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漫步

EyeLoveYou

点击收听朗诵

三年前,这儿起了场大雾。那一天,所有的事情都模糊极了,有人出于真情说出几句话来,也像被散射开来的阳光一样叫人觉得虚假。
卡门在城里做老师,三年前她有事到这儿来,至于那天究竟是来做什么,谁也记不得了。因为大雾,进城的道路给封了,她便暂时在这村庄住下来。
她放了行李,去河边散步。
都是因为这一场散步!原本它不过是对时间毫无意义的一次消磨。
“是奇遇吗?或许只是遭遇吧!”在一年零六个月之后的一个清晨,她再一次想起在河边偶遇的那双眼睛。
那眼睛问她:“附近有旅馆吗?”那眼睛还说:“好,我信你。”
在旅馆餐厅,那眼睛被窗外的河深深吸...
显示全文

点击收听朗诵

三年前,这儿起了场大雾。那一天,所有的事情都模糊极了,有人出于真情说出几句话来,也像被散射开来的阳光一样叫人觉得虚假。
卡门在城里做老师,三年前她有事到这儿来,至于那天究竟是来做什么,谁也记不得了。因为大雾,进城的道路给封了,她便暂时在这村庄住下来。
她放了行李,去河边散步。
都是因为这一场散步!原本它不过是对时间毫无意义的一次消磨。
“是奇遇吗?或许只是遭遇吧!”在一年零六个月之后的一个清晨,她再一次想起在河边偶遇的那双眼睛。
那眼睛问她:“附近有旅馆吗?”那眼睛还说:“好,我信你。”
在旅馆餐厅,那眼睛被窗外的河深深吸引。它来自遥远的、干燥的城里,不常见河。
“后来我一去,它便只望着我。”同一个清晨,一年零六个月之后的那个周末的清晨,她醒不来。在半睡半醒之间,她又想起那旅馆楼下的餐厅,那扇对着河的窗户和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在几句飘忽的谈话之后,忽然变成了试图亲吻的嘴唇。
午餐过后,嘴唇和她一起来到河边,古老的长廊。
“很奇怪,”嘴唇说,“人们总是想要印在别人的脑海里。”
她说:“也许因为爱情。”
后来他们不再说话,那嘴唇又一次凑过来,好像要把她搜刮干净。

“那一天夜里本该发生什么的。”她时常暗暗地念及此事,心里波澜渐淡,却觉得那确是一个遗憾。而在很久以后,三年后一个阴天,曾经错过的眼睛、嘴又一次出现了,在大街上。它们过来,说:“再一次见到你真好。”
三年前的那天晚上,在长廊上漫长的接吻之后,那嘴回到了它的房间。
那嘴变作了一道黑色的门。“那里头应该是暗红色的吧,”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外套、衬里、裙子、内衣,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天过后的气味只剩下麝香。”她喷了自己的香水,等待着新鲜的花香和那麝香混合,而那门始终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响。它最终变作一个巨大的、厚重的、纯黑的磁石。
我听说,后来的三年,他们始终爱着对方,却再也没有遇见。

“那天早晨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今天,磁石变作一条手臂,在她左边,毫厘以外,轻轻地晃着,有时和她的风衣接触,有时又更远离了些。
“我等了你一整夜。”
她带他来到自己的住处。他现在是一只手了。那手轻微地张开,从她的脖子,到她的腹部,到她的脚踝,它只要再低一点,低一点点,就可以传递体温。
时间很慢,令人愉悦的期待,它就要变成一个具体的人了。此事之后,她将起身给他倒一杯咖啡,花上一些时间和他交谈,再花上一些时间和他彼此了解。可那手长久地在她敞开的身体上游走,却不曾对她的皮肤有一丝触碰。
忽然,他起身,穿上衣服,“嘭”,关了门。连手也没有了!他成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仿佛变成一阵气流,或一个逃窜的短毛动物。
她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并不感到羞辱,也不觉得悲伤。她对此事的逻辑毫无概念。她愣愣地走到窗口,看到他消失在无人的街上。这城市起了一场大雾,和三年前的一样。
据说,那个男人始终爱着他没有占有过的这个女人,但是这只是个传言,没有人证明此事。

这故事从我一个朋友那里听来,它令人费解,尤其在现在,在霾里,我听后很快忘了。
但有天早上,我的城里也起了一点儿干干净净的雾,我忽然才又想起它来。


微信公众号:EyeLoveYou电影故事
5分钟颠覆一部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云上的日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云上的日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