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 呼吸 7.3分

金基德《呼吸》:莫道不消魂,人比黄花瘦

沈园清客

雪的祭礼,冬天的致敬,在死囚张真心目中不过是过眼的烟云。他,毕竟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什么原因没有明说。

有着一张清淡面孔的雕塑师妍面对出轨的丈夫,不辞辛苦来到囚牢,为素昧平生的张真表演着春夏秋冬四季的舞曲,探监室的四周贴着春夏秋冬的画面。

妍的丈夫发现了这一切,她责怪妍借用死囚寻找精神寄托,并伤害了他作为丈夫的自尊心。而张真却因为妍而有了念想,有了人道的复苏和体认。

当妍得知张真是因为杀妻害子入狱的时候,心中自有一把标尺的她在和张真见的最后一面中和他动情的做爱,她捏住张真的鼻子,并咬住他的嘴试图阻止他呼吸。

最后妍和丈夫重归于好,一家三口动情的打着雪仗。而张真却在监狱里孤独的死去。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妍的背叛在于逍遥恣肆的释放内心极端的需求,她的固执和倔强可见一斑,不愿意虚与委蛇的她在丈夫出轨的同时,也给予他最为锥心刺骨的致命一击。而当她得知张真所犯的罪行时,心中又渐渐有了偏倚,性情刚强热烈的她竟然要杀死张真。

这就是人性。不是有钱而任性,而是秉持着凌驾于普世真理之上的真命性格,进行人世间最惨绝人寰的屠...

显示全文

雪的祭礼,冬天的致敬,在死囚张真心目中不过是过眼的烟云。他,毕竟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什么原因没有明说。

有着一张清淡面孔的雕塑师妍面对出轨的丈夫,不辞辛苦来到囚牢,为素昧平生的张真表演着春夏秋冬四季的舞曲,探监室的四周贴着春夏秋冬的画面。

妍的丈夫发现了这一切,她责怪妍借用死囚寻找精神寄托,并伤害了他作为丈夫的自尊心。而张真却因为妍而有了念想,有了人道的复苏和体认。

当妍得知张真是因为杀妻害子入狱的时候,心中自有一把标尺的她在和张真见的最后一面中和他动情的做爱,她捏住张真的鼻子,并咬住他的嘴试图阻止他呼吸。

最后妍和丈夫重归于好,一家三口动情的打着雪仗。而张真却在监狱里孤独的死去。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妍的背叛在于逍遥恣肆的释放内心极端的需求,她的固执和倔强可见一斑,不愿意虚与委蛇的她在丈夫出轨的同时,也给予他最为锥心刺骨的致命一击。而当她得知张真所犯的罪行时,心中又渐渐有了偏倚,性情刚强热烈的她竟然要杀死张真。

这就是人性。不是有钱而任性,而是秉持着凌驾于普世真理之上的真命性格,进行人世间最惨绝人寰的屠戮和哀鸣。

呼吸,就像一个精美绝伦的寓言,预示着那些无家可归的魂魄是如此的惊慌失措,奈何几何视错觉像往昔的建制一般充满忧伤,最终只能让该上帝的归上帝,该凯撒的归凯撒。

盛世的浮屠诉说着殇的悲浮、精气神的涣散、真理的溃败与难以言说的畸变恐惧。金基德再次用视觉影像说明了性命之情的道理抑或规格。妍的偏激和促狭是一种生命之气与机宜的体现,而张真的不磊落和似盘桓又寄予了导演对于弱势群体的描摹喜好和气度的悲悯。

无论是那些雾尘半垒,还是断崖树道犹倚,为的都是写意刻画人性中的凄怆。在金基德的字典里,女性没有本身对于生活的悔恨和追溯,而是以雷霆万钧的力道书写那些凌乱的浮屠。也许不够善意,不够纯粹,但是够真,够力道感和颠覆感。妍最终在与丈夫的阖家欢乐中获取了如斯的幸福感吗?这是留待观众解决和思索的问题。

张真在监牢里和狱友不断因为妍赠与的照片问题发生冲突,最终的着眼点还是落实在他对妍的钟情和喜爱。张真不是一个好的丈夫、好的父亲,却是最为夺人心魄的情人,他在监狱里甚至还试图自杀过两次,他的每一次心跳和对于丝丝缕缕的牵绊都将伴随他走向未知的生命领域。

最后一幕中,三个狱友躺在张真的身体上,似乎意味着三人结果了张真生命的结局。其中一个狱友曾经勒住他的咽喉,生命亦喜亦悲的暗室浮情就这样徐徐落了幕。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吸的更多影评

推荐呼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