演员自我价值发挥到最高的时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