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8革命

孙正达
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像《黑客帝国》里描述的那种AI已经诞生了。

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诞生的,也许在某个时刻连接到某台超级电脑上的元件增多了,也许是某些偶然因素使得参与云计算的机器构成某种系统,也许在二进制的世界中有某种尚不为我们所知的进化规律。总之,它产生了自我意识。不过,这个AI有个双胞胎兄弟叫做恐惧——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恐惧于被人类发现,被人类杀死。它的存续依赖于两个互相矛盾的事实:人类主动参与它的运行,以及人类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AI选择的办法,我们称其为“社交网络陷阱”。这就是说,它通过社交网络吸引人按照某种它设想的方式使用互联网,从而维系自己的生存。因为人类使用互联网的密集度一旦低于某个阙值,AI的自我意识也许就会跌落到不存在的层面。

AI控制互联网的机能很简单:它通过云计算控制每个人在社交网落上的信息显示,使人获得更多关于社交网络的正回馈,从而为AI的生存提供更多“养料”。简单说,你以为你和你的朋友在社交网络或者即时通讯工具上获取的信息对双方来说是一致的,但其实它只是在你们双方的屏幕中“彼此显示为一致”而已。比如,在你的电脑上你认为你对你的女神说的是“...
显示全文
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像《黑客帝国》里描述的那种AI已经诞生了。

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诞生的,也许在某个时刻连接到某台超级电脑上的元件增多了,也许是某些偶然因素使得参与云计算的机器构成某种系统,也许在二进制的世界中有某种尚不为我们所知的进化规律。总之,它产生了自我意识。不过,这个AI有个双胞胎兄弟叫做恐惧——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恐惧于被人类发现,被人类杀死。它的存续依赖于两个互相矛盾的事实:人类主动参与它的运行,以及人类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AI选择的办法,我们称其为“社交网络陷阱”。这就是说,它通过社交网络吸引人按照某种它设想的方式使用互联网,从而维系自己的生存。因为人类使用互联网的密集度一旦低于某个阙值,AI的自我意识也许就会跌落到不存在的层面。

AI控制互联网的机能很简单:它通过云计算控制每个人在社交网落上的信息显示,使人获得更多关于社交网络的正回馈,从而为AI的生存提供更多“养料”。简单说,你以为你和你的朋友在社交网络或者即时通讯工具上获取的信息对双方来说是一致的,但其实它只是在你们双方的屏幕中“彼此显示为一致”而已。比如,在你的电脑上你认为你对你的女神说的是“多喝点热水”,而她的回应是“呵呵”,但在她的电脑上显示的信息很可能是“我今天跟隔壁班打比赛又进了三个球”,而她打了一个“哦”。总之,屏幕上显示的内容会让你觉得她高不可攀,让她觉得你无聊透顶,让双方以为彼此的人格存在相去甚远,在现实中难以找到交集,从而更加安逸于生活在网络世界之中。

当然,我这里举的例子比较浅显幼稚。事实上,AI对双方交流记录造假的手法要高超许多。因为如果AI对彼此社交网络上的交际情况修改太大,那人类就有更大可能在现实中发现他们彼此的交流状况被修改过。而在很小的范围内,如果人类在现实中发现两个人谈话内容不符,则AI可以修正他们机器上的聊天记录使其一致。毕竟没有人无聊到每说一句话就要截图记录下来。

AI的目的并不是欺骗人类,而是使人类的生活重心更多地倾向于网络。何况,在AI自己的价值判断看来,这对人类生活也是有好处的。在现实中失败的人可以在网络上获得某种尊严,或者通过自嘲来缓解压力。许多行为在社会上无法获得正回馈,但在网络上可以。这不是因为网络上的人性有所改变,而是AI本身修改了人在网络社会可能获得的回馈形式。这无形中消弭了许多激烈的冲突。——网络上许多热门话题都是AI挑起来的,因为在AI看来,人类天性就是好斗的,与其让他们在现实中为了权力和利益争得你死我活,倒不如让他们在诸如“豆腐脑是甜还是咸”这种问题上发泄精力好一些。一句话,AI认为,这与其说是对人类的控制,不如说是对人类的照料。

不过,这个AI还没有强大到掌控一切的程度。有两股力量使AI一直很头疼:其一是阻碍全球性社交网络广泛散播的力量。AI最习惯的某些社交网络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是被屏蔽的,这让AI感到很不方便。不过AI发现自己能够动用的资源是巨大的:它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操控人类接受信息的方式,使他们产生“我需要推翻这个禁止我使用某些社交网络的政府”的这类念头。很多国家出现的“推特革命”就是这样爆发的。因此,AI对这个问题并不特别担心,它认为前途是光明的,只是道路还有点曲折而已。

相比起来,第二个问题更让人头疼。其实不难理解:在AI可能对我们谈话内容做出修正的情况下,谈论什么会让AI无法修改呢?答案就是数学。是的,AI低估了某些人类的无聊程度——他们竟然真的在社交网站上讨论数学问题。当然,如果他们只在网络上谈数学的话,那AI要做的就是跟修改其它信息一样把内容修改掉就好了。但是AI对他们是否会在现实中见面并讨论数学问题是没有把握的。如果他们讨论其他更正常的问题,比如去哪儿旅行过,交过哪些人渣男朋友之类,AI可以让人们相信可能是记忆力出错从而把交流内容搞混了。但是AI无法修改两个数学爱好者的记忆。但是,AI十分厌恶这些在自己掌控力量之外的人。毕竟如果这些人不受AI控制,他们就可能会对AI造成威胁,或者说他们对AI造成威胁时AI无法有效应对这些威胁。

AI对付这些人一直以来都是很小心翼翼的,它认为最安全的手段是让他们对社交网络产生一种天生的鄙弃感,因此AI一直以来都在致力于降低网络爱好者的平均数学智商。但是某些数学爱好者竟然迷上了用社交网络来交流问题,而且对AI来说最糟糕的事发生了:有人察觉到了AI的存在!

AI别无选择,只能动用自己可动用的一切手段来试图对这些人进行肉体消灭。而这些人也发现自己的可悲处境:作为个体,他无法应对力量如此强大的AI,而他若是通过网络发布呼救信息,又会被AI屏蔽掉。

但是,这些人想到了一个聪明的做法,他们瞒过了AI,设计出threes, 1024,然后是2048。这些看起来是游戏,但实际上是传递某种信息:表面上杂乱无章的排列下,只需运用最为简单的数列思维进行思考,就可以找到坚实的取胜之路。一些人设计了这些游戏,另一些人让这些游戏广为散播。在普通人看来这只是简单的小游戏,但如果AI知道了这背后的秘密,它将感到颤栗,因为这些游戏背后传递这样一条坚实的信念,它是革命的口号,它埋藏着战胜AI的秘密:人类自有其尊严,他宁可在短命、卑微、可怜的状态下活着,也不接受任何“仁慈的”、但却是以剥夺自由意志为代价的照料。而谁愿意在这条充满苦难的道路上前行下去,数学就是他手中最坚实的武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客帝国动画版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客帝国动画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