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少女 闪光少女 7.5分

时光之外——非正统二次人士的观影姿势

Stalker

小时候,决定要学一门乐器。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琴行里,用了一个整个房间挂各种价位的吉他,只在隔壁房间墙壁的左上角孤零零地搁了一把阮。我最先相中的就是它。但老板——当然也是吉他老师——告诉我:“要学这个,得自己联系老师。学的人少,教的人就更少了。” 后来我学了吉他。 其实放眼整个琴行,如果硬要抠出来点儿学民乐的,大概就是古筝和葫芦丝吧。有一次在小区里瞧见楼下小姐姐在凉亭里弹琵琶,仔细听了,觉得不大美。今年回家,睡午觉时隐隐约约听到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才知道她早改成了学钢琴。 为什么学民乐的那么少呢?因为没有和声?因为回声效果差难登大舞台?因为没有低音部所以合奏听起来轻飘飘像群魔乱舞? 我问过一位古筝老师,她的回答大概是:“很多人觉得古筝又贵又笨重。他们总觉得古筝一摔就会断,就像小提琴可以在地上随便碾一样。” 乐器大多精贵。但因为不普及,民族乐器就显得更精贵了。仿佛是……只有在博物馆出现才合理的古物一样。 事实上,在影片里看见编钟时,我感觉非常惊讶。 我见过编钟两次,第一次是教科书上鼎鼎有名的曾侯乙编钟,第二次是在甘肃的丝路博物馆,安静地呈在玻璃后,隔开了两千多年的悠悠岁月。 我不知...

显示全文

小时候,决定要学一门乐器。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琴行里,用了一个整个房间挂各种价位的吉他,只在隔壁房间墙壁的左上角孤零零地搁了一把阮。我最先相中的就是它。但老板——当然也是吉他老师——告诉我:“要学这个,得自己联系老师。学的人少,教的人就更少了。” 后来我学了吉他。 其实放眼整个琴行,如果硬要抠出来点儿学民乐的,大概就是古筝和葫芦丝吧。有一次在小区里瞧见楼下小姐姐在凉亭里弹琵琶,仔细听了,觉得不大美。今年回家,睡午觉时隐隐约约听到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才知道她早改成了学钢琴。 为什么学民乐的那么少呢?因为没有和声?因为回声效果差难登大舞台?因为没有低音部所以合奏听起来轻飘飘像群魔乱舞? 我问过一位古筝老师,她的回答大概是:“很多人觉得古筝又贵又笨重。他们总觉得古筝一摔就会断,就像小提琴可以在地上随便碾一样。” 乐器大多精贵。但因为不普及,民族乐器就显得更精贵了。仿佛是……只有在博物馆出现才合理的古物一样。 事实上,在影片里看见编钟时,我感觉非常惊讶。 我见过编钟两次,第一次是教科书上鼎鼎有名的曾侯乙编钟,第二次是在甘肃的丝路博物馆,安静地呈在玻璃后,隔开了两千多年的悠悠岁月。 我不知道民间有多人玩编钟,曾侯乙奏响了三次,每一次都代表国家大器。可能,因为它是青铜,又雕螭龙纹,看上去跟鼎很有渊源,所以很多人不当它是能用的乐器吧。 影片里学西乐的一位姑娘说得好:“说不定我以后要见它,就只能在博物馆了。” 难受。当然难受。 即使在影片中,像柯蒂斯这样的音乐学院依然让无数学子趋之若鹜,能得到外国人士的认同是一件顶顶了不起的事儿。维也纳金色大厅里常年回绕着钢琴声,以至于每一次代表国家的民乐登场,报纸上都是一阵头皮发麻的惊呼。 作为小众的存在,于微渺时受到人白眼,于宏伟时被刮目相看。但刮目相看只是一时的,想起多年前一个珠宝设计师,拿中下等的黑曜石做首饰,他赢了比赛, 但评委也说:“这只是比赛,不会有哪个贵妇人在晚宴上戴低档宝石。” 就算一瞬间让人惊艳,但主流的价值观却不会变。况且,惊艳这个词,本来就是多用来形容普通不起眼的人在某一瞬间发出十分灿烂的光。 光芒黯淡之后,它依然不是主流。 民乐如此,二次元也如此。 但没什么,自古复兴都难。现在国家在大力扶持中医,听上去叫人欣慰,但从采药制药就出的质量问题,让中医根本举步维艰。 不是中医不好,而是中药不好,制度不好,完全达不到古时的功效。 在这种环境之下,与其祈祷出现一个像Eason一样的视察领导,不如我们自己,好好做吧。 “一人之力尽管渺小,我也不是热血青年,但那毕竟是我喜爱的东西。” 而作为普通的三次元居民,我们能做的,就是某天在街上遇见穿着洛丽塔装的小姐姐时,能转过头对你的父母诚实地说,她真漂亮。 不应嫉妒或胆怯而歧视,对每个人的生存方式保持尊重,才是评判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准。 “我虽做不到,但我希望可以。” 影片最后,老爷子在大厅里唱的,是出自鲍溶《苦哉远征人》的诗句: “掩抑大风歌,裴回少年场。 诚哉古人言,鸟尽良弓藏。” 那是在编钟敲响之后。是在两千年的时光之外,后人泪眼模糊,隔着两处茫茫的距离,朝那个有雅乐的时代款款回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闪光少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闪光少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