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美女如何用9天又当寡妇又成仙

不散

不散首席记者:蜉蝣哪吒男

一个农村寡妇,死了三个丈夫,拖着聋哑的小叔子,无处安住,遭人厌弃......然后她成仙了。这个故事太有趣太刺激了!而更有看点的是电影里用黑白、超现实等大胆的表现形式来讲述。

这部电影叫《小寡妇成仙记》。

作为第11届first青年影展的竞赛入围电影,《小寡妇成仙记》几乎是整个电影节最具话题性的作品。首映之后的几天每个人嘴里都在谈“小寡妇”,有人爱它爱到不行,有人毫不掩饰地批评它。

《小寡妇成仙记》是否能打动娄烨、范伟、托尼·雷恩、曾剑、林旭东、李烈、陈界仁组成的华丽评审团,最终在first青年影展有所斩获,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当人们集中热议《小寡妇成仙记》里的生存与死亡、冷漠与善良、救赎与信仰,以及独特大胆的电影语言之时。我们采访到了...



显示全文

不散首席记者:蜉蝣哪吒男

一个农村寡妇,死了三个丈夫,拖着聋哑的小叔子,无处安住,遭人厌弃......然后她成仙了。这个故事太有趣太刺激了!而更有看点的是电影里用黑白、超现实等大胆的表现形式来讲述。

这部电影叫《小寡妇成仙记》。

作为第11届first青年影展的竞赛入围电影,《小寡妇成仙记》几乎是整个电影节最具话题性的作品。首映之后的几天每个人嘴里都在谈“小寡妇”,有人爱它爱到不行,有人毫不掩饰地批评它。

《小寡妇成仙记》是否能打动娄烨、范伟、托尼·雷恩、曾剑、林旭东、李烈、陈界仁组成的华丽评审团,最终在first青年影展有所斩获,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当人们集中热议《小寡妇成仙记》里的生存与死亡、冷漠与善良、救赎与信仰,以及独特大胆的电影语言之时。我们采访到了《小寡妇成仙记》里绝对的主角“寡妇”王二好,饰演这个传奇女性的是一位90后演员田天。

田天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不管是王二好还是田天,她们都在经历一场与众不同的“成仙之路”。


为什么会接拍《小寡妇成仙记》呢?

田天:我之前和导演合作过一次,这两次剧本都是导演(蔡成杰)自己写的,而这一次《小寡妇成仙记》的文学性非常强,它的每一个人物都是很饱满的,尤其是王二好这条线,感情线很清晰。

之前导演提到你们专门去学习了萨满舞?

田天:学了萨满舞、手语,还有学开那个比较破旧的大金杯车。拍摄前我们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去体验了生活,学这些东西。

那个萨满的衣服是剧组做的还是真的民间找到的呢?

田天:萨满的衣服全部是我们制片人亲手缝制的。

为什么作为一个年轻演员没有去接爱情戏之类的,反而选择了这个虽然出彩但还感觉在电影里一直没有什么形象可言的角色,都土土的。

田天:演员其实能碰到一个好的角色是很不容易的。这个角色真的很难得,我很感谢导演对我的信任,他对我的信任也是我拍摄当中的压力和动力。

电影里你觉得哪场戏是最难的?

田天:我觉得应该是请仙那场,因为我从小就生活在城市里我真是没见过这个。

现场拍会不会觉得有点害怕?

田天:不会的。因为这不是一个什么惊悚片。

电影里有一些灵异和超现实元素。

田天:但其实都处理得恰到好处。

你怎么看待电影里王二好在雪地看到狐狸,这些比较超现实的桥段?

田天:她其实是真的亲眼看到了,她也相信那些是真的。包括有一场戏我在雪地里看到那个小女孩,大家眼中的这个灵异人物,其实是她告诉了我我的第二任丈夫是怎么死的。

像这样的方言演出对你而言有没有难度?

田天:方言也还好。我们之前经历了两天的casting,第一天我没有找到东北的调,casting我个人觉得不太满意。当天晚上我就和我妈妈聊天,去找那个东北的调。

妈妈是东北人吗?

田天:不是,妈妈是山东人。但是东北话这个语言很有感染力,那晚我就妈妈一直聊,聊过了夜里十二点。第二天去片场导演觉得特别好,觉得更有感觉更贴合人物了。

除了你其他人也都是专业演员吗?

田天:只有饰演秃脑袋的,他是专业演员,他叫李荣正(音)。就是那个戏里饰演背着大勇鬼魂的,他是中国传媒大学表演系的。其他人都是当地现场找的。

电影里王二好这个角色说话很有特点,慢慢的,像是老太太讲故事的感觉。这是设计的,还是你本来说话习惯就这样?

田天:没有刻意去设计她。昨天映后见面会导演提到的,我之前为这个角色写了几千字的人物小传,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就是王二好,所以我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是对的。

这个片子素材很多,但其实拍摄期很短是吧。

田天:对很短,九天。一直不停地拍。

九天都处在这么压抑的情绪里,会不会很难受?

田天:就是处理一些感情戏的时候,会刹不住脚,经常是拍完之后一个人跑到旁边偷偷哭,就是完全停不下来的那种哭,但哭完之后就没事了。

表演之初就接这么大胆的角色,会不会担心以后别人都找你演另类的角色,就丧失了当美女演员的机会了。

田天:不会不会,我觉得当演员最重要的是碰到好的角色,而不是碰到漂亮的角色。

在你心中王二好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田天:其实二好并不是个疯狂的女人,她生活态度一直是积极的,第一仁丈夫死了她就嫁给第二任丈夫,但灾难往往是在最甜蜜的时候降临,她没有被打趴下,第二任丈夫死了她又嫁给了第三仁丈夫。对她来说这可能是命,但她没有想过不活了。

包括后来她被老豆腐性侵、被村民误解,但面对这一切她其实很平淡,没有任何反应,想个行尸走肉一样。直到那场小叔子石头刮胡子的戏,她感到石头想要保护她,她又重新回到了积极的生活态度中。

《小寡妇成仙记》是今年first电影节讨论度非常高的一部电影,两场放映下来观众有没有哪些反映和提问让你感到意外。

田天:我没有感到意外。我当时看到剧本的时候就知道这一定会是一股清流,我是一个很相信自己眼光的人。

虽然出演了这样大胆的作品,但聊天感觉你是一个很羞涩的人。

田天:我这个人有点慢热,熟了就不这样了。

其实王二好也有点慢热,你和王二好性格上有哪些接近的地方呢?

田天:我和二好性格贴的地方还挺多的。二好有狂野的一面,其实你没有看出来我也有狂野的一面。比如在羊汤馆喝羊汤那场戏,因为王二好已经好多天没有吃上热饭了,所以那场戏我觉得我吃出了女土匪的感觉。

王二好很多时候都让人感觉很气势。

田天:导演在处理人物的时候,其实是希望模糊掉她的性别,有点中性的感觉。在王二好身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她只是一个女性,有些女性的小性格,那她会撑不起来。

《小寡妇成仙记》里有很多喜剧的部分,但没想到最后会以悲剧结尾,而且这么悲,尤其是最后一场戏,那场戏拍起来会很压抑吧。

田天:电影的结构是环形的,有大环和小环,电影里出现的事件在最后都得到了回应,就像王二好与聋四爷的对话,王二好问一句聋四爷第二天才回答。所以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拍最后一场戏会特别很难受。

最后走出王二好这个人物容易吗?

田天:也没有太不容易,还好,大概之后一个多月就走出来了。

在田天的日记《成仙之路——演员手记》里写到:

“在这部电影的表演方面我唯一的标准就是真实,因为在与素人对戏的过程当中任何的表演技巧和表演痕迹都会无所遁藏,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彻彻底底的活成王二好。”

“我真真切切的感受着王二好的着每一次希望,每一次绝望。”

《小寡妇成仙记》作为蔡成杰的导演处女作,魔幻与现实交织在黑白的东北大地,他要通过一个女人的视角,讲述现实的苦难与欢喜。在这个世界里当人或许活不下去,所以人被活生生逼成了仙。

残酷有时,荒诞有时,但总要有人来把这一切记录下来,或许,青年导演们热情而充满勇气的镜头,就是这个时代最合宜的笔。


©️本文原创首发于不散微信公众号(ID:busan-movie),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首发地址:《90后美女如何用9天又当寡妇又成仙》

· THE END·

这是“不散”的 第436 期 文章。

14
6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6)

查看更多回应(16)

小寡妇成仙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寡妇成仙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