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一周半之第一天

小伍集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纽约时间10月30日的4点半,Jenny抵达了梦寐以求的城市——纽约。这就是童话故事开始的第一天,我们的“公主”将会遇见“青蛙王子”。

透过Jenny背后的落地玻璃窗,看到一辆白色但被涂鸦了的汽车,急停在路边。车里下来3个人,其中的司机正是我们故事的男主角船头尺。船头尺姓彭,英文名叫Samuel Pang,这是在后面他与Jenny在海边散步时为自己梦想的餐厅命名时自己说出来的。船头尺一米八的个头,穿一身格子衫牛仔裤,稀疏的胡根,头发蓬松,显然是很随便的装束。因为受四姨婆之托,一定来机场接应,不然怎么会看到他手上拿着事先准备好写着Jenny的纸牌,还人手一块呢。

显然船头尺来晚了,他一下车便高喊着十三妹的英文名字,焦急的神情可见一二。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他的发音是“Jen Fe...
显示全文
纽约时间10月30日的4点半,Jenny抵达了梦寐以求的城市——纽约。这就是童话故事开始的第一天,我们的“公主”将会遇见“青蛙王子”。

透过Jenny背后的落地玻璃窗,看到一辆白色但被涂鸦了的汽车,急停在路边。车里下来3个人,其中的司机正是我们故事的男主角船头尺。船头尺姓彭,英文名叫Samuel Pang,这是在后面他与Jenny在海边散步时为自己梦想的餐厅命名时自己说出来的。船头尺一米八的个头,穿一身格子衫牛仔裤,稀疏的胡根,头发蓬松,显然是很随便的装束。因为受四姨婆之托,一定来机场接应,不然怎么会看到他手上拿着事先准备好写着Jenny的纸牌,还人手一块呢。

显然船头尺来晚了,他一下车便高喊着十三妹的英文名字,焦急的神情可见一二。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他的发音是“Jen Fer”,与“Jennifer”不一样。试想跑船的文化素质好到哪里去,事实证明船头尺的英文真是烂透了。船头尺不见有人应,又急忙冲进到达厅去寻找,这时遇到了维持治安的的机场保安。黑人保安拦住船头尺,要他把车开走。一般人肯定会被吓住,说完sorry赶紧走开。但船头尺不慌不忙,操着不正宗的日语与保安周璇,打眼色让两个兄弟从旁边溜进到达厅,然后再趁保安分心去拦的时候,自己大大方方地走进到达厅。好一招声东击西,让人觉得他是一个聪明的无赖。把如此的无礼行为转嫁到小日本头上,又让人哭笑不得。

这样出场的船头尺,与之前描述的“有车、有车,天天大鱼大肉的侨领”,似乎是天壤之别。但是这样的场景,与之前是小家碧玉式截然不同,犹如平静的湖面扔进一颗石头,马上泛起阵阵涟漪,生气很多。可以用这样一句歌词“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来形容船头尺的出现,一直到后来故事也是这样。

后来搬行李上车时,十三妹好奇地问船头他那两个兄弟叫什么。船头尺很得意地分别介绍“那个样子丑的叫豉油碟,做人一味靠点。那个更丑一点的叫冇柄遮,做人死撑。”这么挖苦自己的兄弟,反而兄弟面带笑容,非常荣光。真是不理解,男人之间的赞美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轮到自己时,则交给兄弟一问一答来讽刺“船头那把尺是用来干嘛的,度水啰”。然后船头尺用一句“仰驹”(扯淡)来反击。这一唱一合,如流水行云般的自然舒畅,好像一早就排练好似的。也说明他们兄弟三人的感情非常融洽。十三妹却一无所知,上了车只关心那扇关不上的车门是否安全。结果给船头尺轻描淡写地回应“我开车是又快又安全”。接着看到车子急抽头加速冲出去,吓得刚才那个保安整个飞了起来避开,然后恶狠狠地骂到“Son of bitch”……

刺激的场面一浪接一浪。船头尺得知十三妹来美国是读戏剧,一怔之下踩到刹车,车子急停把并排行驶的车子吓了一跳,于是引来了一幕隔空对骂的片段。从谩骂中得知对面车的人是来自墨西哥,从装束上看也是在道上靠出卖体力的小混混。双方用自己的语言指责对方,接着用国际手势鄙视对方……最后以船头尺的车超越后逼使对方急刹车而告终。

船头尺以为这是他车技了得的结果,因此得意洋洋,咧嘴大笑,这似乎比刚才说在大西洋城赢了3千多美金还要高兴。可惜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十三妹真是苦不堪言,可能她长这么大,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这一刚到美国,就彻头彻脑地给吓懵了。再说回船头尺,类似这样的场面,在他的字典里应该属于小菜一碟。从骂战,笔划手指,到甩掉墨西哥佬后的眉飞色舞,充分表现出他是一个十足的孩子王,调皮搞怪加直率简单。“如果不追上你我就不叫船头尺”凭着这股劲,赢就要赢个痛快,这是做真正的男子汉。这与后面的“做人最紧要是Happy...想做就去做”相呼应。

在傍晚时分,车子驶进了纽约市区。十三妹的眼光给华灯初上的纽约城吸引住了。她日夜思念,梦寐以求的纽约,终于在眼前了,一切美好幸福的生活和学习即将展开。可是,当她到达住处之后所看到的一切,令她的美梦如华丽的肥皂泡一般,刚升起来就破裂了。


车子穿过布鲁克林桥底,在一栋外墙有些脱落,而且没有路灯的小楼前停下。墙壁上涂鸦着一些古古怪怪的图案,感觉更像是小孩子胡乱画上去的。十三妹下车看到这些,皱起了眉头,感觉自己来到了平民窟似的。但船头尺却笑着赞这里“正咧”。明显他们两个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区别。他们提着行李进入这栋小楼,走廊里有灯,但光线昏暗,至少墙边是看不清楚的。一辆红色手柄的手推车搁在走廊的中间,看得出来是超市里使用的购物车,但怎么会放在这里呢?估计是这里的住客贪图方便,买完东西就推着车回来,没有还回去。这也说明住在这里的人的素质很一般。

在购物车对面的墙壁上,是几个黑色大写英文。仔细拼一下:“CAPITAL IS THEFT”,可以译成“首都是盗贼”。我的妈呀,这里还是愤青住的地方呢。可谓鱼目混杂了。在多年以后,有个出名的导演拍过一出导演,所用的场景与这里如出一辙。记性好的观众很快可以想到:王家卫的《花样年华》。只不过一个是纽约和一个是香港罢了。

船头尺把十三妹带到她的房间,得意地介绍着这里哪些是“正”。“呢度每个月三百块”“房底、杂费、押金通通都唔使”“电话系公噶”“呢个雪柜”……这些“优越”的条件,在十三妹眼里都是暗淡无奇。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烧煤气的冰箱,可是刚问了为什么烧煤气的时候,一辆火车经过布鲁克林桥,巨大的车轮当当轰鸣声,令这个向往美好生活的娇小“公主”,一脸木然,一度陷入失望的境地。刚下飞机的李琪,不知是疲惫,还是倒时差,还是眼前的….她现在只想休息,天大的事情留给明天再说,因为明天她的“白马王子”就从波士顿回来。回来能不能救她呢?欲知后事如何,就不要走开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秋天的童话的更多影评

推荐秋天的童话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