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2 深夜食堂2 8.0分

秘密

阿浆
12 点 在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吃遍山珍海味的美食家偏偏独钟于最简单普通的黄油饭
凶残冷酷的社会大哥其实内心温柔如水 只吃她曾经最拿手的八爪火腿
黑社会小哥哥凶残狠毒 然而他守候的一直是正义
吃茶泡饭的三姐妹 宁愿大龄单身也不愿将就 守护最纯真的爱情
当然还有电影里 被骗的老奶奶 十年如一日 夜夜煎熬 爱着杳无音信 当年被自己抛弃的儿子

很喜欢的一本书《追风筝的人》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 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成功或失败、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民族那样风尘仆仆地缓慢前进。生活总在继续。”

每个人都有自己背后的故事 我们都不得不为了生活 穿戴整齐 走入社会给我们的设定 生活总在继续

高三毕业那年暑假 我在一个网吧兼职收银
有时候上夜班 真的在夜里 如同深夜食堂一样 非常容易邂逅到有趣的灵魂
有段时间 每天凌晨两三点的时候 总会有一个纹着花臂 戴着小手指粗的金项链的 肌肉紧实的青年男子来上网 他一般都穿着印有夸张图案的T恤 有时是豹纹 有时是老鹰的图案 活脱脱一个黑社会老大样
他是哑巴 我们所有的交流都是简单的肢体语言
我在猜想啊 他可能在某次“工作...
显示全文
12 点 在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吃遍山珍海味的美食家偏偏独钟于最简单普通的黄油饭
凶残冷酷的社会大哥其实内心温柔如水 只吃她曾经最拿手的八爪火腿
黑社会小哥哥凶残狠毒 然而他守候的一直是正义
吃茶泡饭的三姐妹 宁愿大龄单身也不愿将就 守护最纯真的爱情
当然还有电影里 被骗的老奶奶 十年如一日 夜夜煎熬 爱着杳无音信 当年被自己抛弃的儿子

很喜欢的一本书《追风筝的人》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 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成功或失败、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民族那样风尘仆仆地缓慢前进。生活总在继续。”

每个人都有自己背后的故事 我们都不得不为了生活 穿戴整齐 走入社会给我们的设定 生活总在继续

高三毕业那年暑假 我在一个网吧兼职收银
有时候上夜班 真的在夜里 如同深夜食堂一样 非常容易邂逅到有趣的灵魂
有段时间 每天凌晨两三点的时候 总会有一个纹着花臂 戴着小手指粗的金项链的 肌肉紧实的青年男子来上网 他一般都穿着印有夸张图案的T恤 有时是豹纹 有时是老鹰的图案 活脱脱一个黑社会老大样
他是哑巴 我们所有的交流都是简单的肢体语言
我在猜想啊 他可能在某次“工作”中被人割了舌头
可是偏偏是他 是我工作的时间中遇到过最有礼貌的一个
帮他充网费 他点头微笑 双手接过零钱
给他端可乐过去 不论在打游戏还是看视频 都会停下来 礼貌地点头微笑 致以谢意
很温柔 真的很温柔 温柔真的都不是表现在言语的 他一举一动都洋溢出温柔 温柔是他的秘密
若不是亲身经历 我怎么敢相信 这个世界 真的有这样 “表里不一”的人
有几天 他没来上网 我最后见到他那天 来的时候是在清晨在天刚亮的时候
他没有上机 只是在网吧门口的桌椅处停下 过了一会儿 一个女人一手提着冒着热气的包子一手牵着一个不足半米穿着小裙子的女孩 朝他走了过来 他看见小女孩欣喜的走上去 迎面把小女孩举到了肩上 女人小心翼翼地扶着小女孩 其乐融融
三个人笑成一片 我也不自觉地跟着笑了
三个人一起嬉戏着吃完早餐 我在一旁看着他们吃完早餐
爸爸牵着小女孩走了 他拍了一下小女孩 指了指我 笑着朝我挥手 小女孩跟着爸爸一同对我挥手 像他爸爸一样笑得很温柔 我朝他们挥手 挥得比往常卖力 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时就预感 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看见他了吧 不知不觉 不知是感动还是不舍 眼眶竟然湿了
真的 至今为止 我再也没见过他

这是我19年来 遇到过最感动的故事 可这个故事并不算是一个故事 它甚至没有起因经过结尾
它贫穷到只剩下时间地点 只有零零星星的一点点故事和大部分的我的想象
我多么想和食堂老板一样 为他热一壶酒 听他讲他的故事
可是好像 这个故事这么美啊 就是因为它的不完整 它的神秘 和他不知原因的温柔

深夜食堂的老板 在影片结尾 跪在碑前 向他父亲分享食客的赞美
老板从来没有说过他的故事 他脸上的刀疤 告诉我们他也曾是个仗剑走天涯的浪子
然而如今收剑入鞘 同剑一起尘封的他的故事 再也没提起过

现在 他只一心一意做好每道菜 给每道菜定义属于它的故事 隐藏着不同人的秘密

福原希己江 在局里有一段插曲
清晨瑟瑟 大地震颤 刻骨铭心的记忆 不知是否会让你坚强
如若想遗忘记忆 我用橡皮擦帮你擦去 请安心地进入梦乡

深夜 睡不着就去吃点东西吧 我有酒 你有故事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深夜食堂2的更多影评

推荐深夜食堂2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