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7E2:风暴降生,山雨欲来

陆冠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二集继续慢条斯理地推进剧情,本集标题为《风暴降生》,在我看来有两层意思:

一是指在龙石岛上准备反攻维斯特洛的丹妮莉丝,“风暴降生”是她自出生时就带有的第一个“外号”,颇有回顾、点题的味道

二是渲染目前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气氛,本集当中每一条故事线都与龙石岛势力有关系,大到琼恩准备南下、瑟曦精心备战,小到山姆治疗大熊、艾莉娅偷听君临形势,多点多面共同发力,一起营造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感。

【PS:一些刚认识我的朋友,对文章里大段剧情复述颇有微词……我只想说自己向来就这风格,“有理先要有据”,直接讲结论太苍白了,如果不爱看长文,我也尽量把重点语句加粗描红了的,虽然有很多人喜欢读~】

龙石岛

开篇就“点题”,龙石岛上雷雨交加,“风暴降生丹妮莉丝”曾经便是在这样一个夜晚诞生在岛上的。

气氛很好,来谈国事吧。丹妮莉丝当然不会相信维斯特洛的领主们,正在敲锣打鼓等着她回来,

显示全文

第二集继续慢条斯理地推进剧情,本集标题为《风暴降生》,在我看来有两层意思:

一是指在龙石岛上准备反攻维斯特洛的丹妮莉丝,“风暴降生”是她自出生时就带有的第一个“外号”,颇有回顾、点题的味道

二是渲染目前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气氛,本集当中每一条故事线都与龙石岛势力有关系,大到琼恩准备南下、瑟曦精心备战,小到山姆治疗大熊、艾莉娅偷听君临形势,多点多面共同发力,一起营造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感。

【PS:一些刚认识我的朋友,对文章里大段剧情复述颇有微词……我只想说自己向来就这风格,“有理先要有据”,直接讲结论太苍白了,如果不爱看长文,我也尽量把重点语句加粗描红了的,虽然有很多人喜欢读~】

龙石岛

开篇就“点题”,龙石岛上雷雨交加,“风暴降生丹妮莉丝”曾经便是在这样一个夜晚诞生在岛上的。

气氛很好,来谈国事吧。丹妮莉丝当然不会相信维斯特洛的领主们,正在敲锣打鼓等着她回来,既然手上拥有横扫全世界的最强兵力,只要平推过去就赢了——可现在的问题不是征服,而是统治。

提利昂提醒女王,绝大多数人都是您的子民,烧得太干净了将来统治谁去?于是,本无悬念的战争,最强一方开始给自己增加难度了……

另一边,丹妮莉丝又突然开始质疑瓦里斯,八爪蜘蛛本事虽大,可不满一个君主就想方设法坑人家,忠诚度堪忧啊。

“我从小生活在陋巷、水沟和废屋之中,你想知道我究竟效忠于谁吗?”

无产阶级的好朋友,伟大的瓦里斯同志,原来一直站在“人民”这一边,铁王座上的人一个个位高权重,但百姓们始终疾苦,龙女王是瓦里斯见过最适合当“王”的人,所以他甘心辅佐。

两个人互相间玩了把“你要/我会坦诚哦,不然我/你就烧”游戏,这一茬就此揭过。此时梅丽珊卓求见。

红袍女又来“兜售”预言王子的那套理论了,瓦里斯却提醒她过去曾辅佐史坦尼斯……才刚答应要“施仁政”的,立刻拿人也不太好,丹妮莉丝虽然没有治罪梅丽珊卓,但也对她的“预言”兴趣寥寥,“我不是王子啊。”

弥桑黛纠正了翻译,说其实原文里预言之人是没有性别的……

这时梅丽珊卓又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希望你们能和北境之王琼恩·雪诺联合,听听他的经历,你们就该相信了。

一旁程默不语的提利昂突然发话了:“神谕”那一套我是不懂,但看人我还是很准的,琼恩我认识,曾经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这个人靠得住也信得过,而且女王现在需要盟友对付瑟曦,应该和这位北境的朋友联络。

眼看自己首相把这个 “篡位者的私生子”说出花来了,丹妮莉丝自然同意——让他来,臣服我

接下去就到了众盟友在作战室齐聚一堂、讨论战略的时候了。

现在咱们有天下无敌的军队,有舰队,还有三条龙,往君临直接A过去,不到一天就拿下来了,你在等什么?雅拉的话也是沙蛇和老玫瑰的疑问,所有人都为丹妮莉丝迟迟不攻击而感到不解。

怕死很多人?这不是很正常吗?因为毒死弥塞菈的关系,艾拉莉亚和提利昂又怼起来了……看得出来,这个同盟内部也是矛盾重重。

丹妮莉丝明白,其他人只想着复仇,维斯特洛的瓶瓶罐罐打碎了也无所谓,可她想要个尽量完整的王国,而不是废土。

怒火中烧的奥莲娜夫人,此刻也对龙母的妇人之仁感到失望……

只是想听听意见,还翻了天了?既然你们选择跟我,那就要听我的!不直接打,围城

丹妮莉丝和提利昂一唱一和,她负责拿主意,首相负责解释:如果用无垢者和多斯拉克人攻打君临,会引起维斯特洛人的恐惧和反弹,大大增加目前战争及日后统治的难度,所以还得本地人来。

提利昂有条不紊地布置战略:先让雅拉的舰队带沙蛇们回阳戟城,然后再带着多恩军队走海路与提利尔军队汇合,一起围困君临

所以计划就是用我们的军队围城,那你们干嘛?——无垢者去偷袭凯岩城,直接抄了兰尼斯特的老家。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招妙棋,本来还都心怀不满的盟友们沉默了下来,随即表示同意。

会后,丹妮莉丝留奥莲娜夫人私聊,他本想用“和平”寻求荆棘女王的支持和建议,却反被她教育了一番:“你首相是个聪明人,但老身能活这么久,恰恰就因为不信聪明人,维斯特洛的领主们都是羔羊,你是龙,有点儿龙的样子。”

收拾收拾就该准备出发了,弥桑黛来找灰虫子,显然对他不辞而别略感不满,随后,灰虫子说了实话:“跟你道别太难了。”

灰虫子向弥桑黛表露了心迹,“你成了我的心病,你是我的软肋。”

唔……再之后是两个人的福利时间……尽管看着也很像FLAG……

临冬城

琼恩收到了提利昂的来信,为了证明没有掺假,对方还特意加上了一句“全天下的侏儒在他们父亲眼里都是私生子”,这样一句只有两个人才明白的“暗语”。

是他没错。

提利昂奉龙女王之命,诚邀北境之王去龙石岛谒见维斯特洛真正的君王。琼恩有意想去,珊莎尽管认同提利昂是个“与众不同的兰尼斯特”,但还是觉得去龙石岛风险太大。

再问洋葱骑士,他也认为太冒险——但如果异鬼突破长城,他们同样需要盟友,手上有“喷火龙”的盟友,所以这事再议。

直到收了山姆消息,得知龙石岛上有大量龙晶时,琼恩才召集群臣,并告知大家,他前几天还收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来信。

如果没龙晶,琼恩本不打算冒险南下,也不会多此一举告诉别人……但现在加了这个重磅砝码,他的意志就坚定了,直接表态会去和丹妮莉丝会面,说完后先看了珊莎

“龙晶和盟友,我们现在都需要!我意已决,将和戴佛斯一起去龙石岛。”琼恩这次不是来和大家商量的,而是直接发通知的。

珊莎表示:你疯了吧?咱“爷爷”就是被疯王给活活烧死的(“爸爸”去做首相被砍了头,“哥哥”去打仗最后也身首异处),如今你还要不顾危险南下?!

珊莎的话得到了现场多数人的认可。

北境群臣和谷地诸侯普遍都不信任坦格利安与兰尼斯特,葛洛佛、罗伊斯等头领都直言琼恩不该这么做,就连一向来力挺琼恩的莱安娜·莫尔蒙,这次也提出了反对意见

实际上,从上集力排众议,不顾不稳定因素保下安柏家和卡史塔克家就能看出,琼恩根本没想坐“北境之王”这个位子。

“你们推举我做国王,可我不想称王,也从未主动要求。”琼恩表态称,他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北境,为了这片自己长大的土地。

在座所有人都对反抗夜王大军心存侥幸,可除了我,你们没人见过死人军团……我们无法独善其身,真的需要盟友,这次联络我必须亲自去

既然大家对我的离开如此担忧,那在我回来之前,我会把北境交到值得信赖的人手上——我的妹妹珊莎,她是现在城里唯一的史塔克,现在北境是你的了。

这一切琼恩早就都打算好了。

离开临冬城之前,琼恩来到安放史塔克家先辈的陵墓,小指头来套近乎了……你爹的尸首是我帮着拉回家的,见到提利昂大人带我向他问好,我和你爹一样都很爱凯特琳,她不喜欢你吧?她太低估你了……

琼恩不打算和贝里席多说什么,可他却“不识相”地携功邀宠,还说“我爱珊莎,正如我爱她母亲…”

这下子,琼恩终于被激怒,使出了与奈德相同的壁咚锁喉杀,警告小指头别打他“妹妹”的主意。

说罢,琼恩没有好脸色地离开了,只留下小指头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神情。

而随着琼恩和戴佛斯的离开,如今的临冬城有能力的“话事者”真的不多了

君临

丹妮莉丝准备要一场“完美胜利”的策略,给了铁王座上的瑟曦一口喘气机会,之前一直在卖蠢的她,到第七季似乎智商开始上线了……

瑟曦召集了许多维斯特洛的封臣(基本都是河湾地的)进行商议,一开口就渲染丹妮莉丝复辟坦格利安王朝的可怕后果。

她言明,提利尔家族在荆棘女王的带领下已经公然反叛了,她帮助疯王的女儿,让多斯拉克人登陆维斯特洛,而那群野蛮人还有无垢者将会在诸位大人的领地上烧杀掳掠……

瑟曦的意思很明确:失心疯的荆棘女王为了复仇已经不顾一切了,她背叛了你们,暗示提利尔家族的家臣们应当另做打算。

然后她又提到疯王伊里斯,让众人回想起曾经在他疯狂统治下的恐惧,那滋味不好受吧

接着瑟曦马上说了丹妮莉丝在奴隶湾烧杀奴隶主的行为,表明龙母也将会和疯王一样可怕

一番危言耸听和偷换概念的话说得头头是道,我都怀疑有哪位高人在给瑟曦写演讲稿了……她表态“我可以对付丹妮莉丝,但我需要各位的协助,所有人必须团结一致。”

总之,瑟曦貌似有理有据的说辞,打动了河湾地众多领主。

商议结束后,詹姆找蓝道·塔利示好,感谢他能奉召前来觐见女王,并希望他能在河湾地诸侯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此时我才算明白,为什么这次河湾地会有这么多人来君临,原来是颇有人望的蓝道带了头。

由此可见,在提利尔家族继承人死光后,荆棘女王率众反叛还公然与龙女王结盟的行为,河湾地的众多领主并不完全服气,所以奥莲娜夫人“带领”的河湾地军队到底会对付谁,还存在很大变数。

詹姆先拍了马屁,“蓝道大人您真是军神”,然后希望他能来做自己的副将,并向瑟曦效忠……这是直接逼立场暧昧的蓝道站队表态了,蓝道则表示“我效忠的提利尔家族”。

老狐狸,假惺惺。

詹姆直接挑明说,奥莲娜现在已经不值得你再效忠,她为了复仇投靠龙家的疯子,还放任其麾下那群野蛮人到咱们大陆上来——你该做选择了,是选择你不喜欢的兰尼斯特,听命女王和弑君者,还是选择大家都厌恶的坦格利安,与那些外来的蛮子和阉人同流合污?

最后,詹姆终于抛出了更诱人的诱饵:新的南境守护。

尽管没给出蓝道正式表态的镜头,但他此行来君临的目的都已经达成了。

而在此之前,蓝道也代表河湾地诸侯向瑟曦表达了担忧,说龙妈的兵峰势不可挡,尤其是三条龙,简直是历史重演……科本表示“会有办法的”。之后,他带着瑟曦来到了红堡底下,看到了众多龙的骸骨。

龙再厉害,也不是无敌的。科本听说卓耿曾经在弥林的竞技场被长矛刺伤过,“既然它们会受伤,那就能被杀死。”

连日来,科本已着君临城内最好的武器师和铁匠打造了“屠龙弩”,并邀请女王先试射一发——

瑟曦扳动了弩机手柄,巨大钢矛迅疾射出,一下插进了“黑死神”贝勒里恩的头骨里。

旧镇

旧镇这段戏,其实最有嚼头。

马尔温博士和小学徒山姆一起治疗大熊,前者直言乔拉的时间不多了,后者提出了龙石岛上的经验,却被对方用更专业、严密的说辞给堵了回去。

之后,马尔温博士表示学城这儿无力回天,念你有些地位,多给你一天做想做的事,然后自生自灭吧。

说完,马尔温博士就叫山姆赶紧走,不要再搭理这个死人了……山姆在离开前,意外得知乔拉姓莫尔蒙。

出于对前任守夜人总司令“熊老”的尊敬,山姆想治好乔拉的灰鳞病,他找到了派洛斯博士写的《罕见病研究》,上面记述了两起治愈晚期灰鳞病的案例……

马尔温博士以“派洛斯最后死于灰鳞病,手术太危险被禁止”为由,再次拒绝了山姆医治大熊的请求。

这边乔拉刚写完给卡丽熙的信,山姆便偷偷来治疗他了——看来尝过“违禁破戒”滋味的山姆,准备再次不拘一格。

山姆说话也很有条理,先表明自己黑城堡的预备学士,敬重熊老才想帮大熊,然后告诉他不能出声,因为自己是违规救治,被发现了没好果子吃,接着坦白是第一次做这种手术,但他是唯一的希望。

于是乎,大熊就乖乖配合了……先割干净,再上药膏……具体过程不表……

上一集山姆看的书里,有“龙晶可以治疗…疾病…”等字眼存在,也不晓得会不会用到灰鳞病上。

最后想多说两句学城:马尔温博士在指导山姆时,总是引导他多看史书,而经常有意淡化学士们在医学上面的建树,很明显有“重文轻理”的倾向——尊崇圣人经典、先王古训,轻鄙数理化和科学技术,这种作风我们可一点都不陌生,问题是,作为向整个维斯特洛输出知识技术的学城,这样做意味着什么?

从治疗乔拉这件事来看,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学城惧怕危险,把存在隐患的医术、科技统统束之高阁;二是学城掌握了足够多的知识,并且从未停止研究,但只让别人学习他们允许学习的东西……

怎么看,都是后者的可能性更高啊。

河间地

跟随某个“恶心”的画面切换,我们从旧镇来到了河间地的酒馆(到底是不是哈罗威伯爵的小镇啊)。

再一次见识了艾莉娅的“无面者”基本功——聆听身边一切消息。她听到了两个奸商讨论君临是否会被龙母包围,有没有机会去发笔横财……

在不知不觉中,艾莉娅就判断了大概的形势。此时,热派认出了她,便坐下来开始叙旧,艾莉娅还搭腔了热派做派的细节。

热派惊喜地问:“你也做过派?”

艾莉娅说:“一两次。”

还记得在孪河城,艾莉娅变装杀死瓦德·佛雷前做的派吗?里面有黑瓦德和罗索的部分尸体(比如手指),艾莉娅还说“他们真不好切啊…”

哈哈哈~见鬼了哦二丫,这种带人肉的派当然不好做了~

顺便再吐槽一句,为了能精准有效暗杀,“无面者”看来什么都要略懂啊——虽然给瓦德·佛雷做派更像是个恶趣味的玩笑。

热派问了一大堆,艾莉娅只是针对性地回一两句,像“你发生了什么?”这种问题她根本不回答……当热派奇怪她为什么不回临冬城时,才明白艾莉娅以为那里还被波顿家占着,可见信息闭塞的她并没有更多渠道接收“新闻”。

到了该走的时候了,离开前艾莉娅终于展现出了一些“人情味”,热派和阿利两个“幸存者”就此别过。

出酒馆后,艾莉娅犹豫了起来,她到底是继续南下去刺杀仇人,还是调头北上去找仅剩的亲人……片刻之后,她选择往北走

在野外休憩的时候,艾莉娅察觉到了有杀气逼近,没一会儿,她就被狼群包围了,最后出场的头狼,是她曾放跑的冰原狼娜梅莉亚

艾莉娅激动归激动,但此刻不能太喜形于色……她先放下缝衣针,表达自己没有恶意,再试图让娜梅莉亚记起自己来,接着说:“跟我走吧,回临冬城去。

看娜梅莉亚的眼神,它确实认出来眼前是曾经的主人……但它没有回应艾莉娅的要求,而是扭头率领狼群离去了。

艾莉娅在寒风中哈着气,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可随即又露出了微笑,“那不是你。”

曾经我不愿做一个嫁为人妇、相夫教子的女孩,如今我成了自由自在、见血封喉的独行杀手;曾经你只是一匹伴我身边、听我指使的宠物,如今你成了统领族群、俾睨天下的绝世狼王。

你我命运相同……愿你永远自由奔腾。

狭海

大概是觉得自己胜算很大的关系,在回阳戟城的路上,所有人都很放松:三条小沙蛇讨论猎物如何分配,艾拉莉亚和雅拉聊骚,顺便还让席恩斟酒。

越是以为天下无敌的时候,就越可能阴沟里翻船——敌军来袭!海上遭遇战爆发,攸伦率众杀到,开始了铁种内战。

攸伦干掉两条小沙蛇有些奇怪:要么是证明“敏捷度再高,血厚攻高才是王道”,要么是攸伦身上真有“魔法”加成,他把自己船员全弄成哑巴或许就是为了隐瞒这个秘密,这也能解释他为何会如此有恃无恐。

战场形势开始倾斜,随后是攸伦VS雅拉的叔侄BOSS战……姜还是老的辣,攸伦挟制了雅拉,让席恩迅速放弃抵抗。

此时席恩看清楚了战场上的形势,己方人马已基本被屠戮殆尽,攸伦手上握有大将,自己冲过去也是送死……

雅拉看出了席恩的选择,无助地流下了眼泪……随后席恩弃剑跳船逃亡。

老实说,席恩再次露出“臭佬”样貌独自逃跑,是本集里为数不多的亮点,就算先前再怎么打气,他还是成不了一个铁种,身份认知的错位感和无所适从的现实压迫,使席恩身上的“悲剧色彩”延续了下去……他只是席恩。

这场战斗结束后,小海怪这边的船队已被打残,两条小沙蛇被杀,剩下一大一小两条沙蛇和雅拉都被抓走,老海怪大获全胜。

至于攸伦为何能精准偷袭,可能是龙石岛上有他的细作,也可能是他蹲守在龙石岛往南一带的狭海上……如今,这个战场上唯一变数就是苟且偷生的席恩了,他的怯懦换个说法也叫“留下一颗种子”。

后记

第七季已出两集,看得出来在“减速”:让瑟曦看上去仍有胜算,毕竟丹妮莉丝想赢太容易了,要分化她的实力,延缓她进兵的速度,所以才有了“围点打援”的战略,当然和直接横扫君临相比,只是“打一年治理五年”还是“打一星期治理二十年”的差别而已,并不能说对错。

可实际上,剧集更多是在“加速砍线”:首集艾莉娅全灭佛雷家,看着过瘾实则相当粗暴,而看第二集的架势,多恩和河湾地也将进一步面临阉割,但考虑到第七、第八两季总共也才十多集,只能最大限度保留主要剧情,这似乎又是无奈且必须的选择……

另外,网上某剧透的内容可信程度越来越高了……但我还是想多坚持两集才承认它。

【继续为自己公号“有爱评论区”求关注,还是公号上能描红和给标题加色啊- -】

18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