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森林 秘密森林 9.2分

如相爱一般-----也谈黄检与恩秀

zns3
13集永恩秀的退场令人很是伤感,作为剧中唯二能牵动男主情感表露角色(黄母除外),汝真与黄检有着近乎一拍即合的默契,好感度逐集递增,而永检则憋屈得多,一直想靠近努力被认可,却也一直被冷漠的推开。

然而在汝真提醒黄检要对永检好一点的时候,黄检却不假思索的回答:“我对她挺好的。”

对比之前三部长让黄检对尹科长好一点,黄检的反应则略有茫然:怎样才算对他好一点?

以黄检理性思考的方式,对一个人好=做对她/他好的事,那么黄检所说的对永检好,必然是指他疏远永检是经过他理性抉择的对永检比较好的方式。

那么作为黄检心中还未完全脱离嫌疑的潜在嫌疑人,黄检为什么只对永检区别对待,而把其他潜在嫌疑人都纳入特检组呢?

或者是什么时候开始黄检想把永检彻底隔离出此次调查,并认为这是对她好的事?

是在永一财拜托黄检保护他女儿之后吗?

当然不是,黄检只答应了可以替小永检挡刀,但之后只要调查需要,他也没啥犹豫的让永检搜徐检办公司,甚至暗示永检去试探当时存在重大杀人嫌疑的徐检(黄带枪跟踪说明知道危险性,也为了同时测试两人的嫌疑),然而之后黄就把仍有嫌疑的永检彻底隔离在调查之外了。
显示全文
13集永恩秀的退场令人很是伤感,作为剧中唯二能牵动男主情感表露角色(黄母除外),汝真与黄检有着近乎一拍即合的默契,好感度逐集递增,而永检则憋屈得多,一直想靠近努力被认可,却也一直被冷漠的推开。

然而在汝真提醒黄检要对永检好一点的时候,黄检却不假思索的回答:“我对她挺好的。”

对比之前三部长让黄检对尹科长好一点,黄检的反应则略有茫然:怎样才算对他好一点?

以黄检理性思考的方式,对一个人好=做对她/他好的事,那么黄检所说的对永检好,必然是指他疏远永检是经过他理性抉择的对永检比较好的方式。

那么作为黄检心中还未完全脱离嫌疑的潜在嫌疑人,黄检为什么只对永检区别对待,而把其他潜在嫌疑人都纳入特检组呢?

或者是什么时候开始黄检想把永检彻底隔离出此次调查,并认为这是对她好的事?

是在永一财拜托黄检保护他女儿之后吗?

当然不是,黄检只答应了可以替小永检挡刀,但之后只要调查需要,他也没啥犹豫的让永检搜徐检办公司,甚至暗示永检去试探当时存在重大杀人嫌疑的徐检(黄带枪跟踪说明知道危险性,也为了同时测试两人的嫌疑),然而之后黄就把仍有嫌疑的永检彻底隔离在调查之外了。

为什么呢,因为那天晚上永检出人意料的在案发地以生命试探徐检,自己差点被掐死,缓过来没事人一样拍拍屁股走人,而被吓到的不只那天差点真的变成杀人犯的徐检,还有默默跟在后面拿着枪的黄检,只是因为他是异于常人的面瘫,无法感知自己的情绪,所以表面上表现不出来。但他不开灯默默坐在暗黑的客厅,在永检敲门汇报调查进展并无进屋意思的情况下让她进自己家,给她自己的毛衣穿,观察她的伤口,导致大家看的时候以为永检拿错了女一剧本,其实都是在表示黄检潜意识中的后怕和愧疚(他是怂恿者),而永检的flag也正是这集竖立起来的。

试想在这样一个隐藏着各种欲望怪兽的秘密森林,一个聪明却未通透,莽撞多于勇气小姑娘,心中为父洗脱冤屈的执念太重,在没有必要也没有优势的时候选择不留底牌的肉身相博,那么她越深入这个秘密森林,越接近漩涡的中心,她的悲剧就越不可避免。

作为父亲的永一财了解自己女儿,也太明白这其中的险恶,所以请黄检保护她,而黄检也正是在这天晚上后才发现让永检莽撞冒进危险系数太高,此后不再让她插手任何调查,而加倍的冷漠疏远,也是为了杜绝永检从旁敲侧击中获取线索。

这点在永检去特检组还毛衣的晚上,表现的非常明确,永检翻看资料被发现,黄检表达的也是:放下资料,离开这里。毕竟桌上的资料是有潜在嫌疑的特检组成员都可以共享的,真正需要保密的信息在特检组内部也是不公开的,所以黄检不让永检碰资料并非是出于信息保密的考虑。

而事后永检果然靠着一眼扫到的线索,只身去追贿赂人,陷入危险,向黄检求救,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第一次发火吼永检(之前吼姜妻只是为了起震慑效果),说:不是为了你爸!你不正常!(被执念所蒙蔽,看不清形势,过于莽撞,陷自己于危险,给他人添乱)。意思我们都懂,然而重点是黄检爆了,作为黄检这样的生理性面瘫,能表现出这样爆发性的情绪,只能说心里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了。而当时尹科长也在追金泰均,永检的行为对特检组并没有造成实质影响,永检也没有受伤,那么黄检的爆点就只有,尽管他已经极力避免,但永检又干了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事。正如黄检对着汝真会开心会赌气,黄检此时对永检的情感流露是担心和气恼。(参考父母凶熊孩子)。

事实上,永检加入特检组有诸多好处,一来以黄检的一贯考量,嫌疑人可以放在身边观察试探,二来甚至可以作为取得永一财资料的突破口(黄检应该早就推断出永一财手中握着重要的底牌),尽管如此,他也仍坚定选择让她远离调查。

即使在调查已然山穷水尽之时(从与三部长的对话中得知,黄检已经做好10天后离开地检的心理准备了),黄检也没有动过让永检取得资料的念头(明明就是旁敲侧击几句话的事),所以黄检对永检不好吗,从他完全理性的角度看,他对永检的区别对待不只挺好,其实比挺好还好:)

而在理性的好意之外呢,在黄检不可捉摸的情感世界里,永恩秀又是怎样的存在呢?

------------------------------写一段发一段吧


黄检的手术让他缺失了情绪感知,但如医生所说的,人不可能没有情感,而情绪是是情感的反映,情感如根长在地下深处,情绪是树延伸出地表,而黄检的地上的树都被砍光了,加之从小就被孤立,情感压抑,地面光秃秃,地下的根系深埋,也无法感受到,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就是个只剩理性的机器。

而秘密森林这部剧,主线是由杀人引发的腐败调查,与之交织的另一条线,是面瘫黄检对情感认知的复苏,而这条线上汝真在明,温暖明朗,恩秀在暗,纠结莽撞,然而作为老裴的迷妹,我仍要说一句无论是在主剧情线还是黄检的情感线(非感情线),起决定性作用的都是永检,而非汝真,主剧情线的推进就不用说了,在黄检的情感认知复苏中,汝真带给黄检是润物细无声的改变,黄检会不自知的开心,赌气,这样的情感表现虽美好却有限,而永检的死才真正唤醒了黄检对自身情感的知觉。(老裴拿了男二剧本:))

在黄检昏倒后醒来的梦里(黄检基本不做梦),出现的是儿时的黄检,也可以算作内在自我的象征,他在梦中被坐在那里的永恩秀小姐姐吓到,然后大哭了起来,这里的大哭正是内心的情感的一种爆发和释放,总之黄检心中的情感感知在恩秀死亡的强烈刺激下被唤醒了。

再对应永检之死黄检昏倒前和昏倒后的表现,在案发现场,黄检确认了永检,把布盖上,一句‘被害人’的称呼,几乎惊到了现场所有的人,事实上,在黄检看到永检的那一刻,黄检的内心已经是一片空白了(见音效表达),还让他继续支撑在那里的是他无法与内心同步的理性,他叫她‘被害人’反而是一种潜意识的回避,怎么能对着那个倒在血泊中,不再鲜活的生命说出‘永恩秀’的名字呢。

不与内心悲伤同步的理性,继续支撑他参与尸检,而之后是心中压抑已久的压力和悲伤悔恨的全面反扑,再之后是那个奇怪的梦,而当他醒来时,情感知觉已被唤醒,所以,他已经是那个会拿着毛衣怀念,会在葬礼上爆发,会在讨论案情时将恩秀的照片盖住的黄始木了。

那么回到永检退场之前,看看她和黄检的关系吧。汝真和黄检关系亲近,是一目了然的事,看剧的人大都不会有异议,而到了永检这里,不同的声音还蛮多,因为编剧确实放了点似是而非的情景,而争议的点当然不是永检如何对黄检,而是黄检怎么看永检。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常常是形式决定内容,比如你和领导之间的相处基本就会按上下级之间的套路来,而如果你们是在旅途中认识,那一定又是另一种相处模式了。

黄检与永检的关系,对公大概就是同事、前辈,上下级,拿正常人类比的的话,就是徐检对永检的那样,有关心爱护,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提点,但不会过度,或者像三部长对黄检和徐检那样:自己的崽子,就算老是不听话爱捅娄子,出了事情也要关心要罩着。

这样的人之常情,黄检也有只是不自知,然而这样的感情遭遇非正常的生离死别的时候会悲痛难过,会怀疑人生,但却不至于失控,而黄检在恩秀死后的耳鸣头疼,正是内在的情感波澜已强烈到完全失控的表现,当然在这之前也有死亡威胁和特检组解散的压力影响,然而考虑黄检拒绝升职而选择在承诺的时限里继续死磕的表现,个人认为这些压力,反而激起了黄检的战斗之心(所谓化压力为动力,在葬礼上他指责永一财,为什么不战斗),压力只有你对它恐惧低头或者真正无能为力的时候,才会真正压迫住你,而恩秀不可逆的被残杀有别与所谓压力,更应该算是压倒性的强刺激。与其说是恩秀的死是这段时间累积压力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如说是最后一吨稻草吧。

所以,永检的死亡让黄检情感失控了,而这样的失控,超出了正常同事关系的界限,那么多出来的部分是什么呢?

不卖关子的说:

第一,对永检的保护,剧里的独一份,首先有对永一财的承诺———我会替她挡刀子,其次在搜徐检办公室差点被发现时,捂住了永检的嘴巴(结果还被永检保护了。。),之后是观察到永检调查方式太过冒进,决定不让她插手调查,而后来,永检私自追捕受贿人,他第一时间赶到(跑步前进,放三部长鸽子),还竟然生气吼了永检。

总结起来,是有承诺,也有必要,还有行为上的强化,最后情感反应也跟进了。这个过程中个人觉得是先有基于承诺的保护行为,而后在保护行为之中产生了保护之心。而这样的保护之心对于黄检这样一直犹如人群中孤岛般存在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私人关系上的强连接。

如果让我分别画一张黄检和汝真、恩秀的画,那么黄检和汝真会肩并肩在一起面对黑暗默契战斗,而黄检和恩秀呢,则是黄检在危险面前坚定的把跃跃欲试的恩秀挡在身后,恩秀面对的只能是黄检的背影,注定不能有更多的交流。

第二,带有性张力的相处(指情节设置,非角色之间的吸引),主要集中在捂嘴巴及两次夜访黄检家的情节,就是播出时有人暗爽有人诟病的所谓言情剧女一戏份(这个锅请编剧背),作为几乎每一句话都在暗中布线的优秀剧本,为什么要安排这样的情景:

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躲在椅子背后,黄检伸手捂住永检的嘴巴,没必要的事大晚上闯进黄检家,在扭打中被徐检撤掉了扣子,衣冠不整的大晚上跑去黄检家汇报工作,借衣服换衣服。

难道不可以调整一下徐检办公室的摆设,两人换个不亲密的姿势躲一躲吗,难道有话不可以在办公室说吗,不可以约出来说吗,大晚上汇报工作难道不可以电话说嘛?为什么要刻意亲密安排,又为什么一定要是黄检家?

我曾看到一种说法是,这是编剧在默默嘲笑小言情节,你看,女二都这样投怀送抱了,男主也没喜欢她。 我想作为一个优秀的编剧是不会这样任性的浪费剧本资源的。

这样的桥段不是因为被用的多才被称为言情专属,而是因为这样的接触,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性张力,最易让人心动,所以才被言情剧百用不爽。

那么编剧在设置这些情节的意图很明确,就是增加黄检和永检说不清道不明又让观众有点意会的东西,而有趣的是,身为女主的汝真,虽然几乎出场没多久就可以对排斥身体解除的黄检拍拍打打,从未被拒绝,还附赠各种黄检难得一见的小情绪,但汝真和黄检的日常相处,显得过于放松了,没有那种准情侣的欲说还休(本剧并无感情线),而在汝真唯一一次夜晚在黄检家与黄检独处,两人的座位分别选在沙发的两头,黄检看到汝真关心他应该心里满高兴的,不过面瘫也无法表露太多,汝真却显得比平时拘谨,两人完全讨论调查进展,没扯别的话题,在谈话中断了一会后,汝真就提出时间晚要回家,这样的相处你看出性张力了吗?反正我是没有:)

而为什么又非要在黄检家呢,家是个人独处的空间,也常常作为内心世界的隐喻,黄检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通常不怎么开灯,是昏暗的,没有个性化的布置,但有工作相关的东西,看不出喜好,毫无生活气息,这是个除了工作就没有任何生活的人,我很怀疑之前大概连他妈都没进过他家,更别说别人了。

而在黄检从母亲家回来后耳鸣发作,痛苦的倒在地板上失去意识,怀里抱着的竟然只是一瓶冰水(冰冷,空洞之物),就这样死掉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也正如他对金政本说的那样:我这一生,身边注定空无一人。明明没有语气的话语,说出来却有绝望的气息,不属于他的东西,早就放弃了吧,对感情和亲密关系这样的事,反正也不会体会到悲伤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黄检,在听到汝真的一句:“我们之间”,竟然会开心到露出笑容,绝望吗?早就绝望了呀。期待吗?却比谁都期待呢。

在剧中单独走进黄检的家与之相处只有恩秀和汝真,如果联系家是内心空间的隐喻的话,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恩秀和汝真也是剧中唯二可以牵动黄检情感表达的人,虽然恩秀第一次去黄检家是拿出了自杀式调查般的豪迈,人家都要关门了,却还直愣愣的闯进去:),而第二次是她停留在门口,但黄检主动让她进去了。就如同汝真的“我们之间‘,说出来就会不同,而恩秀闯进了黄检家里,到达那里,停留过就会不同。

而把家作为内心空间的隐喻,那么这个空间里最为私密最为核心的地方无疑就是卧室了,汝真和恩秀都没有和黄检单独在卧室相处过,汝真是查案时进去过,在那里发现了自己给黄检的礼物(开心死了),恩秀则是在卧室里换过衣服(厉害了,满满性张力的戏份,换言情剧里都要上天了),而恩秀在那里留下过什么吗?看不出来吧,不到她下线,不到黄检拿着毛衣怀念她都看不出来吧。

黄检留下了恩秀穿过的洗坏了不能再穿的毛衣,甚至不是放在衣橱的角落里!不同于汝真的画,那么显眼的摊开着,在书桌上放着,而恩秀穿过的毛衣,即使在卧室里,也是暗藏着的,不“打开”柜子看不到。

就是这件黄检留下的毛衣,让一切显得清晰了起来,为什么要在黄检和汝真日渐默契亲近的同时,也增加黄检和永检之间略显暧昧的戏份,它对剧情的进展到底有什么样的作用,单纯是为了抑恩秀而扬汝真吗,并不是的,在黄检情感认知复苏这条线上,恩秀和汝真几乎是同样重要的存在,恩秀和汝真不是对立,而是一明一暗的对应。

就如同卧室摊开放着的画,汝真和黄检之间的进展总可以一目了然,而黄检和恩秀的关系递进也似被放在柜子里毛衣,要‘打开’才看的到。

就让我们打开来对应看看吧:

黄检对汝真:明写 独一份的信任
黄检对恩秀:明写 一直冷漠的推开她,暗写 独一份的保护

黄检对汝真:明写 日渐增加的默契与亲密,拍拍打打,说说笑笑
黄检对恩秀:明写 恩秀总是单方面努力靠近黄检,屡挫屡战,暗写 黄检让她进家里,进卧室(换衣服竟然不是在卫生间),给她自己的衣服穿

黄检对汝真:明写 情感流露--笑,关心,赌气
黄检对恩秀:明写 情感流露--发火,吼,暗写:生气她作死,担心到爆炸

黄检对汝真:明写 在卧室留着她的画
黄检对恩秀:暗写 在恩秀退场,黄检打开衣柜才能发现那里放着恩秀穿过,洗坏的毛衣

另外一个好玩的小对比
黄检说不要汝真再画画给他了,黄检听了一半掐掉恩秀发的歌,真是个木头啊。

所以,汝真对黄检特别吗?当然特别;汝真对黄检重要吗?当然重要

那么恩秀呢?
----
一直保护的人,一直推开的人,
一件毛衣都洗不好的人
总是什么也不顾冲进危险里
挡也挡不住
这次没有我跟在你的身后
这次没有我及时赶到
不再是你可怜巴巴求助的样子
只有那个头发凌乱倒在血泊中再也醒不过来的你
------

黄检的情感复苏线,自汝真开启,由恩秀完结,为什么编剧要在之前这样安排黄检与恩秀的戏份,因为不是足够特别足够重要的人,无法完成这样的重击,彻底把黄检内心沉睡的情感认知唤醒过来。

也只能是恩秀,主线与情感线的都紧紧交织在她的身上,她的退场也真正打开了这个故事的破局之路。

有人说黄检在恩秀退场之后的失控崩溃,是痛失同事后辈加上生前没能好好对待的愧疚所致,那么同样痛失同事后辈的徐东宰、三部长、李昌俊三个人的情绪合起来,在叠加徐检的保命压力、李首席搞自己岳父的压力,都加起来,会失控吗,怎么会呢,男人面对压力,选择战斗,脑子往往清晰得很,即使是悲痛也只会更加让他们清楚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哪有那么轻易就失控,何况是情感上更为迟钝的黄检,而愧疚呢,他一直都在保护恩秀,甚至觉得对她挺好的,为什么要愧疚呢,所谓人生最悔恨的事,如子欲养亲不待,如曾经有一份珍贵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所有追悔莫及痛彻心扉难道不是都有个重要的前提:我失去的是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吗?而我再也没有机会用她/他所期待的方式好好对待他/她。

然而,这一切都落幕了,恩秀不会看到黄检衣柜里毛衣,她不会知道她曾到过那里,而也只能到那里了,并没有相爱呢,却也如相爱一般了。
344
3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08)

查看更多回应(308)

秘密森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秘密森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