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火线》看美国社会四。

ziyishire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有这样的警员,有这样的警长,巴克斯代尔集团长期逍遥也就是理所当然。本来这么着也太平无事,偏偏麦克纳尔蒂这个大嘴巴好死不死的(其实是故意的)把巴克斯代尔集团的事情全部捅到了费伦法官那里。麦克纳尔蒂前脚走,费伦后脚就给警局打电话,询问巴克斯代尔集团的事情,弄得巴尔的摩警察局上下狼狈不堪。
这里要说一下,法官在美国社会的地位是非常特殊和尊崇的。如今年三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禁穆令一出,美国民权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就将该行政命令告上联邦法庭(美国有联邦法庭和地方法庭之分,联邦法庭属于美国联邦政府。这里不要搞错了,联邦政府指的是白宫、国会和最高法院三家机构,并不仅仅指的白宫),一个华盛顿州的联邦地区法庭的法官直接判为违宪、禁止其执行,差点胎死腹中(目前这个事已经搞到最高法院去了,还没结束)。再如,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1954),判定学校种族隔离违宪;恩格尔诉瓦伊塔尔案(1962),确立了美国教育与宗教分离的原则;贝克诉卡尔案(1962),解决了美国历史上长期存在的各州国会议员(众议员)议席分配不公的问题;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再次确认和伸张了媒体和公民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权,给予媒体“呼...
显示全文
有这样的警员,有这样的警长,巴克斯代尔集团长期逍遥也就是理所当然。本来这么着也太平无事,偏偏麦克纳尔蒂这个大嘴巴好死不死的(其实是故意的)把巴克斯代尔集团的事情全部捅到了费伦法官那里。麦克纳尔蒂前脚走,费伦后脚就给警局打电话,询问巴克斯代尔集团的事情,弄得巴尔的摩警察局上下狼狈不堪。
这里要说一下,法官在美国社会的地位是非常特殊和尊崇的。如今年三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禁穆令一出,美国民权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就将该行政命令告上联邦法庭(美国有联邦法庭和地方法庭之分,联邦法庭属于美国联邦政府。这里不要搞错了,联邦政府指的是白宫、国会和最高法院三家机构,并不仅仅指的白宫),一个华盛顿州的联邦地区法庭的法官直接判为违宪、禁止其执行,差点胎死腹中(目前这个事已经搞到最高法院去了,还没结束)。再如,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1954),判定学校种族隔离违宪;恩格尔诉瓦伊塔尔案(1962),确立了美国教育与宗教分离的原则;贝克诉卡尔案(1962),解决了美国历史上长期存在的各州国会议员(众议员)议席分配不公的问题;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再次确认和伸张了媒体和公民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权,给予媒体“呼吸的空间”(1964年3月9日,联邦最高法院一致裁决认为,联邦法律禁止政府官员从与其职务行为的诽谤诉讼中获得损害赔偿,除非他能够证明诽谤人有主观恶意即诽谤人是在自己明知错误,或不顾事实真相的情况下, 恶意诽谤。裁决指出,民主社会自由辩论具有极端重要性,它比可能惹怒甚至损害政府官员或公众人物声望的事实错误明显重要得多。人们可以发表对政府的任何批评意见,政府不能因此而起诉。——所谓“主观恶意”往往是很难证实的。所以美媒基本可以随便批评政府官员。对恶意诽谤真正有约束的是市场,长期说假话的媒体生存不下去);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1966),确立米兰达规则(“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将成为呈堂证供,你有权聘请律师,如果没有能力,法院将为你指派一名”等等);罗诉韦德案(1973),确认堕胎合法,美国政治地震;焚烧国旗案(1989),再次确认言论自由;布什诉戈尔案(2000),布什当上总统。这里挂一漏万,仅仅举几个现代美国具有代表性的案例,从中可以看出法院在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和显赫地位。
为什么法律或法院具有如此高的权威性呢?从学理上讲,每个社会运行,都要遵从一定的规则,没有规则,则民众不知道哪些事能干哪些事不能干,行事将无所适从(如1949-1976年,政策代替了法律,政策又变动太快,老百姓无所适从)。法律就是这样一种“普遍性”的规则(原则),所谓普遍性(普遍性三个字的理解,有较深的哲学涵义,参见休谟哲学、康德的道德律令及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天子庶民,莫之能外”,上治“昏君”,下治“刁民”,没有一人一地不受其管辖、不受其制约。法律为什么必须是“普遍性”的?(以下一小段内容不感兴趣的请直接忽视)首先是避免法律的内在逻辑矛盾,保证法律体系的内在的逻辑自洽性,其次如果法律不是对所有人一样的,那么独立于法律外的,哪怕只有一个人,将彻底摧毁法律的本质。这个法律成了一种属人的手段,而非独立于人的自在实体乃至目的。(如专制暴君利用法律控制民众)法律是什么?法律就是普遍性原则,就是平等,就是自由。法律与自由,实乃一个硬币之两面,没有法律,人们可以你抢我、我杀你,何来自由可言?唯有遵从法律、执行法律,人人可享法律范围内之充分的自由。平等,除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也实在不知道还有其他的平等。当然,无论是法律之下的自由,还是法律之下的平等,首先要求有自由的法律和平等的法律,也就是“普遍性”的法律,平等地对待对每个人的法律(而不是我天朝,对不同的人指定不同的法律和政策,比如垄断企业)。
从美国的政治和司法实践上看,美国是三权分立的社会(行政、司法、立法),三权之一的司法分支或司法系统(judicial branch,judicial organs)指的仅仅是法院,这和我们国家把公安、司法、检察系统都纳入司法体系有很大的不同。美国的警察和检察官隶属于行政分支,检察官除极少数指派外,大多数由民选产生,受白宫司法部的指导和制约。美国的最高法院是联邦中央政府三足鼎立之一足,可以对白宫的行政命令或国会的立法进行违宪审查,负责处理对全国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其地位即使在中国也家喻户晓了,资料网上很多,不赘述。同时,在美国,一般的刑事案件审理中(当然民事也如此),作为控方的警方、检察官和作为辩方的嫌疑人及辩方律师,在法官眼里是完全平等的,案件审理过程中,在法官的指导和约束下,公平对决。所以,费伦法官给巴尔的摩警局打了电话,警局高层立即引起了重视,因为办理刑事案件警方有求于法官的地方太多(这里用“求”字感觉不妥,应该说是法院完全处于独立于且更远高于警察系统的地位,警方办案,无论是搜查、窃听、证据搜集、强制作证等等,全部需要法院的批准。法院作为执法者,在美国有相当高的地位。从法官的称呼就可以看出:your honor-尊敬的法官大人。法官、检察官、警方的关系以后再详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火线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线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