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乡民谣 醉乡民谣 8.0分

转载《《醉乡民谣》:民谣时代的黄金美国梦》

谋某煤
原文链接

    第86届奥斯卡颁奖晚会刚刚落下帷幕,最出人意料的获奖结果是:科恩兄弟的《醉乡民谣》在斩获第66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又位列纽约时报2013年度十佳电影首位后,却只能在奥斯卡中获得最佳摄影与最佳音响效果两个提名。但是,这也毫不妨碍它成为很多影迷心头的年度挚爱电影。
在电影史长河中,以音乐、歌手为题材的传记电影很多,大都围绕着主人公发迹成名、浴火重生的经历来展现其音乐创作和感悟人生的过程。科恩兄弟的《醉乡民谣》并未想把单纯的音乐情结作为本片的主题,纵观全片,影片基本在一种氤氲昏暗的氛围中进行,确切的说,《醉乡民谣》追忆和再现了那个乡村民谣黄金时代。
    《醉乡民谣》的讲述的是民谣歌手勒维恩·戴维斯的奋斗史。勒维恩浑浑噩噩的过着他的生活:经常蹭朋友的沙发睡觉,偶尔在咖啡馆演出,更多时候是无家可归;一直照顾着一只不小心碰上的猫,并带着它四处奔波;他仅靠朋友或陌生人的接济以及一些小工作的收入度日。在小酒馆的舞台上,他唱起《Hang Me...
显示全文
原文链接

    第86届奥斯卡颁奖晚会刚刚落下帷幕,最出人意料的获奖结果是:科恩兄弟的《醉乡民谣》在斩获第66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又位列纽约时报2013年度十佳电影首位后,却只能在奥斯卡中获得最佳摄影与最佳音响效果两个提名。但是,这也毫不妨碍它成为很多影迷心头的年度挚爱电影。
在电影史长河中,以音乐、歌手为题材的传记电影很多,大都围绕着主人公发迹成名、浴火重生的经历来展现其音乐创作和感悟人生的过程。科恩兄弟的《醉乡民谣》并未想把单纯的音乐情结作为本片的主题,纵观全片,影片基本在一种氤氲昏暗的氛围中进行,确切的说,《醉乡民谣》追忆和再现了那个乡村民谣黄金时代。
    《醉乡民谣》的讲述的是民谣歌手勒维恩·戴维斯的奋斗史。勒维恩浑浑噩噩的过着他的生活:经常蹭朋友的沙发睡觉,偶尔在咖啡馆演出,更多时候是无家可归;一直照顾着一只不小心碰上的猫,并带着它四处奔波;他仅靠朋友或陌生人的接济以及一些小工作的收入度日。在小酒馆的舞台上,他唱起《Hang Me, Oh Hang Me》,讲述的是一个云游四方的人,在穷困潦倒之际沦为强盗,最终不幸被捕,被处绞刑,歌词唱道“被吊死我也不怕,只叹长眠不起太无趣,我可是个走遍天下的人啊”,这其间充满了自嘲意味。四处奔波就是勒维恩的生活,可他真正畏惧的,是生活中没有音乐,他害怕自己会变得像父亲那样麻木般的“存在”。从格林威治村到芝加哥无人问津的俱乐部,梦想并未眷顾这位年轻的音乐人,勒维恩失败而归,受生活所迫,他不得不放弃音乐。故事的最后,勒维恩想再做回水手也是屡遇挫折。
    本剧的主演奥斯卡·伊萨克把主人公勒维恩·戴维斯对现实的无奈,对音乐的痴迷,难遇伯乐的灰心等等情绪表现得细腻而精准,将一个怀揣梦想却不断遭到现实打击的loser刻画得惟妙惟肖。“影片的主题就是,一个人是如此地渴望成功,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奥斯卡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概括了整部影片。
    科恩兄弟为什么选择民谣题材?事实上,他们对民谣浪潮很感兴趣,但很抵触拍摄传记片,他们选取戴夫·范·容克的一周为题材,通过勒维恩这个角色缅怀美国六十年代的民谣黄金期。民谣的歌词往往有很强的叙事成分,歌里歌外总能呼应到一起,使这部剧情似乎很松散的电影,有了叙事的整体性。正如《Hang Me》那样,生活即便再痛苦难堪,民歌唱出来时永远是坚忍乐观的。科恩兄弟实际上在为所有坚持自我却未能得到喝彩的艺术家,作一部真挚感人的电影。

格林威治村:美国民谣音乐的孕育之地
    电影中的故事与其发生的背景一定有着巨大的联系。科恩兄弟的电影,无论是《血迷宫》德克萨斯州的荒漠,还是《冰血暴》里明尼苏达州的寒冷,《谋杀绿脚趾》中“督爷”所处的九十年代的旧金山等,故事与背景环境都是密不可分的。《醉乡民谣》也不会例外,故事的背景被设定在美国的1961年,那就是民谣大腕鲍勃·迪伦首次现身格林威治村的那一年,而且一定是那一年的一月。
谁也想不到六十年代初的纽约曼哈顿格林威治村会孕育出著名音乐人鲍勃·迪伦,日后还会成为世界流行音乐成功商业运作的发源地。故事发生的年代,艺术和音乐的萌芽已在此展露头角,科恩兄弟的影片《醉乡民谣》便锁定了这个民谣浪潮之前的低迷期。美国民谣的“复兴年代”,麦卡锡时代对共产党的打压刚刚结束,老民歌手重新操起吉他,新民歌手逐渐涌现,但还没有迎来它的“黄金年代”。民谣还只是乡下人的音乐,甚至说不上是音乐,就像去往芝加哥车上的老爵士乐手那样,他在听说勒维恩唱的是民谣之后,嗤之以鼻说:“哼,民谣?我还以为你是个音乐人呢…”老爵士乐手显然对民谣充满轻蔑,不认为勒维恩算得上是音乐家。
《醉乡民谣》以清新、冷峻的场景精致的还原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纽约曼哈顿那时候的格林威治村,那里随处可见年轻音乐人组起的小乐队和排满演出的小咖啡馆。怀揣着音乐梦的勒维恩·戴维斯在这里艰难地打拼,窘迫的境遇让人简直难以想象仅仅几年之后这里就会成为举世瞩目的音乐圣地。科恩兄弟早前在接受外媒采访曾称,《醉乡民谣》是一曲追忆1960年代民谣音乐黄金时代的挽歌,在影片中,导演重现多个民谣音乐的聚集地:包括纽约西区的Gerde's Folk City、格林威治村的The Gaslight Cafe和芝加哥的Gate of Horn酒吧,这几个酒吧见证着,这里将成为美国民谣浪潮的孕育之地。

勒维恩的历史原型:民谣时代的叶问 
  
在中国,叶问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身前虽然没有璀璨的荣耀,但是,随着电影《叶问》、《叶问2》的热播,叶问便与黄飞鸿、霍元甲这些历史人物一起成为中国民族英雄形象的代表。《醉乡民谣》殊途同归,勒维恩的原型戴夫·范·容克曾是民谣集大成者鲍勃·迪伦的吉他老师,他在世时一生跌宕起伏,经年后凭借电影作品才重放光芒,正是美国民谣时代的叶问。奥斯卡颁奖季之后,戴夫·范·容克和他的《Inside Dave Van Ronk》专辑一起,将重新导入人们的视线。
戴夫·范·容克曾长期在格林威治村表演,他是美国五六十年代乡村民谣的先驱。迪伦刚到纽约时,亦师亦友的范·容克不仅向迪伦传授了民谣弹唱技法,还影响了迪伦对社会和人生的看法,而在迪伦像片中的勒维恩那样潦倒的时候,范·容克为他让出了沙发。在范·容克病逝后不久,迪伦出版了回忆录,里面不乏对范容克的缅怀和感恩。然而,戴夫·范·容克在音乐上的成就远远不比迪伦,作为民谣复兴运动的一分子,他只是民谣复兴之前的一个奔波者。
影片开头的演出场所,主要参照了戴夫?范?容克的回忆录《the Mayor of MacDougal street》里的关于环境的描写,表现了在迪伦还未革新民谣前的格林威治村的风土人情。鲍勃·迪伦到格林威治村的时候,戴夫·范·容克已经在那里小有名气,所以电影最后说,迪伦冒充戴夫·范·容克的朋友混进来表演。
出道时的迪伦非常有进取心,而戴夫·范·容克的心态却过于颓废。戴夫·范·容克用传统、质朴的方式演绎那些老民歌,他的弹奏和演唱方式充满了原始意味,有深厚的历史沉淀。可在节奏日渐变快的现代都市里,这样的音乐却很难得到市场的认可。在影片中,勒维恩有同样的遭遇,听众们更青睐他的朋友吉姆和吉恩唱的那种朗朗上口的“新民歌”。实际上,戴夫·范·容克的唱片《Inside Dave Von Ronk》在出版后得到了很多赞誉,并不像电影里勒维恩那张专辑一样遭遇无人问津的冷落。勒维恩·戴维斯的故事,更多是反映了当年一个成功的鲍勃·迪伦背后,无数个像勒维恩那样怀着梦想和才华,却得不到成功机遇的民谣歌手。
 
《醉乡民谣》的叙事看似松散,科恩兄弟却精心塑造了乡村民谣黄金时代的群像,照科恩兄弟的说法,《醉乡民谣》不只是拍一个歌手的传记,而是缅怀一个时代。对于那个时代的梦想和成功,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科恩兄弟的答案是什么呢?他们评价戴夫·范·容克时,是这么说的:“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这场民谣浪潮的一份子。”
如果你爱民谣,爱六十年代的美国,就去看《醉乡民谣》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醉乡民谣的更多影评

推荐醉乡民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