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是怎样入魔的

孙正达
《倚天屠龙记》是金庸长篇里面不大受人待见的。主要原因大概是因为主角张无忌缺少英雄气概,太无主见,无论是人生际遇、政治活动到感情经历,都是被外部环境和别人牵着鼻子走。这里面的女主角们也各有缺点,都不是很令人喜欢。既然主人公形象都不完美,里面的爱情也比较温吞和游移,不像《神雕侠侣》那么决绝而纯粹。因此它的不受人待见,是必然的。
前些日子开通了手机上网,无聊时把这部小说重读了一遍,不免感叹,这真是适合有人生阅历的中年人慢慢体会的一部书。虽然金庸在这部书的后记里已经把此书的主旨和人物塑造的特点大略说了,对自己的辩护也堪称精彩。按金庸第一次修订作品时候的创作状态处于全盛时期,其情节处理往往令人叫绝,这几年的第二次修订版(新修版)由于作者创作力已经衰竭,指导思想又出现重大失误,改得基本伤害了许多重要人物的形象,时有不忍卒读的地方出现,直令人有令狐冲变身鸠摩智之感,就不在这里评论了。
关于这部小说的评价,最最令我惊喜的是江湖闻名的“大脸师太”李博士的评论(李博士已经嫁得如意郎君,在这里送上粉丝的祝福),读她的文字,时常令我拍案叫绝,显得出金庸评论界人才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在下的见识当然...
显示全文
《倚天屠龙记》是金庸长篇里面不大受人待见的。主要原因大概是因为主角张无忌缺少英雄气概,太无主见,无论是人生际遇、政治活动到感情经历,都是被外部环境和别人牵着鼻子走。这里面的女主角们也各有缺点,都不是很令人喜欢。既然主人公形象都不完美,里面的爱情也比较温吞和游移,不像《神雕侠侣》那么决绝而纯粹。因此它的不受人待见,是必然的。
前些日子开通了手机上网,无聊时把这部小说重读了一遍,不免感叹,这真是适合有人生阅历的中年人慢慢体会的一部书。虽然金庸在这部书的后记里已经把此书的主旨和人物塑造的特点大略说了,对自己的辩护也堪称精彩。按金庸第一次修订作品时候的创作状态处于全盛时期,其情节处理往往令人叫绝,这几年的第二次修订版(新修版)由于作者创作力已经衰竭,指导思想又出现重大失误,改得基本伤害了许多重要人物的形象,时有不忍卒读的地方出现,直令人有令狐冲变身鸠摩智之感,就不在这里评论了。
关于这部小说的评价,最最令我惊喜的是江湖闻名的“大脸师太”李博士的评论(李博士已经嫁得如意郎君,在这里送上粉丝的祝福),读她的文字,时常令我拍案叫绝,显得出金庸评论界人才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在下的见识当然无法和李博士相比,但是不怕人骂,也分享一下我的感受。
书中四个女生,各有各的可爱之处,也各有各的讨厌之处。金庸自己说他最爱小昭,因为小昭是个贤内助(鹿鼎记里面的双儿,貌似是低幼版的小昭),我觉得小昭的水深绝不次于周赵二女,因为她在光明顶当了多少年的卧底,连杨逍这样的人都看不出破绽(当然,这段情节比较假,难以自圆其说,就不说它了。)而且,金庸写这些女孩子,最动人的绝不是小昭。按我看,朱九真的故事都比小昭的故事有看头(最近正在恶补《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个故事从某种角度看,就是朱九真的故事的美国反转版)。而且朱九真的故事里面有金庸亲身经历的投影,更令人觉得低回而长思。殷离的故事呢,也有其动人之处,适合独立成篇,作为类似《白马啸西风》之类的爱情小品。
我这里要说的是周芷若。此女不但是这部小说中最令人纠结和讨厌的人物,而且也是全部金庸作品里面最令人讨厌的人物之一。我从前根本无法理解周芷若的行动为什么如此古怪,找不到一个演变的令人信服的逻辑。(有意思的是,王晶版的《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里面的周芷若,直接就给塑造成了坏人,和邹兆龙演的宋青书设局陷害张无忌,演周芷若的黎姿,不久之后就在电视剧版里扮演了赵敏)。这次重读,我觉得我发现了周芷若的心路历程。
以前就有朋友提醒过我:周芷若和赵敏最大的区别之一就在于她们的出身。要理解她的行为逻辑,必须从此入手。
周芷若的父亲,只不过是汉江上一名操舟的船夫。她自幼就表现出很高的情商。但是由于出身的原因,她在峨眉派的发展还是要受到限制。
武侠小说虽然是成人童话,但是社会习俗一样不少。试看主角的发迹史,哪一个不是有身份有来历的?郭靖杨康,那也不是普通村民,而是梁山好汉郭盛和南宋大将杨再兴的后代。即便像韦小宝那样真正草根出身,也要机缘巧合,找到强大的靠山和贵人,才能飞黄腾达。周芷若作为无权无势的平民,只能靠后天的勤奋努力来寻求上位的机会,在这个奋斗过程中,别人的白眼一定是受了不少,自己内心深处也不会平衡。峨眉派内女生多,女生多的地方必多是非。按说丁敏君这种并无真才实学唯独擅长搬弄是非、打压同门的小人,每个组织里面都不少。周芷若在积蓄实力的过程中,怨念颇多,这几乎是一定的。除非真正宅心仁厚的人,才不会产生怨念。(金庸一定会让你遇上这样的人,张无忌就是一个)
无巧不成书,周芷若遇上的老师,又是一个非常变态的老师。
灭绝师太这个人,从来就是一个话题人物,围绕着她有无数的口水。金庸写这个人物,有着很深的用意。
灭绝师太性格的第一层,是性如烈火、嫉恶如仇,原则性特别强。是一种“精神洁癖”的性格。
但是她的性格的更深层的逻辑,就不那么令人佩服了。读者猜测,灭绝师太的师兄死于杨逍之手,哥哥死于谢逊之手,而且她和这个师兄大有两情相悦的嫌疑。两个亲人死于明教之手,灭绝方始性情大变。她的仇恨明教,一半是为了意识形态的势不两立,一半却是为了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的结果,就变成了不择手段。
初,纪晓芙失身于杨逍,灭绝逼纪晓芙立下重誓:诛杀杨逍,然后便一切既往不咎,还要将掌门之位授予她。纪晓芙不从,灭绝杀纪晓芙。
后,灭绝又逼周芷若立下重誓,色诱并诛杀张无忌,这一次是先要把掌门之位授予她。
一个人怎样从精神洁癖变成了不择手段的呢?
钱钟书先生分析得好:爱清洁的人讨厌一切脏的东西,过于爱清洁的人,就会觉得只有自己是干净的,其他人都是脏的。久而久之,秽洁之别,变成了人我之别。爱清洁这时候已经变成了极端的傲慢。正如我读过的一个短篇恐怖小说,说一个医生发现病人身体里面长满了肉芽,不惜将病人开膛破肚、大卸八块。所谓“为了正义实现,宁可毁灭全世界”。到了极端,已经分不清正义还是不正义了。为了去除小的不正义,不惜实施更为不正义的手段。
所以说,倚天屠龙记的一个主旨,恰恰是说人生无法圆满,也无法彻底,因为人性本来有缺憾,极端的白与极端的黑,都不是人生可欲的目标,还是得中庸地活着。
因此,周芷若之所以性情大变,关键就在于:她受的教育都是黑白分明的、冠冕堂皇的,但她要做的事情,却是卑鄙的,手段不正确,如何保证结果正确?恶的土壤如何长出善的花朵?
这个残酷的世界,逼得她精分了。不精分,就无法生存。
连她的老师,人人敬仰的灭绝师太,原来骨子里居然都是这么一个不择手段的人。换做是谁,当发现这一层真相的时候,都会觉得理想破灭、精神支柱坍塌。况且,周芷若费劲辛苦,在别人的白眼之中,隐忍了这么多年。却换来的是这样吊诡的结局,你让她怎么不抓狂?
周芷若性格里面这种阴暗的、凛冽的、肃杀的东西,就此被逼了出来。从此,她改练九阴真经、九阴白骨爪,看她的行为,里面是有一种作恶的快感。张爱玲说小孩子大撒把骑自行车,“人生最可爱的境界在于这一撒手”。作恶的快感,也有一种撒手的放纵。
《连城诀》里面写花铁干,被血刀老祖逼得走投无路,陡然从大侠变成了卑鄙小人。这种事情也是可能发生的。但是周芷若怎么说也是半个主角,金庸不可能把她写得如此不堪。但是里面的心理,却可能是共通的。
周芷若的结局还算好的,争霸天下的努力终于失败,也放下了被逼所下的誓言在自己心头的压力,于是行为有变得慢慢恢复正常。这一段金庸没有明写,是明智的。按说金庸第一次修订版的很多好处就在于各种曲笔和留白,让读者自己去琢磨,新修版里面费力不讨好地把许多留白的东西都写实了,就特别的无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倚天屠龙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倚天屠龙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