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 真实 4.9分

真相,从来只有一个

suejet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电影似乎票房和口碑都不高,但是我却想叫个好。这部电影给我的第一感觉就像是当初的《大话西游》。不过当年看《大话西游》我只是个高中生,所以有感受说不清,现在我可以。

这部电影,最关键的一个点,就是“标题”——真实。什么是“真实”?不说像庄子之类的哲学家会被“人生如梦”(片中也有这样一句“无论赌场是兴是衰,都只不过是午睡一样的东西”),文学家、艺术家还有更多的梦,别忘了电影本来就是“梦工厂”造的梦。简单地说,这部电影最大容量地设置了“虚幻”:内心世界(精神分裂症)、睡梦(催眠)、吸毒三种,还加上电影本身更大一层的“人造幻境”,以及影片中似乎还没有使用的“时空错乱”(包括时空旅行和平行世界)。本来电影就是虚构的,故事是虚构的,但是观众就是想整理出头绪来,但是电影偏偏制造了大量的“虚幻”,让我们很难找到“真实”,电影口碑差,最大的可能,就是电影的创作者高估了观众的耐心和能力。

艺术,本来就不是“再现现实”,很多枯燥的写实电影,都懂得打破叙事顺序来吸引观众。因为人类大脑为了提高效率,会对“习惯”“普通”的事物进行“忽略”。电影人其实整天都在挖空心思如何提升方式,所谓的...

显示全文

这部电影似乎票房和口碑都不高,但是我却想叫个好。这部电影给我的第一感觉就像是当初的《大话西游》。不过当年看《大话西游》我只是个高中生,所以有感受说不清,现在我可以。

这部电影,最关键的一个点,就是“标题”——真实。什么是“真实”?不说像庄子之类的哲学家会被“人生如梦”(片中也有这样一句“无论赌场是兴是衰,都只不过是午睡一样的东西”),文学家、艺术家还有更多的梦,别忘了电影本来就是“梦工厂”造的梦。简单地说,这部电影最大容量地设置了“虚幻”:内心世界(精神分裂症)、睡梦(催眠)、吸毒三种,还加上电影本身更大一层的“人造幻境”,以及影片中似乎还没有使用的“时空错乱”(包括时空旅行和平行世界)。本来电影就是虚构的,故事是虚构的,但是观众就是想整理出头绪来,但是电影偏偏制造了大量的“虚幻”,让我们很难找到“真实”,电影口碑差,最大的可能,就是电影的创作者高估了观众的耐心和能力。

艺术,本来就不是“再现现实”,很多枯燥的写实电影,都懂得打破叙事顺序来吸引观众。因为人类大脑为了提高效率,会对“习惯”“普通”的事物进行“忽略”。电影人其实整天都在挖空心思如何提升方式,所谓的艺术家也一直在努力尝试,这也就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精神分裂症、催眠、吸毒之类的电影情节那么多了。而这部电影一次性把这些都整合起来,还加入了“多人物”“多事件”,造成主线不明,虚实也不明。以至于“烧脑过度”,大家就拒绝了,大脑喜欢新鲜刺激,也很懒惰的!

但是,除非编剧自己也被整糊涂了,不然真相始终只有一个。对电影的解读,就像一次侦探冒险,观众很有“参与度”,你就像侦探一样,接触大量的“叙述”,接触一个庞大的信息系统。但是,作为一个系统,就像数学的公理化体系,必须是“自洽”的。换言之,里面不允许有矛盾,所以通过矛盾,我们可以剔除虚幻的部分,或者通过比较分析,找到符合逻辑的“真实”。

当然,不管如何,写到这里,我应该已经清楚地说明电影高明之处:用大量的虚幻,让我们难以整理出一个“真实”来。所以,接下来,我就尝试整理出影片的真实来。

首先我们按照顺序来理解情节

影片分成三个章节。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修道前,看山是山;修道后,看山不是山;得道后,看山还是山”。说白了在结构安排上和《黑客帝国》三部曲其实是一致的。

第一章叫做“诞生”,什么诞生呢?很明显就是“主人公”的诞生。主人公是谁?我们习惯于把最早出现的帅哥当主人公,其实错了。所以,这里我们先明确张泰英,这个由金秀贤饰演的人物。我认为,必须把金秀贤饰演的角色定为三个才清楚。出场顺序,第一是黑老大A,第二是刑警出身的记者B,第三是车祸男C。A的特点就是一直嚼着口香糖,性格极其强悍霸道,从他挑选“俄罗斯娃娃”的片段就清楚。他是黑社会的“问题解决专家”,功夫高,杀人不眨眼。B的特点就是戴眼镜,懦弱胆怯,更关键的是吸毒,准确点说,他吸毒是为了了解毒品,完成使命,和另一个刑警出身的记者两人为了挖掘贩毒集团和新型毒品的黑幕,不惜一切。C是62岁的老人(电影,是特别通过护士在病历上圈出“62岁”来强调这一点的,为什么呢?后面有答案),因为出车祸,被撞得血肉模糊变成植物人,因为接受毒品注射才获得重生,并且因为A和B的干预,以及毒品的干扰,重生的他,戴上面具,并且最终成为复制A外貌的新人。我认为C才是这部电影真正的“主角”。

一开始,A找了心理医生(崔镇基)。因为他一段时间失眠,而自己认为根源是“我的女人被强奸了”,所以他要找一个“身上与自己有同样纹身”的男人(我认为应该是A为了找那个男人,才在自己身上纹的)。“失眠”得在下一章开头,从A与医生的对话中,我们才能够获悉这一信息。而关于“女人被强奸”,我们后面也知道这是子虚乌有的事。至于特殊纹身,最终却恰好是医生本人。医生断定,A是患了解离性障碍(也就是所谓的“精神分裂症”,而且新人格诞生已经“三年”了。A和B的关系也特别,用医生的话说:曾经碰见过其他几个人格变异的例子,但像你们这样,没有任何交流,身体感觉也完全不同的,还是第一次)。医生催眠了A,要求他寻找自己大脑里第一次出现“另一个人格”B的场景。答应A消灭“另一个人格”B。

按照A的回忆,第一次出现B,是因为他刚好解决了某个棘手的问题,但是转身就遭到袭击报复,他被子弹打伤送进医院,在中弹一刻,出现了恐惧的B。这点好理解,荣格心理学有阿尼玛和阿尼姆斯的概念。一个身为黑社会老大,杀人如麻的家伙,肯定是凶残暴戾,令人不寒而栗的;但是每天在刀口上舔血,肯定压抑了太多的恐惧。于是,那个家伙就出现了,戴上了眼镜的B。

但是,经过几次治疗(这从金秀贤穿着的西装颜色、衬衣、领带,以及医生的羊毛衫颜色可以看出来)。有一天醒来的却是B。按照B的回忆,自己出现的源头,却是另一个场景,有一天自己在吸毒,然后看着一个女人在自己眼前跳舞,然后自己开枪杀了她,离开时看到另一个男人也离开了,脖子上有特殊纹身,手上拿着一根古董手杖。醒来的B,认为自己才是身体的“本尊”。尽管医生也指出,没有他的存在具体信息,网络社交网站,只有他的信奉的名言(不粗暴,便无法去爱;不像绅士,就没有做人的资格。——菲利普•马洛)。但是,B有很好的解释,他是一个记者,他必须隐藏身份,然后把爆炸性的,揭露政治黑幕、毒品交易的报道卖个好价钱。B因为自己开枪杀死一个舞女(甚至可能就是他自己一直假设的爱人),所以想自行了断。既然A想杀死B人格,而B人格想自行了断。所以,医生也算是非常“敬业”,教B另一个办法,找一个植物人,让自己把人格转移到其身上,然后杀死他。

B虽然没有杀死C,而且因为B的刺激,C抓住了B试图掐死自己的手,还坐直身体。而B被吓坏了,就在这时候,A人格醒来了,扔掉了象征B人格的眼镜,转身离开。B作为一个人格,似乎也就被医生设法“杀死”了。

所以,到这里,我们可以清楚,诞生的是C!

第二章叫做“对决”,时间是C诞生后的六个月。因为B被“杀死”,所以A很高兴,恢复了健康(注意,没有还没有解决“找纹身男”,消除“自己女人被强奸”的问题),解决了失眠症,似乎也没有因为B的出现,发生暂时性失忆的情况。而C也逐渐康复了。所以,从时间顺序上,影片是清楚的,幸好影片还没有玩倒换时序!不然电影真没法解。

这一章叫做“对决”,名字起得很精彩。因为,这一章节,充满矛盾冲突,而且同时混合了好几组。

第一是A和自己的金主,崔乐贤议员发生的矛盾。按照A的叙述,这位金主现在是他的手下。但是,我们都清楚,哪个金主会接受自己扶植的新人的控制。于是崔议员就将自己名下的股份(A所开的包含赌场的复合型度假村,是崔提案建设的,所以两人各占50%的股份)卖给了另一个黑帮老大曹源根。A不接受曹,于是需要资金买回股份。这时候,C主动派自己的律师找上门,要求合作,A自然求之不得。尽管C的要求古怪,行为也古怪(要求A将自己的房子给C,还自己改名“张泰英”,学着A的一切声音乃至行为,甚至变态地要求自己的女人,像演戏一样,重复A和爱人的对话)。曹被挤出了赌场,怏怏不乐,拿手下撒气后,又派杀手对付A。结果激起了A和C更深层的合作。因为A要复仇,而C要追查曹的贩毒。

在崔议员的帮助下(其实是背后的俄罗斯黑帮,也是曹在毒品市场上的竞争对手),A和C一起把曹的毒品工厂搞了个天翻地覆,还通过新闻暴露了曹和缉毒队的合作黑幕,让曹和缉毒队长都被政府通缉。

现在曹要复仇了。而A因为恼怒C以合伙人自居,还总是模仿自己的一切,甚至勾引自己的爱人宋宥华。在医生的启发下(医生之前扮演了“有操守又有本事”的良医,现在又扮演了两面三刀的阴险角色。一方面教C如何利用宋宥华的心理问题,勾引到手;另一方面又教A直接杀掉C),而答应曹源根,送C的命给他。

就在A试图杀死C时,没想到C对他先下毒手。看这个部分时要注意,A和C脱下西装,露出的马甲并不是同一件(说明不是同一人,不同人格的问题),而且要注意之前A一直嚼着口香糖,而C一直戴着眼镜的问题。但是,在这个片段,两人的角色产生了“互换”,让我们“看山不是山”了。C指出B是金秀贤身体真正的本尊(当然,他也没有否认自己是B人格的移植),A才是只有“三岁”的新人格。他根据自己律师掌握的资料(因为薪酬贵,这个律师似乎也就手眼通天),A一直就在撒谎自欺欺人:把个找麻烦的小区混混揍成了废人,由我来动手吧。这是真的吗?要告诉你真相吗?你上的是普通学校,是一次都不迟到的模范生。这边乳头被某个疯女人咬掉又缝上了,哎呦,取材时受的伤,编的还挺像样。你其实明白吧,你是我的冒牌货。三年前追查毒品的时候成了瘾君子,因为这事太丢人,就想说装一回黑帮,像霉菌一样冒出来的怪物是你。你的女人(所谓被强奸的)根本不存在。寄生在别人身上的家伙。把本尊弄死了,是不是有点过分啊。所以C就以“B”的口吻,嘲笑指责A,并且把眼镜塞给了A。

恰好因为这次角色置换,曹源根在让人开车撞翻A的车后,开枪打伤了A(从此我们得从脸上有枪伤来判断A)。然后带走了宋宥华,威胁C去找到“整”自己的后台大Boss——金教授!

很明显,这一章节,矛盾复杂。既有黑帮内讧,也有黑帮之间的斗争,还有黑帮之外的影子斗争,更有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所以“对决”相当贴切。

最终章是“真实”(真相)。说白了就是“见山还是山”。

C出于对宋宥华的爱,逼迫崔议员交代出俄罗斯黑帮的萨尔盖,然后又翻出了萨尔盖的背后指使人波利斯•鲁格诺夫。然后带着曹源根的手下,一起血洗赌场,剿灭萨尔盖。没想到,所谓的波利斯,恰好也是曹源根家族医生(负责看守宋宥华),更是治疗A、B、C的心理医生崔镇基。医生其实是新型毒品SIESTA的发明人(A把赌场命名为SIESTA,其实就是因为受毒品所害,所以潜意识地,突然想到,以此为名),也是俄罗斯黑帮幕后操纵者。

所以,现在又恢复为A和C,以及曹源根都要找医生算账了。因为宋宥华,其实不是什么“宋宥华面对痛苦会显露出非同寻常的母性爱”(医生:小时候,如果一直照顾生病的父母或者可怜的动物,女人就有可能出现这种症候群。越是受伤得厉害,想要照顾的心就强烈),而是“是整天偷吃镇痛剂的老鼠一样的女人,来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染上了SIESTA的毒瘾。”(不是同情,而是从痛苦者那里偷镇痛剂来吃)。而因为SIESTA毒瘾,宋宥华死了。C因为痛失爱人,加上因为A开枪打中医生试图带走的整箱毒品,爆炸开来的毒品,散播到全场。C因为毒品的关系,忘却了伤痛,似乎手臂上的枪伤也消失了,回忆起A之前带着自己剿灭毒巢时,干净利落击杀曹的打手的场景,变成超人一样。甚至以阴柔的舞蹈般的手段,把全场的打手都打杀掉。

最终,A和C拿着枪对着彼此,却没有开枪。至此,全片完,A还是A,C还是C。尽管A很可能就是B本尊,冒出来的新人格;尽管C很可能就是B人格的“神奇转移”(就因为这受伤时,恰好遇到受枪伤的A,同时抬进医院;就因为B在C处于植物人状态时候说的话,起到催眠效果。把它当中国的“藏魂”就好理解)。但是我们知道,现在的A就是A,B不会出现了。因为C现在就是B,尽管他之前是个62岁的老头,一个可能生活悠闲懒散的富翁,但是他现在是一个正义感爆棚,一个力量无穷的,凭借一己之力捣毁两个贩毒集团的英雄。

现在,我们结合影片的暗示来印证主题

我们要抓住中心句。电影开头引用Abraham Maslow的“What a man can be, he must be”。我的翻译是:一个人能成为什么人,他就会是什么人!说白了,就是内在的“可能性”,内在的“个性”“能力”“素养”等等,决定了一个人。而影片中A的诞生,C的诞生和形成,最终告诉我们,所有人可以成为任何人!

在最后,真相浮出水面,医生的身份暴露时,医生说了这样一番“点题”的话:在SIESTA毒瘾存活下来的人,你我,还有张泰英。得先失去一切,才会发现真实。任何人,只要中了这SIESTA的毒,就会遇见真实的自己,要么死,要么像你和张泰英一样,为了活下去,逼出真实的自己。只有打破平衡,才能找到更大的平衡。

一个懦弱的记者,可以变成强悍的黑社会;同样一个老富翁,可以变成既聪明正直还强悍有力量的记者。

很明显,我使用的就是语文教学中,理解叙事类文学的手段:人物、情节、主题(这里还没有动用到“环境”,因为影片还没有使用“时空错乱”的手段)。

如果有争议,请留言,谢谢。17.7.25

g�p��

169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4)

查看更多回应(74)

真实的更多影评

推荐真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