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火线》看美国社会五

ziyishire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麦克纳尔蒂和费伦法官议说巴克斯代尔集团的事情,彻底暴露了巴尔的摩警局的低效和无能,同时也犯了“官场”之大忌。在行政系统,当你发现你工作的领域出现了严重问题,应该找你的直接上级,而非上级的上级,甚至其他部门的上级反映问题。
麦克纳尔蒂的一顿抱怨让警局领导丢尽了颜面,何况费伦是个法官,且在政治领域有影响力,可以影响警局上层的仕途。所以,回到警局之后,麦克纳尔蒂的直接上司、凶杀部警长(major,管一个部门或一个分区的局长)罗尔斯(Rawls,此子深谙为官之道,后来先后出任巴尔的摩警局副局长、马里兰州副总警监)直接用两根中指欢迎了他(见图)。此时,罗尔斯等人因为对巴克斯代尔集团一无所知,已经被副局长痛骂了一顿,只有把火气撒在麦克纳尔蒂头上,罚麦克纳尔蒂通宵写关于巴克斯代尔集团的报告,每段案情前还要加上“圆点”。这前后的一段对话,直接让我笑尿了。罗尔斯:副局要求在八点准时看到桌上的报告。麦克纳尔蒂:报告?罗尔斯:干净、不许有错字。弄得好一点,署上我的名字……在罗列案子时,每段前面加个圆点,副局长喜欢圆点。麦克纳尔蒂:对不起,警长……(过了一大会儿,麦克纳尔蒂的直接上级警督-lieutenant杰■兰德斯曼进...
显示全文
麦克纳尔蒂和费伦法官议说巴克斯代尔集团的事情,彻底暴露了巴尔的摩警局的低效和无能,同时也犯了“官场”之大忌。在行政系统,当你发现你工作的领域出现了严重问题,应该找你的直接上级,而非上级的上级,甚至其他部门的上级反映问题。
麦克纳尔蒂的一顿抱怨让警局领导丢尽了颜面,何况费伦是个法官,且在政治领域有影响力,可以影响警局上层的仕途。所以,回到警局之后,麦克纳尔蒂的直接上司、凶杀部警长(major,管一个部门或一个分区的局长)罗尔斯(Rawls,此子深谙为官之道,后来先后出任巴尔的摩警局副局长、马里兰州副总警监)直接用两根中指欢迎了他(见图)。此时,罗尔斯等人因为对巴克斯代尔集团一无所知,已经被副局长痛骂了一顿,只有把火气撒在麦克纳尔蒂头上,罚麦克纳尔蒂通宵写关于巴克斯代尔集团的报告,每段案情前还要加上“圆点”。这前后的一段对话,直接让我笑尿了。罗尔斯:副局要求在八点准时看到桌上的报告。麦克纳尔蒂:报告?罗尔斯:干净、不许有错字。弄得好一点,署上我的名字……在罗列案子时,每段前面加个圆点,副局长喜欢圆点。麦克纳尔蒂:对不起,警长……(过了一大会儿,麦克纳尔蒂的直接上级警督-lieutenant杰■兰德斯曼进来) 兰德斯曼:警长打电话到我家,说我应该早点起来看你的报告。麦克纳尔蒂:我打上了圆点,副局长喜欢圆点。(哈哈,太逗了。见图)兰德斯曼:去你的“圆点”(Rawls:Deputy wants a report on his desk at 0800. Mcnulty:a report? Rawls:clean,no typos.make it look right,then put my name on it......and when u list the cases,put a little dot next to each one.Deputy likes dots.....Landsman:Major calls me home,says i should get in early read over ur shoulder. Mcnulty:it’s gots dots.Deputy loves dots. Landsman:fuck u and ur dots.)
不爽归不爽,法官关心的事还是得办,但同时又不能办得太好,如果麦克纳尔蒂所说的那十几件凶杀案都落了实,岂不恰恰坐实了警局领导的无能。如果此案背后牵出“大鱼”,更不得了。为此,副局长伯勒尔(Burrell)想出了个绝妙之计,首先为巴克斯代尔案成立专案组,表示对此案高度重视,其次给专案组配备最烂的设备和办公地点,再把各部门的“废材”一股脑塞进专案组,其中包括车管所(auto unit)的普雷兹比鲁斯基(Prezbylewski,简称prez,普雷兹),东南分局警长瓦切克(valchek,波兰人,第二季有不少戏份)的女婿,对枪械天生排异,刚到专案组报道就因为疏忽在办公室放了一枪;波克(polk)和马洪(Maphone),财产犯罪科的两个醉鬼,十年未办过案子,整天脑子里想的就是如何推卸责任和提早退休,为此甚至不惜自残;缉脏科的莱斯特(Lester),一头病猫,“自己枪都不一定能找得到”(丹尼尔斯语),上班整天干自己的私活(雕刻玩具家具)。专案组的头头则挑选的是缉毒部(Narcotics)的警督丹尼尔斯(lieutenant Daniels)。丹尼尔斯是个年轻的警督,黑人,有法律学位,善于做人,所以在警局中大有前途,他自己也比较有上进心,一直争取做到更高的位置,但同时丹尼尔斯也是一位有着警察精神的人,努力想办几个漂亮案子,扭转巴尔的摩的治安形势,他对警局的办案模式早有疑虑。之所以选择他,是因为伯勒尔等发现了丹尼尔斯的野心,便于控制。专案组刚一成立,伯勒尔就找到丹尼尔斯面授机宜,要求此案用钓鱼的战术(buy-busts,派便衣买毒品,然后抓人)速战速决,既要找几个巴克斯代尔集团,又不要求有惊喜。
此时,专案组能用的警员实际上只有三个,一个是丹尼尔斯手下的得力干将,前面介绍过的缉毒部的吉玛(kima),一个是凶杀组的麦克纳尔蒂以及丹尼尔斯死乞白赖从其他地方讨来的西德诺(sydnor)黑人小伙。至于缉毒部的逗比二人组卡弗(carv)和赫克(Herk),也来了专案组,虽然也有一定的侦查能力,但通常情况下难以担当大任。因为人手奇缺,丹尼尔斯甚至跑到检察官朗达(Rhonda)那里,希望检察官办公室对警局施压,以便给他些能用的人(美国,检察官和警察的关系很密切,检察官相当于警察的律师。从检察官的称呼就可以看出来 State’s attorney or district attorney )。结果,只得到了一句“make lemonade”(凑合着用吧)。
专案组的前途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火线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线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