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 8.7分

对不起,成为你生命里的恐怖分子

17号电影


他和她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

却在一个被仓促安排的剧情中相遇并生活到一起,

其中最大的分歧

或许不是他们身处不同的世界,

而是她把他在自己人生的存在和持续

统统看作是笔下运转自如的小说角色,

但他,是真的将她当最爱的女人,

为此,

他愿意制造一次她想要的激情恐怖的浪漫。

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是我最钟爱的杨德昌的电影之一,名字叫《恐怖分子》——




暮色尚未散去的清晨,几辆响着警笛的车匆匆驶入一个老旧小区,受惊的狗慌乱吠叫着,警官老顾正领着一帮手下围捕赌场……

一对平淡的夫妻也在晨曦中醒来,生活规律又带着几分刻板的李立中(李立群饰演)起身后如往常一样在阳台上伸展着...
显示全文


他和她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

却在一个被仓促安排的剧情中相遇并生活到一起,

其中最大的分歧

或许不是他们身处不同的世界,

而是她把他在自己人生的存在和持续

统统看作是笔下运转自如的小说角色,

但他,是真的将她当最爱的女人,

为此,

他愿意制造一次她想要的激情恐怖的浪漫。

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是我最钟爱的杨德昌的电影之一,名字叫《恐怖分子》——




暮色尚未散去的清晨,几辆响着警笛的车匆匆驶入一个老旧小区,受惊的狗慌乱吠叫着,警官老顾正领着一帮手下围捕赌场……

一对平淡的夫妻也在晨曦中醒来,生活规律又带着几分刻板的李立中(李立群饰演)起身后如往常一样在阳台上伸展着做运动,然后便是坐到鞋柜椅子旁穿鞋,上班。




相比起生活井井有条的丈夫,周郁芬(缪骞人饰演)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属于清晨的干劲和喜悦,她刚完成了一部新的小说,但不满意,想要重新修改,却没有灵感,不知从何下手。

面对妻子的苦恼,李立中没有过多询问安抚,只是淡淡地交代妻子要“放轻松”,同时也不解地说了一句,“写部小说怎么会变成这么要命的事呢?”




是啊,在渐往中年的李立中看来,世界上最重要的就只有两件事,一个是家庭,另一个就是工作。

他很爱他妻子,所以,尽管不了解她为何如此揪心苦恼于理应被当做消遣方式的写作,但他还是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支持她,希望她不要太卖命。

可他想不到的也是,周郁芬真的是拿生命在写小说,她小说创作的素材和灵感,大多都是从她经历中积累获取,这不,等丈夫一走,周郁芬就在桌前重改起了小说:

“那天是春天到来的第一天,如果你了解季节,变化只是一种重复的轮回,这一年春天和往常没有两样,对他们这样一对夫妻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写到这里她皱紧了眉头苦想,自己和丈夫存在的问题,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切入叙述的口,呵,这烦闷的生活!




恰巧这时,一个旧识找到她,要她到他自己刚创立的公司一同做事。这个旧识是周郁芬曾经生命里很重要的一个人,也是她至今唯一出版的一本短篇中男主角的原身,他突如其来的建议让正遭受写作瓶颈打击的周郁芬欢喜又心动。

晚上丈夫回到家,周郁芬就把这件事说给他听,还特意地强调了那个旧识的话,说她那样厉害的一个人,放在家里太浪费了。

她有些期望丈夫能注意并接上自己这句话,向她表达同样至高无上的赞许,又或者对这个给出如此不寻常评价的自己的朋友多点想要了解的好奇,

可丈夫说出来的,还是平日那种不痛不痒的话,“再出去做事也好,有工作找上门总是好事。”




又是一个独自在空荡屋子里苦熬小说的大白天,写不出的周郁芬实在苦闷憋屈得慌,她跑去旧识那,将自己这几年创作灵感枯竭停滞,自他从她生活消失便再无新创作出现的悲痛怨愤情绪一股脑倾倒出来。

接着,就同完成一个重聚怀念的仪式一样,曾经有感情的两个人重又躺到了一张床。




在床上,旧识问起周郁芬,有没有跟她老公讲过他们以前在一起时候的事,她回说没有;旧识便说她老公真的很信任她,周郁芬幽幽自嘲道,那不是信任,好像是他并不关心。

原来,如果这个旧识(旧情人)当时没有离开周郁芬,去和别的女人结婚,周郁芬或许就不会在受到难以愈合的情伤后,置气冲动地将自己嫁给怎么也不可能看上的男人李立中。

旧识在她写的短篇中了解到了种种,觉得自己很罪恶。周郁芬便和他说,“小说归小说,你不必太认真,跟真实生活还是有差距的。”




周郁芬因为长久找不到写作的思路,她早就重新拾起以往猛抽烟的习惯,但因为她总是会很警惕,常在听到丈夫回来声响时,就赶紧掐灭烟,把烟具和烟都收起来。

只有一个晚上,在半夜里,李立中睡不着起来了,看到妻子正在抽烟,惊讶地喊道,“怎么又抽起烟来了,不是好不容易才戒掉的吗?”

谁知就是这么一句话,一下就戳到了周郁芬内心的痛处,她重新开始抽烟很久了,她老公现在才发现,但也不了解,戒掉烟的她活得并不好,她不能没有烟,烟代表一种刺激,一种变化,她需要那样的生活。




李立中自然没有看懂妻子动容悲恸背后的内容,唯有不停地用他所擅长的方式,紧紧抱住伤痛无助蜷缩起来的周郁芬,轻轻拍着她说,“没关系,写不出来没关系。”

如果一切不变,生活可能就这么无趣无感地进行下去了。偏偏在这时,上天像是听到了她的召唤似的,给她来了一通奇怪的电话。




这个电话是在片头警方围捕行动中逃脱的女孩打来的。女孩直接从高楼上跳下,摔断了腿,被妈妈生气地领回家,锁在只有一扇对向外头窗户的房子里。

养伤的女孩烦闷无聊,于是拿来厚厚的电话记录本,随机挑选陌生人的号码,扮演各种角色,恶作剧地与人开玩笑。

在确认周郁芬是电话登记人的老婆后,女孩熟练地扮演成一个她老公在外面藏着且有了身孕的女人,还把自己被围捕时所住出租屋的地址给了她。

尽管电话最后没有征兆地断了,照着女孩给的地址找过去也没发现什么,周郁芬却还是觉得蹊跷,或者说她从心底里不愿放开这个蹊跷。




这个打断她平淡生活的电话也很配合,催命似的一阵接一阵的打过来,周郁芬没有去接,她不想打破它在自己心里搭构起来的神秘景象,她需要在这么一种神秘景象带来的心态中完成她那部始终卡住了的小说。

李立中回到家,发现书房里地上书籍乱作一团,妻子人也不见踪影,不知所措的他找到自己的警察老友老顾,在朋友的帮助下,他知道了妻子不告而别,是躲到外头赶小说去了。




过了几天,李立中发现妻子回来了,正在卫生间洗手的他像个兴奋的孩子,微带笑意从里面缓缓走出来,谁知这次妻子回来是打算跟他说明白,她决定搬出去住。

这位始终全身心以老婆为中心的中年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彻底蒙了,他不明白自己已经全部都听她的,家里所有东西、所有事情都按她想的来,怎么她还是不满意,他克制着内心巨大的慌忙与悲愤,想要追问个理由。




“也许,我是对你不公平,但是我知道我想要的生活。当初和你结婚,以为那是一个新的开始;会想要小孩,也希望那是一个新的开始;重新写小说,也希望那是一个新的开始;决定离开你,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么些年,妻子第一次跟他说了那么多话,可句句都是以“你不懂,你永远都不会懂”收尾,她痛恨他习以为常且满足的重复来重复去的生活,发誓自己再也不要这样。

听完这些话,再看到她忍痛悲切的样子,李立中让步了,他帮她塞紧行李,再深情搂抱了她一下,一个人落寞地站在窗台上望着她的车子奔着他所不懂的新生活呼啸而去。




后来,妻子写的那部小说意外获奖了。而他也渐渐了解到妻子作品里情节正是依他们婚姻生活的实况作为题材,更想不到的是他从小说中了解到妻子可能离开自己的一个原因,确切地说,是一个误会。

他并没有外遇,一切都是那个无聊女孩的恶作剧,他想着把这些真相都告诉妻子,妻子就会回到自己身边了。但,他得到的还是妻子冰冷坚定且模糊的拒绝:

“或许那通电话是让我怀疑过你,但这个不是重点嘛,你懂不懂,小说归小说,你连真的假的都不分了吗?”




他为了真实了解妻子的心路历程,从不爱看小说的他硬是在警局的椅子上熬了一夜,将她新写的小说看完,看完以后他以为自己真的了解妻子了。

妻子是因为那通电话与自己关系起了间隙,那时他还深深吸了口气,自信满满地说到“你不说我又怎么会懂,我没有外遇。”

可眼前的情形又让他困惑了,又是那句无比厌烦却又被妻子说的最多的“你懂不懂”,是的,他不懂,但她也从来没想让他懂,李立中再也压制不了心中熊熊被点燃起的火,大声对妻子喊道:“不要再讲了。”




而他一直兢兢业业为之付出的工作,也一并拒绝了他,那个他憧憬过无数次,与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组长升职机会最后却被一位无名小年轻登足抢了去,他想去找主任讨说法,主任却避而不见。

短短时间内,他生活中极其重要的两个寄托都给了他摧毁幻灭的一击,大家,包括他自己都幻想他会用满腔愤怒跑去结束一个个毁掉他生活的人的生命,他的主任,又和他老婆重新在一起的旧识,还有那个最先串起误会的无良女孩……




可影片的最后,这个深情带点懦弱的男人,唯独将枪口对向自己,硬生生把自己托付给妻子在小说中所给他安排好的结局,同时也以这种方式向妻子表明——

他和她最大的不同,并不是一个想要新奇,一个想要安稳,他和她的最大的不同,是他有软弱,他有不舍,而她却没有。




请假装你会舍不得我

请暂时收起你的冷漠

和往常一样替我斟杯酒

让我享受片刻温柔

请假装你会舍不得我

请暂时收起你的冷漠

请轻轻拥着我轻轻拥着我

最后一次给我温柔

明知道我的梦到了尽头

你不再属于我所有

在今夜里请你让一切如旧

明天我将独自寂寞

十七号电影,用精神杂粮喂饱你!

微信搜索“17号电影”关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恐怖分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恐怖分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