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灵魂的反扑

哲燊。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一开始的长镜头将我们带入一个上流家庭,衣着考究的哈洛进行了一场仪式般的上吊自杀。她的母亲进来,见怪不怪地打着电话。然后我们知道这是一场哈洛自杀恶作剧。我们在惊吓中认知了哈洛——一个贵族外表包裹着的轻生、厌倦、苍老的灵魂。 他在饭桌上玩闹、浴室里的自杀,热衷于出席陌生人的葬礼……他并不像一个变态,即使他一直在看心理医生。他享受于自杀的快感,假装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从深渊中看着别人,也看着深渊中的自己。 他的自杀闹剧一直在以各种方式上演并且令所有人焦头烂额。导演在处理他的种种自杀闹剧时,表现得并不惊悚,而是荒诞。这之中,配乐起了很大作用。哈洛在水中进行自杀时,配乐是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曲子激昂、明朗。与哈洛此时的行为形成强烈的反差,由此带来一种巨大的荒诞感。这种荒诞以成倍的效果附加于主人公身上。 这种配乐方式使我想起库布里克的《发条橙》,每当主人公亚历克斯要进行犯罪时,配乐都是一些欢快的曲子,诸如《贼鹊》《雨中曲》等,荒诞至极。 哈洛的自杀其实更像是一种对抗。与他所处的贵族阶级上流社会的对抗。他藐视贵族们的聚餐,在饭桌上不守规矩。听着军人叔叔义正言辞的劝解却从来无动于衷...

显示全文

影片一开始的长镜头将我们带入一个上流家庭,衣着考究的哈洛进行了一场仪式般的上吊自杀。她的母亲进来,见怪不怪地打着电话。然后我们知道这是一场哈洛自杀恶作剧。我们在惊吓中认知了哈洛——一个贵族外表包裹着的轻生、厌倦、苍老的灵魂。 他在饭桌上玩闹、浴室里的自杀,热衷于出席陌生人的葬礼……他并不像一个变态,即使他一直在看心理医生。他享受于自杀的快感,假装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从深渊中看着别人,也看着深渊中的自己。 他的自杀闹剧一直在以各种方式上演并且令所有人焦头烂额。导演在处理他的种种自杀闹剧时,表现得并不惊悚,而是荒诞。这之中,配乐起了很大作用。哈洛在水中进行自杀时,配乐是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曲子激昂、明朗。与哈洛此时的行为形成强烈的反差,由此带来一种巨大的荒诞感。这种荒诞以成倍的效果附加于主人公身上。 这种配乐方式使我想起库布里克的《发条橙》,每当主人公亚历克斯要进行犯罪时,配乐都是一些欢快的曲子,诸如《贼鹊》《雨中曲》等,荒诞至极。 哈洛的自杀其实更像是一种对抗。与他所处的贵族阶级上流社会的对抗。他藐视贵族们的聚餐,在饭桌上不守规矩。听着军人叔叔义正言辞的劝解却从来无动于衷。安静地与心理医生坐着,却总是抗拒治疗。他每一份的平静,背后都是无穷的破坏力量,不断积蓄再不断释放,而自杀就是最引人注目的反抗方式。他的厌世已经达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约15起自杀,这不是一个20岁的年轻人该干出的一番事业。 哈洛的性格转折点是在遇到慕德之后。他第一次看到慕德是在葬礼上,慕德坐在一棵树旁吃着水果,丝毫不像一个79岁的老人,倒像一个十六七岁的顽皮少女。之后在教堂、墓地,哈洛几次遇到慕德,她主动找他搭讪,说他们会成为好朋友。影片曾展示了一处哈洛的母亲为哈洛找工作填表格时的场景,哈洛母亲面对着问卷调查上那些五花八门的问题,给出了上流社会的贵族会给出的标准答案。一个灵魂的无趣、上层阶级的保守在那一刻在哈洛母亲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是女人,与79岁的慕德相比,哈洛母亲顿时庸俗至极黯淡无光。这也难怪哈洛会反抗她的母亲,继而反抗这个阶级的入世准则。 慕德带着哈洛参观她稀奇古怪的收藏,带他偷车飙车……慕德跟哈洛一样,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志趣相投的灵魂无论在哪里遇见都不算迟。 哈咯在慕德的影响下变得开朗起来,他依然热衷于在家自杀的闹剧。不同于以前自杀后失落、痛苦的表情,现在的哈洛在自杀后会面不改色甚至偶尔会笑。 慕德带着哈洛偷车,偷树,和警察斗智斗勇。一开始哈洛有着社会规则的顾虑,但在慕德一番开导之后便不管不顾开始与她一起作乐。此时的影片配乐也由电影之初摇滚、激昂的曲风转向柔和的乡村音乐。哈洛的内心也在一步步地向积极转变。 此时哈洛的反抗已不单是对家庭环境的反抗,而是在慕德的带领下对社会规则的反抗。不在乎偷不偷别人的车,甚至偷警察的车也无所谓,把行道树拔起来种到公园里……哈洛与慕德并非是为了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而获取快感,他们的快感来源于突破规则,冲破束缚。不再受阶级立场、法律条文、道德准则、社会秩序的限制,跨越一切阻碍,实现灵魂的终极自由。 哈洛曾一次又一次顺从母亲的相亲安排,却在背后制造各种死亡闹剧把女方吓跑。这延续了影片开头哈洛的反叛。但这些都是闹剧。 哈洛被迫参军,慕德为哈洛设计逃脱兵役是两人关系更近一步的助推力。 兵役逃脱,相亲结束。哈洛与慕德在游乐园一起玩耍,然后两人坐在河边互诉心肠。最初是两人背影的远景。低调打光,哈洛淹没于黑暗之中,慕德只有半身的轮廓得以看见,色调昏暗。然后镜头切换为两人的中景,占据画面1/3位置,除两人外画面周围无其他物体。摄影机在演员前方右侧。打光为顺光。哈洛送礼物给慕德。镜头切为两人近景,便于更好地观察两人细微的表情变化,哈洛为画面主导。然后慕德念出礼物上镌刻的字“哈洛爱慕德”。镜头切,摄影机机位为演员左侧,仍是近景,画面由慕德占据主导地位,着力表现慕德收到哈洛表白时的反应。慕德开口“慕德也爱哈洛”。至此两个人的关系发生质的变化,由友情转变为两情相悦的爱情。镜头切为哈洛主导,慕德继续倾诉,哈洛目不转睛地看着慕德,眼神里充满着期待与渴求。镜头再切,慕德主导,说“这是我这些年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然后将礼物扔进河里,摄影机随慕德投掷动作移动。慕德的投掷是这一场景的高潮,将观众情绪一步步带入更深的领悟并引发疑问“她为什么要把礼物扔了?”随即慕德给出答案“这样我就永远都记得它在什么地方了。”这个动作的设计堪称点睛之笔,既表现了慕德的独特个性,收到珍爱的人礼物却又随手扔掉的不走寻常路。又将哈洛与慕德的爱情上升到更高的一层,正是因为珍视对方才将礼物扔出,让它永远留在原地,象征两人的难舍难分。镜头切换,机位变为两人后方,哈洛与慕德背影的远景,此时远处的天空升起烟花。画面切为烟花,燃放过程中烟花逐渐化为一圈圈梦幻的光晕,伴随着欢快的背景音乐,欢悦的气氛达到顶峰。 这一场景明确地揭示了哈洛与慕德人物关系发生质的变化,由友情转变为爱情。 哈洛真正告别幼稚的自杀闹剧,向母亲摊牌是在宣称自己要和慕德结婚之后扬长而去,那一刻的哈洛才是彻头彻尾的与家庭环境决裂。而心理医生的劝导、叔叔的警告,众人变异的面部表情特写……则是这场爱情与社会准则的决裂。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管它咯,我自己开心就好。哈洛在这场抗争中以自己选择的最为开心的爱情作为抗争工具完胜了所有人。他抗争的胜利之处就在于他宣告的爱情并不是以抗争本身作为目的,不为抗争为目的抗争比起哈洛之前刻意而为之的自杀要高级太多。他是完全出于自主选择,藐视这个阶级制度社会规则。众人脸上的表情有多奇怪,这场抗争他就有多成功。 影片的高潮在慕德和哈洛结婚之时,慕德服药自杀奔向她八十岁的盛宴。哈洛在绝望中开着他最心爱的灵车向悬崖行驶,“嘣!”车子翻下悬崖四脚朝天。 叹惋之时,哈洛却在悬崖上站着,拿着慕德交给他的乐器,弹奏着不知名的乐曲。 假结尾的运用在此处显得尤为精妙,在观众误以为哈洛为慕德殉情之时,故事却猛然反转,镜头转向哈洛——他正好好活着。他早已不是之前那个一心求死哈洛。在这场灵魂的艳遇中,慕德教给他的不仅是如何去爱,更是如何热爱生活——打破世俗的一切,用自己喜爱的方式而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哈洛与慕德的更多影评

推荐哈洛与慕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