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 8.5分

并非浪漫

神秘人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到一半!开头太震撼了,我觉得能写出来这个我愿意死掉,卞福汝那段和芳汀那段我都哭了,而且男主角的脸我太爱太爱了! ——但我在思索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尼采讨厌雨果?反正《尼采反瓦格纳》里用雨果来比瓦格纳,意思是他们都大手大脚,夸张虚伪。看到后来心里就完全有了答案。实话说我也是跟尼采站在一个立场上的,比如,冉阿让主动认罪,后来马吕斯又因为苦役犯身份对他有成见,我都觉得很反感,这些情节不过建立在他偷了一个面包的基础上,这不是伪善的吗?难道人迎合种种伪善才是高尚?我简直觉得这个电影里的世界中的上帝是讨厌的,(不要跟我扯宗教信仰和虔诚,我个人以为没讨厌过上帝就不是喜欢上帝)。 另外我不太喜爱演珂赛特的小女孩。海伦娜倒是超级可爱!让她演坏蛋老板娘我完全不能憎恨她同情珂赛特,她长得太哼塔伯利了。 但我不是说我讨厌雨果,我只是在想,冉阿让估计一辈子都是处男,而雨果自己天天狂欢;作为妓女的芳汀可怜,雨果也还是天天狂欢。反正这里让我忍不住以为他有对苦难的嗜好,还是特别戏剧化的苦难,看《笑面人》时就觉得有点这种戏剧化的浮夸倾向,无奈他文字太美,但电影这种载体完全把这种对苦难的嗜血放大了出来,而去掉了文字...

显示全文

看到一半!开头太震撼了,我觉得能写出来这个我愿意死掉,卞福汝那段和芳汀那段我都哭了,而且男主角的脸我太爱太爱了! ——但我在思索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尼采讨厌雨果?反正《尼采反瓦格纳》里用雨果来比瓦格纳,意思是他们都大手大脚,夸张虚伪。看到后来心里就完全有了答案。实话说我也是跟尼采站在一个立场上的,比如,冉阿让主动认罪,后来马吕斯又因为苦役犯身份对他有成见,我都觉得很反感,这些情节不过建立在他偷了一个面包的基础上,这不是伪善的吗?难道人迎合种种伪善才是高尚?我简直觉得这个电影里的世界中的上帝是讨厌的,(不要跟我扯宗教信仰和虔诚,我个人以为没讨厌过上帝就不是喜欢上帝)。 另外我不太喜爱演珂赛特的小女孩。海伦娜倒是超级可爱!让她演坏蛋老板娘我完全不能憎恨她同情珂赛特,她长得太哼塔伯利了。 但我不是说我讨厌雨果,我只是在想,冉阿让估计一辈子都是处男,而雨果自己天天狂欢;作为妓女的芳汀可怜,雨果也还是天天狂欢。反正这里让我忍不住以为他有对苦难的嗜好,还是特别戏剧化的苦难,看《笑面人》时就觉得有点这种戏剧化的浮夸倾向,无奈他文字太美,但电影这种载体完全把这种对苦难的嗜血放大了出来,而去掉了文字自身的深刻性,不然,雨果那深邃的文字是完全能抵消他情节上让我产生的一些质疑的。我还是应该好好看下原著。 还有,沙威一直是我心里有魅力的人物,这个沙威的演员也长得可爱,为啥他在对着巴黎圣母院唱啥星星和正义的歌时烦死我了,虚伪透顶了,整个角色有种不知所云的感觉,为了为难人而为难人,起因就是一个面包,但原著虽然我没认真从头到尾看完,我印象中沙威也不是这样的。 这个电影大概不是传统的三幕结构,第一幕完美伟大;第二幕,就是表现珂赛特所在的环境,有点跑偏了,反正味道不对了,之前的苦难是纯正的,现在有些消遣,衬得《云上城堡》这支歌都因没有足够深的痛苦为立足点而显得虚飘;第三幕出场那个小男孩,乞丐头子,太帅太帅了,我觉得法国人有种咬牙切齿又轻狂冷漠的性魅力,反正我爱法兰西……目前法国是除了中国外我最爱的国家! 其实,看开头时,热泪盈眶的我本以为我是永远不会像我讨厌的豆瓣影评那样对它做出所谓的技术分析和客观评价的,那些人很讨厌,叽叽歪歪又冷血,但我还是客观评价了它。这不是我的错!是电影导致。 P.S. 我是爱雨果的,但我认为每个创作者都该好好问问自己写苦难时是不是“需要苦难”作为自己的写作材料,有这个心理是必然的,可一定也要想苦难中的人如果是自己,那自己就决不愿意,这是个真诚不真诚的问题!

爱潘妮比珂赛特可爱多了,后者像个浓缩罐头版玛丽昂歌迪亚,长得好斗得很,(我还挺喜欢玛丽昂的,但这个浓缩版的她苍白烦人)。马吕斯长得像个胡萝卜精,一点没他旁边那个男的好看。歌词开始唱“红与黑”了,可能作者觉得都是法国人写的。马吕斯更适合唱的不是“红与黑”而是“根与须,作为一个胡萝卜。”

不行我忍不了这个珂赛特的演员,神情太讨厌了,而且她长得好像海伦娜,谁信海瑟薇是她亲生母亲?我爱海瑟薇,她赫奇帕奇且圣洁。真不懂为什么要打造这么一组三角恋,两个女主满满的美国气息,阿曼达演个好莱坞追梦小丫头可以,实在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出情窦初开,看到的都是熟谙情欲步骤的神情;萨曼莎活像歌舞青春女主角。主要是这个三人组让人无法祝福男女主,爱潘妮跟芳汀明明是更类似的,如果爱情和幸福被判给一张蛇脸的珂赛特,那不是宣布芳汀的再次失败吗?而且这浓郁的美国气息和现代感压得前面属于冉阿让的深重苦难变成一个玩笑。

我呸爱潘妮挂掉的戏简直情深深雨蒙蒙,就在我刚觉得她脸廓圣洁时她唱歌了,然后导演开心地正反打,男女对唱。

沙威也就是罗素克劳可以演可胖可胖的勃拉姆斯。冉阿让也就是杰克曼长得像贝多芬,他和罗素好比生气的脖子和宽容的芬芬。

第三幕的亮点:小英雄伽弗洛什,太明亮了,溢满天赋。他们一块坐在街垒唱祝酒歌的时刻让我对这个已经让我失望的电影又有了好感,而且伽弗洛什仅仅是一瞥之间的镜头,都让我觉得坐在街垒之上的他特别漂亮;安灼尔和好友的死,开枪后倒挂出窗外的尸首和鲜红旗帜;沙威来时街道上整整齐齐排成一列的革命者遗体。这些足以让我给五星。但沙威这个角色还是不对劲。雨果的小说中的悲剧都特别惨烈,其中一定有一个足够强大的邪恶力量,电影里的沙威却不够,导致影片无力,因为善良的人们受这么多的苦难,那边却没有一个对立面,酒馆夫妇被处理得色泽太轻太可爱了,原著中他们却是无可救药的卑劣之人,沙威也只不过是一个软弱的徘徊者,尤其找胖胖的罗素演,太温和了,沙威虽然最后自杀了,后悔了,但他一定不能是个内心深处的徘徊者,他必须是一个冉阿让一样意志如钢而且强烈的人,他不是意味着邪恶,却意味着毁灭,所以要比邪恶还可怕,他带来的阴影一定是锯型的,激烈的。这里的冉阿让说“你也只是遵守职责”就放了他,太儿戏了。沙威自杀的戏,跳水时,好几个视角交错剪辑,非常不好,弄得很浮夸,却不决然。导演这个风格用在安灼尔之死上是优美的,拍街垒祝酒让演员们形成一幅油画也是优美的,但,拿过于优美的风格表达决绝的苦难和悲剧,儿戏。

另附原著中的文字:

海瑟薇太美了,从今天起她是我的至爱,像一根大黄蜡烛。 马吕斯悼念好友的戏,只是他在空房间里唱,特写开头,转近景,但有些单调。闪回、或以幽灵的形式让好友们出现都是我起初所想的。如果这样不好,其实让他背后衬一堵墙,对着墙演戏,哭墙的意境,也是感人的。 一个很大的败笔:马吕斯刚得知冉阿让的身份,下一场就迫不及待地解密,让他又得知冉阿让是他的救命恩人,上一场组建的悬念下一场就拆,非常拙劣,我之前在黄金甲里看过这种做法,实话说这也是我至今无法尊重那位黄金甲的编剧的原因。 这个悬念,完全可以被组建为第三幕的内核,然后在第四幕也就是全剧大高潮中拆,那就需要第三幕里堆积出很强的压力,这样拆的时候,才有张力——我没系统性看完悲惨世界原著,但小时候看下半本时,看到结局,本能地被震动了。那么这个电影问题出在哪?——第三幕的焦点彻底跑偏:先是三角恋,后是革命者的热情,中间穿插一点前文中的矛盾譬如冉阿让和沙威的戏份,但已经偏了。如果说偏,它的核在哪?一是沙威的存在,沙威的死该移到第四幕,紧锣密鼓。二就是马吕斯,因为第四幕中,拆解悬念的双方正是冉阿让和马吕斯,那么第三幕就要做这两个人的关系,如果不能让他俩有直截的人与人的交流,那就要让他们的价值观对立。 事实上这个对立是绝对存在的:马吕斯作为贵族出身的革命者他的革命热情本就居高临下,冉阿让却是革命要拯救的那种人。这个价值观对立决定了原著中马吕斯不会对冉阿让的故事心无芥蒂,但原著里马吕斯并不让人反感,我还记得小时候看时一心盼他和珂赛特在一起,他们的新婚之夜也是我看了又看的。但在电影中,这对小夫妻却是“悲惨世界”的局外人。马吕斯悼念好友只是为青春热情,转身又过贵族生活,毫无分量。他意味着什么呢?幸福的人一定会抛弃痛苦的人,原著也如此,但这个点必须写透必须有所批判,否则就是流于浮面的廉价童话。 珂赛特是怎样的人不重要,电影里大笔强调她的心理啊,觉得冉阿让阴郁、想和马吕斯重获新生、想了解冉阿让的秘密,都是偏了。不如只把珂赛特作为纯粹的幸福、纯洁、美好的化身,是芳汀未完成的梦想。还有就是演员的脸没有说服力,像年轻时的薇诺娜演珂赛特一定是让人盼她幸福的,阿曼达,我不讨厌她,但她真的不适合演纯然美好无猜的角色。 结尾是感人,死去的人在巴黎街头歌唱,群戏、国旗,但马吕斯和珂赛特——唯一获得幸福的两个角色却是局外人。 而且结尾说什么“爱别人才能见上帝”让我很烦。冉阿让在遇到珂赛特后每次的歌唱都让我有点烦。这个电影如果没有第一幕的光辉和小演员的亮色我很难爱它,但,让小演员作为第三幕中最有魅力的存在却是不该的,一则,戏核偏离;二则,有种软弱的感伤主义。 悲惨世界的作者从没承诺解除苦难,也没真的把冉阿让写成耶稣,用爱来解决苦难。它是说一个从来被不当人看的人发现自己有灵魂并试图救赎,这是很本质的人文精神,是基督精神,但不是所谓的“如是去爱则一切被解决”的那种教堂宣传内的基督精神,更不是电影中那种煽情的浪漫——尤其到最后,把爱、革命、爱国、基督搅为一潭,实在没劲了。 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悲惨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悲惨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