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他活在戏里

鬼音怨塚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这世上,段小楼是最懂程蝶衣的人,也是伤他最深的人。他说他两次 不疯魔不成活 ,还说他是戏迷,戏痴,他看出来要想活着,在现实中,不能疯魔啊。可是他不懂啊,从他拿着烟杆逼程唱思凡的时候,程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从嘴里轻易地说出来的时候,就注定,他疯魔在了戏里。所以,他才会迷恋同段的 霸王别姬 。他只简单的希望他们能唱一辈子,说好的一辈子,少一年,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

袁四爷把程蝶衣比做观世音菩萨,他说男体阳浊,女子阴秽。唯有程蝶衣,似他这般绝色容颜,人戏合一,雌雄同体,除了他,此间再无其二。他宛若一朵红莲,不似白莲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却也出淤泥而不染,他的美,令人沉醉,惟有动了情的人,才会有那样情思绵绵的眼神,媚眼如丝,可惜错付良人。

我想段小楼这辈子可能都没爱过他,这样一个自私且冷酷的男人,他太世俗,或者说是“慢慢变得越来越世俗”,不值得程爱的。可程蝶衣就是程蝶衣,他就是一根筋,认定了,便不改了。

两人最后一次唱戏,程的那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我便知道,他看透了,参悟了,可他走不出来了,太晚了。所以,他选择了虞姬自刎。

人啊,只有自各...

显示全文

在这世上,段小楼是最懂程蝶衣的人,也是伤他最深的人。他说他两次 不疯魔不成活 ,还说他是戏迷,戏痴,他看出来要想活着,在现实中,不能疯魔啊。可是他不懂啊,从他拿着烟杆逼程唱思凡的时候,程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从嘴里轻易地说出来的时候,就注定,他疯魔在了戏里。所以,他才会迷恋同段的 霸王别姬 。他只简单的希望他们能唱一辈子,说好的一辈子,少一年,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

袁四爷把程蝶衣比做观世音菩萨,他说男体阳浊,女子阴秽。唯有程蝶衣,似他这般绝色容颜,人戏合一,雌雄同体,除了他,此间再无其二。他宛若一朵红莲,不似白莲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却也出淤泥而不染,他的美,令人沉醉,惟有动了情的人,才会有那样情思绵绵的眼神,媚眼如丝,可惜错付良人。

我想段小楼这辈子可能都没爱过他,这样一个自私且冷酷的男人,他太世俗,或者说是“慢慢变得越来越世俗”,不值得程爱的。可程蝶衣就是程蝶衣,他就是一根筋,认定了,便不改了。

两人最后一次唱戏,程的那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我便知道,他看透了,参悟了,可他走不出来了,太晚了。所以,他选择了虞姬自刎。

人啊,只有自各儿成全自各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