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谁动了我们脆弱的三观?

名川

又有观众义愤填膺地表示:《我的前半生》在宣扬不正的三观!

他们仿佛高手舞大旗,高举喇叭,嘴里脏字频出,一副要把编剧导演碎尸万段的样子,每次看到都让我暗暗吃惊,一部电视剧而已,又不是公益广告,怎么就上升到宣扬不正三观了?

于是我细细研读了这些言论,争议的焦点不外乎两个:

1. 女主角罗子君表面是主妇离婚后独立自强,实际还是一路开挂靠闺蜜靠男人走上职场巅峰。

2. 这个罗子君职场得意也就算了,可她居然还抢了闺蜜相处了十年的男友贺涵,突破道德底线不能忍!

先说第一点,我恰恰觉得现有的剧情是最合理的,对于一个三十多岁职场经验几乎为零的家庭主妇,被人养了十多年,你指望她一出来就只单枪匹马靠自己?罗子君已经够惨,没什么技能、娘家又指望不上,这时还不许给她个闺蜜来依靠?就算现实生活中,谁又还没有几个交心的朋友呢。

再说之前剧情已经交代过罗子君和唐晶是十几年的亲密好友,唐晶刚毕业时一个人奋斗也得到过嫁得好的罗子君的帮忙,这个时候唐晶愿意帮罗子君,既是友情的见证,也是昔日情的回报,这就是资源,这就是财富。是罗子君失败人生的救命稻草,有的抓为什么不抓呢?

那贺涵呢?一个...

显示全文

又有观众义愤填膺地表示:《我的前半生》在宣扬不正的三观!

他们仿佛高手舞大旗,高举喇叭,嘴里脏字频出,一副要把编剧导演碎尸万段的样子,每次看到都让我暗暗吃惊,一部电视剧而已,又不是公益广告,怎么就上升到宣扬不正三观了?

于是我细细研读了这些言论,争议的焦点不外乎两个:

1. 女主角罗子君表面是主妇离婚后独立自强,实际还是一路开挂靠闺蜜靠男人走上职场巅峰。

2. 这个罗子君职场得意也就算了,可她居然还抢了闺蜜相处了十年的男友贺涵,突破道德底线不能忍!

先说第一点,我恰恰觉得现有的剧情是最合理的,对于一个三十多岁职场经验几乎为零的家庭主妇,被人养了十多年,你指望她一出来就只单枪匹马靠自己?罗子君已经够惨,没什么技能、娘家又指望不上,这时还不许给她个闺蜜来依靠?就算现实生活中,谁又还没有几个交心的朋友呢。

再说之前剧情已经交代过罗子君和唐晶是十几年的亲密好友,唐晶刚毕业时一个人奋斗也得到过嫁得好的罗子君的帮忙,这个时候唐晶愿意帮罗子君,既是友情的见证,也是昔日情的回报,这就是资源,这就是财富。是罗子君失败人生的救命稻草,有的抓为什么不抓呢?

那贺涵呢?一个成功人士凭什么有闲心去管一个弃妇的破事?关于这点,唐晶对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颇深:

“如果你搞得定罗子君,那我就相信了没有你搞不定的人和事。”

这句话可谓打蛇打七寸,贺涵是高级咨询师,他的工作就是给人解决问题出谋划策,化腐朽为神奇,十年前他一手把唐晶培养起来,十年后又遇到个职场小白罗子君,再加上女友唐晶助推,怎能不激发他的战斗欲?

这让我想起谷崎润一郎《痴人之爱》里男主人公把少女带回家供养,预备把她调教成自己理想中的女性,然而最后却完全被情欲冲昏头,拜倒在少女的石榴裙下,这不正和失控的贺涵如出一辙?

这也是全剧争议最大的部分,贺涵怎么可以爱上女友的闺蜜?罗子君又怎么可以“强占”闺蜜的男友?这不是琼瑶剧的套路吗?

我反倒觉得这是最有意思的段落;之前贺涵满脸一代宗师的表情撑满30多集,永远正确永远无懈可击,我几乎快觉得他是个没情欲的人,只想戳破他撕裂他;后来看到贺涵终于在罗子君面前乱了阵脚,“养成游戏”玩脱了,我这才觉得他变得有血有肉起来。

我看着过瘾,也不妨碍我妈在一旁狠狠地骂道:“贺涵这臭男人!”然而她骂完也继续如饥似渴地盯在电视机前,并没有立马调频道喊什么“这电视剧三观不正!会教坏人!”

既然这电视剧这么有梗有逻辑,讨论度这么高,收视率节节攀升,那“三观”的问题究竟出在哪呢?

为什么之前凌玲当小三大家都没骂三观不正?或许大家知道她只是配角,而且根据网上流传的广电总局“小三不能有好下场”的指示,我们都很期待着罗子君离婚后东山再起,华丽逆袭击溃凌玲。

而罗子君以一名中年离婚拖着孩子的主妇之娇躯,又要变独立,又要闯职场,又要打小三,背负着观众无限期待,她简直就是电视机前千千万万家庭妇女的化身!

我们含辛茹苦地看着她一点点成长,到最后她居然还是离不开男人!还是闺蜜的男人!怎么能不气愤?这算什么独立女性成长史?这就是三观不正!

这就是问题的根源——观众的代入感。好像他们总要在八点档都市剧里学做人的道理,找到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般的正能量,这么有追求,怎么不去看雷锋纪录片?

著名小说家毕飞宇说:“一个作者能力越大,权力就越小。”这里的权力指的是作者对于笔下人物的权力。他不会急于把自己的三观套入到人物里,而是令人物按照各自的行为逻辑自由地发展。

那天又看到闫红老师的评论:据说亦舒原著《我的前半生》里的子君来自于鲁迅的《伤逝》,在那里是个悲情人物,毅然从旧式家庭出走,跟心上人涓生同居,然而爱情终于在琐屑的生活里消磨殆尽,涓生提出分手,子君最后黯然死去。

鲁迅先生的故事沉甸甸,作者的权力完全让步于社会现实;亦舒却看不下去,她永远用笔下的女主角展示着自己的优雅与自矜,离开渣男后一路奋斗,终于事业丰收找到更好的人,这样的文看着很爽,“三观”很正,然而终究不是这个社会的大多数。

亦舒自己也说:中年离婚的女人,九死一生。她笔下的罗子君是个传奇,而电视剧里那个穿红着绿的呆笨主妇,才是普罗大众。恰恰是不完美的子君和不完美的贺涵才成就了这部剧的真实,真实是把利剑,伤害了某些人脆弱的三观。

《伤逝》里的子君冲破封建势力追求自由恋情却失败,难道鲁迅先生也是在歌颂不正的三观?追求真爱的女性没有好下场?显然不是,这只是对于那个残酷社会的无情揭示,字里行间处处透着的是鲁迅对于主人公的悲悯心。他没有热情洋溢地为千千万万的子君们呐喊,他永远是冷冷的,只是靠故事本身的张力警醒世人。

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我没看到什么三观的问题,只是感叹起女性生存不易:就算是罗子君这样一个美丽少妇,自己能吃苦,又有能干的闺蜜帮忙,最后还是免不了和各种权势男人周旋,被各种女人仇视诋毁,好不容易有点起色了,又要因为感情丢工作,惨被渣男脚踏两只船;即便完美如唐晶,也做不到事业爱情双丰收,在我们以为女性越来越独立自主的今天,更多的社会核心资源仍然被男人牢牢把控着。不用提贺涵陈俊生怎么有钱任性,就连靠老婆养活的白光,也是一脸的不以为意。

能直面血淋淋现实的人,必定是心中有大悲悯的人;励志女王风光逆袭的故事固然过瘾,却不及一个失意的罗子君足够令人清醒:男人靠不住,三观不能当饭吃,看看自己的银行卡余额然后奋斗吧。

欢迎关注公众号:川看

13
1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6)

查看更多回应(16)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