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之子 索尔之子 7.3分

几个真问题,想了解的欢迎进来

昊子

几个真问题

,文艺青年肯定看不懂这个电影

,起码看过朗兹曼巜浩劫Shoah》的人会懂得

,首先这一切都发生在灭绝营里,一般在波兰的白白桦森林里,隔绝人世。

普通集中营以劳动收押为主,灭绝营直接杀死犹太人,并且把尸体处理好。像波兰拉克瑙这样的大型灭绝营,绞肉机每天的工作量,是数千到一万不等。如片中出现的连夜工作,可以判断二战已经进入后期。在41年到45年之间,越往后,处理尸体的频率越频繁。

具体见本文第五节。

主演Géza Röhrig拿的是电影学位,师从István Szabó(他的靡菲斯托为匈牙利拿下第一个最佳外语片奖,这是第二个)。出版过两本关于浩劫的诗集《焚化之书》Hamvasztókönyv (literally "Book of Incineration", 1995) 、《俘虏》 Fogság ("Captivity", 1997),在纽约生活。

很多人会说,索尔能逃出营简直是奇迹。但是懂得历史的人知道,这是非常真实的,结合了相当多的幸存者的回忆录。特别是越狱那段,二战德国投降前夕,营中德军人数稀少,根本没法抵抗有组织的越狱。真实版,朗兹曼拍过一个纪录片《索比堡》,对成功越狱的人勒纳进行了访谈。

Claude Lanzmann的评价很高:...

显示全文

几个真问题

,文艺青年肯定看不懂这个电影

,起码看过朗兹曼巜浩劫Shoah》的人会懂得

,首先这一切都发生在灭绝营里,一般在波兰的白白桦森林里,隔绝人世。

普通集中营以劳动收押为主,灭绝营直接杀死犹太人,并且把尸体处理好。像波兰拉克瑙这样的大型灭绝营,绞肉机每天的工作量,是数千到一万不等。如片中出现的连夜工作,可以判断二战已经进入后期。在41年到45年之间,越往后,处理尸体的频率越频繁。

具体见本文第五节。

主演Géza Röhrig拿的是电影学位,师从István Szabó(他的靡菲斯托为匈牙利拿下第一个最佳外语片奖,这是第二个)。出版过两本关于浩劫的诗集《焚化之书》Hamvasztókönyv (literally "Book of Incineration", 1995) 、《俘虏》 Fogság ("Captivity", 1997),在纽约生活。

很多人会说,索尔能逃出营简直是奇迹。但是懂得历史的人知道,这是非常真实的,结合了相当多的幸存者的回忆录。特别是越狱那段,二战德国投降前夕,营中德军人数稀少,根本没法抵抗有组织的越狱。真实版,朗兹曼拍过一个纪录片《索比堡》,对成功越狱的人勒纳进行了访谈。

Claude Lanzmann的评价很高:"it's a very new film, very original, very unusual. It's a film that gives a very real sense of what it was like to be in the Sonderkommando. It's not at all melodramatic. It's done with a very great modesty".

到底是不是索尔的儿子,这已经是一个核心问题了。但导演在评论音轨里面都说不确定。

事实是这是他的私生子,可能被寄养在匈牙利,或者是波兰,索尔不断地向其他人询问这一列火车是从哪里来的?就是要确定这个事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不是他的儿子?因为这个十几岁的男孩,他根本就没怎么见过。

他真是疯了!为了埋葬他这个儿子,其实是在毒气室幸存下来,又被医生窒息而死的孩子,索尓害死了几个活人:有一个希腊的拉比Renegade(犹太的神职人员),一个犹太医务人员,他甚至把一个重要的装备都弄丢了,自己也差点两次丧命。

他为什么要这样?

首先正如他自己所说,工作组的人员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但他觉得生前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孩子做过任何事情,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去补偿。

犹太人的祷文到底是什么鬼?

从技术上说,为死者祈念祷文,最好有两个拉比。

Kaddish cannot be recited alone.

念的是Ezekiel 38:23,上帝在人的国度里最为崇高伟大。יְהֵא שְׁמֵהּ רַבָּא מְבָרַךְ לְעָלַם וּלְעָלְמֵי עָלְמַיָּא (May His great name be blessed for ever, and to all eternity. Blessed be His name, whose glorious kingdom is forever)

用电影语言去描写大屠杀是不可能的。

浩劫不可能被再现。

斯皮尔伯格在辛德勒名单中从来没有试图再现灭绝营的场景,是通过抄袭东欧影片的剧情来完成的。

我所见到对此有所表现的只有两部影片,一个是美国拍的连续剧巜二战风云录》war and remembrance,第二个就是此片。

主观的视角,避开了令观众高度不适的画面,就是处理尸体集群的画面。寻找儿子的动机贯穿始终,穿插在灭绝营的各个角落,是全篇浑然一成。

如同但丁的神曲,中年的作者在地狱的各个层级各个角落里游荡。

大屠杀需要一个导游,就如同但丁需要维吉尔。

再把视角借给我们观众。

他本来是可以见证的,但因为自己的生命没有保障,所以他不是个主动的观察者。

技法上的主要借鉴对象,是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偷自行车的人,和苏库洛夫。而不是什么被贝拉·塔尔这样的匈牙利三流导演。

故事发生在1944年十月的Auschwitz集中营(发生越狱),主要人物有:

Saul Ausländer (Géza Röhrig),来自Ungvár,匈牙利、斯洛伐克、乌克兰边境城市。

Abraham (Levente Molnár)离Saul最近的人。决定与Oberkapo Biedermann (Urs Rechn)共同起义的工作组员,让S去女子营Fried Ella(可能是他妻子)处拿火药的人。他和乌克兰战俘兵互为联系。

Miklós (Sándor Zsótér)战俘医生,最终帮了Saul

Rabbi Frankel (Jerzy Walczak)拒绝为Saul念祷的拉比,但在片尾救了Saul,把他拉出水面。

Biedermann在被清洗前,坚持用摄像机拍下纳粹暴行存证。最后是Saul和Katz去小屋完成的,拍了火化的过程。

Mietek (Kamil Dobrowolski)希腊拉比 Renegade 所在的工作组组长,脾气极臭的波兰二狗子。正是他,救了Saul两次。

SS-commandant Voss (Uwe Lauer)让Biedermann写下处决工作组70人的。

Braun (Todd Charmont)一个法国人,混在新的一批匈牙利被处决者中,焚炉超负荷,德军只好枪杀活埋。他让Saul相信他是拉比,捡了一条命。

影片中出现了大恶魔沃斯,事实上就是他为西姆莱盖了所有的灭绝营,亲手毒杀了一百万犹太人,包括一开始在波兰的灭绝营实验,规划、建造、管理集中营,都是他完成的。他出现在影片中部,索尔帮他收拾桌子。事实上它的出现是有违事实的,因为1944年5月9号开始,他的工作就被莫尔Moll换了。所以,这是该片刻意要表现这个大魔头,让他出了镜。以下是英文资料:

Peter Voss (December 18, 1897 – 1976), was an SS-Oberscharführer, known for his role as a commander of the crematoria and gas chambers at Auschwitz-Birkenau,buildings which were used to gas and burn some 900,000 of the 1.1 million people that perished at Auschwitz-Birkenau, German Nazi concentration camp in Poland.

Nemes尼米兹从 Béla Tarr拍The Man from London的2005年,发现一本书 The Scrolls of Auschwitz, 就是一本工作组的证言。在2010年开始与Roye一起写剧本,第一稿于次年完成,他们开始研究,采访很多历史学家,比如Gideon Greif, Philippe Mesnard,Zoltán Vági。Greif教授的We Wept without Tears一书,让尼米兹决定以工作组为视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索尔之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索尔之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